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我为什么去冻卵」

我们采访到了三位已经冻卵/冻胚胎的女性,跟她们聊了聊她们的考量和故事。

冻卵
ELLEMEN
冻卵
网络

其实冻卵和冻胚胎差蛮多的。许多冻卵的女性,都只是想给未来留个余地,之后不一定用到;但冻胚胎的人,大部分是确确实实想要孩子的。

比如我。 我特别喜欢孩子,但对我来说结婚不是必须做的事情。

首先我的工作很忙,可以说多年来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找男朋友;其次我私下里兴趣爱好又很广泛,属于自己一个人就能玩得很好的类型,对于恋爱的需求就缺缺。

遇到对的人去结婚是件美好的事情,遇不到也没办法,但孩子,却是我的心愿,也是我可以争取到的。

因为我的工作压力比较大,身体机能也显而易见的一年不如一年,所以一开始我考虑的就不是冻卵,而是冻胚胎。 15年我做好了做单亲妈妈的准备,开始咨询国内的精子库和医院,结果发现单身女性是不可以做辅助生殖手术的,然后在网上看到了别人去西雅图受孕的案例,我觉得要个混血宝宝也挺好。所以转向国外。

我一共做了两次IVF,都失败了:16年去美国冻了胚胎,17年去移植,怀孕后胎停;18年继续去俄罗斯取卵冻胚胎,又怀了一次,还是没成功。

我当时身体也挺好的,倒也不是医院的问题,只是IVF本身就是有一定的成功率,落到客户身上,要么是0%,要么是100%。医生本人也只能跟你说“Good luck”。

手术没有任何痛苦,因为取卵是全麻手术,而且医生都比较专业,肯定是把顾客的身体放在第一位。我基本都是手术完第一天或者第二天就回国,回国第二天直接工作了,副作用到现在也没感觉有。

虽然现在国内关于IVF的中介很多市场很杂,但只要有心都能找到各家医院的网址,想要做的话自己去实地考察下就更好了。

我都是自己跟医院对接好,然后向精子库购买精子寄到医院完成整个流程。相比手术方面的费用,买精子的钱真的不值一提——老外觉得捐精是件很正常的事,买个小明星的价格也才几百美金。

那选择老外的精子只是单纯觉得混血宝宝更可爱,也没有别的什么原因。我知道中国的男性百分之九十以上会介意你有个孩子,尤其是混血儿,但如果在乎那就说明不是适合我的那个人嘛。

我不排斥婚姻,但也不会将就,当单亲妈妈也OK。我身边很多单身男性或者女性去国外要孩子,大家也会让孩子从小就知道自己并不是很特殊,每个家庭形态都有其存在的意义,有爱就可以。

因为想要两个孩子,所以每次移植都会放两个胚胎,现在我的胚胎都用完,只剩下一个了。接下来我打算去日本试试,也不是说效果不好怎么的,就是失败了一般都会想着换个地方试试。

整个过程算不上很辛苦,但还是会有压力,因为失败就是前功尽弃,钱也都浪费了。

为了备孕我需要保持健康生活状态,还得积极锻炼、不能喝酒应酬,然后也要提前预留好时间,飞到国外去做手术,其实很影响工作。但作为一个女性,我非常渴望做母亲,有大批像我一样有经济实力想生孩子的单身人士,我希望我们的诉求能被看到,归根到底,生育权是每个人都有的权利。

——

冻卵
网络


今年2月9日,疫情蔓延的时候,我终于在旧金山做完了冻卵手术。

麻药还没退去、意识模糊的时候,我听到护士跟我说手术非常成功时,一瞬间对疫情的担忧、和自己愿望实现的喜悦,种种情绪一起袭来,我没绷住,躺在床上哭了。

这是我长久以来的愿望。

最初只是20多岁在美国留学时听说过冻卵,当时觉得以后不结婚的话这是个保险;但随着年龄增长发现,Mr.right并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30岁之后这个念头频繁在我脑海里闪过,我慢慢想清楚了,我渴望将自己身上的基因传承下去,这件事无论我结不结婚我都会去做。

冻卵成了一个独立的选项。 婚姻需要两个人共同决定,冻卵却只要一个人就够了,多好。

我爸妈对此很支持。我们家整体氛围比较开放,比起符合社会节奏结婚生子,他们更希望我过的快乐。

因为之前在美国留过学,所以很顺理成章的选择在美国手术。 我也准备了很多。先是购买了相关的书籍,了解相关知识,然后筛选对应的医疗机构,最后确定了在一家在旧金山湾区拥有三十多年丰富经验的机构来做这次的冻卵手术。

我一个人在美国住了三个月。期间按医嘱吃药、自己打促排针(上门护士每次打一针要两百美金)。因为我对激素的反应特别明显,所以医生给我配的药和针水已经比同龄人的要少,但万万没想到,最后我发育成熟的卵泡数量是别人的三倍。 连护士都很惊讶,说数量太多她数到晕。每次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其他人看到我也会说:哎呀,那个就是有45颗卵子的亚裔小姐姐——让我还有点小骄傲呢。

促排出的卵子多对我本人当然是个非常好的消息。因为就目前的技术来说,冻十几颗卵子,大约最后只能活产1~2个婴儿;而我想要生至少三个小孩,所以我原本做好了做两次冻卵的心理准备,没想到现在说不定可以一次搞定。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环节都一帆风顺。 之前也说了我的身体对激素比较敏感,所以在还没有取卵的时候我就已经体重飙升10斤,身体浮肿、满肚子腹水、呼吸也变得短促,情绪也极易起伏,就还蛮惨的。

但我觉得我属于个例,大部分人做这个手术基本上就睡一觉就完了,不过确实也无法提前预知。好比薛定谔的猫,你不开始打针吃药,是没办法知道那种感受的。

其中辛酸只有自己懂,现在都结束了。我的卵子经过筛选保存下来了37颗。这已经是个蛮好的数量了,毕竟科技也在发展,将来的活产率说不定更高。我一度还想过,将来用不完的话,会把它们捐出去给需要的人。

现在我的卵宝宝们被冻在旧金山的医院里,不算我住在美国的花费,我花了不到十万人民币。现在只要每年给医院几百块的电费就好。按道理来它们是可以保存20年以上没问题的。

对于我的收入来说,这笔钱不算是特别大的负担,能完成这个人生梦想,这笔钱是非常值得的。

短时间内我还没有生子计划,不过我是想过,也跟爸妈讨论过,如果到了36、37岁还是没有找到Mr.right的话,就会考虑为我这些卵宝宝买不同的爸爸。

我个人也是更倾向于去代孕合法国家代孕的。因为本身在金融行业,会比较明确的计算投入产出比,跟怀孕相比,我的时间还是用来工作会更优一点。对于职场女性来说,这也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吧。


——

冻卵
网络

作为一个90后,我想说冻卵/冻胚胎这件事在我身边太太太常见了,不算什么大新闻。

我身边有很多朋友都选择了去冻卵,也会互相介绍靠谱的机构。我也觉得很正常:不管是在合适的婚龄找不到合适的生育对象,还是想要过几年再生,尤其对女性来说,冻卵是一个规避风险、给自己未来更多选择的合理配置而已。

男人到了50岁,精子依然有机会跟25岁的卵子成功结合生出孩子;但女人到了某个年龄卵子就没了呀。

和许多单身女性不一样,我23岁就结婚了,27岁的时候自然受孕生下了第一个儿子。但身为一个温州人,在传宗接代这一块,我们家还是有些传统的。

我们全家都很喜欢小孩,除了现在的宝宝,我们还计划要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可是在生了第一胎后我打算将重心先放在事业上,近两年先不生了。

促使我下定决心去做冻胚胎手术,是因为听了一节关于女性卵子健康的宣讲课。大意就是上面的结论,女性在到30岁之后,卵子的数量和质量就会指数型下降,尤其现代人生活压力大,许多女性不到30岁就卵巢早衰了。

这个结论吓到我了,我自己也生活在上海,平时工作节奏比较快,我担心我的卵子质量也会下降,将来我想生的时候生不出来。

一边是暂时不打算生二胎,一边这孩子是一定要生的,所以跟老公商量了一下,干脆跟朋友们一样,先把胚胎冻起来。

冻胚胎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你可以选择优质胚胎。

像我有轻微的地中海贫血,这个遗传基因就可以在医院的GPS筛查中,不传给我的下一代。美国的医院有很严格的评级标准,只有符合评级的胚胎才可以通过筛选。家里的其他遗传性疾病也可以规避。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也是优生优育啦,最大程度保证宝宝的健康,我觉得挺好的。

国内其实也可以做IVF(辅助生殖),但我们了解了一下还是美国的成功率比较高,就决定去美国做了。价格不在我们的考量范围内,既然做了,我们就要最好的。 冻胚胎和冻卵在女人身上的手术是一模一样的,我在上海的时候需要严格按照医生的要求吃避孕药,然后提前半个月到美国,开始打促排针、上手术台;区别只是在于我做全麻手术的最后,我老公会进手术室去存他的精子,等到我手术结束了,医院会拿他的精子跟我的卵子去实验室做结合。

其实就是一个很小的手术,包括准备时间一共才一俩小时,术后卧床休息两天即可。可能因为我生过孩子,就没什么明显的痛感,跟来例假痛经差不多,一天后就正常人一样干嘛干嘛了。

副作用我也事先了解过,首先任何手术都会有副作用(但是我没有),而且讲真说不定还没你每天熬夜的危害大。 不过不是说冻胚胎就一定有好结果吧,像我这次冻出来的结果就不是特别好,可能还是跟我工作压力比较大有关系,比如我的同龄人冻出来的胚胎有八九个,我最后过了GPS筛查和基因检测的只有四个。

所有医疗费用、检查、药和手术加一起一共三十万左右,现在医院每个月从信用卡里扣90美金保管费,据说可以保管到天荒地老。

等到疫情结束,我们就打算去美国要二胎三胎了。即使我们到32岁才想生,到时候放入体内的卵子依然拥有28岁卵子的质量和活力,这不是很好吗?

采访/撰文:ttt

编辑:羊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