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卡塔尔

所谓阿拉伯传统是,我和我的堂兄并肩作战,反对陌生人;而我和我的兄弟一起反对我的堂兄弟。

叶海林 社科院国际问题专家

我们知道的普遍规律是靠着祖宗基业的土豪往往胸无大志,而弹丸小国无论多富,能做到明哲保身已经不错,遑论一逞雄心。然而,这两条规律在卡塔尔身上居然都不起作用。

卡塔尔自1995年起在中东政治舞台上崭露头角,不再满足于作为沙特阿拉伯的拥趸。近年来,多次在阿拉伯世界扮演局势推动者甚至结果制造者,国王哈马德的影响力不但压倒阿联酋、巴林乃至科威特的埃米尔,甚至一度连“两圣地守护者”的沙特国王都被卡塔尔绛紫色的国旗夺去了光芒。

如果在中东,花钱就能建立威望,真土豪和假伟人早就遍地都是了。对卡塔尔来说,金钱只是实现君主以及国家雄心壮志的必须手段,绝不是充分手段。卡塔尔真正厉害的武器是半岛电视台。

半岛电视台从时不时播出本·拉登的录音带起家,不出数年就终结了西方媒体在中东媒体上垄断性的话语权。当时,半岛电视台曾被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新闻媒体视作敢于挑战西方霸主的“业界良心”,不久,这些人发现,在大多数与穆斯林无关的其他事务上,半岛与BBC、CNN的差别需要用放大镜寻找。其实,半岛根本不曾被西方收编,他们执行的是哈马德国王的意志,体现了国王对中东局势未来走向的期待,更反映出卡塔尔的巨大能力和雄心。这一切,都在此后的“阿拉伯之春”演变过程中得到印证。

2010年后,阿拉伯世界相继发生政治地震,半岛电视台的能力和立场再次让人感到震惊,这一回他们成为席卷北非和近东的“阿拉伯之春”的舆论领导者甚至某种意义上的策划组织者。问题是,卡塔尔的万丈雄心到底是什么?成为中东的领袖?这实在不是一种理性的想法,不论怎样,它都不可能和沙特阿拉伯平起平坐。

难道沙特和卡塔尔不是海湾地区的坚定盟友吗?是,他们一同搞垮了卡扎菲、镇压了巴林什叶派抗议、推动对叙利亚的国际和地区行动,绝大多数时候步调一致,似乎没有理由兄弟阋于墙。然而,以“两圣地守护者”自命的沙特王室及与其水乳交融的谢赫家族,要成为整个阿拉伯地区的共主,其精神武器便是极端保守的瓦哈比主义。在恢复瓦哈比主义一统江湖的过程中,沙特不但容不下世俗的巴沙尔政权,也容不下同属瓦哈比教派但思维比较活、方式比较新的卡塔尔。在整个中东棋局上,两国是共同打击叙利亚、对抗伊朗的盟友,而在海湾地区,多哈的阿勒萨尼家族和利雅得的沙特家族之间至少是互不欣赏。这就是所谓阿拉伯传统:“我和我的堂兄并肩作战,反对陌生人;而我和我的兄弟一起反对我的堂兄弟”。

在这场错综复杂的中东大棋局中,卡塔尔所恃的主要就是半岛电视台以及过去数十年和穆斯林兄弟会之间保持的微妙关系,如今,叙利亚已是白刃相向,话语权虽然重要,但如果不能说服西方军事打击叙利亚,也是白饶;而穆兄会流年不利,既显示出在中东,到底还是瓦哈比分子比穆兄会更能随心所欲;也预示了卡塔尔的作用在未来中东政治安排进程中的进一步下降。

卡塔尔的崛起,证明了一个颠扑不破的道理,那就是事在人为。但不要忘记另外一重含义,那就是没有人,什么事也为不了。卡塔尔人口190万,80%都是外劳,其中四十万印度人、十多万菲律宾人,他们是来混饭吃的,半点都不会为阿勒萨尼王室的雄心壮志抛头颅洒热血。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