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纽约新锐时装设计师/造型师Crocell Dong

“受到年轻人张扬、不羁的生活方式以及强烈的人类情感和欲望之美启发,她通过设计和时装造型来挣脱被世俗禁锢的思想和灵魂。”

image
ELLEMEN

Crocell Dong,2018 年毕业于Pratt Institute时装设计专业, 现居纽约从事时尚设计和造型行业。受到年轻人张扬、不羁的生活方式以及强烈的人类情感和欲望之美启发,她通过设计和时装造型来挣脱被世俗禁锢的思想和灵魂。她认为,真正的美是超越传统性别界限的。

1. 作为一个现居于纽约的设计师和造型师,这座城市给你的灵感是什么?

    纽约是一个无论发生什么都理所应当的城市,它的多元化和极致的欲望具现化是最令我着迷的。

    我喜欢在纽约“闲逛”,去东村的St. Marks Pl看年轻人聚在“搜查破坏”的楼梯上颓废的消磨时光;去第五大道看穿着摩登的漂亮女郎被游客人来人往挤的翻白眼。晚上去帝国大赏顶端俯瞰令人震撼的万家灯火。这种城市无比繁华,又处处充满荒诞和人间烟火气。夜幕将临,整座城市的霓虹就是另一个太阳。这座城市里充满了腐坏和新生,人们或奋力挣扎,或纵情狂欢。它永远充满惊喜,总能激发灵感。你会在这里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师们带着最好的想法聚集在这里,奋力一搏。要么大放异彩,要么一无所成。

    image
    ELLEMEN

    Crocell 镜头记录的纽约

    我的灵感很大一部分来源于纽约“骄傲的年轻人”们。无论贫穷或富有,他们都有共同的特点,勇于做自己,擅长打破规矩。他们像希腊神话里的代达罗斯一样用腊做的翅膀在烈日下飞翔。仿佛只要有一个叛逆的灵魂,就能够跟全世界对抗。

    有一段时间我特别喜欢听一个歌剧选段叫做《Les Rois Du Monde》,其中一段歌词我觉得特别适合纽约年轻人的生活态度。翻译过来就是:

    此刻的我们匍匐红尘,彻夜纵舞狂欢,我们体验爱情,感悟生命,日复一日,夜复一夜。若只为饱食屈膝,活着有何意义,我们知道时光飞逝如风,好好活着,甚于一切...”

    我将这种对纽约这座城市的感受,带入了我的设计中。在创作过程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这套全红的look(图1)的设计过程。比如外套,我想创造出一个“朝圣者”的形象。在设计之初做了三个衬衣,然后取每件衬衣的一部分进行立裁,然后打版后再用红色仿皮革材质缝制出来。裤子的后片长于前片,形成一个摆,走起路来有拖拽的仪式感。这套look从头到脚都是大红色的,是热血和欲望,还有漂亮女人口红的颜色。

    image
    ELLEMEN

    Crocell Dong 设计作品

    “A burnt child loves the fire.”

    被火灼伤的孩子依旧热爱火焰。

    image
    ELLEMEN
    image
    ELLEMEN

    Crocell Dong 造型作品

    2. 你觉得作为一个艺术家,最需要的是什么?

        饥饿感。不管是对灵感的饥饿还是对未来理想的饥饿。饥饿等同于创造危机,把人逼向一种沉浸式的创作模式,一旦进入状态就会废寝忘食不眠不休。

        我觉得“极致”的情感最能激发灵感。我特别喜欢马斯洛所说的“驱使人类的是若干始终不变的,遗传的,本能需求的,这些需求不仅仅是生理的,还有心理的。他们是人类天性中固有的东西,文化不能扼杀它们,只能抑制他们。”

        3. 质感决定一切,无论你的设计还是造型中都运用大量皮革,对于这种危险的材质,你如何将它的美发挥到极致?

            皮革是极有生命力的一种材质,因为它本身就是源于生命。它既是盔甲,也是利刃。皮革的质感很厚重,容易塑形。让人很有安全感。在纽约我经常会去参加摩托聚会。朋友在布鲁克林有个仓库,我们会一边烧烤一遍看大家互相炫技。皮衣对摩托骑行有很强的防护性,将你包裹起来,抵御一切“伤害”。但是正是这种安全感,又使人有恃无恐的重蹈覆车。想象寒冬时,年轻俊美的男人穿着皮衣,从机车 上下来,身上的木质香还有机油跟皮革本身的味道混在一起,这种锋利的质感,美的直透人心,令人着迷。

            image
            ELLEMEN

            Crocell 拍摄的纽约街头摩托聚会

            image
            ELLEMEN

            Crocell 以机车为灵感的设计作品

            image
            ELLEMEN

            4. 你的童年对你现在从事时尚行业有哪些决定性的影响。

              我从小就有自己的世界,经常把自己隔绝起来,一有机会就跑到图书馆看书。那时候特别喜欢王尔德和波德莱尔。当时特别小,是最有想象力的年纪,说真的也未必能真正懂得这些文学作品的含义,但是对文字本身描述“美”的画面,充满了向往。我的“童话故事”里没有王子,而有着一位为了永远年轻和美丽,跟魔鬼做交易的道林格雷。从那时起,黑暗美学就开始对我产生了特别的吸引力。“Black is everything.”

              image
              ELLEMEN

              Crocell Dong 设计概念图

              而我第一次对Fashion有了概念是因为在杂志上看到了一篇关于Hedi Slimane设计的Dior Homme系列的文章,那个时候我大概在初中 - 那种纤细羸弱又带有一点自我毁灭和不羁的感觉,与我往日里向往的道林格雷般的男性形象不谋而合。

              申请大学的时候,当我跟家里人说我想要学服装设计,我本以为会遭到反对。但是他们意外的很支持我。家里的老人说:“衣食住行,‘衣’是排在第一位的,有这个手艺起码在哪里都饿不死。” 我至今印象深刻。这话听起来很实在,但生活确实如此 - 什么能与你相伴一生,从出生到死亡?人一出生就被包裹上襁褓,死的时候也会被打扮好,衣冠楚楚的离开。当一个人一无所有,他可以没有住处,没有食物的流落街头,但他不能一丝不挂,身上的衣服是他最后的尊严。在不经意间,衣服就像是人类区分野蛮和文明的门槛,是人类道德最初的盾牌。所以我一直觉得,这是我可以用一生去专注的事业。

              image
              ELLEMEN

              Crocell Dong 设计作品

              image
              ELLEMEN

              Hedi Slimane for Dior Homme AW01

              5. 浅谈无性别时尚

              风格无关性别,在造型中刚柔并济,此消彼长。“美”这个字本身就可以用来形容世间的一切事物。你可以说山川河流是美的,可以说心灵是美的,说人是美的。所以美本身是无属性的。尤其是对于年轻人来讲,性别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这是一个更加自由的时代,人们选择的权利越来越大。不仅是男装和女装的模糊化,还有时装本身的定义,晚礼服和正装的界限也在逐渐模糊化。“没有规矩”就是最大的规矩。男人可以画精致的妆容穿裙子,手表不必贴身带在手腕上,可以戴在西装袖子的外面。后来做stylist之后更加认识到一点, 那就是做自己,真的非常重要。

              亚洲和欧美对男性的审美定义非常不一样。男性的着装总是跟阳刚之气挂钩,展现力量和肌肉。而亚洲的idol文化催生出了很多精致漂亮男孩。2018年9月,Chanel推出男士彩妆系列,选在韩国最先发售。不仅如此,Tom Ford等品牌也推出过男士彩妆产品。人们对时尚和审美的态度不局限于性别的。从美妆到时装,不再有性别界限才是真正的平等。


              本网站仅为刊载,不代表支持文中所有观点。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