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度雨棚

身在都市而心向远方,在大都会虚实相交的社交常态下,每个人都应该尽可能地展现自己的个性。从过去与未来的对话中,唤起似曾相识的情感变迁。19春夏系列主题名为#都会绅士#,洞悉这个时代传承与创新,传递全新现代美学格调,重新演绎行走在城市迷城中的绅士。

image
image

Q:《2003~2013我们还活着》作为半度十年精选,谈谈这十年来你在中乐创作方面的心路历程?

A:不清楚这里的中乐是指民乐(香港人的说法)、中国音乐、还是中国人做的音乐。半度成立后,不能像过去自由人的状态写作,需兼顾半度艺术事物及创作,而半度出版的唱片也是我想做的事情,可认作个人参与作品的一部分。尤其是在这个十年里,能做三张个人专辑,已经相当不错了。

Q:你不仅擅长中阮、月琴演奏,还创作交响乐、民乐及影视音乐,更对新音乐大胆尝试,如中阮协奏曲《云南回忆》等,几乎各体兼工,而这十年来,你在个人音乐风格方面发生了哪些变化,或做了哪些尝试?

A:没有刻意做过改变风格的尝试,但一直都在变,至于具体有哪些变化我也不清楚。这种变化是随着年龄、环境、经历而必然变化的。

Q:诗人T.S艾略特说“必须重新发明传统”,而这也可以概括你的音乐风格,重新发明了中国传统音乐,你是怎样实践“重新发明”的?

A:重新发明中国传统音乐,这话不敢说,等一百年后还有人演奏我的作品,自然就是传统音乐了。

image

Q:民族音乐(Folk-live)、民族音乐(Ethnic)、中国现代音乐NEW AGE,是半度主要实践的三种音乐类型,如今,人们迫切想回到传统中寻找现代性治愈,你在创作时会考虑到这一潜在需求么?

A:一个杰出的艺术家之所以杰出,是因为他只能表达个人的感受及认知,他把为同时代人写作的工作留给其他艺术家。

Q:古琴跟其他乐器相比,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A:音色?泛音?音量小?外形?减字谱?演奏方式?

这些都是不同点,但不是最根本的不同,是曲目。因为只有古琴,可以让我们坐在古琴前,感受千年前古人演奏这首乐曲时的状态,这是独一无二的甚为微妙的感觉,今人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微微触及一下古人的状态。

Q:半度十周年音乐会在宁波附近的一座山谷里举行,这是缘于与自然的对话,还是遵循一种“古老但不那么纯正”的古典知音传统?

A:三合一,还有生存的因素。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