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苹果十佳应用开发者说:有些 App, 小程序无法取代

“我不认同任何一种形态会颠覆 App 的说法。”

image
image
image

钟颖,独立开发者,唯一获选 App Store 2016 年度十佳应用的中国面孔

做 App 这事,挺酷的

2007 年,当 iPhone 第一次被乔布斯捧在手中,3.5 英寸屏幕上仅有十几个原生应用,短信、日历、照片、相机,没有撑满第一屏,这显然预示着什么。

第二年,App Store 的推出改变了没有第三方应用的 iPhone。一夜之间,iPhone 从仅有的十几个应用,实现了爆炸性的增长。

image

早期的 App Store

这在当时是前所未有的。在 iPhone 与 App Store 之前,黑莓、塞班、手机 Windows 分别拥有数种应用下载渠道,免费的、共享的、付费的,遵从各自的付费模式和使用条款——总之使用 App 是一件耗时耗力、又不便宜的事。因此 App Store 一出,就迅速帮助 iPhone 刷新各种记录。

在中国,这样的席卷发生在 2011、2012 年左右,iPhone 4 与 4s 在中国激起巨大水浪,钟颖也是在那时开始接触 iPhone 和开发 iOS 应用,“觉得这样挺酷的。”对先后就职腾讯与阿里巴巴的钟颖而言,开发 App 只是业余爱好,他所做的几款应用全都是在工作之余打造的。

2014 年,iOS 8 扩展了通知栏,激起他“开发一款进入通知栏的日程 App” 的灵感,“小历”应运而生。剪贴板应用 Pin 也是如此,“原先使用的 Clips 有些不顺手的地方,干脆就自己做一个吧。”

后来的发展就迅速得多了,两年的时间,口碑极好的“小历”一直稳居效率类应用前五,Pin 更成为唯一跻身 App Store 2016 十佳应用的“中国制造”。

image

如今微信小程序来势汹汹,钟颖则说“小程序不能满足我的需求,它们大都适用于提供服务,但场景还是比较局限。”他在知乎上表示:“有些 App 你无论如何在微信里都做不出。”比如他开发的这几款。

“别人爱好打游戏,而我喜欢写代码。” 90 后的钟颖最近刚换工作,专做 Outlook 的 iOS 客户端,而维护和不断改进手中的应用,依然让他乐此不疲。

App Store 很友好,另一些人就不然

开发 Pin,钟颖只花了两周的时间,“一开始其实特别简陋,没有现在那么多功能。”更多时间花费在上架的过程中,好在 “App Store 对开发者比较友好,技术体系完善,以及相对良好的生态圈,给开发者省去很多麻烦。

“从开发者官网,就能找到大部分需要学习的内容,开发工具包的易用程度也优于别的平台。”因此钟颖说,“我的 iPhone 通知中心目前只有两个 Widgets,而且都是我自己写的。

image

Pin 能在通知中心实现各种强大操作

Pin 的更新相当频繁,他随时会新增或优化已有的功能和操作,“审核时间有长又短,但大部分时候更新都很顺利,鲜有被拒。” App Store 作为唯一的官方应用分发渠道,从盈利角度也让他这样的开发者很省心。

当然他并不很在意获得了多少利润,几天前他刚刚为小历开设了限免,“用户认可对我而言就是成就感。”他知道独立开发者无法在很多领域抗衡大公司,但细分之后,App Store 千百万个应用中依然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image

11 月,他被邀请参加 SFDC 杭州开发者大会,分享独立开发经验

也许是工作习惯使然,钟颖很在乎规范和细节,他甚至会注意到 iOS 键盘中同一个符号的全、半角版本的左右顺序。这样的态度同样贯彻在他的应用开发当中,iOS 的统一性也能提供足够的掌控度。

他因此十分在意每一次的 iOS 版本更新,通常都会及时作出相应改进。Pin 的最近一次升级是在朋友圈支持发长视频后,他加入了 gif 转视频的功能,这样大家就可以把有趣的 gif 发到朋友圈了。

“用户的忍耐限度是很低的。”这是多年开发经验总结出的一条真理。App Store 里常能看到用户为一个小小的 Bug 大发雷霆,“口碑”在钟颖眼里,是最需要不断修炼和经营的。好在 App Store 提供了让他尝试的空间,每年 688 元的开发者账号费用几乎是他所需的全部开发成本,最终销售额的 70% 可以进入他的账户,“赚个零花钱是够了。”

策划:ELLEMEN Digital

采访、撰文: 唐卓人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