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单身的真正原因

你是属于回避型、焦虑型还是安全型依恋?如果你曾在感情受挫,你自己的依恋类型难辞其咎。日常生活中处处可见依恋理论的影子。依恋始于婴儿期,婴儿需要其照顾者提供身体和情感所需。如果与照顾者的感情关系是可靠、亲切的,孩子长大后会是一个有安全感的成年人。如果照顾者情绪不稳定,或者不能满足孩子的需求,那么孩子可能对依恋对象漠不关心(回避型),也许他们会努力尝试吸引照顾者的注意,从而重新建立情感纽带,比如通过哭闹或尖叫(焦虑型)。

image
Harper's Bazaar

27岁的Tara是芝加哥的一名客户经理,去年她在约会软件Hinge上遇到一个几乎理想型对象。Tara回忆起来,“第一次约会,我们就待了挺久,先在一家日料店吃晚餐,彼此感觉都很好。”之后男生建议去个浪漫的酒吧喝酒,后来晚上11点去看了一场电影。

Tara一般不会在非周末时间大熬夜,所以那次约会算是非常罕见。年轻人深知,网上交友有时会彻底演变成狗血剧情,为了这个难得的浪漫开端,她破了例。

约会结束后,男生开始频繁给Tara发短信、固定打电话。在接下来两个月中,两人每周都会走一下网上相亲的标准流程:共进晚餐、坐下来喝杯东西、一起看Netflix视频。但是,随着Tara父母准备前来探望,两人的故事发生了转折。这位新男友坚持要见Tara父母,Tara觉得“他有点不请自来。”在一对情侣建立恋爱关系的早期,见对方父母本应是一件能够增进亲密关系的事情,但对Tara来说,这个本应是一件令人开心的里程碑事件,却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和混乱的局面。

Tara清楚地记得,在那个春天的早晨,剧情骤然反转,因为之前那个强势追求她的男生大变模样。“在我父母和妹妹面前,他表现地完全像个混蛋,他几乎全程不与人交流...我特别生气!之后他又装消失,不回我... 他还说,其实他这段时间已经不喜欢我了,他想结束这段感情。”

image
Harper's Bazaar

当时,Tara怀疑这些事情是否真实,因为所有一切发生地过于突然。但是,Tara也只是觉得感情有些受挫,并没有完全懵掉。她已经习惯了感情以这种方式结束,习惯了男人会在眨眼间翻脸,从“情意绵绵”转为“自我毁灭”行为。“很多男人都喜欢说‘看到两人的未来’,暗示他想见见家人、一起旅行等等在一起要做的事情,但到最终,你会发现他们就是说说而已,或者会被这种事情吓到。”

Tara再次尝试网络交友时,她开始思考恋爱关系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也是很多单身贵族的内心困惑。

按照依恋理论,Tara和前男友可能属于无法和谐相处的依恋风格。在情感专家看来,Tara的前男友是回避型依恋者,这类人随着关系发展到深阶段,他们就不再继续下去。这类型的人通常是“惯犯”,他们从一段关系中退出来,又返回情场寻找新的感情,无论与谁在一起,他们永远都是渴望自由的单身贵族。同时,测试结果表明Tara是焦虑型依恋者,她期待的关系需要高度的亲密,双方要坦诚表达情感,个人的脆弱感要通过亲密无间的感情来弥补。自然,Tara和前男友会遇到矛盾。

依恋理论在多类情感问题中都扮演重要角色。在1950年代,心理学家约翰·鲍比(John Bowlby)率先解释了人类在其一生中会期待与少数几个重要人物建立起牢固的依恋关系。可以这样想:如果有人关心你,给予你支持,那么你的生存概率就大一些,也更有可能将基因传递给下一代。

日常生活中处处可见依恋理论的影子。依恋始于婴儿期,婴儿需要其照顾者提供身体和情感所需。如果与照顾者的感情关系是可靠、亲切的,孩子长大后会是一个有安全感的成年人。如果照顾者情绪不稳定,或者不能满足孩子的需求,那么孩子可能对依恋对象漠不关心(回避型),也许他们会努力尝试吸引照顾者的注意,从而重新建立情感纽带,比如通过哭闹或尖叫(焦虑型)。

在恋爱关系中,依恋对象从你的照顾者转变为你的伴侣。安全型依恋者在关系中舒服自在,比较容易建立并培养感情,他们会明确表示对一段关系的兴趣,及时回复信息,体贴地计划相处的时间,并对伴侣怀有同理心和善意。焦虑型依恋者会非常在意伴侣的投入程度,会努力保持感情亲近,他们需要不停地与伴侣交流,才能避免对关系分离的焦虑感,他们最需要伴侣表达感情和承诺,有时会把一些迹象误解为伴侣失去兴趣。回避型喜欢保持独立,尽管有时看来他们又想拥有很多东西,所以在感情中他们是典型的忽冷忽热、若即若离的一方,今天可能还全身心投入一段感情,明天可能又会彻底失联。

而最终当各类型的人聚在约会交友软件上,他们对自己或其他人的依恋风格一无所知,在这儿发生的感情自然会让人把握不住,并且会困惑为什么事情的走向如此这般狗血。

27岁的Kayla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帕萨迪纳市,已经单身七年,而她就属于典型的焦虑型依恋者。她曾试过网上约会,遇到过一些不错的人,但最终一个都没有成。在她看来,网上交友的人似乎都只是想勾搭一下,“我一直对我的朋友说,好男人都有主儿了,这是我的真实想法。”

Kayla的父母在她还是婴儿时就离婚了,母亲得到了全部监护权,每隔一个周末,Kayla就要去父亲那儿,也就意味着她要与主要照顾者分离。她回忆说:“小时候我父母的关系特别差,我记得他们在争吵爸爸什么时候来接我们,有时候他根本不来,然后妈妈就会暴怒。”由于父母的监护权的分配以及他们之间不稳定的关系,对Kayla来说,她的主要照顾者没有给予她充分的照顾。根据依恋理论的定律,这段历史可能会影响她成年后的感情生活。

研究人员表示,我们成年后与伴侣的关系会模仿各自童年时期的依恋行为,显然,这一点出乎意料。安全型依恋者会对感情充满信心,并且能够轻松建立感情纽带。对回避型依恋者来说,亲密关系会让其感到不安,依恋让其感到脆弱,因此他们会捍卫自己的独立。焦虑型依恋者会过度在意伴侣的感觉,需要伴侣给予很多的关注和一如既往的承诺,这样他们才会在人际关系中感到安全

缺乏安全感的女性往往是焦虑类型,而缺乏安全感的男性往往是逃避类型,但也有许多男性会过度担心和胡思乱想。32岁的洛杉矶人Vincent就属于焦虑型,他强烈需要对方给予积极肯定。他描述了他的两位照顾人,由于父母的职业原因,“与其说是我的父母,不如说是两位心理学家”。在成长过程中,他们没有给予Vincent一直渴望的温暖和安定。现在在恋爱中,Vincent倾向于选择与他保持一定距离的女性,而一旦感情有一丝丝不如意,比如约会对象说有点忙或发表了他看不太懂的评论,他就会破坏这段关系。Vincent说,“在我的感情生活中,一直都很难与人建立亲密感。我发现自己常常着急要一个结果,哪怕是负面的。如果我给自己找一个答案,那至少我不用那么焦虑了。”但是即使这么做,他对一个稳定伴侣的渴望不会减轻。

Kayla和Vincent恋情的失败不是因为他们没有付出,实际上他们俩都在努力寻找长期伴侣。他们只是接二连三找到了错误的人。

为什么约会交友软件上有这么多轻佻的、终身单身的人呢,可能有三个简单的原因。哥伦比亚大学的精神病学家Amir Levine和Rachel S. F. Heller的著作《成人依恋的新科学—及如何帮助你寻找和保持爱情》,解释了依恋理论在关系早期阶段的应用。

1.回避型的人会更快结束恋爱关系,并再返回到约会大潮。

2.安全型的人占总人口的比例稍高于50%,他们的约会更有效, 一旦找到自己满意的人,会与这个人培养感情并作出承诺,不会再回到约会人潮中。

3.研究发现,回避型之间不会发展恋情,因为他们之间不会产生足够的“情感黏合剂”。 他们都太过独立,无法建立其情感纽带。

这意味着什么呢?两位作者在书中写道,“一个人认识回避型依恋者的概率很大,比回避类型在总人口中的占比25%要高,不仅是因为他们会更快地返回约会人流中,还因为回避型的人彼此之间不会发展恋情,至少不会发展长期恋情。”实际上,回避型的人很有可能吸引焦虑类型的人。

image
Harper's Bazaar

来自达拉斯的35岁的Phillip对此感同深受。他已经厌倦了在Grindr、Chappy等同性恋约会软件上互相勾搭、认识流水一般的过客。 他说:“在生命的这个阶段,我想寻找一个伴侣,他应有独立的人格,有自己目标和抱负。”尽管如此,Phillip不断喜欢上那些无法得到的男人。他分享了最近的一段恋情,他说他自己最初的爱意淡下来之后,那个人依然保持冷漠,只全神贯注于自己的职业而疏远了这段感情。Phillip回想起过去曾忽略的一些回避型的迹象,他坦白,“我太快对人产生依恋,但是现在我会说,尝试发展之前我需要100%确定对方完全有意发展。当然,我嘴上这样说,然后立马脑袋又混成浆糊。”

随着技术的发展,避免亲密关系的途径大大增加,但这无济于事。有了Tinder、探探类似的手机软件,回避型恋人有越来越多的平台去联系(然后闪避)中意的人,而焦虑类型的人内心对被抛弃的恐惧则随着每次短消息不回复而加重。话虽如此,作者Levine告诉我们,理解依恋理论并在恋情中加以运用会带来“巨大帮助”,尤其对于那些接连陷入“回避型-焦虑型”俗套的人士。

Levine说,很多恋爱建议都提到要树立边界感:不要表现的太缺爱,不要让别人轻松追到,对方辛苦追你才会珍惜你。所有这些行为都是为恋爱设障,且与依恋理论背道而驰。他说:“世上有太多恋爱建议,很多都是有害的。在感情的依恋模型中,有一句话很正确的,即‘爱无边界(止境)’。”

如果你不是安全型依恋者,总是害怕被放弃(焦虑型)或担心自己无法透气(回避型),那么依据依恋模型,安全类型的人是你最合适的伴侣。纽约心理学教授玛丽莎·科恩(Marisa T. Cohen)指出:“一个安全型依恋者在人际关系中很自在...能够建立关系并放下警惕心。安全型的人可以给焦虑者所需的承诺,也可以给回避者适当的空间。”随着长时间的相处,安全型的人可以帮助另外两种类型的人建立安全感。

但唯一的问题是:回避型和焦虑型常常相互吸引。他们都能满足对方的一些表面期待。科恩说,“回避者不想被控制,因此他们会找为他们魅力所折服的人,焦虑者需要被关爱的感觉,不会在意争取主导地位,这一点在回避者眼中是优点。”

感情中这一点对于两种不安全类型都具有吸引力,再加上新鲜感所带来的兴奋。但是到真正亲密的阶段,不可避免地人人都会暴露脆弱的时候,会是什么情况呢?请参照探戈。科恩也说,“到后期,焦虑类型的人开始变得黏人,而回避型伴侣却慢慢退缩,这会加剧焦虑者对被遗弃的恐惧,俩人因此陷入一种恶性循环。”

来自费城34岁的Nisha是一名营销经理,因其回避型伴侣的热情而爱上他,而她自己是一个典型的焦虑依恋者。小时候Nisha是个特别害羞的小女孩,在成长过程中一直黏在妈妈身旁。她最近在与一个男生相处,这一次她比平常多了一点希望。他们是由一个交友应用软件匹配后认识的,加上他们有一个共同朋友给了可靠评价,甚至在她飞到摩洛哥的一周,两人也保持着联系。第一次约会是她有史以来感觉最棒的约会。 Nisha说:“我们一瞬间就产生了火花... 我记得他跟我说,‘我想找到一个人生伴侣,一个与我共同生儿育女的妻子。’ 一般男人第一次约会时只会说,‘那我们边走边看吧。’ 我想之所以我们进展很快,是因为我们俩看起来非常同步。”

在一个半月的日常频繁联系之后,在一个周末他突然人间蒸发了。他不接电话,不回短信,缺席上一周相约要做的事情。几天后,他回来了,给Nisha道歉,她很生气,此时她对亲密关系极度渴望,她想见到他。于是他们约着在她家坐下来谈谈。在迟到四十分钟之后,男生打电话过来,“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我一直在跟其他人接触,我觉得我和她有更多的共同点,我打算追她了。”回忆起来,Nisha依然伤心。

Nisha说,大约10天后,她的手机嗡嗡作响,“他说他把太阳镜落在我家了,想过来取。就是那种10美元一副的太阳镜,我没理他。” 又过几天,他说他错了,不该提分手。

这种若即若离的手段太普遍不过了:焦虑型和回避型一拍即合,但随着亲密度的上升,回避型的人会“远远推开”(Nisha的原话),这种行为与Tara前任恳求见家人而后又蓄意破坏的伎俩没有根本不同。

有时候,这些关系也很难打破。 当一个焦虑型的人与一个浪漫的伴侣建立情感纽带,依恋系统会在非正常分离时被激活,他们迫切希望重建联系以安抚神经。 Nisha说,尽管“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她仍然“渴望见到”她的回避型前男友。

最终,Nisha不得不放手这段感情,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会轻易停止想念前男友。Levine说,不安全型依恋者通常习惯了焦虑型-回避型恋爱中的跌宕起伏,会在早期恋爱中被不健康的感情所吸引,而当遇到能够持续满足他们需求的安全型对象时却会感到担忧。他们可能会想,也许我们之间缺少化学反应(错误且悲剧的想法)。Levine说:“如果你知道你的伴侣支持你、爱你,会永远陪伴你,你就不会在这段感情中胡思乱想。”

不胡思乱想是好事,毫无疑问,对伴侣的痴迷程度少一些是好事。Levine建议将首字母缩略词CARRP例如词典,指代那些喜欢过度分析、过度担心的人。他说:“我们需要一个稳定、可靠、可预期且支持我们的伴侣。如果那个人不能满足你的需求,不要立即放弃,但要在早期就表明立场,“如果感情不顺,我们也不必立马失联。”

快乐的结局会来的。比如Tara,她终于找到了一个跟前任完全不同的人。他在感情中是安全型的依恋者,能够给予她所需的安心和稳定感。“他似乎真的欣赏我性格中的每一面,我不用掩盖我是谁,从一开始,他就让我感到舒服。”Tara认为最重要的是,她可以希望男友花更多时间陪伴自己,而不必担心男友会觉得她缺爱或有控制欲。她说:“我现在完全没有那种恐惧了,让我觉得很释然。我们之间相互尊重,互相付出,而不是我过去那样一个人装作很冷淡。还有,最重要的是,他能及时回复我所有的信息。”

image
Harper's Bazaar



作者:Jenna Birch

转载自 美国版Harper's Bazaar

本网站仅为刊载,不代表支持文中所有观点。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