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ULA RASA 白板论

Namacheko是不断协作,不断地沉浸于历史之中。历史中存在着恋人、帝国主义者、孩子、老人、公主,农民,杂乱的帝国,最微小的亲密关系,华丽的衣服,暴力的,裸露的,闪光的照片,消亡的事物,皮革,蕾丝,肌肤触摸着肌肤,被约束的,自由的等等。在每一次协作,每一次唤起后,Namacheko的叙述同样个人化,也同样全球化,它将重新开始。Dilan Lurr说道:“在许多方面而言,这个系列就好像我的第一次秀,就像一张白板。而我的白板在中东 - 库尔德斯坦和伊拉克,那里是我的家乡。” 虽然这不是普遍的真理,但我们的确都来自某个地方。我们也在不断疏远。就像Namacheko存在于欧洲和中东之间。Namacheko在找寻一个重建的方式,在被隔阂或被拒绝的环境下找寻爱的方式,这和许多人是相似的。

我们被这些精彩的自传包围着,我们被美丽女人的眼睛凝视着。她们本身即是可触碰的历史和历史影像的守护者。一个悲惨的同性恋法国人作家曾说过:“唯一的真相和唯一的历史是在美丽的女人眼中。” 关于美丽女人的故事太多了,但来自西方以外的女性故事依然是稀少的。Dilan Lurr再次说道:“我在山上看到库尔德民族的妇女,我看着巴士拉地区的阿拉伯妇女和农民。我望着伊朗。我的姓氏“Lurr” 来自于伊朗洛勒斯坦地区。我的家人就是从那里来的。”

在洛雷斯坦有藏红花的味道,于是Lurr与调香师Barnabé Fillion合作,以唤起设计师的家庭与Namacheko的作品典型的怀旧和对未来的展望两者间的联系。就好像通过本次系列的设计去遥望未来,女性的视角在这些时装中拉长着线条和对角线的裁剪。

namacheko
ELLEMEN
namacheko
ELLEMEN

可以说,Namacheko一直在努力,不是出于渴望或贪婪。是像一个人希望对他所爱的世界和人所做的一样,通过气味,记忆和其他一些必须被保留的东西一样,必须在重生之前被挖掘出,以期待那个原本的白板。一个人可能会爱上住得很远的人,也可能会爱上一个被时间永远带走的人。最后仅剩的可能只有衣服而已。它们是人造墓碑,是感伤的绝佳标志,是气味的载体,是穿越广袤大地的情感。就像电影《断背山》里那件心爱的衬衫,那充斥着殖民主义和古怪的东西。

就像游牧或者找个可以安稳定居的人一样,未来无法预知。当然,这是个陈腔滥调。一个人永远只能回头思考曾经发生了什么变化,再有节奏地回到美丽女人的眼中,回到已知和未知之中。就像Namacheko与Gregory Crewdson的第一次合作后再次回到巴黎。当我想到巴黎,我就会想到戴安娜。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