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1000租来的奢侈品包,在亲戚眼里就是个买菜兜子

在多数人眼里,奢侈品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但在自己爸妈眼里,你几斤几两,他们一眼就能看穿,靠奢侈品傍身,非但不能证明自己,反而加重了他们的担心。

Font, Finger, Hand, Thumb,
ELLEMEN
Text, Font, Joint, Line, Hand, Knee, Thumb,
ELLEMEN

我老家在南方某城市下属的县城,毕业之后就来北京工作了,就很普通的那种超市导购。

2019年过年回家前,我租了两个奢侈品包包,七天,花了不到1000块钱。

怎么说呢,当时决定出来打拼,是不想让自己一直呆在小地方,我虽然读书不太行,但也挺想往外走的。从四线小城市去到一线大都市打拼,有过这种经历的人都懂的,第一年过年回家,心里还有点成就感和期待,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第二年、第三年,你会越来越发现,在外面生活过再回到老家,自己反而成了最“格格不入”的那一个。以前能跟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就家长里短聊上小半天,现在自己在房间里看个剧,表妹在旁边问我《庆余年》都能感到不耐烦。

就是这种落差吧,这几年回去的时候总想表现出自己比他们“高人一等”,人家总会问啊,在北京过得怎么样之类的,那你凭空说好肯定没人信,就想起要么租个包吧(买我肯定是买不起的)。

当时还特地选了两个大logo的,生怕别人看不到,因为我也不好意思直接跟人家说我这是哪个哪个牌子的包,就希望logo大一点能引来别人的关注吧,现在想想还真是虚荣心爆棚。

为了配合这两个包,我还花了半个月的工资在商场里买了件挺贵的大衣,当时坐火车回家的时候甚至专门配了个椅垫,怕把衣服给弄脏了,坐一会儿站一会儿,不然大衣下面会有褶子。临下车前,我还看了看手机前置镜头里的自己,感觉自己确实挺不一样的。

爸妈当时去车站接我,看到我之后,就夸了句闺女又变漂亮了,既没提衣服也没提包,我心里有一瞬间的失落吧,但想想也无所谓,毕竟最需要看到我这身行头的其实是那些亲戚。

但现实很快打了我的脸,因为不管我穿多贵的衣服、拎多贵的包,在亲戚们眼里,我始终是那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小镇姑娘。

除夕夜那天大家聚在一起吃年夜饭,侄子侄女嚷嚷着要压岁钱,我让我妈把包递给我,想拿红包来着,当时有个眼尖的亲戚瞅见了我的包,随口说了句:“这包挺好看的,你二姑前两天刚买了个差不多的。”

我妈顺口接了句:“在哪买的?”

“就在之前总去的那个夜市。”

这句话直接把我噎得硬是一句话没说出来,原来我在大城市精心“准备”的名牌包包,在亲戚眼里就跟夜市上卖的来路不明的包一个样。

接下来的几天,我把那两只包重新包好,收进了柜子里,转而换上了自己在北京上班时背的一个帆布包,镜子里的自己虽然没有了大牌的加持,但心里却踏实了不少。

一年之后回想起来,租包的钱真是花的很不值,因为去年回家光顾着那身行头,我都没给爸妈带什么像样的礼物。

今年我依然没赚到什么钱,但准备了很多年货,还给爸妈各买了件大衣,虽然也不需要走亲戚,就三个人在家里呆着,但我却格外珍惜这段陪着他们的时光。

——

Clothing, Text, Font, Waist, Shoulder, Arm, Joint, Neck, Dress, Abdomen,
ELLEMEN

提到山东,很多人最先想到的可能是:学霸、大葱蘸酱和公务员。我爸妈也不例外,他们这些年最大的心愿就是我毕业后能安安稳稳做个公务员,然后顺理成章地结婚生子。

我们家条件不差,当时他们送我出去读服装设计,倒不是因为支持我,而是觉得读什么都一样,最后毕业了都是要考公务员的,有个文凭就好了。

但我却不甘心走上那条他们规划好的道路,毕业之后,我逃去了上海,为此,我爸跟我冷战了一年多,我妈心软,总偷偷给我打电话,甚至悄悄打钱给我,可话里话外无非是那句:早点回来。

我妈去年趁着出差来看过我一次,结果看到我就住在10平米不到的出租房里,每月还要交将近3000的房租,心疼得直掉眼泪,“你看看你在这儿,就这条件,还是跟妈回家吧。”

这可能是促使我做出租包决定的“导火索”吧,当时也挺没辙的,因为跟爸妈解释自己工作上的事情他们既听不懂也无心去听,设计梦想之类的东西,自己放心里就好了,但我又急需向他们证明:我在上海过得不差。

怎么办呢?先拿“购买力”说话吧,奢侈品的包买一个五位数,高仿也要四位数,我的钱又花在更重要的事情上,那就只有租了。

那年回家,我花300多提前租了个包,是他们都认识的牌子,我妈一眼就看到了,立即把我叫去一边问我什么时候买的,我说拿年终奖买的,本以为能得到她的夸赞,结果完全相反,我妈怪我乱花钱,还问我这包多少钱,要把钱打给我......

我觉得挺委屈的吧,虽然向他们说了谎,可归根结底我只是想让他们放心,让我去过更加独立的生活。

可转念想想父母也没什么错,因为在他们那代人眼里,公务员象征着稳定,他们只是希望子女将来过得好而已,只不过,这种代际的差异造成了两代人实现目标的方法不同。

在多数人眼里,奢侈品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但在自己爸妈眼里,你几斤几两,他们一眼就能看穿,靠奢侈品傍身,非但不能证明自己,反而加重了他们的担心。

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和爸妈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聊聊自己的真实想法,也尽快让自己的事业进入平稳阶段,打消他们的疑虑吧。

——

Font, Finger, Hand, Thumb,
ELLEMEN

老实讲,这已经是我第三次租包回家过年了,并且以后可能还会继续下去。

今年挑了个容量大一点的包,适合过年时候装多点东西。

我爸妈都已经见怪不怪了,第一年租包的时候,我妈还问我是不是买的高仿,我直接跟她说,是真的,但这包不是我的,过十几天还要还回去。

我妈可能也是被我的“坦白”吓到了,话里有话地跟我说:“要实在喜欢,你就买一个吧,缺多少钱,你说说,看妈能不能帮上忙。“

我好说歹说才让她相信我不缺钱,我也的确不是买不起正品。我在某互联网大厂做一个部门主管,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工作,但攒攒钱买个包还是消费得起的,我只是觉得没什么必要。

一来,女生的包款式、风格这些都太多样了,看这个好看,想买,过一段时间看腻了,又会看上新的。二来,包说到底无非是个工具,装装东西而已,那既然我的审美变化那么快,买回家大概率背一段时间就放那儿了,那说明单个包包本身的利用率并不那么高,也就没有花大价钱消费的必要,有那个钱,我倒更倾向于去买高端护肤品,我目前用的是日系,一套下来就七八千了,并不便宜。

再说了,当代精致的都市女孩,都很在意包和衣服的搭配,我平时衣服基本一星期不重样,要是买包的话,岂不是得买上好些来配衣服?对我来说有点浪费了。

高仿我肯定是不考虑的,虽说可能外观上不太看得出来,但质量上还是有差别的,相比之下,我租个正品,花更少的钱,还能定期换着花样来,满足自己的审美需要,怎么看都是性价比更高的一件事吧?

至于过年,对我租包来说影响并不那么大。去年有个微博热门话题叫做:租个两万块的包回家过年,很多人诟病说这么做的人都是爱慕虚荣,我觉得如果是只为这个节日而租,确实存在这种嫌疑,但对像我这种一年到头都会租包的人来说,可能就是种生活方式吧,毕竟我什么时候租包,都只是图个开心而已。

据我了解,这种奢侈品租赁市场近几年还是挺火爆的,虽然不清楚是谁第一个发现了商机,但租赁经济会是未来的一个趋势吧,只要带来的快乐是差不多的,租和买的分别真的不那么大,说到底,还是个占有欲的问题吧。

采访、撰文:PP、MK/编辑:MK/设计:?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