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穷且欠钱的年轻人

花明天的钱让今天的自己活得更好?以上这句广告语出自你我再熟悉不过的花呗,听起来颇为符合当代年轻人的消费观,消费欲望远超实际消费能力,不少人在初尝超前消费的甜头之后,也在不知不觉间陷入了借贷的深渊。

image
网络

校园贷、网贷、高额贷款所引发的新闻事件层出不穷,当今社会,有张身份证就可以贷款,但贷到钱之后,真的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吗?不妨看看以下三位的自述:

image
ELLEMEN

我第一次接触到校园贷是大一时候,军训间隙,有个学长拿着小广告到寝室推销,讲校园贷有多方便,不会出现巨额利息,保密工作也做得很好,我听完还挺不屑的,心想新闻都报道了,多少人因为它丢了前程,我才不会入坑呢,顺手就把传单丢在书桌一角,没去管它。

大二的时候开始借钱,是因为恋爱。

女朋友很漂亮,我们同属一个社团,我追的她,追了整整一年,她才答应和我交往。我不是她的初恋,但她是我的初恋,和她恋爱让我在学校里很有面子,可能因为得来不易吧,基本她提的要求我都会满足。

一开始还好,大家当时都是学生,恋爱花销也就那样,平时吃饭看电影花点钱还在我的承受范围内。

直到有次她顺口跟我提了一句:“哎,你们学院那谁过生日,她男朋友给她买了个包。”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暗示什么,但在我们的关系中我确实相对敏感,我时常有种不安全感:怕自己不能满足她她就会离开我,但当时的我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买得起一个奢侈品包包呢?

于是我想到了校园贷。借了一万块,再加上自己手里的生活费,那年圣诞节送了她一个C家的包。

她收到的时候特别开心,亲了我一口——要知道我们当时在一起三四个月了,她都很少对我表现出亲昵,有时候走在学校里连手都不让牵。

我在那一刻有点被幸福冲昏头脑了吧,觉得就算后面几个月要吃土也都值了。

不过这种事情一旦开了个口子,后面就收不住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包,让她产生了我家境不错的幻觉,她开始频繁对我提出物质方面的要求。我也一直不好意思跟她坦白,怕她知道之后我们的关系就会回归疏离。

她其实有问过我每个月的生活费数目,都被我打哈哈敷衍过去了,一是我不想让她知道,二是我自己在心理上也有点失衡,我爸妈当时一个月就给我2000块钱,我想想都觉得难受。

后来借校园贷成为常态,每个月只还最低限额,并不断告诉自己下个月的生活费一定要优先还款,结果是越欠越多。

实在还不上的那个月,我打起了学弟们的主意,前前后后一共找了三个学弟,帮我以他们的身份借钱,我给他们打欠条,我当然没说是什么原因,但学生时代的大家都比较单纯,还挺愿意帮忙的。

他们不知道的是,我拿着他们帮我申请的钱,在女朋友生日那天,带她开房去了......那是我们所在城市的一家五星级酒店,江景房一晚3000多,我们住了两晚,我甚至都顾不上钱的事,因为女朋友破天荒地在朋友圈照片的文案里提到了我:“谢谢你给我的爱。”

和所有校园贷的下场一样,后来钱还不上了。大三第一学期开学我都没去学校,拿学费还了一部分债,也不敢回家,只能躲起来,那时候已经有校园贷的人不断联系我周围的朋友,还联系到我爸妈,但我头脑一片空白,除了躲,我想不到任何方法。

他们也找到了我女朋友,她在知道一切后毅然决然地选择和我分手,我还试图解释点什么,结果她发了句“老赖,滚”之后就拉黑了我。

钱没了,爱情也没了,我还被学校给开除了。

最后灰溜溜地回到自己家,找了份超市收银员的工作,爸妈一边骂我一边替我给校园贷还钱。学弟们的欠款已经都还清了,不过因为没有本科毕业证,我找不到一份像样的工作,所以能还一点是一点吧。

我是不会再借钱了,现在只想把欠的钱结清,再重新读个书,为自己打算一点,短时间内我也不想再恋爱了,先养活自己再说吧。

image
ELLEMEN

我是三本出身,虽然也算个大学,但大四时看着大家找的实习都很差,就萌生出自己创业的想法。

我是我们专业第一名,虽说也只能算个“鸡头”吧,但我那时一直有种错觉,不屑与周围人为伍,觉得自己值得更好的。

学生嘛,总是将创业想得很简单,我叫上两个朋友,就一顿火锅的功夫,就把这事“谈妥“了。至于我们做的什么就不说了,怕让大家对行业产生误解,不是行业的问题,是我们自己能力不足。

说到启动资金的时候,我的两个朋友明显向后缩了,我当时是不指望他们拿多少的,我自己之前攒了点钱,加上问爸妈要的一些,一共五六万,就起步了。

起初一切还挺顺利的,等盘子铺大了之后,需要的资金也变多了,其实现在回头看,并不是真的需要那么多钱,只是我们给了这个项目过高的期待,才导致前期投入太多、太过理想化。

开始用贷款是在寻找投资方失败之后,因为抱着一种不切实际的自信吧,觉得无论当时借多少,将来肯定都能还上的,而且数额不小,求助爸妈的话肯定会被泼凉水。

和小额贷款不同,我第一次直接借了五万,借我钱的人是朋友介绍的,对方叫雷哥,光头,第一次见面就出奇地好说话,声称可以不走app,直接签合同,一口一个“小兄弟”地称呼我,还给了我挺多创业上的建议。

“没事,哥也年轻过,缺钱就找哥。”

“加油,祝你成功。”

我到现在都记得他跟我说的这两句话,因为事后想来颇为讽刺。

也就三个月时间吧,我们就发现项目进行不下去了,但我还是抱着放手一搏的心态,又往里砸了五万,雷哥当时没说什么,但显然已经对我产生了怀疑。

不出意外,资金一天天消耗,项目毫无起色,到了最后,两个合伙人拍拍屁股走人,赶最后一波春招找工作去了,我拿着已经翻了快两倍的欠条,不知道怎么办。

大四下半学期的清考和一些毕业必须走的流程我都没去,忙着到处找赚钱的活,十万块的利息,每天就能滚三位数,雷哥一次次催我还钱,我一次次以“明天、下周”拖延着。

洗车、导购、咖啡师,我那段时间同时兼三份工,虽然这些事情和我之前的雄心壮志相去甚远,但我一个欠债的,还配有什么大抱负呢?

我没有恨高额贷款,因为一切都是我自己选的,我有时反而想谢谢它,它让我意识到自己能力的局限,也逼我沉下心去做一些以前看不上的事情。

[image id='1433ee56-3bb1-4efd-ac35-b7d4ca5be199' mediaId='94ebe3c8-c10e-4f18-b574-8adc57efa584' align='center' size='medium' share='false' caption='' expand=''

我是工薪阶层家庭里成长起来的孩子,甚至在十岁以前的记忆里,我们家还有过一段艰难时光。

我小时候身体不太好,可能因为是早产儿,有过两次生病住院的经历,我隐约记得那时候父母在病房外焦急徘徊的样子,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了给我看病花进去多少医药费,但家里有两个孩子要抚养,他们身上的担子可想而知。

所以大学毕业有了经济能力之后我一直想着报答他们,一开始就是很朴素的,我把工资里的一部分存下来,等到逢年过节的时候给他们买点东西、尽点孝心,现在想想,可能对老人来说,他们看重的从来不是我给他们花了多少钱吧。

但我当时就觉得不够,要让他们在亲戚面前有面子,那会儿电商正在风口上,我不知怎么也动起了自己开店铺的念头,但我既没资金也没什么商业头脑,在同事的介绍下打起了信用卡的主意,我现在还记得那位同事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了一句:“适当借点行了,别被套进去,小心变成卡奴。”

最开始我算得挺清楚的,每个月还多少还一板一眼地拿个本子记下来,生怕影响自己的信用,后来信用卡用得溜了就经常收到各种网贷平台的短信和推送,明里暗里地告诉我:可以代还信用卡,还能凭信用分借高额贷款。

我当时正好需要一笔钱,也不好意思问周围人借(我在这方面挺好面子的),所以脑子一热就扎进去了吧……最开始也就一个,后来越欠越多,像着魔了一样,难以收手了。

借贷这种东西就是这样,你真正陷进去的时候有难以抗拒的快感,毕竟,谁能拒绝当个出手阔绰的有钱人呢?记得那年春节,我给所有亲戚朋友都包了红包,甚至当时饭局上有个远亲面露难色,我还自告奋勇地说可以借钱给他……

就在家里人把我当成创业成功的典范时,我才渐渐意识到自己的账快还不清了,我花了两个晚上吧,反反复复算,发现自己那时候已经欠了二十多万,从此梦里梦外都是一串数字:利息多少本金多少、还有多久到最后还款日……

直到自己真的撑不下去,要靠服用药物勉强维持精神状态,我才把欠钱的事告诉了家里,说出来的那个瞬间,此前营造的幻象也一并破灭了,我到现在都记得我爸当时出门抽烟的背影,像是一记耳光打在心上。

但我大概是不配忏悔的吧,毕竟所有的篓子都是自己捅出来的,即便最开始打着“孝顺”的旗号。

采访、撰文:MK & PP

编辑:MK

图片设计:?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