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拥挤的地铁里什么最可怕?

体味,一个让现代人欲言又止的话题

来自网络
来自网络

夏天挤完一趟地铁,最可怕的不是下车后衣冠不整、身心俱疲,而是至少半小时起算的嗅觉折磨,也许你很幸运,也许你就是那个折磨别人的人。

体味,一个让现代人欲言又止的话题,其实在古代就有了很多解决办法,比如:

专为秀发打造的香蜡

细心的读者一定从所长以往的科普中发现了,古埃及人是非常讲究的,在香味这件事情上也不例外。

在古埃及艺术中,经常可以看到他们头上顶着一个小圆锥,许多人推测这是一种香蜡,它会慢慢融化到头发中,让身心都得到净化。

amarna project
Amarna Project

也许没那么神圣的教堂香火

在官方说法里,基督教堂的熏香象征着虔诚教徒的升天和圣人的美德,但是在卫生习惯不那么良好的中世纪,一场宗教集会也是一次古怪气味大赏,让超凡脱俗的神父们也无法忍受。

生活在13世纪的天主教神父圣多玛斯阿奎纳表示:“这种味道令人作呕。”为了除臭,他同意在教堂中使用熏香。

metmuseumorg
metmuseum.org

13世纪晚期至14世纪早期大马士革的熏香器(左)

16世纪意大利的熏香器(右)

鸟嘴面具:我不是蒸汽朋克

现在用来扮酷的鸟嘴面具实际起源于可怕的黑死病流行时期,当时的人们还对病菌缺乏理解,认为肮脏污浊的空气会导致瘟疫。

因此医生会用这样的面罩来隔绝臭气,并在鸟嘴的部分塞上有香气的草药,把自己保护在“安全”的气味中。

wikimedia
Wikimedia

光有香味还不够

为了时刻保持怡人的香气,16、17世纪的欧洲人还会随身携带装着香料的小香盒,可以手拿,也可以挂在腰上。

虽然当时的贵族和穷人可能一样臭哄哄,但是在香盒上还是可以分出差别来,这种小盒子往往用金或银制成,上面有精细的装饰甚至珠宝,似乎是在用样貌的美好补偿气味的糟糕。

musées royaux des beaux arts de belgique, vamacuk
Musées royaux des Beaux-Arts de Belgique, vam.ac.uk

拿香盒的女士画像(左);17世纪德国的香盒(右)

最后,如果你身边有一个总是让你避退三舍的人,请默默地把这篇文章转发给TA,你好我好大家好。

参考资料

Colin Barras. These mysterious Egyptian head cones actually existed, grave find reveals.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19/12/these-mysterious-egyptian-head-cones-actually-existed-grave-find-reveals

Oatman-Stanford, Hunter. Our Pungent History: Sweat, Perfume, and the Scent of Death. https://www.collectorsweekly.com/articles/our-pungent-history/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Incense. https://www.britannica.com/topic/incense

Ashenburg, Katherine. The Dirt on Clean: An Unsanitized History. Vintage Canada, 2010.

Fashion History Timeline. Pomander. https://fashionhistory.fitnyc.edu/pomander/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