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么懒,都是他们在搞鬼

人诗意地栖居。这诗意,竟会这般迅速地匍匐在一屏屏网页或一个个手机APP上。

我们的生活,三年五年一次改变,更新之快,甚至连自己也不一定觉察到,就已经开始骑着共享单车或汽车出行,用 APP 点餐、找帮助自己的新家刷油漆的人、修一个电脑、预订旅行的机票酒店后再下载一份攻略,或者,自己编辑一首歌曲,在手机上阅读一本书。


改变我们的生活的,是无限便捷下去的网络电子化进程,以及那些无限开脑洞的新想法。在手机上那些神秘的小方块背后,一些创新行业的建设者正在忙碌,他们敢想能做,抛弃自己的过往,一头扎入新的都市生活方式建立的洪流中。

***

image

针织领风衣 Dior Homme / 拼接裤脚直筒牛仔裤 Levi's

系带球鞋 Onitsuka Tiger

“ 悟空(张轶)

穷游网联合创始人

穷游网 & 穷游 APP,提供全球旅行资讯的一站式服务平台

image

“传统介质已经改变,但人们对旅行讯息的需求没有变”


跟所有 80 后一样,在张轶的童年时代,出国旅行是件遥不可及的大事。他第一次出国是 2005 年,“当时中国人办护照都没那么方便。”那一年,他参加公司员工旅行前往泰国时,肯定不会想到,多年后,他将游遍全球三十多个国家,并且执掌国内领先的出境旅游服务平台——穷游网。

穷游是一家特殊的公司,所有人都以外号相称,似乎没有等级之分。身为联合创始人的张轶,更习惯别人叫他“悟空”。

2011 年,张轶加入穷游,这家公司已经 7 岁,却只有 7 个人。“那年我们获得 A 轮融资,就有 100 万用户。”张轶回忆,三年后,这个数字变为 4000 万,“穷游十三年,见证了中国人出境游的变迁。”

“只要醒着就在工作”,是张轶在创业之初的生活状态。但无论多忙,每年他都要安排足够的时间去旅行,这是穷游对员工的特殊规定。“如果连自己都不旅行,怎么能理解用户?”张轶始终认为,要以旅行者的心态做穷游,随时与用户把酒言欢。

他最爱中亚、西亚与中东这类相对冷门的路线,遇到喜欢的目的地,会一次次重返。“我特别喜欢俄罗斯的堪察加半岛,去了四次。

印度和不丹去了三次。”数次深度旅行让他策划出中国第一本《堪察加半岛》中文指南。2011 年《不丹》锦囊、2012 年《伊朗》锦囊相继出版,同样出自他的热爱,“自从我们出了《伊朗》锦囊,这个国家就被带火了。”当年,张轶与蔡景晖一同离开“旅行圣经” LP 来到穷游,就明白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到来。传统介质已经改变,但人们对旅行讯息的需求没有变。“ LP 以前的更新速度是一年半至两年。

但在东南亚,一家餐馆的平均寿命只有半年。纸质出版物很难赶上变化。”张轶说,穷游锦囊的优势很明显,内容可以无限量,“而且每天都能更新。”去年,穷游发布原创潮牌 JNE 和线下空间 JNEGallery。JNE 是“ Journey Never Ends ”的缩写,表达穷游 Slogan “对世界上瘾”的态度。JNE 实体店就位于穷游北京总部 400 平米的办公室中。“我们现在有足够的商业空间,去做穷游的周边产品和生活实验区。”穿着 JNE 经典的“西伯利亚铁”T恤,张轶说,未来穷游想做的,就是把 JNE 打造成“旅行界的无印良品”。

image

image

image

穷游老板把一节火车车厢弄在了办公室,

还有其他很好玩的地方,

好酷的办公环境呀。

***

image

条纹皮夹克 Neil Barrett / 印花条纹 T 恤 Etro

棉质条纹运动裤 Lacoste



“ 何星

image

Sharpkey 歌声合成软件创始人通过电脑编程让虚拟歌手放声歌唱


image

“干了老本行电脑工程,可心里还是有个歌星梦”


“你要听吗?我找一下。”何星在他的电脑上打开哔哩哔哩网站,页面播放起一段动画影像。确切地说,是以某个类似美少女战士的动漫人物为主角而制作的幻灯片 MV 。里面有个不太自然的女声,跟着伴奏乐唱完整首名为“野子”的流行歌曲,像是在唱歌时添加了电子特效,音高准确、音质均匀。不断飞过的弹幕显示出这段影像得到不少网友的喜爱。他们频频提到“幻晓伊”这个名字,“她”就是何星和他的创业团队所打造的第一位“虚拟偶像”。

跟日本任天堂公司推出的“初音未来”概念类似,幻晓伊是个完全虚拟的动漫人物,有自己专属的声音、造型设定,可以像真正的歌手那样在网络“出道”、拥有自己的粉丝、甚至可以由粉丝来进行二次创作。何星最初花费了三年时间独自开发出一个拾音编曲软件,首先请专业演唱者去录音棚录制不同的音高、发音,作为素材库,然后经过采样、合成、建模等步骤,最终得到了专属于“幻晓伊”的歌喉。他使用这种歌声最先选了首难度较高的歌曲来翻唱,就是为了向人们展示这个软件最为与众不同的地方。“类似软件通常都是日本比较多,我这个最大的长处在于‘唱功好’——也就是虚拟人物的声音足够细致,能表现出声音的变换、假声、嘶吼等等。”他说。

做成之后,紧接着就有游戏公司找上门来合作,请他们为游戏里的人物订制歌声并配合虚拟形象来做“演出视频”。这位叫做“琪亚娜”的3D形象在虚拟动画制作的演唱会舞台上载歌载舞,台下满满地站着同样虚拟的热情歌迷,网络上也收获了大量弹幕、评论与点赞。

何星在大学时玩乐队,担任主唱,虽然后来还是干了老本行电脑工程,可心里还是有个歌星梦。他说想通过这样的办法来完成自己未完成的梦想。“幻晓伊”只是在摸索阶段的实验品,就现在网络虚拟偶像粉丝群体的偏好而言,她的声音显得比较御姐,更软萌的声音才比较符合市场需求。于是他们正在尝试制作第三个。



***


image

条纹羊绒西服和系带登山靴均为 Z Zegna

圆领羊绒毛衣 Giorgio Armani / 订制西服长裤私物


“ 屠琤

上海证大喜马拉雅艺术中心总经理在喜马拉雅 FM,可以听到各种有趣和有价值的声音


image

“声音里的思想是最清晰的”


“现在每个人都很忙,都希望同时做各种事情,你希望耳朵眼睛和大脑同时处理不同的信息。耳朵其实是最容易释放的一个感官,声音就是一个占据你感官比较少但是信息量又可以是很大的一种媒介。”屠琤说,当初抱着这样的想法,上海证大喜马拉雅艺术中心打造了喜马拉雅 FM,在这个网页与 APP 平台上,风格各异的主播利用声音为媒介传达自己的所思所想。

在过去的几年里,这个平台上的主播与频道也经历了好几个发展阶段。最初的声音是以草根博主为主,后来就有很多大 V、明星,比如逻辑思维、马东、郑渊洁等等加入到平台上来。渐渐地每种声音的分类分野就越来越丰富:免费的、收费的;健康生活、时尚潮流;历史文化、财经新闻——各种领域越来越多,也吸引了各种不同的人群。

“其实,现在人们越来越懒,所以声音和视频这些被动接受的信息媒介就变得受欢迎。但是做视频的成本很高,声音的成本要低很多,这样反而使得声音内容提供者有更多的精力专注到内容本身的价值中去,做出更精致、更有含金量的内容来。”在屠琤的观察中,喜马拉雅 FM 平台上成长速度最快的就是学习类的、教育类的收费内容,因为“越来越多人愿意花费时间和金钱去听一些能够让自己受到教育、提升自己的声音节目。”

喜马拉雅 FM 无疑是国内有声内容做得最大最好的平台,站在这个高度上,未来似乎有很多可能。屠琤现在考虑最多的是,在技术发展之下,如何更好地把声音和用户体验结合起来。“一方面是内容需要更加精准,使我们的用户粘性更高。另一方面是让人们更好地体验我们的声音技术。”现在喜马拉雅 FM 正在着手研发一个叫做“小雅”的声音机器人,基于云计算技术,用户可以和她对话,还可以让她给你唱歌,预计今年就会面市。

现在屠琤每天早晨都喜欢听着喜马拉雅 FM 上的节目开启新的一天。他个人更喜欢人文艺术和商业观察方面的内容——比如秦朔的朋友圈,它会结合各种热点,加入自己的思考和评论。“你想这些做传统媒体的大 V 们,他们对于行业是有很深刻的见解的,而声音里的思想又是最清晰的,你只需要拿出一部分的感官注意力就可以接收这些清晰的思想,实在太划算了。”

***

image

几何花纹连衣裙 Bottega Veneta


“ 戴钦

豆瓣副总裁豆瓣阅读总经理目前国内最全面、最专注的原创写作平台和电子图书阅读器


image

“任何人都可以轻松地在这里发表文章”


读2013年,在豆瓣网做了六年产品经理的戴钦第一时间买到美国亚马逊公司推出的电子阅器 Kindle。当时国内图书出版界的同行们纷纷惊呼“电子书的时代就要来了”,可是她却并不太关心是捧着小小的电子产品好还是感受油墨、纸张的触感好。“我们关心的其实是,新人写作者要去哪里发表作品,”她说。

作为一个“重度阅读者”,她观察到在国内的出版界存在着某片领域的空白。首先老牌的文学杂志如《萌芽》《科幻世界》没有很好地应对网络时代新媒体转型,图书出版社运营也比较僵化,他们往往会因为资源限制而倾向于找编辑熟悉的、有市场保证的作者写作出书。

另外一端是从上世纪 90 年代就起步的起点中文网和晋江论坛,任何有志于写作奇幻题材超长篇连载的人都可以在类似论坛的地方发表,优秀的可以以此为生、甚至因为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而大获成功。它们在过去二十年间充分发掘了这部分的市场。

“这时候有许多高水平的青年作者,既不会去论坛上发表作品,也无法够得上专业杂志和出版社。”她说。于是她带领四五个同事在豆瓣网“内部创业”,开始做独立项目“豆瓣阅读”。从 2013 年至今已经举办了四届征文比赛,累积有 34000 名作者,成为许多优秀新类型小说的诞生地。

任何人都可以轻松地在这里发表文章,可以是两万到五万字的中篇小说,也可以是长篇连载专栏;编辑们在后台负责删选不符合规范的作品、挑出优秀的进行推广。而读者根据个人喜好来订阅作者,付一两块钱购买“原创作品电子书”,就能在手机上随时随地进行阅读。戴钦说,目前收入最高的作者在两年里累积收到二十万,这还不包括作品版权售卖的款项。

经典固然很好,但是原创作品中能看到更新的东西。比如,“爱情小说”传统门类中着重于人物关系的情节描写现在其实已经不再流行,她说,人们更想看到的是在爱情故事中女性个体的形象,于是在平台上会出现“新女性小说”这样的新概念,去更好地引导作者。

再比如,戴钦是个科幻迷,但阅读阿西莫夫和阅读“北京折叠”有着全然不同的体验,后者与现实有着更为紧密的连接。她希望豆瓣阅读可以在未来二十年成为国内最有影响力的写作平台,成为高质量作者的首选。

参观了豆瓣办公室,

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在798附近的工业园区,宽敞, 朴素,明亮。

image

image

在这里还认识了大蛋君

一只受到文艺式宠爱的喵,生活的地方阳光充足空间大

你看豆瓣阅读的员工把他照顾得多好啊!

image

而且还给他做了一个漫画形象

把豆瓣阅读app打开,下拉内容下拉到最最后,大蛋君就出现了。

你试试看,萌死我啦。

image

***

image

粗棒针织开衫、系腰带渔夫裤 均为 Loewe /

灰色短袖 T 恤和系带球鞋

均为 Louis Vuitton / 灰色短袜 Thom Browne

“ 徐浩

极吼吼创始人手机上门维修专家

image

“按照我们这种模式,到任何城市都一打一个准。”


2015 年 4 月的时候,徐浩在上海还有 5 家手机零售店,但已经亏了很多钱,基本到了破产的状态。用他的话来说:“做手机上门维修其实就是最后的放手一搏了。”到了 2015 年 8 月,徐浩带着 20 万的老本儿和最初的一帮人马到了现在的办公楼,人数不多,钱也不多,但已经足够他把这项生意做起来。

徐浩的思路很清晰,他一开始就不打算做手机维修的 APP,直接在微信上开了个服务号,一切运营接单基本都靠这个平台。“对于手机维修做个 APP 没有什么意义,你手机坏之前让你装个 APP 等某一天用来修手机是不可能的,你手机坏了再让你装个 APP 修手机你也不高兴啊!所以我们做了微信下单和网页版下单。”运营到现在,公司已经有一百多号人,但这并不是徐浩最得意的事情。他最得意的,是自始至终没有在宣传上花一分钱,“不做推广、不买百度、也不做任何广告”。

一方面他通过身边广告公司的朋友发发朋友圈,作为隐形的 KOL,为他带来第一波客人。另一方面,他对维修服务人员有特别的奖励机制,如果上门维修人员可以通过简单的免费调试就当场解决问题,他会给予额外奖励——享受诚心服务的用户自然会心甘情愿地为平台做推广。虽然时间只有两年不到,而且同业竞争激烈,但徐浩很有信心地说:“上海这边做得最好的就是我们。”

徐浩的办公室挂着一张中国地图,上面用马克笔着重圈了北京、上海、成都和香港,这是他接下来的拓张版图。他说这只是目前的打算,鉴于国内竞争激烈,他也有想法到国外去发展,“按照我们这种模式,到任何城市都一打一个准。”

看他现在生意做得顺风顺水,有人也会问他,万一哪天手机变得越来越复杂、发展到没办法上门修理了怎么办?徐浩倒是胸有成竹:“技术永远在更新换代,但服务永远是需要的,万一哪天修不了了,我们还可以帮你送到品牌去维修。我们不是一家技术驱使的公司,而永远是一家服务驱使的公司。”



***

image

外送员陈金山(左前),朱正权(左后)詹世龙(右前),徐庆羊(右后)

细格纹西服外套、西服背心、

中式圆领衬衫和系带皮鞋

均为 Emporio Armani

棉质西服长裤 Loro Piana

“ 魏刚

Sherpa's 餐饮外送 APP 总经理这个外卖 APP 里头只有优质餐厅和优秀的英文服务

image

“让外卖变成一项个性化服务”


魏刚最近无比忙碌,因为这家名为 Sherpa’s 的餐饮外送公司迎来了 18 周年庆。在此之前他们从来没做过周年庆典活动,一直低调而稳定地服务着上海及周边地区的以老外为主的客户。公司的名字 Sherpa’s 指的就是喜马拉雅山脚下的夏尔巴人,面前永远有无数山峰需要征服。外送员穿着印有 Sherpa’s 字样的制服去送餐,那画面颇有几分微妙而神圣的使命感。“外卖,应该是在生活节奏加快之后为你提供便利的服务,所以你应该要为此付出代价,而不是想着外卖比你到门店去消费花的钱更少。这才是健康的商业逻辑。”现在餐饮外送行业竞争很激烈,但是魏刚觉得 Sherpa’s 大概是这场战争当中最早进入良性循环的公司——现在美团和饿了么仍然为订单贴钱,但是用户每次使用 Sherpa’s 是扎扎实实地要付出一笔外送费的。

所以,在魏刚看来,外卖这件事要赚到钱,一定是抓住那些“时间对他们很宝贵”的人群。一方面以优秀的双语服务为他们留住了一批忠实的老外和归国华侨用户,他们平均每一单的消费超过 200 元,用 O2O 行业的话来说,属于“高净值人群”。另一方面他们有外国人为主的餐厅评估团队,保证入选平台的餐厅具有合格的食品品质,并且适合外送享用。

“越是高净值人群,越是需要你做好个性化服务,”魏刚说。服务是外卖公司的核心,而个性化服务是 Sherpa’s 的核心。魏刚手下有一个专门负责制作菜单的团队,这个团队不仅需要事无巨细地把这道菜的主要原料录入,还要提供一些香料的勾选按钮,并翻译成中英文两个版本。很多只有在餐厅里和服务员面对面沟通才能搞定的细节,必须在菜单里都帮客户想好。有时候还会遇到特别的客户留言,比如希望在披萨盒子上画一只狗,Sherpa’s 也会尽可能地去完成。“客人的需求满足了,我们也觉得很有成就感。”

image

外卖软件送餐员都很爱演

***

image

拼接图案印花 T 恤 和 复古直筒牛仔裤 均为 Topman /

荧光色球鞋 Nike Sportswear

“ 刘伟力

邻趣综合服务 APP 创始人用这个 APP 可以召唤“小哥”帮你跑腿做生活中的各种事情

image

“未来是一个既贩卖时间又贩卖技能的时代”


邻趣是一个以“跑腿”为服务核心的 APP,用这个平台,你可以召唤“小哥”为你做各种需要“跑腿”完成的事情:帮你送一份即时快件、给家人买日常用药、给今天的晚饭采购食材、把车子送去 4S 店维修保养,或者,刘伟力说:“六一儿童节那天,我们收到许多采购乐高玩具的订单,现在家长都很忙。”

和很多 O2O 的创业公司一样,邻趣诞生在汹涌澎湃的 2014 年,也经历过 2015 年上半年的融资热浪。到了 2015 年下半年,资本市场突然急转直下,那些纯烧钱的企业应声而倒。邻趣相对幸运地及早止血,调整了商业模式。在 2016 上半年经历过用户量和订单减少的阵痛之后,一批具有消费力的铁粉留了下来,继续使用邻趣,而且会推荐给他们的朋友——到了 2017 年,邻趣已经进入了一个良性的循环。

回看这三年,刘伟力说:“一开始会觉得,创业是个短平快的事情。都以为是一次战役,打赢了就一次成功了,我们现在知道,创业是一个长跑,你要做好十年以上的准备,而不是两到三年,打完走人。”

现在的刘伟力就像大多数创业者一样,全身心投入,没有所谓的工作和生活的分野。工作日每天 9:30 上班晚上 9:30 下班是最基础的,周末遇到突发事件就得加班。为了让工作效率提高,邻趣每天都要开早会,可长可短,但所有的管理团队都必须出现。“早会除了形式之外,也是提供一个沟通机会,所有问题都不过夜,当天出现的问题当天解决。”

“现在我们其实是在贩卖跑腿小哥的时间,以后要把这个壁垒造得更高的话,就必须提高他们的技能。”刘伟力举例说,比如你电脑坏了,可以一键呼叫一个会修理的小哥。“时间只有那么多,但技能是可以卖高价的。到了邻趣 2.0 时代,那就是一个既贩卖时间又贩卖技能的时代。”

现在邻趣扩张的速度很快,他们的策略是“城市合伙人计划”。邻趣和当地的创业团队合作,初建平台和模式,提供各种技术支持,每年收取租用费。“在 2017 年后的两三个月时间里,我们成功地签约了将近 50 座城市的团队,今年不出意外的话会推广到 100 座,明年我们的计划是破千。”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