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十周年,它悄悄改变了无数盲人的生活

2007 年 1 月,乔布斯在旧金山马士孔尼会展中心,向苹果全球软件开发者年会的参与者们宣布,苹果将推出第一款智能手机。

Transport, Public transport, Vehicle, Glasses, Bus, Eyewear, Electronic device,
Font, Text, Black, Black-and-white, Line, Photography, Organism, Monochrome, Design, Monochrome photography,

2007 年 1 月,乔布斯在旧金山马士孔尼会展中心,向苹果全球软件开发者年会的参与者们宣布,苹果将推出第一代 iPhone。

四年后,24 岁的 Sam 第一次在中国的盲人论坛上知道了iPhone,这款问世以来即掀起革命的智能手机,迅速且彻底地改变了他的生活。

Sam,中国第一批使用 iPhone 的视障用户

Standing, Joint, Street fashion, Mobile phone, Buzz cut, Crew cut, Cleanliness, Belt, Sweater, Sledgehammer,

使用 iPhone 已 5 年


重度果粉

28 岁的 Sam,去年只身一人来到上海工作,独居,和许多年轻人一样,他的生活离不开手机。但这份“离不开”在他身上又不尽相同,因为智能手机——严格的说是 iPhone——对患有视觉障碍的他来说,已经成了平时最必不可少的助手。

第一眼见到 Sam,他正将手机凑在耳边,手指熟练地滑动、敲击屏幕,导盲杖反倒被随意夹在手中。得益于 iPhone 内置的 VoiceOver 功能,与 Sam 一样的视障用户可以无障碍地使用手机上的各种功能和应用,但凡手指触摸的地方,系统都会直接读出内容,随后只需几个简单手势,即可实现所有操作。

因此 Sam 操作 iPhone 驾轻就熟,他每天平均要发两三条朋友圈,也爱刷微博,时不时的吐槽中还会准确敲出时兴的网络用语。

他的常用APP也和大部分人没什么两样,用打车软件打车、在手机上网购、不认路的时候就打开地图导航,语音会告诉他前方地点是什么,以及距离多少米——误差在 10 米以内。“我昨天还下了你们的 App 呢,文章质量很高啊。”获取信息对他来说,早已不是问题。

Transport, Public transport, Vehicle, Glasses, Bus, Eyewear, Electronic device,

在 VoiceOver 的帮助下,视障用户其实早已可以自由出行

Sam 甚至开始学习使用“相机”——当镜头对准他自己,手机立刻识别出人的脸部,并读出“面孔靠近顶部边缘”,图中物像、光线明暗、画面清晰度,都能转化成语音。他最近还在玩 Garage Band,“竟然还能拉二胡,随手就是一首‘樱花’,我自己都吓到了。”

从 7 人到 10 万人,从自我闭塞到参与社会

Sam 最初接触 iPhone 是 2011 年,当时盲人论坛上的朋友发现,国外很多盲人都在使用同一款触屏手机。他们中的一位随即购买了 iPhone 3GS,并把使用体验分享在了论坛上。第二年,包括Sam 在内的一批视障用户随即入手了 iPhone,第一部设备是 iPhone 4s,Sam 至今相当中意它的触感,“双面玻璃,拿在手里方方正正有棱有角,像拿着一块艺术品。”

Mobile phone, Gadget, Communication Device, Portable communications device, Smartphone, Iphone, Mobile device, Electronic device, Technology, Electronics,

iPhone 4s 推出时,苹果就发布了完整的介绍视频,讲解 VoiceOver 的使用

但刚开始使用的时候,他依然觉得这个“会说话但没按键”的手机不靠谱,“想打电话也不知道从何操作起,因为屏幕上没有拨号的地方。”后来慢慢掌握了使用逻辑,才逐渐爱上它带来的便利。

“之前用的是诺基亚,当时觉得那是对盲人最友好的手机,没有之一。”论及原因,“按键大,塞班系统也是智能系统,可以安装国外开发的语音转文字软件,类似 Windows 上的屏幕阅读软件。”

如今他手中的设备早已换成了 iPhone 6s,身边越来越多的视障朋友开始做出同样的选择。“我是第一批购买 iPhone 的,当时和其他视障朋友建了一个群,我记得清清楚楚,里面一开始只有 7 个人,来自北京、广州、深圳这些城市。第二年变成一两百号人,到现在已经有无数个这类自发的群,里面都是 VoiceOver 用户。”这些用户的数量没有具体统计,但据 Sam 与伙伴们估计,“保守来说,全国至少有 10 万人。”

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跟 Sam 一样,因为这种与常人无异的使用体验开始渐渐参与到社会中,也愈发打开自己。“我一个人来上海,原本别说父母不放心,我自己也不放心。”而现在的他,出行、社交、运动、娱乐,都完全畅通。

在使用 iPhone 的四年多里,Sam 多次向苹果提供使用反馈,帮助他们在功能上进行改进。他还会向 App 开发者和互联网企业提供体验报道,新浪微博、喜马拉雅等应用都是他给出无障碍建议的对象。2016 年底宣布的 App Store 十佳应用中,唯一一个由中国独立开发者开发的应用 Pin,背后也有 Sam 与同伴的使用反馈支持。

他因此得到了在一家互联网巨头工作的机会。在这之前 Sam 从事过按摩、“盲人体验”培训师等职业,如今的境遇是从前的他完全不敢想象的。

“每次升级,都会更方便”

从最初局限于朗读功能,到如今可以识别照片中的“一颗树”、“一条河”,VoiceOver 的每次升级,Sam 都是直接的亲历者和受益者。最近一次 iOS 更新,拖动 App 图标时不再需要保持手指接触屏幕,因此 Sam 再也不用担心手误翻页或错并入文件夹。

“还有在播放音乐的时候,你们可能需要找到 App,进入再点击暂停,或者上拉控制中心来暂停,但我只要用两个手指敲击两次屏幕,任何界面下都可以直接暂停。”这些在常人眼里也十分好用的手势和功能,是 Sam 津津乐道的便利体验。

乔布斯本人患有读写障碍,拥有同样困扰的还有苹果首席设计师 Jonathan Ive,因此 VoiceOver 早在 2009 年就被纳入 iOS 系统,并形成开发规范。同样的还有其他无障碍功能,例如人们熟悉的“小白点”,即是为肢体不健全的用户设计。iPhone 还带有助听器功能,为听觉障碍人士放大音量并放慢语速。

Gadget, Mobile phone, Smartphone, Electronic device, Feature phone, Technology, Portable communications device, Hand, Communication Device, Finger,

连接助听器后,听觉障碍者也可以顺畅使用

“原本大家可能以为这些功能离自己很远,但其实不然。” Sam 身边存在这类例子,“比如这个‘小白点’吧,我有同事去医院探望朋友,看到对方手摔断暂时不能动,但他就可以用’小白点’来操作。”

因此无障碍功能的必要性远比普通人想的更大,更何况目前“盲人群体中自我闭塞的仍是多数。”他们需要参与到如今这个智能的、信息爆炸的社会。然而中国目前还未设立相关法规,开发者的重视程度参差不齐,因此 Sam 与伙伴们会从微博等各种渠道搜寻开发者、产品经理的联系方式,再呈上详尽到每一个界面和图标的使用报告,“这都是我们自发的。其实这些改进不难,只要在写代码时勾选并完善一下,但不是每家都积极接受。”

不过,当被问及对iPhone未来新功能的期待时,他想了一会还是说,“我真的觉得目前已经非常好用了。”四年多来,他手中的 iPhone 更换了三代,“果粉”的立场也越发坚定。

2017 年头,Sam 换了工作,搬了新家,他在朋友圈自嘲:“每次插入锁孔的钥匙总是错的!”但眼前滑动 iPhone 的他却熟练无比,操作准确自如。

本文是 “ iPhone 发布十周年”系列报道的第一篇,未来两天,我们还将与你分享另两位因 iPhone 而改变生活的用户的故事。

编辑: 唐卓人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