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霆:时间与行者

chenweiting
ELLEMEN睿士

对个体生命而言,时间是最公平无情的刽子手,四季流经,岁月倏逝,我们难以战胜时间的流逝,却能找到自己与之对抗的方式,只不过,你会在不同的成长阶段,慢慢找到它们。
挣脱“偶像”标签和众人口中的“他者”框架,以“我”的身份回归到人群喧嚣处;竭力前行,也往内心更深处回溯。眼睛,则坚定眺向更远处终将抵达的彼岸——这,就是陈伟霆,找到的方式。

chenweiting
黑色漆皮风衣、黑色高领上衣、黑色拉链皮裤和墨绿色短靴均为Bottega Veneta
ELLEMEN睿士


“陈家栋”
陈伟霆身上有了些新变化。
在拍摄杂志一组照片时,他穿着丝绒西装,俯身靠在黑色长桌边,红色布景光穿透身前路易十三的琥珀色酒瓶,在他侧脸映上一弧辉光,衬出颧弓和下颌角间半扇清晰的阴影。
陈伟霆瘦了,面部变得更立体,肤色也不如之前白皙,整体气质沉郁厚重了些——这或许是他新近完成的角色,电影《暴风》中,一个在上世纪30年代,混迹于汕头街巷间的小警员“陈家栋”留下的痕迹。
由香港导演陈嘉上执导的红色题材的电影《暴风》在今年6月杀青,身为主角之一,为贴合角色,他做出了诸多改变:晒黑、剃寸头,还学会了一口汕头脏话。

chenweiting
黑色毛呢系带西装和米色衬衫均为Ermenegildo Zegna
ELLEMEN睿士

“导演说,你要晒黑一点。但黑有很多种,”说起拍摄前的准备,陈伟霆指着自己深色外套,笑起来,“比如,这件衣服是黑的,这杯咖啡也是黑的,导演你要我怎么黑?结果他选了个最深的色号给我。”笑声更大了,他的语气夸张起来,“没办法,我只好再晒猛一点了”。
而这一情节在导演陈嘉上的讲述中,更具故事性。《暴风》是陈嘉上自2017年上映的影片《荡寇风云》后,再次回归电影导演身份的新作品,也是他首次与陈伟霆合作。
能参与前辈陈嘉上的电影创作,陈伟霆意外又惊喜,对于导演陈嘉上来说,也同样如此。作为香港导演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对项目成本的控制非常严格,很少启用高人气的年轻一代演员,创作时也有自己的小癖好。“我的创作方法是通过拍摄来创作,就算给到你剧本,也会不停修改。这种创作方法对演员来说很辛苦。”陈嘉上在横店见到了正在拍摄《斛珠夫人》的陈伟霆,没抱太大希望地向他发出邀约,结果两个多小时的谈话结束后,陈伟霆便爽快应下了合作,并很快按照陈嘉上的要求,为新角色做准备。

chenweiting
棕色丝绒西装和白色滚边衬衫均为Giorgio Armani路易十三经典装-700毫升路易十三虹吸管均为LOUIS XIII
ELLEMEN睿士

也是后来,陈嘉上才知道,为接演这部电影,陈伟霆推掉了一个大型综艺节目的邀约。“今天其实很难碰上一个年轻演员,有那么多商业机会,他的选择却不是按照金钱,或者说荣誉去算。”陈嘉上欣喜于这个年轻人交托的全心信任,而接下来的拍摄过程,也同样让他惊喜重重。
《暴风》一共拍摄了四十多组戏,忙起来,剧组几乎是连轴转。但哪怕头一天大夜戏,第二天陈伟霆也会很早来到现场,理所当然地准备开工。陈嘉上曾告诉他,空档时,有的成熟演员喜欢坐在导演身边,观察别人的表演,这也能帮助演员本人更好地进入电影塑造的故事世界。
结果陈嘉上很快发现,没自己戏时,陈伟霆也常早到,就坐在他身旁观摩学习,“当理解我怎么处理其他人的时候,他也知道他可以怎样做”。
短短一个半月的时间,陈伟霆快速成长蜕变着。开拍前,陈嘉上还有担忧——警察“陈家栋”和演员陈伟霆生存年代不同,生活轨迹也基本没有重合,想要成功进入角色,中间还要跨过不少门槛。而作为导演,他希望演员在拍摄中“活”成角色,而非只是用技巧去表演。
但要达到这一要求,对一些入行多年的老演员都颇有难度,陈嘉上之前一些项目,有的演员不能很快适应,要花去他大半部戏的时间来调整状态。
陈伟霆进组第一天,穿上警服在镜头前站位置,陈嘉上摇摇头,“还不是我心里头这个人”;但没过多久,待去到一个百年楼龄的破旧公寓,拍“陈家栋”的家中戏份,陈伟霆穿着烂背心、破短裤,站在颓败的烟尘里,沉默点燃一支卷烟,煮菜做饭。镜头那一边,陈嘉上点点头,“抓住了,感觉出来了”。

“陈家栋”,活了。




“多拼一点”是采访中陈伟霆常提到的词汇。虽然一直感慨搭档王千源这样的戏骨前辈在创作上的极致追求,但陈伟霆自己对待表演的认真态度,同样有目共睹。
《暴风》结合了谍战、动作、枪战等典型元素,电影的动作指导是香港著名的“成家班”,设计了不少难度颇大的动作戏。而武戏,也是片中“陈家栋”的重头戏份,为求更好地呈现效果,拍摄时,陈伟霆基本不怎么用替身,多是自己上,有时为保护对手演员,他还需承担更多冲撞。
近年来,随着电影拍摄技术的发展和观念变化,当下较少有年轻艺人愿意接演这样程度的动作戏。“你拍动作片就一定会受伤,因为它跟真实产生关系。”陈嘉上拍摄过多部蜚声海外的动作电影,和李连杰、甄子丹这样的动作巨星长期合作过,他很清楚,担纲一部制作精良的动作片,演员要付出什么。拍到后面,看惯了演员受伤的陈嘉上也觉得心疼,“伟霆是每一步每一步全做到了,我都忘了他最后到底受了多少次伤”。
而在我们的采访中,陈伟霆却从未提及拍摄中自己遭受的伤病,他只是依旧理所当然地全力以赴,每一次都“多拼一点”。

chenweiting
格纹西装和白色高领针织衫 均为Ermenegildo Zegna路易十三迷你装 – 50毫升LOUIS XIII
ELLEMEN睿士

实际上,陈伟霆并不是第一天这样“拼命”,自他从香港北上,坊间就流传着他的“劳模”成绩。2013年到2015年,他从没连续休息超过一周时间;初来内地发展时,被观众批评普通话不标准,他就不停收看各种内地电视节目,来帮助矫正发音……
2018年,综艺《热血街舞团》邀请陈伟霆做导师,节目播出后,观众和粉丝们惊喜于他在舞台上的精湛表演,却少有人知道,他去录制节目,一进棚就失联一整天;虽然是全能偶像歌手出道、赴美专门修习过街舞,但他却不会照搬以前的表演,每次上台都要做出全新编排……
拍《暴风》时,陈伟霆的搭档王千源是圈内知名戏骨,哪怕已经加倍努力,但看到对方在表演极致上的严苛追求,素来自觉“专业”的陈伟霆又反思“一山还有一山高”,自己应该更努力些,成为这样的演员。
“成功的艺人一定是自律的。”陈伟霆这样定义自己努力的原因,“我一直在观察,好的演员都有一分很恐怖的自律,不同人自律的部分可能不一样,但是他们自律的水平都是极度变态的。”
陈伟霆从不避讳谈自己的野心:做自己的品牌、拍摄新题材的电视剧、发音乐专辑、筹办演唱会……而一路走来,见过了身边人海起落,他也清楚,什么才能帮助自己最终抵达想去到的彼岸。
“这一两年来,我越来越自律,无论是生活或者是工作,都自律到有点恐怖。”轻松靠在沙发一侧,陈伟霆梳理起自己近年来的人生心得:“不只是艺人,在每一个行业里,如果你对自己有所期盼,就得自律。我从来不觉得走到金字塔顶层的那些人是靠运气。想让自己达到一个更高的领域。”他眼神笃定,再次重复道:“你就必须得自律。”

chenweiting
格纹西装、白色高领针织衫和格纹阔腿长裤均为Ermenegildo Zegna
ELLEMEN睿士


但行前路

除了对极致的追求,陈伟霆保持自律的最初动力,源于不安全感——他十八岁出道,经历过少年得意,也很快遭遇了事业断崖,“等了太久没机会,银行账户也没钱很多年”,为了能从歌手转型为演员,他从电影男一号,一路试镜到男五号,但最终也没拿到角色。
2017年,接受央视《面对面》节目采访,他告诉主持人王宁,2013年来内地后,自己一度非常害怕抓不住机会,没戏拍、没粉丝,一切归零。比刚出道时,还要害怕。
待到凭借《老九门》等作品,在内地彻底打开知名度,他又有了新烦恼。“罐头也有几年的保鲜期”,陈伟霆开始为自己的保质期焦虑。不过,生命的时针一直向前拨动,这些曾困扰他多时的焦虑情绪,在今天的陈伟霆看来,变得有些微不足道:“做这一行有焦虑,我觉得太傻了。你还停留在与人竞争多一点的粉丝,怀疑人家会不喜欢你,怎么能当一个艺人?”他的语气坚定有力:“为什么大家会喜欢你?除了你的作品,还有你做人的态度。而我之前的态度是不健康的。”
进入35岁后,尝试了足够多领域,看过了更多风景,陈伟霆对年龄的焦虑被逐渐缓解,就像一块石头,被岁月流水反复打磨后,其质逾坚,而其光逾润。他能清晰地感受到,“我觉得自己慢慢长大了,尤其是这一两年,跟以前的状态不一样,我觉得,人应该要随心。”

chenweiting
黑色毛呢系带西装和米色衬衫均为Ermenegildo Zegna路易十三焕夜N13特别款 (N°XIII)LOUIS XIII
ELLEMEN睿士

与极致自律相对应的,是陈伟霆这几年来越发松弛、自然的生活态度。去年疫情期间,他买了辆自行车,一个人在北京的街头巷尾兜风,一转就是一两个小时,被人认出来,就大方摆摆手,“Say hello”。
当被问到“团队不会有意见吗”,他看了看一旁坐着的工作人员,大笑起来:“团队跟我一起这么多年,他们都老了,也有自己的生活啊。”
从光怪陆离的名利场抽离,回到鲜活的真实世界,“做回一个人”,这是陈伟霆当下“向往的状态”,也是他找到的“本来的性格”。
他不再畏惧流逝的岁月和随之而来的衰老,缺失的安全感被其他元素重建了,现在,他能毫不避讳地打趣自己的年龄,也开始欣赏时间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
“我之前还没有到老一点的那种味道。”自小在中国港城长大,陈伟霆内心青睐香港经典的警匪片题材,却不敢轻易尝试,但这一两年,他觉得时机正好,已经计划“要和香港很厉害的前辈电影人,去拍一些这种题材”。
对于自己向来看重的演艺事业,陈伟霆不再如一头困兽,总挣扎着想撞破那本不存在的标签牢笼,去不断挑战差异极大的角色,期望让观众看到“陈伟霆是可以变的”。
手上积攒的机会越多,陈伟霆反而更谦和谨慎。《暴风》拍完后,他和导演陈嘉上保持了亲密的联系,遇到事业上的问题,也会向前辈请教。
“那天他和我说,自己只想干有限的这些事情。”陈嘉上觉得意外,这个在他记忆中,身上满是冲劲的后辈,面对机遇的态度却格外克制。“他觉得他自己还要再沉淀一下,想用不一样的方法去做这些东西。”

chenweiting
花色晕染高领上衣 Berluti
ELLEMEN睿士


在今天,陈伟霆更倾向去打磨角色,因为成长之后,“你看到的、你的心态和追求完全不一样的时候,就算是同一个角色,演出来的味道都不一样”。而真正的改变,他反手指向自己的胸膛:“应该从你的根本开始。”
陈伟霆依旧把“做个好演员”当成自己的终极目标之一,但却不再去费心思考“好演员”的清晰定义,只反复告诫自己,“你要全程地投入进去,才有机会做个所谓的好演员”。
这种坚定前行的生存态度,似乎从他十八岁那年入行后,从未改变过。新近一年,他迷上滑雪,最喜欢的是人自雪坡向下极速滑行时的状态——天地浩荡,雪色空茫,唯他心思澄净,只一路向前,往岁月更深更远处,直行而去。

摄影 Wang Lei & Jiang Kun 采访、撰文 秋山 造型 Sherry时装编辑 Steven 编辑 Chryseis化妆 正宇 VISION Studio 发型 jacky 置景 不完美工作室 现场制片 小杰、殷天 策划 DC、Lux 服装助理 小塔 场地 NewsStudio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