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欲扑他,何必假装被他扑?

编者按:专栏作家沈宏非每月为一位读者解决感情问题,请在新浪微博私信@沈宏非

沈宏非|知名美食评论家

Q:公司新来的主管,海归,高帅富,一见到就眼前一亮,擦!这不就是我梦中的白马王子吗?!他好像也对我有好感,主动约我吃过两次饭(两次都是午饭。不过,我也发现办公室里同时盯上他的女同事很多,所以,对我来说,此事已刻不容缓。但女方毕竟不好主动,据说主动都是没有好结果的。在这种进退两难的节骨眼上,请问我究竟该怎么办?跪求。

A这位两难姐,为人处世,向来只闻一个劲儿挖空心思地要变被动为主动的,你倒好,反其道而行之,欲处心积虑地变主动为被动,何其反动也!

当然,你这点小心眼,也是昭然若揭的。谁都知道,就追求状态下的男女关系而言,表面上的“主动”方,其实是处于“被动方”的位置;而所谓“被动方”,实乃真正的“主动方”。这一番乾坤大挪移,阴阳大兜转,概因一个“求”字所致。谁求谁知道。

因而,事情明摆着,明明是你急着想主动追求该高帅富海归(还深感“刻不容缓”),却非要变主动为被动,把自身置于“被追求”的有利位置。借用电信术语,打电话,你是主叫方,他是被叫方,可你偏偏要强制性地让他来做主叫方。也就是说,相当于打了一个“对方付款电话”,collect call,由被叫方来付本应由主叫方来付的话费。又借用交管术语,道路之上,他是前车,你是后车,明明是你紧紧尾随,穷追不舍,一旦发生追尾事故,你却非要让机器人交警、大活人交警以及全体现场目击者都不约而同地得出同一个结论:不是你追尾,而是他突然减速或莫名急停。他这是逆向追尾,事是他挑的,贱是他犯的,他主动,他全责。

这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能不能得逞,就完全要取决于对方有没有要接你电话并且愿意付费的意思以及“交警”和围观者们能不能白痴到任由你误导了。

费那么大的劲,无非是出于对“女的主动,没有好结果”的一种不明觉厉的敬畏。这话自有道理,不可不信,但也不可全信。之所以不可全信,第一,系因对“好结果”在认定上的变迁。你父辈的人,因为信奉(或因种种客观因素而不得不信奉)“从一而终”和“白首偕老”,故以“男追女”作为保持婚姻长期稳定之必要前提。老话说,女追男,隔层纸;男追女,隔座山,easy come easy go。而现今,可是一个当下的幸福压倒一切的盛世,只要easy come管它easy go的时代,但凡能爽到剎时间天昏地暗,谁又会在乎永远的地老天荒?一层纸和一座山,虽然都是一捅就破的存在,但前者破的是窗户纸,后者破的却绝逼是自个儿的贱手,其间的风险,傻瓜都懂得如何趋避。第二,就算你信,但你能保证办公室里那些虎视眈眈的那伙伴们也都信么?

再说,你既起了“让他主动”这之意,继而生出“如何才能让他主动”之心,说明本质上还是得你主动。仁者心动嘛。你对他,明明是一见到就喜欢到合不拢腿,何苦要伪装成因被追尾吓得合不拢嘴?这个太有难度了,这个真犯不上。明明是你欲扑他,又何必假装成你被他扑?再怎么着,咱也得在局面上摆出个相扑的架式不是?

为今之计,不是于什么主动、被动上算计用心,而是要打蛇随棍上,扑汉顺山倒,积极备战,主动出击,尽快完成对他“是否真的对你有那种意思”的全面测试。毕竟,到你写这封信时为止,他只是约你吃了两顿饭,还是中饭。所以你的任务也很简单:首先把午饭吃成晚饭,接着把晚饭吃成夜宵,随之把夜宵吃成早餐,把早餐吃成早午餐,然后,从午饭到早午饭连起来完整地吃上一遍,最终,借力打力,把好感整成快感,把生米煮成熟饭。

淘米下。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