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五万、上厕所也要被监控的高端保姆式家教,有多夸张?

近距离窥视豪门生活

住家教师
ELLEMEN

前段时间,“住家教师月薪两三万”的话题登上热搜,让这个正在变得越来越火热的职业走进了人们的视线。不用996、一毕业就能拿到3w/月的高薪、平时还能住豪宅开豪车,乍一听这很像是年轻人向往的“神仙工作”。
在招聘网站上,这个职业则有另一个名字:家庭教育指导师,具体工作包括接送孩子、辅导学习等等,最高年薪可达50万。
随着“双减”政策的实施,有经济条件的家长纷纷借着”高端家政“的名义为孩子聘请一对一家教。然而由于缺乏系统管理,这个行业一直处于灰色地带,也屡屡传出会被取缔的新闻。
以一个外人的身份融入一个富人家庭也并不像大家想象中那样简单,尽管行业里有人能拿到高达5万的月薪,但生活在别人家里的他们,连上厕所也会被雇主监控。

“家里连洗手间都有监控,太压抑了”

Civic 月薪1w-2w

第一次做住家教师的时候,我是住在那家人家里的。虽然他们对我比较亲切,但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还是有些紧张,每天晚上都会锁门,不然就会担心出事情。所以当第二家雇主的妈妈问我想住在他家还是去他们公司住员工宿舍的时候,我就选了员工宿舍。尽管没有住在他们家里,但我每天的工作时间是早上九点到晚上九点,其余时间也是随时待命的,和其他的住家教师没有区别。

对我来说,做住家教师的确可以见识到很多我日常生活中接触不到的阶级,比如我服务的第二个家庭,爸爸有两个博士学位,自己开了一家公司。他家住在杭州滨江,是一个300平的江景房,客厅大得可以在里面打羽毛球。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发现他们家的地板是真皮材质的,只有穿棉拖鞋才能踩。

他们家有四个孩子,我主要是负责带年龄最大的那个10岁男孩,但在他出去上兴趣班的时候,我也需要帮忙照看一下其他三个孩子。在外人看来,住家教师这份工作似乎很高薪,也没有太大的职场压力。其实不然,对我们来说,待在他们家里的每分每秒都是在职场里。比如孩子妈妈有时会带我和孩子一起出去吃饭、看电影,但她期待我在这个过程里也可以给孩子传授一些知识。所以在整个过程中我不能玩手机,要给孩子讲电影的背景,一直和他讲话,真的会很心累。

家里的每个角落都有监控,连最大的洗手间里都有。虽然摄像头是对着洗手池的,但我总感觉不太舒服,每次上厕所都会选择另外的小洗手间。每天长时间生活在摄像头之下挺压抑的,特别是辅导孩子作业的时候。他妈妈虽然没有每天盯着我工作,可是她回家以后可能会看监控,如果发现我没有每分每秒地盯着孩子写作业,她就会不太开心。

工作中另一个很难处理的问题是和保姆、司机的关系。我觉得我和他们是不太一样的,但是有的时候他们也会让我去干活,比如开车送孩子去补习班、喂他们喝牛奶,偶尔会怀疑自己做的是不是一份“高端保姆”的工作。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不发生矛盾是不可能的。那家的司机大哥是一个比较灵光的人,他会对着孩子妈妈叫夫人。如果我们俩当天一起在做事,夫人在场的时候他就会很积极,但如果夫人一走,他就会说“我还有其他的活要干”,把剩下的事情全都扔给我。

他们私下也会议论我,有一次我在司机旁边做事情,夫人给他发语音。她可能是在监控里看到了什么让她不太高兴的事情,但又没有和我说。司机一不小心外放了那条语音,我听到夫人说“这个家教真没用,和前几个比起来一点都不能干”。我当时站在旁边,真的尴尬到社死了。

住家教师是一份特别没有成就感的工作,因为你会觉得自己是在给一个特定的人打工,而不是在教育孩子。我和那家的妈妈在教育理念上不太一样,她对孩子比较有控制欲,但我希望可以尽可能地释放孩子的想象力。可是因为她是我的雇主,我只能按照她的想法来教育孩子,所以还挺不开心的。

做完一个假期以后,我就没有继续了。离职走出他们家门的那天,我就感到一种自由和解放,之后找工作的时候也再也没有考虑过住家教师这个职业。

这份工作带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让我理解到了更多类型的孩子。现在我在做小学老师,在班里遇到比较调皮的孩子时,我就会想到之前带过的那个10岁小男孩。我会想,他们是不是在家里也经常被爸妈打,所以才这么任性,这样我也能对他们多一些包容吧。

“不是孩子在考试,是我在考试”

Leo 月薪3w

其实在上海,住家教师已经挺普及的了。我进入这行有年头了,是教工科的,服务的家庭应该算是标准的新中产家庭。对雇主来说,其实住家教师和普通的家教相比开销还是大的,不是因为包吃包住的生活成本,是因为住家的需求,本来就会在“自由度”上劝退相当一部分的人,所以只能用比较高额的薪资留下来。

虽然看起来住家教师,你不用愁吃住,但住在别人家里这一条,其实相当考验心理素质。你要以一种极其特殊的身份融入到一个毫不相关的雇主家庭里,需要既不会太亲密失了分寸,又不能太疏离让两边都尴尬。

我之前刚进这一家的时候,就拿捏不清楚吃饭这件事的时间。这家雇主很好,他们会让我、保姆和他们一起吃饭。但这种情况下,还挺难把握出来上桌的时机的,你出来得太早,大家坐在餐桌上相顾无言;你出来得太晚了,雇主已经开动了,你后来坐下更尴尬。所以我尽量选择不在他家吃饭,如果真的一定吃的话,我一般都会和保姆一起在厨房忙碌一下能不那么尴尬。

我服务的这个家庭,小孩念的是私立学校,其实课业压力不算特别重,教育模式可能也更先进一些。他的父母作为新中产,都是学生时代在应试规则下闯出来的名校博士。其实这样的家庭往往对小孩的教育有自己矛盾的地方,既希望自己曾经打出来的这些社会阶层、经济基础可以最大地帮助孩子;又潜移默化地觉得你想出人头地,就是要努力学习。

我的工作原则是孩子睡前,我绝对不能睡,因为我的工作就是随时随地辅导孩子的学习。我白天看起来好像在休息,其实是在备课,个人的时间被无限压缩。再加上住在别人家里,出门回来人家都看得到。雇主也许不太会问,但是你总出去就是你没好好工作的感觉,所以我基本出门都会和雇主讲一下。

周末的两个半天,一般面临大规模的“工作超时”,因为孩子到了周末就不想学习,所以效率并不高,但是他又需要完成学习任务,所以周末有时候就会拉扯。寒暑假就更不用说了,基本我都在陪孩子,偶尔雇主家人出去玩,我就算放假了,但毕竟现在教育这么卷,这样的机会也不多。

我最高纪录是两周没出门,那段时间孩子期末考试,他的成绩就是我的kpi,职场人都能明白那种感受。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不是他在考试,是我在一场一场的考试。

住家教师确实让我和孩子的关系更紧密,不是简单的师生关系,但这个分寸也要我自己去拿捏。我们既不能太紧密打成一片,因为那样会让雇主觉得你们没在学习;也不能太疏离,因为更了解孩子的情况,也是住家教师的优势和保证工作成果的一部分。

我和孩子共享过秘密,也悄悄放过水,比如有一次他考得不错,我就把那个周末的学习任务拆分了一下,弄完当天的任务在房间里和他打了两把游戏。渐渐的,我会发现其实这样的方式让他也会更信任我,在学习遇到问题的时候,会对我更毫无保留一些。

“因为没有私人时间

我差点和女朋友分手了”

James 月薪2w

我入行做住家教师是受前段时间K12风波的影响,那时候不管你在这个行业里的发展方向是什么,都会多多少少产生一点危机感。不过也是因为这场风波,让我们这些刚毕业、没什么经验的教育从业者,也有成为住家教师的资格。前段时间新东方宣布取消了九年义务教育相关的培训内容了,那天晚上是我觉得我这个决定做得最正确的一次。

其实住家教师不是所谓的资历越老越好,我觉得这一行更重要的是沟通和适应新环境的能力。这家人在我之前的那个住家教师就是年龄比较大,生活习惯和年轻人不太一样,所以和家长、孩子都相处得不太愉快。

比如我拿到这份工作的关键就是我在试课的时候和孩子聊了一会游戏、电影,孩子很喜欢我。毕竟你让经验丰富的老教师和孩子聊复联、漫威这些东西,他一定没有我聊得好。对于80后父母来说,选择90后住家教师也是为了让他们更贴近自己孩子的思想。

我的薪资在同期毕业生里算是不错的,但其实也挺累的。年轻的住家教师一定要极度自律才行,比如我之前有赖床的毛病,但早上要陪孩子听英语,你不可能不起来啊。我最开始有一次真的起不来了,迷迷糊糊地想着再多睡十分钟,结果就迟到了,那次雇主很不满意。

所以其实就算薪水不错,我很多同行还是不太理解我。他们觉得我年纪轻轻就住在别人家里,想想就很尴尬。我其实一开始也不能理解我自己,但还是干过来了,习惯就好,在保证好自身得体的情况下,无视一些尴尬的场景。而且我比较擅长聊天,每天和他们家里的人扯东扯西,也没那么复杂。

私人时间缺失应该是住家教师最让人”望而却步“的点,你住在人家家里,人家不就图你随叫随到吗。年轻人向往自由不习惯,年纪稍微大点的有家庭了更不习惯。毕竟下班回家和家人在一起,这种简单的幸福感,谁不想要啊。

我今年交了女朋友,她为了这个工作的事和我吵了不止一回了。她理解不了我为什么要住在别人家里工作,而且我们只有周末才能见面,这件事到现在我们也没能和解。她过生日那天,我一直在给孩子讲题,到了十一点才出来,因为第二天还要早起,所以我们在一起待了一个多小时我就走了。那一次我们吵到差点分手,所以我现在也在思考是不是应该换一个工作。

“我在有的家庭里,

一年都见不到一次孩子爸爸”

小苏(小红书id:Supertutor苏小暖)

高端家教(非住家) 月薪3w

我进入这个圈子是误打误撞,之前一直在做兼职家教,后来偶然去有钱人家里做了一次。这一行找活一般都是熟人介绍,你需要先得到雇主的认可和信任,他才会愿意给你介绍别的客户,毕竟富人家庭的关系网是非常复杂的。

这一行的竞争是比较激烈的,有很多名校学生、知名教育机构的名师都会想要转来做这行。后来有一个家长无意中给出了选择我的原因:因为你是唯一一个说出孩子的问题并且迅速根据问题给出行之有效的学习计划的老师。对于有钱人来说,他们并不缺教育经费,缺的是时间,所以很看重效率。

我的雇主们都是比我有钱太多的人,我还记得第一次去做高端家教的情景,穿了一件雾霾蓝的毛呢大衣,画了一个特别精致的妆。进了他们的房子以后,还是觉得挺新鲜的,很多家具都是国外的小众设计师品牌,我印象最深的是客厅桌子是用整块暗纹大理石雕刻成的,有一种在一块艺术品上上课的感觉。

有的时候也会因此这种“阶层差异”闹出笑话。有一次暴雨,晚上11点上完课,家长提出送我回家。结果我走到车旁边,找不到车的门把手,家长又下车给我打开隐藏式车门把手,当时还觉得有点小尴尬。

在这个圈子里待久了,我的一个观察是绝大部分和我对接的都是孩子妈妈,爸爸很少会出现在他们的家庭生活里。因为我一般都是晚上、周末和假期去他们家里,但我很少看到他们一大家子整整齐齐坐在一起吃一顿饭,很多学生的爸爸我服务一整年都没有见过。我觉得这也是正常现象,如果把经营家庭比作经营公司,那么每个家庭成员各司其职,他们的父亲很少出现在日常生活中,但也许会以其他方式补偿孩子父爱。

其实大部分的家庭对我都是很客气、亲切的,有的甚至会努力把我当作他们家庭的一员。但我自己明白界限在哪里:最亲近的距离感——这到底是一份工作,只是工作的场景是他们的家。

不过毕竟长时间在别人家里工作,尴尬的场面也遇到过。有一次遇到了一对夫妻因为孩子的陪伴时间问题理念不合,当我的面吵架,但是我也爱莫能助。这是他们父母需要自行沟通的问题,因此我只能尴尬的处于中立位置。

有的时候孩子也会和我提起他们爸妈吵架的事情,我就会把引到他要如何调节自己的情绪、会不会影响他的学习状态这样的问题上。我不会八卦地问怎么回事,偶然听见也会守口如瓶,这是职业道德。

虽然我有的时候在小红书上宣传这一行是“不用996,还可以拿高薪”,但其实我们真的很辛苦,特别是每年暑假,每天从早上7:30工作到晚上22:30。最忙的时候一天只能吃到三个包子,早上买好,中午和晚上将就吃冷的。暑假两个月连轴转,每次都能瘦十斤。而且给孩子上课只是我的一小部分工作,前期备课、后期总结调整,每一次都需要做报告,是体力和脑力的双重挑战。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