约旦:龙卷风中心的宁静

和绝大多数阿拉伯国家不同,约旦是安静的。不论是精巧雅致的“七山之城”安曼,还是典雅繁复的佩特拉城堡,行走在其间,都没什么机会感受到阿拉伯国家特有的人声鼎沸。

部分原因在于这里终年炎热少雨,沙漠的强烈阳光让大多数人宁愿选择留在富有地中海特色的白色石头房子里吸烟品茶喝咖啡。虽然在阿拉伯世界,约旦人算得上以勤劳著称了,但顶着大太阳在外面奔波这种苦差事儿,能不干还是不干的。假如可能,他们更愿意傍晚徜徉在死海岸边建立的一座座竞相比“低”的豪华酒店的长廊下,欣赏那一抹落日余辉。这里的酒店住客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就在氤氲于阿拉伯咖啡的那一缕热气的不经意间,他们已经创造了个人旅游生涯的一项纪录——到过世界上海拔最低的酒店之一。

不过,对于大部分约旦人来说,去死海泡澡在过去是一种奢望,现在更是如此,死海岸边的五星酒店从以色列那边一直排到约旦这边,共同点是豪华得令人咂舌,价格也贵得离谱。大多数约旦工薪百姓无福消受。昂贵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现在的约旦人,即使是富有阶层,多数也没有凝聚起到死海喝咖啡的心情了,因为这里日益严重的难民问题正有把原本就脆弱的社会结构压垮的危险。

自建国以来,约旦一直面临非常严重的难民问题。几次中东战争,大量的巴勒斯坦难民涌入约旦。实际上,约旦原本就是地理概念上巴勒斯坦的一部分,1921年才被英国人沿着约旦河与巴勒斯坦分开成立“外约旦”。直到1950年,外约旦才正式改名为“约旦哈希姆王国”,现年53岁的阿卜杜拉二世是哈希姆家族定鼎安曼以来的第四任君主。国王陛下的六百多万臣民中,将近60%都来自于巴勒斯坦以其他约旦周边地区。

所谓“约旦人”,大体上可以分为如下几类:1921年前就定居在外约旦的巴勒斯坦人,自然理所应当地享有约旦王国臣民的一切权利。他们按照家族和血缘关系构成了约旦社会的上层和主体。不论约旦表面上多么西化,在社会结构层面仍然是沿袭着标准的阿拉伯家族体制。个人首先属于家族,而家族则对国王效忠。“我和我的兄弟并肩作战对抗我的堂兄弟,而我又和我的堂兄弟并肩反对陌生人”,这一阿拉伯世界几乎万世不易的伦理法则直到今天还挂在约旦人的嘴边上。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