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装周变形计

本世纪第三个十年刚开始,就给了全人类当头一棒。尤其是在中国,这场如今蔓延全世界疫情的始发地,人们通过沉重的方式了解到自己所处生态的脆弱与危机。前一天还正常营业的影院、商场甚至整座城市,在接踵而至的公告中迎来了可能是历史上最寂静萧条的中国春节。

1
设计师

全员停摆和“百兴待废”的处境,对依靠二月来完成新一季筹备和下一季订单的时装行业来说如有灭顶之灾。彼时,巴黎男装周刚刚结束,阴霾笼罩在即将在三月开始的2020秋冬女装周。事情很快迎来了两个关键时间点:1月28日,Calvin Luo为代表的海外走秀的中国设计师品牌,开始陆续宣布取消巴黎时装周行程;2月10日,上海时装周组委会宣布2020秋冬时装周延期举行(后改为直播进行)。由于国际航线关闭等因素,被称为“Big 4”的2020秋冬女装时装周上中国设计师和编辑集体缺席,回到国内,人群聚集性的时装秀和展会短期内也没有开放的可能。当中国疫情渐有平稳之势,世界时装中心所在的米兰、巴黎、伦敦传出病毒警报,城市关闭,活动休止,工厂停摆——一切仿佛一月末中国的重演。原本被认为逃过一劫的男装品牌,发现今年6月即将开启的2021春夏男装周同样面临巨大变数。

无疑,整个2020年的时装行业都将受到震荡,摆在所有人面前的是这样一个命题:在没有任何先例参考的情况下,中国本土时装产业是否能够实现成功转型和重启?作为庞大行业机器齿轮的时装人个体,又能做些什么?本月的这期时装故事,始终关注本土时装人的我们找到新老朋友,共同加入这场发生在特殊时期、却也关乎整个行业变革的讨论。

尽管情况各不相同,但无论对行业、品牌还是个人,“新冠”疫情从中国到全球的爆发,其影响已然渗透到方方面面。而本土时尚行业受到的直接冲击中,影响最大的莫过于两点:一在幕后——品牌无法按时复工,二在台前——时尚行业被“静音”了。

1
设计师

困境

时尚光环之下,很多人忘记了依靠工厂和工人生产维持运转的时装品牌,同国内大部分中小型企业没什么两样,春节前后正处于一个需要兼顾前后两季工作的特殊时间点。品牌一方面要完成上一季订单的交付,同时还要投身新一季的准备。这下,前后两季的工作都收到了波及。Garçon By Gçogcn 2020春夏的部分货品就因受疫情影响,经过延期才终于完成。即便已经在春节前完成了订单生产的男装品牌Staffonly,货品却被卡在了工厂——零售业无法正常开门卖货,导致许多店铺的现金流也出现了问题,现在尽管快递已经可以正常收发,但品牌在没有收到尾款的情况下,这些货依然只能被暂时存放在工厂。

另一方面,在许多设计师不得不开始奋力赶工新一季样衣的过程中,可能还要面对各个环节供应商的延迟复工,这进一步打乱了设计师和品牌的工作计划。设计师王海震的原计划是“年后1月30日后复工,2月底完成样衣制作,3月初完成lookbook拍摄并为月底时装周的秀和showroom作相关准备”,可直到回复采访的3月7日,他的复工申请还没有被通过。原本为新一季设计了一百多种印花面料的Susan Fang,最终收到且可使用的新印花面料只有一种,于是她不得不砍掉80%的新设计,转而主攻一些重点款式。

当然,延迟复工并非只有负面影响。从学校毕业、创立品牌、一季接着一季转动,是许多本土中国设计师正在经历的快节奏工作。这一段被迫停工的时期反而给到了他们去冷静和沉淀的时间。“之前大家在时装周的节奏下都太忙碌了,感觉没有一个可以停下来思考整理节奏和团队的时间,如果能够好好运用这个时间做一个梳理,可能有更大的进步和成长。”Dia Commiucation的创始人Zemira Xu这样认为。设计师陈安琪就在这期间学习空间建模、直播和短视频,关于品牌之后的发展模式也“有了很多新的方向。”

在处理幕后各种棘手问题时,时装品牌发现了一个更大的问题:时装秀走不了了。其中既包括原本在国外时装周官方日程上、由于团队无法入境等原因而不得不取消在米兰和巴黎走秀的设计师品牌,比如2017秋冬季加入米兰时装周日程的Angel Chen,以及上一季开始在巴黎办秀的Calvin Luo;也包括因为国内取消大型活动举办而陷入困境的全体上海时装周走秀品牌。

1
设计师

上云

短暂的未知状态后是一场位于“云端”的绝地反击。上海时装周组委会在做出延期决定的17天后,在2月27日再次宣布:本届上海时装周将首次和天猫合作在直播平台在“云端”发布,并提前到了3月24日开始至30日。截止发稿前,国内其他城市的时装周还没有作出反应,上海的“云端时装周”势必成为业内的重要参考。

对品牌设计师来说,尤其是“盘口”不那么大的独立设计师,直播发布的形式大大降低了参与时装周的成本,简化了报名程序。号召新锐买手、商场、供应商和设计师集合店加入的“云上快闪店”得以激发新的商业模式。更重要的或许是, “云端时装周”代表了中国时尚行业的“破圈”姿态,看秀门槛的降低几乎彻底抹去打破了同大众之间的壁垒,更多人能够产生了解中国本土时尚的欲望。

我们的时尚从业者被迫去思考的转变之道时,或许暴露了一些被忽略很久的可能性——但 “上云”就是困于疫情的本土时装人在当下的答案吗?采访过程中,我们感受到了许多设计师对“云端时装周”的疑虑。而首要的问题就是:衣服真的能看得清吗?对设计师来说,实体时装秀是一个成熟的全面展示概念与成品的平台,但直播中机位和画质限制,以及播放效果不可控等因素,都会令发布效果大打折扣。另外,在人人随时随地可以直播的情况下,是否需要依托时装周官方平台?许多设计师品牌已经面临样衣无法按时完成,还要在短短20天内提交材料审核并为后续直播做准备显然过于紧张。上海时装周的常客Haizhen Wang和Garçon By Gçogcn,就将因时间问题缺席本届“云上时装周”。如果设计师品牌减少导致商业品牌占比过高,加上与天猫平台的合作,上海时装周恐怕会呈现过于商业化的迹象。

即便很多设计师依然选择线上发布的形式,直播平台也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比如Staffonly计划设计一款依托小程序进行的互动小游戏,Susan Fang则打算拍摄动态广告片作为展示物料。如约参与云端时装周的品牌能够传达出完整的信息吗?通过社交网络进行多平台传播能够实现的效果,显然远大于依附单一形式的直播。

在时装周的另一头,是可能最重要的销售环节。以往通过参加展会和showroom,买手和媒体等专业观众可以近距离观察到新系列的设计、剪裁、面料、廓形;现在,展销环节也在疫情影响下走上了云端。就在上海时装周组委会官宣“上云”的同一天,上海时装周期间最重要展会之一的Ontimeshow宣布了与寺库平台的合作直播的计划。3月下旬开始,Ontimeshow会为品牌开放直播间导流,为买手和设品牌之间搭起线上沟通的桥梁。“通过平台化运作不仅让品牌看到自己的销售表现,也可以看到平台的数据表现,从而能对产品单量深度、爆款、下一季的设计方案做出及时的、有针对性的调整。”Ontimeshow亮出线上展会的优势。

不可否认的是,买手最终还是需要实体样衣作为订购的考核标准,尤其是在选择新品牌时。特殊时期,先进行线上沟通展示、再等待线下机会的形式是目前普遍接受的解决方案。专注新锐设计师品牌的Tube Showroom正在策划四月的线下订货会,而像Staffonly等与之有合作关系的品牌则会同时准备新系列的线上材料供前期与买手进行沟通交流。Ontimeshow还将在四月初举办小型订货会展示部分品牌,五月初举办线下展会,预计有三、四十个品牌参加展示——虽然同以往超过300个品牌参展的数据相比有些悬殊。

1
设计师

直播

对网络科技如何影响时尚行业形态的探讨已经不下十年。早在2009年,Burberry就推出了线上博客来发布风衣街拍;Alexander McQueen生前最后一场秀的网络直播,因浏览人数过多导致后台崩溃。过去十多年里,各大品牌的时装秀同步在线直播,已经从官网延续到了Twitter、Instagram、Snapchat等社交媒体,电子平台和时尚行业互动模式也因为看秀门槛的不断降低和购买渠道的加速而发生改变。

可以发现,这些平台对中国观众并不是那么使用友好。2014年开始,直播行业在国内迅速崛起,从游戏、体育到电商全面铺开,在中国网民的在线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在当下中国,“云”所代表的直播可以用“如火如荼”来形容,特别是出行困难、人员和资金流动受限的时期,本就“万物皆可云”的线上平台成为时尚行业与大众沟通的主要媒介—— “云”是本土时尚行业的新救星吗?

尽管在官宣之时并没有先例,但实际上在3月刚刚过去的米兰和巴黎时装周上,不少国际品牌就已“被迫”在国内直播平台试水。成果不可谓不喜人:Giorgio Armani入驻国内直播媒介和短视频平台大秀,收获百万观众;Louis Vuitton成功调动粉圈,借助时尚博主和偶像明星的互动为直播引流,并通过电子邀请函的刷屏激励私域化的二次传播……在传统传播渠道受限的情况下,人们发现线上平台不仅更“好玩”,也更贴近当下的信息接收习惯。

而线上平台代表的电子行业,几乎是和国内许多设计师时装品牌一同成长起来的事物,加上独立设计师对实体秀往往也没有很大的执念,更乐于利用现代科技、更充分、更自由地去完成品牌表达。但目前的情况是,多数设计师仍旧只依附于微博、微信公众号等传统宣传渠道发布新闻图片、lookbook、明星街拍等常规内容,秀款展示部分仍然是传统的镜头跟拍。与之相匹配的直播,往往也是同一批物料的循环利用。

直播领域和时尚行业的集合依然处于一种形式大于内容的机械化互动模式中,原因就在于:不同于扎根直播圈的主播,时尚品牌还没有为直播打造专属内容。看直播与看秀后视频,体验上没有太大的差别。本就在大众中影响力有限的时装周和设计师,直播效果在数据、转化率、互动性和灵活性与“网红”存在巨大差距,想要在盘踞了众多流量大号的流媒体中脱颖而出也委实有很大难度。而基于平台极度商业化的属性、过泛的消费群体和残酷的价格竞争环境,设计师品牌在缺乏前期普及的情况下,线上零售空间也和“云端时装秀”本身一样面临着不小的挑战。尤其是showroom和卖货环节,直播或者云端可能只是一种解决燃眉之急的形式,亲手触摸面料、观察模特试装、和设计师深度沟通等都无法通过手机实现。

社交网络的出现曾经改变了时尚行业的规则。如果直播想要制定全新的规则,有赖于品牌展开想象和打破局限,专门为直播形式去创造内容,才能真正实现时装周在形式、传播和交互上的变形和升级。而在本篇文章发出之时,我们应该已经看到了本土时装行业这次转型的尝试。

国内的本土设计师成为正被普遍震荡和特殊冲击前后夹击的群体,在这个档口,我们采访到了其中的8位,了解他们的品牌和个人在疫情期间的切身经历和心路历程,也尝试去揭露本土时尚行业该如何对抗当下、甚至更久远的困境。

1
设计师

品牌:Angel Chen

设计师:陈安琪

2020年初对陈安琪来说十分特别。真人秀《Next in Fashion》在Netflix的播出在国际上打开知名度,也激励着本土热爱时尚的众多年轻人。原本在上海过完年后,她便计划着1月28日去多伦多工作,然后2月2日飞去纽约参加《Next in Fashion》的庆功派对——却在春节期间得知因为自己的中国旅行史,短期内将无法入境美国。

也是在这时候起,她开始意识到这次疫情的严重性。从加拿大回国之后,她就决定取消原定在米兰时装周举办的2020秋冬系列发布会。陈安琪认为应该谨慎对待一切突发情况并作出未来的计划,“在这期间出了任何差错都会造成巨大的损失,所以这个决定我做得很果断,”但她同时乐观地相信,“一切困难只是暂时的”。

在此期间,她和配饰设计师Percy Liu讨论的最多的,就是如何跳出设计师的身份去思考尝试不同的机会,同时也想办法为抗击疫情出一份力。在加拿大时,陈安琪听说温哥华有一个安心捐赠中心,便主动从多伦多飞去温哥华,成为一名“人肉”运输医疗面具和手套的志愿者。“我到达爱心捐赠中心后就看到志愿者非常忙碌,有人在不停地清点货物,有人在记录长不见底的物资求出清单,每个人都看起来非常疲惫,但又毫无怨言。”她的品牌还特别设计了纪念款、防护服和口罩,之后得到的销售额将会被全部捐赠,“我想尽我所能去表达一些什么,向大家传递信心。”

在取消米兰的发布会之后,目前品牌的计划是将2020秋冬系列制作成一个虚拟时装秀,通过直播的形式于上海时装周期间在Labelhood平台发布。特殊时期时装行业的变化让陈安琪开始重视起来社交媒体平台和线上销售的运营。尽管品牌还是以定期发布微博微信为主,但是年前Angel Chen就开通了品牌的抖音账号,目前正在筹划新的淘宝店和线上平台。

疫情让陈安琪有了机会停下来学习一些其他的技能,“现在的设计师真的什么都得会了”,她感叹。关于品牌之后的发展模式,如今她也有了很多新的方向。

图说:Angel Chen 2020秋冬系列

品牌:Haizhen Wang

设计师:王海震

设计师王海震和他的同名品牌Haizhen Wang是上海时装周的熟面孔,但当下品牌的工作进展显然陷入复工时间大型延迟的境地,也将缺席这一季上海时装周。“尽管上海时装周第一时间给予了新的反馈,设立了新的云发布平台和时间,新的形势我也愿意积极参与,但根据品牌的情况很难参与了。”

疫情爆发之前,王海震正在为2020秋冬系列发布会准备和时装秀紧密联系的“秀款”概念款,头期的材料投入也已经展开。但现在,不仅设计方面需要做出调整,概念款会减少,产品的库存单位也相应作了调整。“我最担心的还是买手对于秋冬这一季的订货信心,现在实体店的销售打击很大,如果没有配套线上的渠道就会导致更大的影响。至于2020秋冬系列在下半年的销售,如果很多消费者现在买了的冬装新衣服都还没机会穿,下一个秋冬还有多少花钱欲望,也有待商榷。”

他对上海时装周提出的云发布解决方案表示认可,而在后续重新调整好工作计划后,王海震希望能够做一个静态和动态结合的小型展来探究时装本身的“现代性、技术性、功能的原始性,去呈现出具有建筑感的秋冬廓型和柔美的印花图案之间共融的景象。”这一次波及全行业的危机加深了王海震对行业的归属感。“我觉得我们位于同一个链条的体系中抱团取暖,疫情期间我们也在进行个方面的沟通,包括和我的展厅机构Room Room以及和买手讨论,希望找到适用于大家的共同办法。”

图说:艺术家笔下的花与女性肖像《Archangel》是Haizhen Wang 2020秋冬系列的灵感。从画作中获取了色彩、造型,图案的灵感。同时花的元素,在这一季被看作是一种观看世界、找到表达的窗口。剪裁上借鉴了Daphne Guinness钟爱的1990年代新剪裁,造型上则混入维多利亚时期的元素,借此探索都市摩登与怀旧。

品牌:Calvin Luo

设计师:罗禹城

自从成立以来,新锐设计师品牌Calvin Luo就一直在国外走秀,并在去年九月加入了巴黎时装周的官方日程。而在本应该再接再厉趁热打铁的这一季,设计师Calvin Luo本人却因为疫情的爆发被困在了深圳老家。

为了让外地员工可以安心回家过年,疫情爆发前Calvin Luo就提前给大家放了假。不料疫情发展如此迅猛,经过一周多的内部商讨、以及同品牌在纽约和巴黎的工作室等外部讨论后,最终大家在1月27日晚达成了统一意见:取消本季巴黎时装周发布,并且在第二天对外官宣。

今年1月品牌就已经通过Vogue Runway发布了Calvin Luo 2020秋冬的男装系列lookbook,所以受波及的主要是女装系列。Calvin Luo是最早宣布取消新一季走秀的设计师之一,但在心态上,“靴子落地”反而让他从最初的焦虑慢慢变得安心起来。“男装系列完成后,紧接着的女装系列我们还剩一些收尾的工作尚未完成,原本的计划是年后两周内完成后出发去巴黎,这个行程也取消了。因为疫情很多工厂包括我们的员工都无法开工,原本准备的产品拍摄和lookbook拍摄也无法按照计划展开,再加上2月又是2020年春夏系列的交货期最后期限和店铺上新期,部分年前收到的补货订单也有所影响。”

跟巴黎发布一起被取消的还有巴黎订货会,也就意味着2020年秋冬的销售品牌很大程度上只能依赖本土的买手。可在出行受限和零售业受到打击的情况下,Calvin Luo表示出对上海时装周期间订货的担心。尽管如此,品牌依然在积极探索云走秀和云订货的方式。设计师表示,Calvin Luo会采用线上发布的形式,并且尝试找寻更多不同身份的女性来多维度地展示新系列。

“疫情肯定会对线下零售业有所冲击,但危机就是转机,给了品牌思考如何突破传统制式化的销售模式、摸索一个能够填补线下缺失的新方式的机会。经过疫情之后,品牌还应该更多地去思考一些企业应激制度,和对员工的人文关怀。”设计师说到。

图说:2020秋冬男装的灵感来自设计师个人非常崇拜的后现代主义建筑大师Frank Gehry,并尝试借用Gehry戏谑、新奇的手法塑造全新的风格形象。在传统元素之外,多角平面、倾斜的结构、以及多种异物质共生的形式将视觉效应运用到图样中以增加服装的立体感。

品牌:Sankuanz

设计师:上官喆

疫情大规模爆发时,2020秋冬国际男装周刚刚结束,在国外走秀的男装品牌的发布计划大多没有收到波及——设计师上官喆创立的品牌Sankuanz就是其中之一。曾在上海时装周极具话题的Sankuanz,2016年在巴黎进行发布之后就开始把秀的重点逐渐放到海外。然而,随着疫情在全球扩散和发展,新系列后续的销售和下半年的推广活动仍然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目前疫情对于品牌比较大的影响,一是还有两位跟同事至今仍然被困在武汉,二是一些经销商取消的订单,一些海外客户取消了国际订单。国内订货目前情况还不太明朗,在国外生产的面料生产周期也相应会拉长,上半年市场推广活动的大部分工作也都取消了。”

对于国内正在积极准备的“云端时装周”,设计师表示社交网络和电商平台领域的拓展正是Sankuanz目前积极展开尝试的部分。“之前我们在这方面做的很少,还是遵循比较传统的推广和销售模式,如果也机会Sankuanz也愿意尝试一下。每个品牌或者设计师的性格都不一样,可能都要寻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如何让更多的消费者接触到品牌与产品,我想是一个永恒的课题吧。”

对于原定6月的2021春夏时装周也极有可能被取消的预期,上官喆表现得很佛系。“生命很短暂,也很无常。我们要将有限的时间投入到真正热爱和要紧的事情上面。”在他看来,疫情对于批发业务的影响是设计师很难去改变的,“目前对于品牌发展来说,针对疫情更多需要去考虑战略方面的问题,我想这次疫情让很多人都开始重新思考自身。尽管大环境不是特别好,但也蕴藏着机会,积极的创新或许是应对之道。”

图说:Sankuanz 2020秋冬系列从20世纪人物群像出发,已在一月举行的巴黎男装周期间完成发布。

品牌:Staffonly

设计师:师墨 & 温雅

已运转了8季、并在伦敦和上海两地都进行过时装秀发布的Staffonly,是本土男装品牌当之无愧的代表,她们的时装秀也总是上海时装周期间倍受瞩目的一场。一直在走强概念路线的Staffonly尝试过各种形式,比如邀请素人模特走秀,也将时装秀设计成类似舞台剧等。但今年,Staffonly的新系列时装秀也被迫取消。

和许多设计师一样,Staffonly这一季也将通过网络平台进行发布,但形式上却延续了一如既往的不寻常:围绕这一季概念打造的一款线上小游戏,让观众在交互体验中了解Staffonly 2020秋冬系列的故事。新系列的服装则会穿在各个游戏角色身上,“大家一边探索游戏,一边就能看完新系列。”为此Staffonly专门邀请了游戏影视制作工作室通过3D Modeling的方式进行视觉构建,让整个游戏的体验更超现实。“相比线下的秀能够事无巨细地将衣服展现在每一个人眼前,线上的形式还是主要停留在去创造一种氛围。”设计师师墨告诉我们。

销售环节的素材也将一一上线。“我们会为每个look拍摄几秒钟的短视频,加上平面照片,让买手可以在网络上先对这个系列的服装有一个认知。由于之后线下showroom的时间也缩短了,所以买手带着一些预判再来实体采买会更有效率。外国或外省市的买手也可以通过这些详尽的线上资料进行选购。”

延迟复工让Staffonly的很多员工被困在老家,一些供应商也“转行”去做口罩和防护服,整个品牌的运转直到3月初才慢慢恢复。“这期间我们经历了焦虑的过程,但等到重新开始工作的时候,就会发现问题还是需要一个一个面对和解决。”

图说:“想象是人类特有的对客观世界的一种反映形式”,Staffonly在2020秋冬依然延续抽象的概念,为那些还未发生的事情建造一座纪念碑。

品牌:Garçon By Gçogcn

设计师:唐大耘

毕业后,设计师唐大耘曾在Maison Margiela担任设计师,为Rihanna和Cate Blanchett等女明星制作定制礼服。回国后他发现相比丰富的女装市场,国内缺乏男装设计师,于是在2017年专注讲述男孩故事的Garçon By Gçogcn便应运而生。经过四季lookbook发布的铺垫,上一季Garçon By Gçogcn才终于完成了在上海时装周的首个时装秀——没想到,接下来的2020秋冬系列就没办法接力完成了。

疫情初期,设计师就预感到了秀很可能会被取消,很快决定按照品牌熟悉的lookbook形式开展新系列的视觉呈现。他一直试着以积极的态度去解读,“我并不期待一飞冲天,Garçon By Gçogcn作为一个新品牌还需要稳扎稳打。疫情会减弱大家对这一季的关注度,还会同时影响了2020春夏的销量,所以暂停一季的时装秀也为我们节省了预算为下一季做更多准备。”

设计师品牌规模小,面对突发问题时无法作出快速有效的反应,这是目前国内时尚行业不可避免的短板。零售业缩紧的情况下,在商业形态上,品牌必定会受影响,甚至产生挫败感。但他相信,“人们对衣服的兴趣的更迭很快,很大程度上也注定了疫情后环境会复苏。在这种情况下,对于Garçon By Gçogcn这样的年轻品牌来说,做好衣服依然是第一要务。”而“云端时装周”能让更多品牌有条件参与其中,也让人们能更方便、更主动地去关注更多品牌。“究竟有多少人去看或许并不重要,关键还是大家对行业的发展保持参与和信心。2020年秋冬时装周秀场的取消一定程度上也让我们有了更大的精神寄托,更期待下一个系列的发布,不论是对品牌来讲还是对观众而言。”

图说:Garçon By Gçogcn 2020秋冬系列的故事围绕太阳神阿波罗和他的缪斯展开,阿波罗象征着光,是Garçon少年长成的一个阶段,拥有一种温暖炽热的能量。这季品牌加入了女装呼应“缪斯”这个角色,让阿波罗的故事更完整。披挂、垂褶等古希腊服装文化也被运用到了设计中。

1
设计师

品牌:Xuzhi

设计师:陈序之

接受采访时,Susan Fang刚参加完巴黎的The Alphabet Showroom飞回国内。“在巴黎的期间,国外的买手和卖货还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但原本期待通过巴黎的展厅能够拓展一些日本的买手资源,却因为疫情影响,很多亚洲的买手也缺席了。”

实际上,设计师原本为Susan Fang 2020秋冬系列设计了超过100多种新的印花,最终收到并且能够投入到系列中的,只有一种。延迟复工进一步压缩了准备时间,这次她带去巴黎的样衣比预计少了整整80%。“但这样也让我把精力都放在了比较重要的设计上,我的展位看起来很空,买手就能更清晰地去了解这一季的设计。这一次服装销售的比例占到了60%-70%,配饰占了30%-40%,但以往的数据正好相反。”Susan Fang的很多样衣和配饰都是依靠自己手工制作,所以在没有师傅和工厂的情况下还是能够继续完成。

在上海时装周取消实体走秀后,Susan Fang计划着打造一次线上的动态广告,“通常我们说到’campaign’都是指平面内容,但我们这次会通过拍摄静物来创作动态的视觉影像。目前来说,这些物料主要还是在传统的社交媒体平台进行传播,但是也想要尝试一下短视频平台。这些拍摄的执行肯定受到了疫情影响,特别是道具场地的准备。不过,好的一面是,很多原本档期很满的知名摄影师就有了时间来和我搞创作。”

品牌:Susan Fang

设计师:Susan Fang

接受采访时,Susan Fang刚参加完巴黎的The Alphabet Showroom飞回国内。“在巴黎期间,国外的买手和卖货还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但原本期待通过巴黎的展厅能够拓展一些日本的买手资源却因为疫情影响受阻,很多亚洲的买手也缺席了。”

实际上,设计师原本为Susan Fang 2020秋冬系列设计了超过100多种新的印花,最终收到并且能够投入到系列中的只有一种。而延迟复工的规定进一步压缩了准备时间,这次她带去巴黎的样衣比预计少了整整80%。“但这样也让我把精力都放在了比较重要的设计上,我的展位看起来很空,买手就能更清晰地去了解这一季的设计。这一次服装销售的比例占到了60%-70%,配饰占了30%-40%,但以往的数据正好相反。”Susan Fang的很多样衣和配饰都是依靠自己手工制作,所以在没有师傅和工厂的情况下还是能够继续完成。

在上海时装周取消实体走秀后,Susan Fang计划着打造一次线上的动态广告,“通常我们说到’campaign’都是指平面内容,但我们这次会通过拍摄静物来创作动态的视觉影像。目前来说,这些物料主要还是在传统的社交媒体平台进行传播,但是也想要尝试一下短视频平台。这些拍摄的执行肯定受到了疫情影响,特别是道具场地的准备。不过好的一面是,很多原本档期很满的知名摄影师就有了时间来和我搞创作。”

图说:2020秋冬系列,Susan Fang尝试探讨人们对物品的定义,在原本通过色彩、轮廓或动态去理解一个物件的基础上,加入超现实的故事,是设计师本身梦境的一个延展。飞翔在虚与实之间,彩色羽毛、彩色玻璃珠等新元素继续丰富Susan Fang的女孩世界。

1
设计师

采访、撰文 黑子 / 编辑 Elva / 图片提供 Angel Chen、Haizhen Wang、Calvin Luo、Sankuanz、Staffonly、Garçon By Gçogcn 、Xuzhi、Susan Fang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时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