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Invisible Side 岳云鹏:看不见的另一面

五环之歌、红大褂、小酒窝、和“我的天呐”——作为中国最为知名的相声演员之一,“岳云鹏”这三个字几乎会在第一时间唤起所有人最直接的印象与一抹会意的微笑。

ellemen
ELLEMEN

五环之歌、红大褂、小酒窝、和“我的天呐”——作为中国最为知名的相声演员之一,“岳云鹏”这三个字几乎会在第一时间唤起所有人最直接的印象与一抹会意的微笑。但眼前的岳云鹏显然不是几个关键词可以概括的:穿上风衣,他可以是拿着盆栽的莱昂大叔;下一秒,穿上剪裁良好的西装,他就立刻沉稳了下来,似乎正坐在伦敦邦德街头的长椅,拥有一段即刻与你分享的故事。

ellemen
ELLEMEN

岳云鹏的确拥有着一个曲折却带着奇迹色彩的人生故事。在10多岁的年纪,出生在中原的少年就独自来到了北京打工,身边的人想着生活,工作,买房,成婚,而他却总惦记一个听上去不太靠谱的艺术梦想。一晃20年过去,对着黑白电视机学唱电视机主题曲的岳云鹏已经成名,他拥有了一份10多岁时不敢想的成功事业,和从小就极其盼望的幸福家庭——但他却从未陷入自我陶醉中,他总觉得,自己还有太多东西要去学习,要去尝试。

要沉淀,要演戏,要演令自己和观众都满意的好戏;要更努力,在综艺里展现更多没有的面向;要学习,要完成自己从小的音乐梦想。所有人看到的岳云鹏,已经足够令人喜欢,而更令人欣喜的是,在看不见的地方,他无数次地证明,他值得所有人的这份喜爱。

Q:过去的几个月应该是难得的休息时间,这段居家时光有没有一些新的感受?

A家对我来说太重要,我是一个特别喜欢生活的人,我有时候在网上买东西或者去商场买东西,我都会去特意逛一下家居用品区域,无论是买一个床单还是挑一个被罩,我都是自己去挑,看看哪个店打折,哪一家包邮,我特别喜欢这种生活感。

我也非常享受这段在家的时间,哪也没去就在家呆着,而且我发现自己真的越来越离不开家了。以前家待着休息超过一个礼拜,心里就会慌,会着急工作。但这两个月我心是越来越静越来越定,在书房,听歌,孩子媳妇都在家,这种感觉特别好。

ellemen
ELLEMEN

Q:对,经常看到你在微博上分享音乐,有特别喜欢的类型吗?

A是的,我其实非常喜欢音乐,在我家随处可以摸得到音响。我觉得我好像属于从小就对音乐比较敏感的人。比如我记得小时候家里有个黑白电视,小孩都爱看电视剧,那些主题曲我记得我听几遍就能会唱。

其实从那时候开始,心中就一直有一个做音乐的梦,但条件有限。我上学的那个地方没有音乐课,没有体育课,老师也就那么三五个老师,他什么都教,所以说小学的时候没有学过一点点关于音乐的东西;长大以后想来北京边打工边学音乐,但实际打工就知道了,太累了,根本没有什么学习音乐的额外精力。

到现在生活稍微好一点了,我家里收藏了各种各种碟、各种关于音乐的东西。不过没有一个特定的风格,很多坐过我车的人一打开音乐他们都蒙了,可能上一首是李谷一,下一首就是Lady Gaga,他说你这跳跃性太大了,我说我不管,就是什么好听,我听什么。

ellemen
ELLEMEN

Q:所以小时候其实是有关于音乐梦想的是吗?

A是的,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去学音乐。我记得大概二十年前那种报纸,前面是新闻版块,一般最后两版会有招聘,我一直都会看,因为上面会有酒吧驻唱之类的招聘,其实我内心很想去,但从未打过电话,因为内心知道自己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没有到达那个水平。所以你看我微博,我特别喜欢《中国好歌曲》那个节目,因为我觉得他们给很多像我当时一样怀抱梦想的音乐人一个舞台,让他们去发光发亮。

有梦想的人,我觉得是特别可贵的。他们很多人都有梦想,但是有的人不去追求。我觉得人要有梦想,而且要去追求,要做到不后悔。像现在我自己其实也做的是幕前工作,其实每一场表演我都可以说绝不后悔,因为我非常努力,是我倾尽了我的所有,如果观众还是不买账,那我没办法。在台上,我觉得就是要一定要做到让自己不后悔。

Q:那现在其实观众已经看到了你作为喜剧演员或者主持人在内的很多面,未来还有什么想要尝试的方向吗?比如现在很流行的直播会想试一下吗?

A当然有很多想尝试的东西,比如直播挺好的,确实有一些话,我特别想自己一个人关在小黑屋里,跟大家聊一聊,就单纯聊天就挺好的。但这就有个问题,我这个人用容易动感情,说着说着我怕搂不住。

除此之外,其实我很希望想做一个演员,当然之前也拍了一些东西,但自己还有一些遗憾,虽然一直有剧本找我,但我已经三年没拍过任何一场戏了,我想再沉淀一下。这时间在家的时候,其实看了很多经典电影,看那些一场场特别好的场景,特别好的细节的时候非常羡慕,希望未来自己也能参与其中,或许到40岁左右吧,我希望能演一个自己喜欢也能让大家喜欢的戏。

ellemen
ELLEMEN

Q:这次又来上海录《极限挑战》,对上海的印象如何?对于这次新一季极限挑战有没有一些新感受?

A我从06年开始,不断地来上海,也非常喜欢上海。我自己觉得这是一个特别适合演出的地方,这里的场地很多元,上海观众的接受度也很高;个人而言,我也很喜欢上海的天气,各个季节都喜欢,我对这里已经很熟悉了。

新一季《极限挑战》的话,我觉得就是两个字,新颖,我对每一期都很期待。

Q:那对新加入的成员,有没有一些建议呢?

A没有,因为你看过节目就知道,我自己在智斗这一块也还有挺多进步空间的。但我自己个人很喜欢新成员,比如邓伦,特别踏踏实实。

Q:那对于接下来的2020年有什么具体的期待吗?

A我说得稍微大一点,就是真诚地期待就是疫情早点过去,我们可以面对面可以摘下口罩,心对心的在一起。那种感觉真的太好了,原来不珍惜,埋怨堵车,埋怨哪人多多。现在想想多好。疫情期间真在家待够了。我记得隔离期间,我闺女跟我说自己做了一个梦,她就跟我说,爸爸,我昨天晚上做了梦,我说梦见什么,她说梦见我出去玩了,我在梦里好开心,我就觉得孩子这种单纯的,在外面疯玩的这种快乐虽然很简单,但是特别值得珍惜。

这次过后,我也希望未来把更多的时间留给家人,陪他们多出去走走,比如现在迪士尼开了,我就想和媳妇一起带着孩子去,想想就非常开心。

ellemen
ELLEMEN

ELLEMEN睿士8月刊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