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岁的李荣浩,顺势而为

李荣浩今年34岁,小时候他总期望自己能快点长大,小时候很多事儿总干不好,就想着长大了能干好,但如今,他越来越觉得,首先要把最简单的事儿做好。

image
ELLEMEN

2019年月10月7日,19岁的女孩邢晗铭,获得《中国好声音》年度总冠军,北京鸟巢,几万人摇着荧光棒为胜利者欢呼。她的导师李荣浩随后在个人微博写下6个字:“你是我的骄傲。”

比赛持续了大半个夏天,这6个字与其说是他对学员的祝福,更是对自己漫长坚持和认真对待的自我慰藉。就在总决赛前几天,李荣浩与我聊天时说,自己出道七年,是个幸运的人。

image
ELLEMEN

红色西装外套、红色针织衫、红色西装长裤和黑色皮鞋均为Boss

在大众舆论里,李荣浩起初是个很会唱歌的诗意歌手,后来在社交网络里善于自嘲自黑,比如在9月22日这天晚上,他说:“自打我出道以来,拯救了多少长相平平的男士,但凡长得不怎么样的全说像我,而且还玩命@我,另外还有一部分的狗和极个别的猫,小弟我是不是可以堪称丑界救星。”而如今,他担任选秀节目导师,与年轻学员认真、自然地交流,平实轻松的谈吐,被冠以“暖心”“情商高”,一个充满善意和正能量的更立体的人设树立起来,对于李荣浩而言,这是无心插柳。

“看了七年好声音,我也想来参与一下,我想找到一个唱歌像说话一样的人。”李荣浩在总冠军赛前说。这样的大型音乐选秀,对他而言,更像一场将幕后搬到台前的音乐制作人工作,发掘歌手特点,助其发光,是他的老本行。

最后争夺冠军,邢晗铭唱了《浮夸》。“一个人努力的时候,有谁看见吗?有谁知道吗?唱到思绪都融化,唱到声音也沙哑。说是我着了魔也好,疯了也罢。若不能挥洒,算什么歌唱的玩家,看着我正在为你发光。”

image
ELLEMEN

黑色高领毛衣 Boss

“一下子爆炸,因为你堆积了很多年”

9月24日,《中国好声音》总决赛尚未开始,李荣浩在北京东五环边某摄影棚为杂志拍时装照片,此时他的学员邢晗铭坐在一旁,乖巧安静。这天下午李荣浩一共换了七套衣服。第四套拍完时,大家都围着摄影师看照片,李荣浩站在聚光灯下,等着,不时走上前看一下自己的照片,一两分钟后,摄影师一转头看到李荣浩,立即说,哎呀,李老师赶紧去休息一下,这一套拍完了。

李荣浩笑着说,哈,还以为没拍完,等着呢。很放松的语气,化解了尴尬。
他有一种特殊的语气,不经意,不刻意,放松,略带一点点自嘲或者自黑,调侃,这个特点,让他在综艺节目里,圈粉无数。

窗外天光渐暗。李荣浩忙了一下午,看起来并无疲倦感。几天后他发了一张自拍,套着一件红衣服,松松垮垮,写道:“一个月瘦了16斤 。” 有自媒体评论说:“ 34岁的他,除了要与庾澄庆、那英、王力宏等一众导师同台竞技外,还要时时承受来自观众的不解与质疑,其承受的压力绝非你我所能感知。”

image
ELLEMEN

黑色印花外套、白色衬衫、黑色长裤和黑色印花领带均为Boss x Meissen联名胶囊系列

盲选中邢晗铭第一次亮相,因为唱腔和风格,引起巨大的争议,被称为“火星女孩”,而李荣浩从一开始就相信她,为她转身后说:“理想这种东西,看不清楚,你就让我陪你三四个月好了。”就这句话,打动了邢晗铭。而这句话,也几乎就是李荣浩作为导师的一个基本原则,成为很多人喜欢他的原因,不说虚的,真实面对,全心投入。

李荣浩帮她选歌,用一首《疯子》,充分发挥出她的唱腔特点,让很多人开始对她的印象改观。就像他过去很多年做幕后,这次既是台前,也是幕后,一个优秀的音乐制作人,帮助别人发光。李荣浩更愿意“挖掘”或者“寻找”学员原本的“势”,而不会用“提升”这个词。

“一个人真的很难在短时间内脱胎换骨。”他说,他能做的,是帮助学员发掘自身隐藏的某种可能性,同时找到符合气质的歌。李荣浩曾在韩寒的《乘风破浪》里客串了一个房地产开发商的反面角色,他觉得电影很好玩,和音乐相似在于,靠内心去感受角色。韩寒起初设计的开发商的角色,更坏更狠毒,但当他看到李荣浩的现场演绎,对角色做了调整,冷峻中透出一点黑色幽默和睿智。在李荣浩看来,韩寒是情商很高的导演,他善于发现演员身上的特点,然后加以塑造角色。

“就像我跟我的学员说,你到我的战队里来我无法改变你,我希望能够发现你原本身上没有被发现的东西,一下子爆炸,因为你堆积了很多年。”

image
ELLEMEN

红色西装外套、红色针织衫、红色西装长裤和黑色皮鞋均为Boss

“一个非常能掰活的人”

从去年开始,李荣浩陆续参加了几档综艺节目,都是与音乐有关的选秀节目,这并非刻意的规划,也是一种顺势而为。其实有更多的综艺节目来找他,都推掉了,他不想什么都去,选择的标准就是自己感兴趣。

比如《中国好声音》,李荣浩每年都看,一直想做的是,不改编行不行?让学员把一首歌唱得至少跟原唱一样好,能不能打动人?很多人说那是“自杀”。

他说:“不冒险没意思。”

如今在选秀节目里,成为大家喜欢的导师,李荣浩并没有把自己放在很高的位置上,而是从某种感同身受中与年轻人交流。

年轻时,李荣浩没有所谓的“良师益友”。他唯一学过的就是DOUBLE BASS(低音提琴),在南京学了两年多,此外有关音乐的一切,全是上网自学,很多是英文原版教学,他英语不好,就找各种翻译,也翻着字典看。

更小的时候,上世纪90年代初,没有网,只有磁带,就玩命听,听几百遍上千遍,听完了就是琢磨,跟人家弹的一样,肯定没错。

那会儿甚至第一把吉他,都是从家乡蚌埠的文体用品商店淘的,店里主要卖体育用具,只在角落里,放了几把吉他,都落了灰。

image
ELLEMEN

绿色拼接针织衫和黑色长裤 均为Boss

这一届中国好声音选秀00后的选手很多,比如最后夺冠的邢晗铭,很小就接受系统学习,练习什么风格,都有老师指导,也很国际化,有很多机会与外国音乐人交流切磋。在《一起乐队吧》里,很多乐手都获得过国际大奖,原创的demo,甚至拿到国外与同龄孩子比较,也不示弱。

但条件好了,选择多了,有时候会任性。李荣浩觉得,做好的音乐,就是各种谦让。在《一起乐队吧》里的第三期,乐队主唱才旺罗布不想边弹边唱,甚至打算退赛,李荣浩深夜去谈心:“什么是帅,先不说对与错,任性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帅的东西,因为每个人都可以,我就是不干,你能把我怎么样?每个人都做得到的这个事儿就不帅了。人的帅,在于强大的自控能力,就是你打败你自己。”最后48小时,才旺罗布突击练习,乐队很好地完成了《别问很可怕》。

李荣浩说自己“是一个非常能掰活的人”,与学员讲道理时,他不需要思索,张嘴就来,李荣浩跟学员讲,“不能说我是老师,你就必须听我的,但如果能理解,最好。这个年代谁改变了谁,我连我妈都改变不了。玩音乐舒服是第一位的,得先把这个心情捋顺了。”这是他在节目里最想传递给年轻人的,这个时代绝对没有怀才不遇的人,各种综艺选秀,到处挖掘人才,但凡有点才华,都会被各家公司发现。“凡事别抱怨。”李荣浩说,顺势而为去努力,就一定有机会。

image
ELLEMEN

黑色印花外套和黑色高领上衣均为Boss x Meissen联名胶囊系列

“没有经历过,不知道什么样的状态叫做躁”

参与综艺节目,李荣浩很用心,花了很多时间陪年轻人练歌,“觉还是睡的”,他笑称,节目组也很照顾他们这样的“老年人”,不太会熬他们,一般夜里12点收工,偶然可能到夜里一两点,这在李荣浩看来,已经很好,回去洗个澡睡觉,很舒服了。

他现在也会控制自己,以前不行,对自己太狠,喜欢熬夜干活。

把自己熬到一个什么程度?三四天睡不着觉,太亢奋了,很困,却又睡不着。2016年,他做自己的第三张专辑《有理想》,那是出道的第三年,异常亢奋的一年,用他的话形容就是“疯掉了”。

前一年,虽然参加《我是歌手》(第三季)踢馆赛失败,但通过这档节目让更多人看到了他,之后接连不断的热门单曲登上各大音乐榜单冠军,又开启第一次大型个人售票巡回演唱会,如今回头去看,那一年无所谓最好的创作年份,但人一辈子,总有这样的过程,没有经历过,不知道什么样的状态叫做“躁”。

李荣浩一直都保留每天创作的习惯,随时随地都可能写,甚至在北京到上海的高铁上,五个小时,他写了两首歌,一首叫《慢慢喜欢你》,一首叫《年少有为》。他相信第一感觉,有些歌,写出来后又反复修改的,都被他删除丢弃。

image
ELLEMEN

黑色印花外套和黑色高领上衣均为Boss x Meissen联名胶囊系列

李荣浩反对故弄玄虚,喜欢简单易懂,追求做事儿的效率,彼此不懂,是最没有效率的表达。比如前不久搞演唱会,请人来做现场动画设计,对方拿出很长的PPT来讲述设计思路。听完,李荣浩说,最后一页不错。对方愣了一下才意识到,最后一页只有三个字:“谢谢你”。李荣浩说,至少那三字大家能看懂。又换了几家公司,但最后的图案设计,李荣浩还是自己弄了。

如今他又开始学英语,已经学了三百多天,每天收工回家,不管多晚,都上课,每次两小时。英语老师是美籍华人,学生都是演艺圈的,那英也是他的学生,他深知艺人明星的作息时间,所以几乎24小时待命。他很严苛,给李荣浩留家庭作业,有时是诵读规定课文,有时是看一段视频写不少于300字的读后感,李荣浩都不打折扣地完成了。

李荣浩学英语的兴趣触发点起源于一次聊天,他曾与一位外国人聊天,谈音乐,但通过翻译,他总觉得对方没有真正抓住他想表达的点,于是当场说,你等我半年,我学好英语,跟你直接对话。就像他做音乐,最期望的是别人能懂,能精准抓住表达的意思。

出道以来,李荣浩就像个上满发条的机器,《模特》发行后,陆续几年里又有《不将就》《喜剧之王》《作曲家》《戒烟》《耳朵》《年少有为》被广为传唱。“我算是走得比较快的一个人。”他说。

出道六年,他已经办了三次世界巡回演唱会,很快就要发行第六张专辑。当我问到,此时此刻如果你想要改变的话,会是什么样的改变呢?“如果我需要改变的话,可能就跑到哪个地方,去开一个面馆或者干点别的,就彻底离开这个环境。对,就是我觉得这样才有可能改变。”李荣浩说。

image
ELLEMEN

红色西装外套、红色针织衫、红色西装长裤和黑色皮鞋均为Boss

“刚好我就变成现在这样”

李荣浩不觉得自己特别红,在节目里给年轻人录音乐,他有时会说:“我说哎呀你们这些歌手……”前几天从机场出来,好多年轻的乐迷等着他,围着他拍照,他很自然地说,后面有明星,你们去拍吧。

他的生活,至今没怎么改变,就是多了一些演出而已。还是那个录音棚,还是那个琴,没有翻天覆地的变化,生活三点一线,家里、棚里和机场。去机场,下飞机,上车,下车,住相似的酒店,唱相似的歌,日子相当单调。

去年开始参加综艺节目,是单调日子里有趣的一点改变。因为会遇到新人。

“忽然遇到有趣的小孩,你就很想跟他说一些自己宝贵的东西,起码我自己觉得宝贵。”李荣浩说。当然,首先得有才华,没有才华还任性的年轻人,李荣浩也会觉得很难受,说到这里,他的段子手本能显示出来:“主要国家不提倡动手。”

李荣浩今年34岁,小时候他总期望自己能快点长大,小时候很多事儿总干不好,就想着长大了能干好,但如今,他越来越觉得,首先得把最简单的事儿做好。李荣浩年龄越大,越看明白一个道理,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与错。“抬杠的时候一加一可以不等于二。”前几天在网上发长文解释自己给学员选网红歌曲,说了8点自己的理由后,他还是会以这样几句不争论的话结束:“如果你会骂,那我错了。对不起。是我的不对,我不该说这些,我的观点是错的,你是对的,请继续保持。”

摄影 黎晓亮

采访、撰文 炎迅

造型 Sherry

编辑 Fufu

发型 邴爱民 / 化妆 李纬

制片 梗梗(A Studio)

助理 小塔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