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我一年搬了11次家」

大多数在外租房打拼的年轻人都碰到过“被动搬家”的问题:房东临时收房、房屋质量存在问题、工作变动导致地点更换、合租室友难以忍受……那些在短时间内频繁变动住所的人,背后有怎样的无奈呢?一起听听他们怎么说:

image
ELLEMEN

大多数在外租房打拼的年轻人都碰到过“被动搬家”的问题:房东临时收房、房屋质量存在问题、工作变动导致地点更换、合租室友难以忍受……

那些在短时间内频繁变动住所的人,背后有怎样的无奈呢?一起听听他们怎么说:


——

image
ELLEMEN

坦白讲,今年一年换的八套房子,没有一个是我主动想要换的。感谢那些我碰上的奇葩室友,让我把“短时间搬家”变成了一项可以写在简历上的能力。

在北京,像我这种刚毕业一两年的人,除非是家里有矿,否则都会选择合租。和完全陌生的人同处一个屋檐下,本身就是不小的挑战,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能在短短一年内跟那么多人“八字不合”......今年一年,我换房子换到平台小哥看到我提交换租申请打电话过来的第一句就是,“说吧,这次又是为什么?”

我的第一位室友,女性,嫌弃我每天洗澡开浴霸时间过长,要求在月末均摊电费的时候以三分之一和三分之二的配额,跟我计算电费,一开始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我答应了,到了后来,这个比例变成了五分之一和五分之四,在房东调解无果的情况下,我搬走了。

搬走前她的金句依然印刻在我的脑海里,“他有ipad和榨汁机,我没有,那肯定是他用电多啊。”

如果说第一位室友是价值观不合,那接下来的第三任室友,应该就是品德有问题,一周五天,三天会请朋友带着酒,来她的房间开party,开到凌晨三点左右。

有一天,另外合租的一个女生实在受不了了,在凌晨三点狂砸她的房间门,没人开门,安静了十分钟,等我们都回到房间后,吵闹声再次响了起来。第二天,租房管家上门调解后,给到我们的反馈是,对方说以后不会了,所以这一次没办法清退,但不出我们的所料,当天晚上party依旧持续到了凌晨三点。

我还是搬走了,毕竟和租房管家打太极的劳累程度,还不如搬家。

第七任室友,某大厂男程序员,合租的第一天晚上凌晨一点多敲响了我的门,“请问你是不是有一只宠物猫?”我说是的,但是是笼养,没有味道,不会出现在公共区域内。

这个男生当晚勒令我搬出去,“我和管家说了,我不接受合租的室友养宠物,有味道。”

当时我差点原地兽化,想质问他,我们的房间隔了一个长走廊,请问你的鼻子是怎么长的,能闻到我放在阳台上猫的味道?

和管家协调,管家表示非常无奈,因为“不能养宠物”这一条白纸黑字地写在合租公约里,除非合租的室友全部同意,不然他们也只能按规矩办事。

没办法,我带着我的猫又搬走了。搬走前,管家安慰我,“他用这个方法逼走好几任租客了,所以那个房间一直空着,我们也拿他没办法。”

除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这三任室友,剩下的也没好到哪里去。用我的洗面奶、沐浴露空瓶后兑水的,一周五天三天上完厕所不冲的,半夜打游戏气急败坏砸键盘说脏话的,深夜录歌high唱两小时不停歇的......

但真的没什么办法,直到现在回想起这些事,我连据理力争的力气都没有了,千言万语,就化作一句,“算了,大家都不容易。”

一个月前刚搬了新家,现在的室友人很好,好到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某个周末在外出差时收到她的微信,“我听到你的猫在叫。”看到消息的一瞬间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下一秒昨日重现,她直接把我的猫扔出去。

结果她说,“我看你这两天都不在,要不要我帮你喂喂它、铲铲屎?”

我在长舒一口气的同时,觉得大概在租房这件事上,自己总算暂时性地苦尽甘来了吧。但一年内的这么多次“被迫搬家”让我的打包能力呈直线上升,前两次搬家基本都要搭上我一个周末外加一个工作日的晚上去收拾,第二次的时候我收拾到直接困地靠在墙上就眯过去了,醒来发现才理到一半......

以前什么都不舍得扔,现在家当大概少了一半吧,估计“习惯”这种“打一枪换个地方”的漂泊方式了。你现在再让我搬家,我只要一个晚上就能把所有东西打包好,第二天晚上就能在新地方的床铺上躺下......

搬了八次家,光宜家的白色置物架我就已经买了五个了,还有损失掉的平台服务费,加起来都够买个中档的包了......

我觉得各人有不一样的生活习惯也正常,但很多时候,大多数人就只考虑到自己的习惯,而极少愿意站在别人角度考虑问题,这就无解了,所以我现在的心愿挺简单,希望自己能在目前的房子里住满一年就好。




——

image
ELLEMEN

今年年初的时候就做了决定,这是自己在上海的最后一年。

从毕业来上海到现在,整整十年,住的房子我自己都不记得有多少了。但这些房子有一个共同特点:我无法精确的记得这些房子的地点,但是看到照片,我一定能回想起一两件在那个房子里发生的重要事情,而这些事情,恰好把我在上海的这十年,完完整整地串联在一起。

所以,在上海的最后一年,我提前300多天辞职了,回归了自由作者的身份,打算把我这十年在上海住过的地方,重新全部住一次。

最后根据照片和回忆,确定了十一套老房子大概的时间节点和位置,我就开始做这件事了。

当然,当时住的有些房子,现在可能已经不再出租,甚至已经被其他建筑取代了,所以面对这样的情况,我就住在相同的小区或者附近的小区,毕竟我真正想要体验的,是曾经的生活状态。

当年住第一套房子的时候,我刚来上海,那个时候没什么钱,实习工资都拿来交房租,每天的晚餐是小区附近的山东煎饼(没错,我是地道的北方人),我吃了整整快一年,吃到最后,老板娘看到我,都会主动给我加一个蛋。

十年后,第一套房子的小区变得更旧了,没有可以出租的房子,所以我住在了马路对面,合租的室友也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那天我去买煎饼,发现老板换人了,也是我第一次为双蛋煎饼的第二个蛋买单。

当年住第五套房子的时候,手里有一点钱,26岁的年纪,正处于有一点社会阅历的自我认同期,总觉得自己能做一点大事,就拉着几个朋友一起创业,享受不用看上司脸色自己做老板的快乐。

但快乐的时光一如既往的短暂。很快,本钱花光,事业没有起色,合伙人一个接一个离开,那时候甚至请不起大家吃散伙饭,就在那个小区旁边的小卖部一人买了一瓶啤酒,说“要不就散了吧”。

喝完酒大家真的散了,除了一个人,后来这个人成了我在上海最好的朋友,搬到第五套房子相同小区的那天,他带了两瓶好酒来我家暖房,我却执意拉着他去了楼下的小卖部,想找回当年的味道。

当年住第七套房子的时候,我处于热恋期,她是个很好的女孩,我们一起养了一只很可爱的比熊犬,我和她在招聘会上一见钟情,她刚毕业,而我已经是负责招聘的人了。

她婉拒了我的盛情邀请,去了别的公司,但还是拗不过我的追求,和我住在了一起,后来分开的那天,她几乎什么都没带走,比熊犬耸拉着耳朵趴在阳台上,我瘫在沙发里,对着天花板发呆。

今年搬到这个和当时隔了两条街的小区,特意回去看了看,在我们经常遛狗的草坪上给我妈打了一个视频电话——比熊犬寄回家陪老两口,偶尔我妈就抱着它和我视频。

第十一套房子,是我决定离开上海时住的房子,我在年初搬离这里,付了一年的无效房租,在外面换了十套房子后,回到了这里。

最近开始打包行李了,家里房子的首付已经付好。但我依旧忘不掉上海住过的那些房子,也越来越觉得用一年换租十一套房子的荒唐事情,完成的时候显得弥足珍贵。

我记得那些房子的细节,就像它们帮我记住了我在上海这十年里每一个值得纪念的瞬间:打开窗就能闻到桂花香的卧室、第一次做饭差点把锅烧坏了的厨房、工作太累不小心洗完澡摔了一跤的厕所......我全都记得。

这些房子记录着我在这座城市漂泊的轨迹,我用一年的时间,完成了一次故地巡游,它们对我来说既是告别,也是一个新的开始。

——

image
ELLEMEN

26岁还在租房其实是一件挺尴尬的事,记得今年年初过完年准备从老家回深圳时,父母就询问过我定居深圳的意向,打听了一下我现有的存款,言语间都透露出想帮我按揭一套首付的意思。

当然了,这件事和结婚一样,一直被我拖拖拖,你看,这不又拖过了一年。

2019年应该是我工作五年来,搬家次数最频繁的一年。一年内整整换了五套房,好在全都是跟房东直租的,没有走第三方平台,损失相对比较小。很多朋友看我这么频繁地搬家,以为我一年换了五次工作,其实没有,我只跳了一次槽。

今年的第一套房子,是已经住过一年的一套三室合租的单间,公用卫生间,二楼采光特别差,当然房租也相对便宜一些。去年下半年,我的事业遭遇了一些瓶颈,每天回到家后盯着有点老旧的天花板,感受不到一点“回家”的治愈和放松,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意识到即使是出租屋也会影响一个人的精神状态。

感谢那套房子,它带给我的压抑和生活的粗糙感,在我这埋下了寻求“正向激励”的伏笔。
过完年回到深圳,我第一件事就是重新看房,当时相中了一套三人合租的带独立卫生间的主卧,这套房我住了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因为年中的时候,我离开了前一家公司。

辞职这件事来得非常突然,我在之前的公司两年,一步步往上爬,但其实经历过这种稳定环境倦怠期的人都知道,也许就是在某一个节点,你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被现在的这个环境保护得很好,但在这个节点之后,你想看看以自己现在的能力和心态,去到一个新的环境,你的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

这个念头大概在我脑中萦绕了三天,直到第四天早上,我一边思考这个问题,一边站在卧室洗手间的镜子前刮胡子,我当时想用泡沫剃须刀把长在下巴和脖子接壤处的小胡子刮干净,小心翼翼地刮完一边,正准备刮另一边的时候,刮出了血。

很疼,但是需要承认:确实,冒险刮干净胡子的地方,看起来比平时清爽了很多。

当时就觉得,可能很多事,真的需要冒险吧。想想也是神奇,这几个重要的节点,好像房子都在暗中“提醒”我应该怎么做。

跳槽后,我的薪水翻了一番,新公司的位置其实离第二套房子不远,硬要说是没有搬家的必要,但我还是果断地搬进了今年的第三套房——一套Loft公寓,结束了合租生活。

后来的两次搬家也全都和我工作、生活上的变化有关。一次是被提拔成项目负责人,还有一次是前几天,鼓起勇气和前公司喜欢的女生告白,对方答应之后,我搬到了她家附近的小区。

这五套房,像是我奖励自己每一次取得突破性进展的礼物,当住更好的房子成为一个目标时,真的激发出了我更大的潜能。

这可能也是我到现在为止还在选择租房的原因吧,虽然父母帮忙买房听起来更加一劳永逸一点,但那在我看来还是某种程度的啃老。我当然也想拥有一张写了自己名字的房产证,但更希望的,是完全凭借自己的能力做到这一点,而不是给家庭平添负担。


你有怎样的搬家经历?

欢迎留言与我们分享~


采访、撰文:Peter Peach

编辑:Holly

图片设计:?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