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届星二代不太行??

星二代
ELLEMEN

今年收获世界关注度的演员约翰尼·德普可能没想到,自己的女儿莉莉罗斯最近又上了欧美热搜。继承了父母名气的她,从一出道就坐拥无数高奢资源,也一直备受争议.......

不想拼爹的星二代

以星二代身份出道的莉莉罗斯16岁就成为香奈儿品牌史上最年轻的代言人,事业上顺风顺水,各种时尚杂志封面也是应上尽上。

最近,她在《ELLE》的专访中被问到有没有听说过“关系户”这个词时,表示自己很熟悉这个词,但否认星二代身份给自己带来的光环:“人们会对你有先入为主的想法,但我可以肯定地说,得到一个角色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适合这个角色。”

莉莉罗斯
网络

莉莉还拿医生来做类比,“如果一个人的父母是医生,他们的孩子也成为了医生,大家并不会说这是个医二代”,“家人可以把你领进门,但也只是领进门而已,之后还是得看个人”。

这番言论刺激到了平民出身的意大利名模维多利亚·伽里蒂,她与莉莉年龄相仿,出道日子也相近。

伽里蒂认为和普通模特们相比,“关系户”已经占尽了便宜,她不用攒钱买机票去试镜,出行都有随从,甚至不必和其他模特一起排队等候,普通模特们付出好几年甚至一生的努力,才能达到“星二代”出生时的高度。

在社交账号中,她说自己已经受够了和星二代作比较
在社交账号中,她说自己已经受够了和星二代作比较
网络

但投胎是运气大家都认了,占尽便宜的幸运儿却没有自知之明,还要拿自己和行业中的普通从业者比较,伽里蒂说“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但你应该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获得的这一切。”

一石激起千层浪,伽里蒂的言论引起许多“白手起家”模特们的共鸣,在她之后,数十位国际名模纷纷分享自己打拼的经历,并表达了同样的看法:天之骄子就老老实实享受红利,别再吹嘘自己多努力了吧!

维多利亚·伽里蒂
维多利亚·伽里蒂
网络

事实上,莉莉也许只是想与父亲划清界限,早前德普与前妻打官司闹得沸沸扬扬时,莉莉始终保持沉默,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也没有和她的母亲一样站出来支持德普,这一举动虽然被很多人非议,但她还是不想和德普走的太近。

不想靠父辈,星二代就改名

几乎每个星二代都表达过“不想沾父辈的光”的想法。与生俱来的光环有时确实是一道枷锁,星二代们虽然起点比大众高,但背着大众的目光多少也是有点累,一些天之骄子们确实想尽办法摆脱身上的束缚。

换个赛道是一个法子,电影《源代码》的导演邓肯·琼斯,从出道起贡献出了许多不俗作品,以至于大家根本不知道他是摇滚巨星大卫·鲍伊的儿子;或者获得比父辈更高的成就,估计没多少人知道安吉丽娜·朱莉的父亲是影帝乔恩·沃伊特、母亲是著名演员玛奇琳·伯特兰德?

安吉丽娜·朱莉的父亲是影帝乔恩·沃伊特、母亲是著名演员玛奇琳·伯特兰德
网络

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委实有些困难,于是更多不想拼爹的星二代们选择了更简单的方式:隐姓埋名——改个名字,可不简单多了?

大家熟悉的尼古拉斯·凯奇就是一名隐藏的星二代。他原名尼古拉斯·科波拉,叔叔弗朗西斯·科波拉是《教父》《现代启示录》等巨作的导演。这个外人看来荣光无数的姓氏却给凯奇带来了许多困扰,他没有办法和平常人一样去试镜——几乎每次去试镜都会被别人说:这就是大导演科波拉的侄子。

为了摆脱姓氏带来的包袱,专心自己的演艺事业,即使“所有的家庭成员对于我改名换姓的举动感到很难过”,但凯奇依然更改姓氏,只为证明“我不靠科波拉也可以在这一行出人头地。”

大家熟悉的尼古拉斯·凯奇就是一名隐藏的星二代
网络

他没有食言,即使破产欠下巨债也没有向家族伸手,而是降低接戏标准,只看酬劳不看剧本质量,拍摄了一部又一部烂片,自食其力用片酬还完了债务。有一说一,为了和家族切割改姓,之后拍摄了一堆烂片,因为没有相同的姓,也没有给家族蒙羞,倒也是双赢的故事。

亚洲的星二代里同样也有不想拼爹的二代们。韩国演员河正宇就是其中一位,他本名金圣勋,父亲是韩剧知名的“父亲专业户”金容健。

年轻艺人中,日本男演员仲野太贺是日本“黑道专业户”演员中野英雄的次子,为了和父亲彻底割裂,太贺摒弃了姓氏,仅以名字出道,并在签约经纪公司时选择了与父亲毫不相干的Stardust Promotion(星尘传播事务所)。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日本观众都不知道太贺的身世。没有星二代光环的太贺也经历了十几年的无名期,最终凭借摸爬滚打出的演技在《宽松世代又如何》《我是大哥大》等热剧中贡献出了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2020年,太贺恢复了自己的本名。

长相一般、事业平庸......星二代的痛苦无人知

对于莉莉罗斯这样带着光环出道的星二代来说,隐姓埋名来摆脱父辈影响力的方式就成了不可能的任务,这份光环成了他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不可否认的是,星二代的痛苦是真实存在的,比如“球花”裘德·洛的儿子拉夫·洛(下图右),虽然五官与父亲相似,但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一出道就被冠上“最丑星二代”的名号。其实没有父亲对比,拉夫·洛长相还好,但还要承受全世界网友在颜值上的攻击,这份痛苦只能含恨受了。

“球花”裘德·洛的儿子拉夫·洛
网络

当然,这里我们也要安慰莉莉:也不是没有逆风翻盘的机会,娱乐圈里靠自己逆袭口碑的故事也不少。

曾被诟病为网红超模三姐妹之一的贝拉·哈迪德当年因为业绩不佳恶评满身,但她刻苦努力不断进步,成为如今首屈一指的超模;另一位导演界的星二代,《教父》导演弗朗西斯·科波拉的女儿索菲亚·科波拉(也就是尼古拉斯凯奇的堂妹)当初因为在《教父3》中的演技被外界看作强推之耻,没想到她转型电影制作,从处女作开始惊艳众人,之还凭借《迷失东京》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并成为历史上第一位获得最佳导演奖提名的美国本土女导演。

虽然痛苦没有比较级,但星二代们的最大的烦恼好像也就是不被承认,和担忧生计的普罗大众比起来,确实差了十万八千里,即便是自己的努力,也会被说成是利用了各种家族关系。

在这种拉扯里,星二代们更该苦恼的恐怕是:祖传粉丝数量有限,要是没有实力维系,祖上传下来的光环迟早会被消耗完吧。

撰文:tt,Jonas

编辑:Sebastian

部分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