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先生成长路,一页翻开另一页过去

从光鲜小生出道,用《玉观音》后一张风华正茂的脸,佟大为填充了银幕上十年的青春。但最近这一年,他的身上正在发生着显著改变: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开始主动和导演们谈戏;去演意想不到的角色,却也并不拒绝电视剧;学习了eMBA,开始用完全不同的视角看待人生,“我的眼界一下开阔了”。佟大为的人生,仿佛正在翻开新的一页:既能做一位令人瞩目与尊敬的先生,也能当泯然众人的普通人。

摄影:尹超 造型:小威 时装编辑:路遥 化妆、发型:孙彬

佟大为在一个俱乐部里约见我们,他准时到达,眼睛里闪着平静的光,娃娃脸上,一抹笑容突然绽开——无论怎么看,佟大为还是那个熟悉的、亲切的、让人感到安全的人。中午的俱乐部里没有别人,靠背美式褐色沙发和毛茸茸的地毯吸收了几乎所有的声音。我们中间,有人要了普洱茶,有人要了一杯威士忌,而佟大为,当侍应生问他,先生,您喝点什么的时候,他说,喝水。一个清淡无比的开场。无论是出于礼貌或者必须,人们冲佟大为叫先生了。

有机会就去尝试一把

贺岁喜剧《越来越好》发布会,导演张一白灿烂地笑着,给媒体们贡献足够吸引眼球的标题,比如说佟大为,“他有了从来没有过的尺度!”佟大为也笑着说:“自己都不忍心看在《越来越好》里的角色,太颠覆了。”

那是什么?

“演法和角色,都是之前没有过的。尤其是刚接完剧本,我对张一白说,这怎么演啊?”佟大为说。作为和佟大为很熟的人,很早之前,张一白就曾经对他说过,要拍这么个喜剧,你留好时间。“但等我拿到剧本,还是吃了一惊。”他正色道。他回忆着那个尴尬的片刻,张一白默默从身后飘来,“你愿不愿意挑战一下?这是为你量身打造的,绝对是之前没有尝试过的挑战啊!但也无所谓啦,这是个贺岁片,你看看有没有兴趣。”

佟大为听得出张一白揶揄中的期待。虽然也没有太多准备时间,他接到剧本的一刻傻了眼,但他还是决定,去演。

倪大红和他演父子。第一天,和倪大红的戏就是重头对手戏。佟大为很忐忑。他不确定自己能演好。他没有演过太喜剧的角色,何况是个农村文艺青年。喜剧的第一场,拍得一点也不欢乐,甚至开始虐心。两个人一遍一遍地磨合,拍到午饭之后还没拍完。为了找到适合整部电影,又适合两个人人物关系的风格,以至于一场不复杂的戏,拍到了下午两三点。

“演戏,我是一个特别希望和对手碰撞出火花的人。倪老师(大红)给了我这样的刺激。我就按照我的感受去演了。但演出来什么样子,我真不知道。这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个挺新的事,不是之前擅长的。”就算总结,佟大为此刻的语气,依旧不是想象中的那种自信满满。

此前《富春山居图》佟大为就演了一个坏人小山本,《越来越好》他也在用欢乐颠覆以往,但他会眼神忽然一变,慎重地提醒我们,“这不是转型。我还会演自己擅长的那些东西。只是说,有让自己尝试和玩的机会,就去玩一把!这对我来说,真的不是转型那么严重。”

从《玉观音》到现在,这个问题,佟大为其实想过许多次,他再次强调,“转型,必须是年龄、阅历、方方面面都到了,才能走出的一步。像陈道明老师,当年从《围城》出来,现在演帝王,和以前的气质、演技,每一方面都有改变;像唐国强老师,早年也是偶像小生,现在再演伟人⋯⋯所有的积淀够了,才能说转型。”

所有灿烂的绽放都需要时间,所有看似突兀的转型,其实也是。三十岁以后的佟大为,更愿意说,他在影片里有些新的尝试。惊喜也好,惊吓也罢,不尝试不罢休。虽然对有些演员来说,尝试也会带来恶果,一张金灿灿的偶像脸摔在地上,碎成八片,都不好意思捡起来。佟大为是个认真的人。对不确定的事物,不轻易尝试。他对没有把握的话题,他会说,“还好吧”。

“还好吧。自己首先要摆正心态。我不是一条路走不通了,非要换另一条路走,然后就做出这种举动。刚好有一个机会:在一条高速公路上,我正在行驶,忽然看到旁边有一个休息区,通往加油站,那我就过去溜达一圈,放松一下,吃点好吃的,买点水,然后接着走高速公路!”他这么形容自己的“折腾”。“等年纪、感受等等积累到了,才可以。我现在的年纪,不觉得是可以转型的年纪。”

独立了也许会变得更好

2012年,佟大为和合作了十几年的经纪人心平气和地分手,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这间只有六个人的工作室,运作起来,是高效而吸引眼球的:工作室负责佟大为和关悦的整体营销,同时也在洽谈摸索拍片。

“成立工作室,也是想试一试。我进入这个行业十几年,对大概工作模式和方式都有了了解。”一年的磨合期之后,虽然要操心的事挺多,但佟大为比较满意的是,“结果还可以”。他发现幕后老板其实要负责很多事,比如,有些工作机会,他自己开始主动争取。

“现在演员很多,没有哪个戏是非我不可的。”佟大为用这样的积极暗示提醒自己。

“工作原则?就沿着正途一直往前走吧。”以前,佟大为会将工作部分交给经纪人,现在,他的方式有了细微的改变。“我会和大家一起开会,互相提出意见,互相说服,”民主的氛围,让佟大为感到自由的未来。在范冰冰、黄晓明、陈坤都成立了工作室的当下,有人获得提升,也有人投资亏本,我们必然抛出这样的问题,“独立会不会更好?”

“我不知道。但是做每件事,从原来的轨迹有了变化,换了方法,当然还是想要越来越好的。但到底能做成什么样子?我的心里是没有数的。可是这一年,我觉得是有变化的,工作室也算是走上了正轨。”事实在说话。佟大为的曝光率、戏剧仿佛都在逐渐上升。这一年,他接戏的数量不多,却显然都经过思虑,什么是觉得角色有新意的,什么是导演重量级的,什么可以放弃,什么必须争取。

佟大为还和关悦一起,去读了长江商学院的EMBA。虽然长江商学院最近变成了一个八卦热词,但实际上,在这里,他的同学包括众多演艺明星和商界大佬。每个人怀抱着不同的初衷来此,对佟大为来说,初衷则非常简单。按照关悦的说法,就是想找到一种逻辑思维的方式。

“教的东西是浅显易懂的,举了很多案例,你会特别明白他讲的是什么。金融、会计之类特别要求的很强的专业课之外,我们也懂得了许多。说白了,我们一直在接触一个行业,不知道其他行业是怎样运作的。在课堂里,我确实看到了其他行业是怎样的,我的眼界一下开阔了。”他的眼神里开始燃烧兴奋。

让佟大为举例,他便说起欧债危机,顺便打了个比方,“就像做生意,有时你需要借钱给别人。你将别人赶尽杀绝,会破坏整个生存环境,自己也会失去机会。”

独立了,会不会更好?佟大为显然会面对这个问题更长的时间。他现在的所为,是让“更好”添加更多确定性的砝码。他必须做点什么:读书、负责自己、开拓思路,然后有所作为。

眼界的变化还包括,从《金陵十三钗》后,佟大为没有变成一个彻底的电影演员。“在2011年,我的想法是拍电影,一部电视剧也没拍。但一年下来,我发现自己还是拍了一些不好的电影。其实,不好的电影和好的电视剧比,会比好电视剧差十万八千里。”

我们用《甄嬛传》举例,佟大为也是《甄嬛传》迷,和孙俪的最近一次见面,他很忍不住想叫她小主,“电影和电视剧只是观众群不一样。好电视剧在观众心里,其实位置一点都不低。好电影和好电视剧,都会让我们具有成就感。”

从此,佟大为的想法变成了,无论是什么载体,只要是好的,“只要能激发创作热情,我都要好好发挥自己。除此之外,我也要吸收点别的养分!

从青春热血,到成熟沉淀

因为和黄晓明、邓超在陈可辛导演的新片《中国先生》中合作,三位男星被称为了“小狼团”。“小狼团”在电影里意气风发或在低谷中扶持地走过了20年岁月,镜头之外,他们的友情,也既可以嬉闹顽皮,在陈可辛生日这天大玩脱上衣派对,也可以在慈善活动中展现绅士风度,认真相挺。

过完2012年春节,佟大为本来准备拍摄一部新电影。但种种原因,他推掉了这部戏,去演了导演丁黑的电视剧《门第》。期间,他和陈可辛见了一面,导演给他说了说《中国先生》的大概故事,也给了他一些资料。

“但导演当时就说,现在剧本还不成熟。需要等等。”佟大为等等等,剧本还没改好,陈可辛说,你先去拍《门第》吧。“剧本改不好,我不会拍的。我一定要把剧本做扎实了!”

拍《门第》三个月,收工。杀青回到北京的第二天,兴致勃勃准备出游的佟大为接到了陈可辛的电话。“我本来计划和家人去国外旅行,所有东西都订好了,机票、酒店、行程。”结果陈可辛对他说,大为,后边接戏了吗?他说,没有。陈可辛语气温和地说,剧本改得差不多了。佟大为这下懵了:啊?!他必须将旅游放弃了⋯⋯

不过,所有的努力,在后来看来,是值得的。前两天,佟大为去导演工作室补了一点声音,看看粗剪,“回想起我们夏天奋战的一幕一幕,纽约,中国──还挺感动的。”

《中国先生》中,陈可辛投入了自己的影子和情怀。“他有在纽约读书、打工的经历,那个年代去美国的华人并不是很多。他们的遭遇、心情,都投入了影片。”从上世纪80年代到2000年,那个年代的纽约,有李安、谭盾、马友友、艾未未、冯小刚等人,白天刷盘子,晚上谈艺术。那个年代,有新东方式的偶像级神人,如今“坚持下来了,多么好。

“那个时候的年轻人,比现在的年轻人更有理想。热血澎湃,很有朝气。”

佟大为2003年以《玉观音》一战成名。此前,他一直在演出青春。现在,他开始演出相近年代的青春和之后的事。在不同的年代,追求,成功,理想,都不再一样。佟大为也在度过自己的二十年,从青春热血,到成熟沉淀。演艺圈是个江湖,而佟大为相信,用善意走过,是自己的最终原则。

“大部分的人都还在坚持自己内心坚守的东西。比如底线、价值观。有些做企业的人,会说企业文化,但企业文化是和老板的个人价值观息息相关的。与人为善,是我一直以来坚持的东西。换位思考,也是我思考问题和处理问题的方法。我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

他喝了一口水,慢慢地说,自己是个传统的人,“保护家人,对家人有担当,这是最起码的事。男人可以比女人成熟得慢,但不能永远躺在青春里。成长是很不心甘情愿的过程,谁都想赖在什么都不管不顾的状态里,但人活着,就必须成长。

我们这个职业,我从很早就知道了一句话,‘花无百日红’,能像陈道明、唐国强、张国立从年轻就出名,一直演到现在的人,真的太少太少了。当年比他们有名的人很多,可是到现在再看看,那些人在哪里呢?在做什么?

什么样的年纪,玩什么样的游戏

佟大为拍《中国先生》最大的感悟是:什么样的年纪,就玩什么样的游戏。

“千万别错过这个年纪的事。错过了,你做这件事和感受这件事,心情和状态都不一样了!而且,错过了,再去找这个年纪的感觉,味道都不对。就比如婚姻、友情,都是这样。”

《一代宗师》上映时,佟大为发了观后感微博,引用了其中的台词,“说人生无悔,那都是赌气的话。若真无悔,那人生该多没趣啊!”

说这些,佟大为很有资格。他本人的人生轨迹,就是这么来的:“十几岁,我就是在玩,大学也在玩,交朋友。初中高中直到大学,都是可以交到好朋友的,”他老道地总结着。“高中、大学这个年龄段,该谈恋爱谈恋爱,毕业之后的前几年,还可以玩还可以谈恋爱,然后──哈哈,该结婚的时候结婚,该有孩子的时候有孩子。”29岁,佟大为结婚,2013年,他的女儿五岁,被网友盛赞小美女。

按照佟大为《中国先生》中有很多个女朋友的王阳的理解,“大学时候就应该好好谈恋爱,多谈谈,你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佟大为看过曾志伟的一个访谈。当曾宝仪到了某个年龄的时候,这位父亲把男女关系的秘密讲给了她。“这其实是一种主动的态度。对女孩儿总有保护的意识,但其实想想,我们小时候,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越向往吗?当你知道了,被正确引导了,那才是顺其自然的。

佟大为被大家称为“大先生”。这位有自己一套道理的大先生,其实也不是没有恐惧感。

“大家看演员,很光鲜亮丽,但是在看不到的背面,他们一定有恐惧,对未来有不确定。即使是居安思危,也是恐惧感的一种。所有的事情不可能一成不变。我们这个职业,我从很早就知道了一句话,‘花无百日红’,能像陈道明、唐国强、张国立从年轻就出名,一直演到现在的人,真的太少太少了。当年比他们有名的人很多,可是到现在再看看,那些人在哪里呢?在做什么?”

“我是有心理准备的。”他缓缓地说。我曾觉得佟大为一直去演京城四少型的人就好。“曾经痛恨过自己这张脸吗?”我问他。

“还好。”他目光柔和地回答。又是“还好”。他飞快地转到了另一个频道,“我只是觉得这个职业有点问题——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认出来,会觉得不舒服。吃饭,走到公共场合都会有压迫感。但现在就没有了。我的心态变得正常:我告诉自己,关注我的人都是因为喜欢我。在别人心中留下了印象,人家才会找你来要签名、拍照。”

佟大为在拍《越来越好》的时候,在村子里溜达,发现村民们有些不认识自己是谁。拍戏的那一家中年夫妻,和自己的相处也是淳朴以待。他去了一家八十多岁的老两口的家,看他们的房子,老大爷毫不介意一个陌生人的来访。短暂的相处后,他和他们“真的处出了感情。我还对他们说,等今年夏天,我会带家里人来这里玩,摘果子。”

如今的佟大为,和自己普通人的一面,也相处得很自在舒服。

对话佟大为

Q:《越来越好》你的角色听说很土,有爱因斯坦范儿的鸡窝头。土成这样也没关系?

A:没关系。

Q:这个农村文艺青年是个怎样的人?

A:他想出名,想成功,提高身价。他是一个还没会走就想跑的人。他虽然有梦想,有理想,但走错了方法和途径。他想走捷径,结果摔得四仰八叉,赔了夫人又折兵。但最后,在戏剧的结尾,他又回到了正途上。

Q:《中国先生》的第一场戏是怎样的?

A:在和陈可辛导演商量档期的时候已经很紧张了,上来第一天,继续紧张上演。不过还好,陈可辛在看着我和黄晓明折腾了一天后,终于肯定地点点头,人物状态有了,对了!他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之后的整个创作过程都变得顺畅而愉悦。

Q:做明星这些年,有觉得自己被宠坏了吗?

A:刚出名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被生活宠坏了。突然被关注得多了,很多人都很让着我,宠着我。后来逐渐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对自己目前的理解是:我唯一和别人不一样的,只是我有一个演员的职业。其他的,我和任何人都一样。

Q:你说什么样的年纪就做什么样的事,对婚姻呢?

A:主要是我觉得,现在有一些适龄的朋友,对婚姻依然有恐惧。我曾经也是一个没想过会在29岁结婚的人,但结婚这些年,人真的变得踏实了,起码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我有了动力、方向和目标。

Q:你对女儿教育有什么原则?

A:不宠溺。前两天,她和小朋友出去玩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整个手弄破了。我们问她,你哭了吗?她说,没有。这一点我还挺满意的。她不娇气。

Q:我们都看到了你大先生的那一面了,那你为什么很愿意当普通人?

A:演员要接触生活,干所有常人干的事,才能演好一个人。如果离普通人的生活太远,这就不对了。你没去过菜场,没坐过公交,不知道地铁怎么换乘和刷卡,怎么去演一个活生生的角色?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