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李小璐和倔强的PG One

当今的时代,互联网记忆很多时候都显得转瞬即逝。 除非,在同一片瓜田里不断有新的“瓜苗”长出。 如果不是昨天微博上“噌噌”流出的几段抖音视频,你可能已经不记得当年斩获《中国有嘻哈》冠军的嘻哈歌手PG One曾疑似出轨“嫂子”李小璐。

image
网络

当时,李小璐给出的澄清是:“当晚一共五个人,大家一起筹备嘻哈电影。”

令她没想到的是,一年多过去了,她和当事人PG One再度登顶热搜。

image
网络

在昨天已经曝光的视频中,两人身着同款服饰、举止亲昵地在镜头前共舞,互动颇为甜蜜。晚些时候,PG One用自己的微博账号发布了一篇夹杂着愤怒的回应,“视频是去年3、4月份的,在17年12月底被全网抨击的时候我有解释过,谁信了?”


“我跟李在彼此最痛苦的时候相互鼓励扛过最阴暗的时期,由此的确产生过感情。
在坦白真相的同时,他还带着点怒气,“你们没经历过,根本没法想象我那段日子是怎么扛过来的!”

2017年,在接连被爆出吸毒、歌词不符合核心价值观进而遭遇全网封杀的PG One也有过一次相对和缓的回应:

“网络世界,没人在意前面发生什么、经过什么,只看那个结果。

李小璐封后的那一年,PG One只有4岁

但在网络不那么发达的年代里,世界遵循的也是相似的运行规则。

不同于PG One,李小璐从投胎的那刻起,便昭示着未来的道路可能是easy模式。出身于演艺世家,爷爷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员工,奶奶是一位芭蕾舞演员,父亲李丹宁循着家里的路子在八一制片厂担任导演兼演员,母亲张伟欣则因在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乡音》中饰演陶春一角,而为大众所铭记。

在家庭气氛的耳濡目染下,年幼的李小璐表现出过人的天赋。1984年,未满三岁的她便被母亲拉去八一厂出演宣传片,之后,只要有合适的机会,她都会去试试。不到5岁,便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童星,在同辈演员还在玩泥巴的年纪,她已经出演过三部影视作品了。

image
网络

相比之下,1994年生的PG One童年显得平淡无奇,他既没有傲人的身世,似乎也没有表现出过人的天资,更多的时候,只是一个“听话的乖乖仔”。

1998年,李小璐拿下第35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的时候,PG One才只有4岁。她以亲身经历诠释了什么叫做“出道即巅峰”,那是由严歌苓同名小说改编、陈冲执导的文艺电影《天浴》,尚未经历过世事变迁的她却将剧中人物——下乡的知青秀秀演绎得恰到好处,无论是这一角色前期的灵动、纯真,还是在牧场遭遇折磨后内心的苦痛与绝望,她的眼睛像是会说话一般,将复杂的内心戏表现得淋漓尽致。

image
网络

2011年,等待着同样17岁的少年PG One的则是学业的终止,那一年,还用着真名王昊的他从艺校逃回普通高中,曾对他说“教室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的班主任建议他留级一年,之后,身为留级生的他总被当成“问题少年”,什么事都会找到他头上,“当时直接给我干躁了。”生怕别人听不懂,他又用普通话补了一句,“我说你是不是有病,那时候我要会freestyle,他要被骂更惨。

跟老师吵架,显而易见的结局是请家长,不过,万昊的妈妈不像寻常家长一样在自家孩子身上找原因,她在听完前因后果之后,撂下一句“咱们不念了”就领着儿子走出了办公室。

“你想干点啥,没准能比你上学更有出息。”这位善解人意的母亲显然不懂儿子之后从事的说唱事业,但她的无条件支持像是给他吃了颗定心丸,辍学后的他在一次偶然之中点进了YY饶舌频道,像是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哇,这东西还能这么玩儿,这太酷了。”

image
网络

此前热衷街舞、喜欢周杰伦的他靠着独自摸索,进入说唱世界,他从没有过真正的师傅,一切都是跟着教程和感觉走,半年后,即将站上说唱比赛舞台的他得到了母亲的经济支持,“我就当给你交大学学费了,可能投资这个比你上大学要少,你就玩儿去吧。

但初次参加比赛的他并不像李小璐那样开挂,到了全国总决赛的第一轮,他就被刷下来了。

但大抵相似的是,李小璐的父母对她也几乎百依百顺,在此前的一档电视节目中,她曾提到,即使后来跟贾乃亮结了婚,她的钱也还是由父亲打理,之前拍《冈拉梅朵》的时候,李小璐的父亲甚至是跟着女儿在剧组一同吃住的。

不变的少女心,和想赢的嘻哈少年

人生前半段的顺风顺水直接养成了李小璐日后娇气的性格,按照常理,相差十三岁的两个人很难真正玩到一次,但李小璐无论是外在打扮上还是心理成熟度上都跟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无异,尽管她在2012年时就已产下女儿甜馨。

2014年,在她和贾乃亮共同出席的节目《大牌驾到》里,贾乃亮就说至今看她还会觉得像在看小学生,一方面是妻子长得娇小可人、不显年纪,另一方面也佐证了她拒绝长大的实质。

事业上从不操心的她在生活上可能也缺了点自理能力,就算水杯、手机就在手边,她也会习惯性去问贾乃亮放哪里了。虽说在《爸爸回来了》中,女儿甜馨的可人吸引了绝大部分观众的注意力,但这对夫妻家务能力堪忧也在无形之中暴露无疑。

image
网络


“我从小就喜欢节奏感强的东西,噼里啪啦跟念经似的。”舞台上的PG One颇有点“唯我独尊”的气势,这份表面上的痞气背后,其实散发着大男孩的气息,这和喜欢跳舞而有怀揣少女心的李小璐形成某种契合。

但相比于李小璐在事业上的佛系,他显然更想赢。2012年总决赛被刷后,他开始回家疯狂练习,平均每天10小时,早晨八点到晚上12点,除了吃饭睡觉,从不间断。“我看到什么都要押韵,朋友前一句说完,后一句我都要押韵。”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都有点病态。

2013年,再次参加比赛的他有所进步,拿到全国第三名,但他并不满足,“既然拿到了第三,就要拿第一。

李小璐则不在乎这些,在二十多岁的年纪,她就已经表现出了对演艺事业的疲态,2008年在西藏拍《冈拉梅朵》时,刚开拍十来天她就请假去三亚参加金鸡百花电影节了,回来后一直抱病在酒店里躺着,谁叫都不开门,剧组当时不得不因此解散,所有人离开西藏,第二年,导演重找了个韩国演员替代她,才得以把作品完成。

“婚姻别较真”?

但介绍两人真正相识的,还是贾乃亮的功劳。在两人感情尚未出现问题时,主持人阿雅就曾在节目上问过一个比较犀利的问题——是否容许对方出轨,贾乃亮当时以身边朋友的例子作答:“某个朋友愿意给配偶三次出轨的机会。”换到他和李小璐的话,他给出的答案是五次。

image
网络

当被问到是否会把自己的闺蜜或哥们儿介绍给对方时,两人都给出了颇为肯定的答复,贾乃亮说他所有的哥们儿都介绍给了李小璐,当然也包括PG One,但他大概不会想到,老婆和哥们儿在一起这种狗血剧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吧。

但如果将时间往前倒带,则会发现一切似乎在暗中已经埋下伏笔。贾乃亮追到李小璐的过程异常艰辛,花了一年多的时间不说,他当时“差点把命都搭上了”,还觉得一点希望都没有。

“我追璐璐的时候特别愚钝,没有什么话题,所以就没办法了打了十几个耳洞……痛并快乐着。”

李小璐在事业的低谷期勉强答应了她,但两人的关系从来都是不平衡的,男方有求必应,女方又有着迷之少女心需要满足。

PG One正好出现在了“恰当”的时间点上,李小璐在他那里找到了某种共鸣,跳舞、嘻哈……这些元素无不激起着她的求知欲,她甚至在不知不觉中模仿着他的穿着,甚至在微博发一些充满暗示性的话语。

终于,在PG One处于最低谷的时刻,她抚慰了他千疮百孔的内心,而彷佛局外人的贾乃亮,这次不知是否能云淡风轻地说出那句:“婚姻别较真“?

参考资料:

1.明星资本论《李小璐:金马影后“坠马”记?》;

2.萝严肃《李小璐和PG ONE产生感情,没有一个网友是无辜的!!》;

3.Vista看天下《“出轨门”后的李小璐,还能继续骄傲地做个小公主吗?》;

4.孟大明白《贾乃亮会给李小璐五次机会吗?》;

5.人物LIVE《专访<中国有嘻哈>PG One:地下Rapper,这样养成》;

资料整理:周南 & E

撰文 & 编辑:Maa Lau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