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迷宫里出口的马伯骞

很多优质偶像的成长都顶着 “别人家的孩子”的光环,马伯骞让人看到这种标签的另一头——“别人家的爹妈”。

ellemen
ELLEMEN

很多优质偶像的成长都顶着 “别人家的孩子”的光环,马伯骞让人看到这种标签的另一头——“别人家的爹妈”。父亲是著名华人建筑设计师马清运,母亲同为国际优秀建筑师,在这样的家庭背景下,马伯骞被追光灯照亮的那刻起,就被架在了“富二代”的位子上,让“如果不出道就只能回去继承家业了”的段子照进现实。

做偶像总要接受访谈,虽然他的身份是歌手、2017《明日之子》亚军,但大多数时候人们都会问及他的父母,人们好奇从这样的双高知识分子家庭走出一个“爱豆”的原因,但这些问题让身处时间线中的马伯骞本人也同样疑惑。“不如这篇采访就写我老被问到父母是什么感受,怎样?”马伯骞建议。

那我们就来听听,站在父辈高光下的阴影独白。

ellemen
ELLEMEN

你的每篇访谈中几乎都会提到父母,很多人好奇你优秀的原生家庭?

马伯骞:对,关于父母的问题我已经回答过几百遍了吧。其实也可以跟你掰扯半天,但那些只是“说话的艺术”而已,真相是我也不知道。我是被他们创造出来的一个结果,跟你们一样都没经历过程。

那你怎么评价现在的自己?

马伯骞:最近这段特殊时期让我有了新的思考,开始怀疑自己在做的事是否真的重要?因为其实艺人无非两种,一种是能阶段性地满足幻想,比如我们这些所谓的偶像出身,如果哪天人工智能发展到每一个人都能自己捏一个人偶,就像游戏里那样,那我们的存在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另外一种艺人是艺术家,能创造内容。其实对于我而言,我更想创作、做音乐、策展、做潮流文化,而不是站在那里让人看着、满足幻想,因为那样早晚有一天会被替代。

ellemen
ELLEMEN

你想做的那部分东西,怎样才能成功实现?

马伯骞:我给你举个例子,你们都知道我爸,但其实我觉得我妈的音乐品味更强、设计水平更高。但我爸最牛的一点我妈却没有,这同时也是一个成功的艺术家必须具备的素质——一张很会说故事的嘴。我爸告诉我,策展前言必须在150字以内,多了就没人想看,无论你做得再好都没人感兴趣。所以,成功的人必须把自己在做的东西讲清楚,千万“别假大空”。

显然你父亲“说话的技能”遗传给你了,是吗?

马伯骞:我是有一张能说的嘴,但缺乏作品。我要想有资格聊一些音乐上的追求,那就得做点东西出来。我出道快三年了,身份是职业歌手,但只出过6首单曲,连一张正式的专辑都没有,你觉得这算不算一个悲剧?“艺人”是一个好听的叫法,但我管自己只能叫网红。It's true。

你为什么想去了解一个人?是因为他的歌或者他的剧、他的作品,因为他有料吸引到了你,如果我什么都没有,你为什么要了解我?

但现在还是有很多人喜欢你的,这也不能让你获得自信吗?

马伯骞:她们是在等!在等我有东西出来。如果我一直没料,她们觉得等不到了,那她们就走了。所以现在我想少说多做,更多的去创作。It's true。

ellemen
ELLEMEN

音乐之外还想做些什么?

马伯骞:其实我在做的是通过不同的媒介方式向观众传递价值观和信息,音乐只是一部分,也可以说音乐是一个开始。

我是中国人,但从小在国外长大,我觉得自己有义务去做东西方当代艺术文化的“搬运工”。我很惊喜地发现这样的事情已经有人在做了,比如说陈冠希、更高兄弟,我愿意去做下一个,不管现在还是以后,我都会做这个事情。

现在的状态算是在等待机会吗?

马伯骞:我原来有等待过,现在不等待了,因为有期待才会失望,而我不想失望太多次。
我有的时候也在想,我现在把大部分的时间都给别人了,那我的时间在哪?我有个好朋友有一个纹身,是一个披萨饼一样的时间轴,被各种人切分,表达的是时间不属于你自己。他这个纹身让我深思了一下,确实是这样。总有块披萨饼,我想留给自己、留给音乐。

ellemen
ELLEMEN

你现在还很年轻,有没有想过十年后会变成什么样?

马伯骞:我希望那个时候的年轻人跟我现在做的事情差不多,但不要遇到跟我现在一样的困境。比方说态度要舒服,做事能有自主权。

那你自己呢?

马伯骞:我希望成为一个能改变环境的人,能够让那个时候的年轻人受到公平对待。差不多就这样,说其他都是虚的。

ellemen
ELLEMEN

在访谈的最后,我们希望马伯骞给自己一个收尾,他却指定了一个问题。那个问题是:你最喜欢吃什么?

答案是:西兰花、西红柿、苹果。

“通过这三样东西,你可以在大脑里想象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当你想起我的时候。”

如今的马伯骞处于一个尴尬的路段,往前的他是父母的作品、往后的他会是自己的作品,父母怎么做他不知道,而他要怎么做自己?他也不确定。24岁的少年长大了,却也还是个孩子,在迷宫里跑了很久,但还没久到发现出口。

他的外在很容易随着他的穿着显现出来,当我们问起马伯骞自己的时尚理念时,他说他不迷思大牌,但尊重经典。他喜爱潮流,却从来不盲目追随。他喜欢街头和多变的风格,却更懂得有故事和内涵的设计才是最好的。

困惑与野心是围在他身边的两道高墙,而他身处其中。

有个画面很能反映现在马伯骞的状态:采访当天他正在拍摄照片,现场有许多乐器,摄影师递给他一个小号摆拍。他马上眉头一皱:“我不会这个,有点假啊”。虽然嘴上这么说着,马伯骞还是走到了镜头前,把小号垂得很低,把眼睛抬得很高,配合着却依然骄傲。

摄影 Wang Lei & Jiang Kun

化妆 Valentina Li

发型 徐友华

造型 Sherry

采访撰稿 天柜

艺人统筹 FuFu

编辑 DC

服装助理 瞿梦婕 吴清婷

鸣谢 罗兰电鼓Roland VAD506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