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四海八荒,为什么我们要买这么多手表?

今年的巴塞尔表展后,我得到了说服自己的答案。

image
image

巴塞尔表展

我有些手表,不少,但绝对不多。

现在比较尴尬的情况是这样:

“这表真不错啊!” -

- “可不是嘛?很适合你。”

“等等。” -

- “怎么了?”

“我好像买过你们的表!” -

- “啊?”

“对,就是这款,你看看这图片。” -

- “确实是啊,这可是我们以前出的经典款啊……”

对话至此,不免难过。曾经是多么喜欢地去买了一块手表,甚至透支了信用卡,最后却搁置在家里的抽屉中,默默吃灰。若不是因为翻东西,或者搬家,说不定就彻底忘记了。

老婆总说我买些“有的没的”,我不服气,每一块表都曾经在一段时间内占据着我的手腕呐。有些去过北非,有些去过黄石公园,有些去过马丘比丘,有些去过绝世冰川,有些去过青藏高原。尽管价格都不贵(还承蒙品牌关照打了折),也不能说有的没的吧。

男人喜欢手表,如同爱车,爱数码,爱机械,爱姑娘。因为是身体的需要。否则总是觉得缺了点什么。

我想所有参加巴塞尔表展的品牌都明白自己应该属于目标消费者的“第几块”腕表。故借此说说今年这个相对冷静、轻松的“巴展”有哪些特点和趋势。因为这些点,说服了我又买了一块表,也回答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要买这么多手表?

# 时 装 腕 表 ,玩 玩 怎 么 了 ?

有些人觉得时装品牌出的腕表都不是表,无非一个显示时间的物件。好吧,没问题,我也这么认为过。但当你看了这几年时装品牌推出的腕表后,可能会有这个反应:“好有意思啊!买块玩玩呗!”

为 什 么 ?

创意总监把品牌的设计魂灵和元素赋予到了腕表产品上,比如 Gucci、Fendi、Calvin Klein(要不是因为Raf Simons,我可能都不会去看),让这些腕表风格强烈,锋芒毕露。

image
image
image

Gucci

image

Fendi

image

Calvin Klein

还有些高级制表品牌例如 Hermès、Chanel、Dior,其概念和工艺可不落多数瑞士制表品牌下风,甚至拥有更好的资源。

image

Hermès Cape Cod Shadow 系列腕表

image

Chanel MADEMOISELLE J12 腕表

image

Dior Grand Bal Pièce Unique Galaxie系列顶级腕表天鹤座/天鸽座/天鹅座款(从左到右)

# 门 槛 降 低 了 ,入 吧 !

今年萧邦(Chopard) L.U.C 入门款降价至五万多,那么有些梦寐以求的腕表品牌是否会接着推出让更多人接受的入门款产品?百达翡丽有 Aquanaunt 系列(石英机芯),沛纳海已经找不到五万元以下的表了,Nomos推出了低于一万的机械腕表。

image

萧邦L.U.C XP超薄精钢腕表

image

Nomos Campus 系列

Swatch 集团更是将 Powermatic 80 机芯,标配到了所有民用品牌的竞争性表款上,Tissot 也好,Mido 也好,Hamilton 也好,价格不过七八千。瑞士天文台认证的长动力机芯,这个价格,在以前是不敢想像的,其机芯的母体 ETA 2824 曾在官方认证比赛中击败所有超级腕表品牌的机芯而夺冠。

# 复 刻 ,总 惹 人 喜 欢

怀旧,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也是钟表品牌的创作手段之一。今年,大家集体共鸣,毫无保留。

雷达表(Rado)推出了一款全复刻 1962 年的 Captin Cook 款腕表宝珀(Blancpain)的五十噚 MIL-SPEC 复刻款潜水表,40毫米表壳直径,非常精巧,尤其是搭配六点钟位置的湿度显示盘。此外,浪琴(Longines)的军旗系列 60 周年复刻腕表天梭(Tissot)的王子经典系列百年复刻表(香蕉表)汉米尔顿(Hamilton)的猫王款复刻(作为情侣表来佩戴相当酷),价格都相当动人。

image

Rado 全复刻 1962 年 Captin Cook 款腕表

image

Blancpain MIL-SPEC 复刻款腕表

image

Longines 军旗系列 60 周年复刻腕表

image

Tissot 王子经典系列百年复刻表(香蕉表)

image

汉米尔顿(Hamilton)的猫王款复刻腕表

欧米茄(Omega)将三款复刻腕表装在一只印在复古标志的红色表盒内(古朴的灯心绒内衬),其中超霸复刻做得和60年前第一款一模一样,连同机芯。以前若不是有门道的人,根本不可能在二手市场上买到这么正的超霸腕表,而现在唾手可得(我们的作者闪小宁同学就当场订购了一款)。

image
image

Omega 三款复刻腕表及灯芯绒内衬表盒

image

Omega 超霸复刻腕表

这几年了不得的帝舵(Tudor),今年除了推出了全新的精钢计时码表外(机芯以百年灵B01为基础),在“全球断货款”启承碧湾古铜型腕表上增添了新的表带搭配(几乎天天被李奇催)。此外间金款Heritage Black Bay复刻款,继续转移着劳力士客户的视线。

image

Tudor 精钢计时码表

image

Tudor 启承碧湾古铜型腕表

image

Tudor 间金款 Heritage Black Bay 复刻款腕表

豪利时(Oris)的大表冠飞行员复刻腕表,凭借其时标和品牌标志的极度还原,让当场下单的编辑和经销商排成了队。

image

Oris 大表冠空军复刻表

# 自 产 机 芯 ,是 好 是 坏 ?

呵呵,腕表品牌都以拥有自产机芯为荣,但作为钟表爱好者,我更喜欢搭载积家机芯的百达翡丽和爱彼,或者配备ETA机芯的沛纳海和IWC。这才好玩嘛,行业没了这些故事,多无趣。所以当今年帝舵(Tudor)和百年灵(Breitling)双双开诚布公地表示互换基础机芯以提升产品性能并降低成本价格时,我觉得淳朴的腕表时代或许回来了。

帝舵启承碧湾计时型腕表搭载的机芯原型来自Breitling的B01;而百年灵超级海洋II系列腕表则搭载了帝舵的MT5612机芯。

image

百年灵超级海洋II系列腕表

我总有个问题,每每品牌宣称有了自产机芯后,价格就上去了。有意思吗?ETA和Sellita的机芯就比自产的差了吗?消费者会在意你的机芯还是你的品牌?搭载Sellita机芯的IWC长动力腕表不也相当好吗?爱马仕的双带石英机芯腕表总是比机械腕表卖得多得多。

# 产 品 系 列 ,去 芜 存 菁

曾经一段时间,品牌在巴塞尔表展上的新品系列繁多,琳琅满目,甚至目不暇接。媒体看着吃力,消费者想必更是一头雾水。经历了前阵子的行业低谷后,这几年大家都相对冷静,核心系列的保留和多样化,减少“炫技”系列的投入,适时地加入一些填补价格空间的系列。

例如今年Omega超霸60周年,增加了38毫米直径的表壳尺寸。此外,新海马的加入,铁霸的久别重逢,都巩固了这个品牌的核心价值。

image

欧米茄超霸系列38毫米腕表 配浅银色表盘

image

欧米茄海马系列Aqua Terra至臻天文台表 38毫米

浪琴在巴塞尔表展前发布了全新康卡斯系列V.H.P.腕表(超高精准度腕表),在为石英机芯获取话语权的同时,也向石英机芯的极限发出了挑战。

image

浪琴全新康卡斯系列V.H.P.腕表(超高精准度腕表)

雷达表今年是要逆天了,在经过好多年的“前卫”设计后,今年终于回到了品牌最具吸引力的产品身上,几乎全线机械机芯配置,并且融入了生活方式情景的广告片,熟悉的“用不磨损”瞬间又回到了我们的现实世界。

image

RADO瑞士雷达表携手林德威•爱德科特(Lidewij Edelkoort)发布当代风格宣言——舒适体验

image

RADO雷达表Ceramica整体陶瓷系列腕表 灰色哑光款

此外,百达翡丽的新品5320G几乎全场可见,18K金的Aquanaut 20周年纪念款。劳力士的全新Day Just 41腕表进阶了男士Day Just II系列和新宇宙计时迪通拿。都目的明确。

image

百达翡丽5320G腕表

image

劳力士(Rolax)全新Day Just 41腕表

image

劳力士(Rolax)新宇宙计时迪通拿

# 比 技 术 ?还 是 想 法 ?

钟表行业,大家有什么,一清二白。除了顶级制表品牌在某些标准上的精益求精,多数品牌也对自己拥有极高的要求。那么,比什么?比想法。

例如爱马仕最新推出L’Heure Impatiente守候时光腕表(延续了品牌的诗意境界),或者形式上讨喜的瑞宝表(Chronoswiss)花花公子限量版。找到这个时代大众关注的焦点,也是手表市场的一个突破点。

image

爱马仕 L’Heure Impatiente守候时光腕表

image

瑞宝表(Chronoswiss)花花公子限量版

因此,当你在拥有了入门款卡地亚、劳力士后,你是否会想买块金表?或者原本想买Audemars Piguet的人,会不会觉得富二代和NBA球星都带还有意思吗?或者直接来块朗格?

对于手表的需求,随着你的身份改变或眼界提高,也相应改变着。如今的我,再也不会戴刚工作时买的Casio或西铁城,但它们依然是我曾经喜欢、辛苦攒钱购买的手表。

问 题 是 ,接 下 来 ,是 哪 一 块 手 表 ?

撰文、摄影:董江威

部分图片:品牌提供、品牌官网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