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梦,少女巴比伦

片场设在一辆高铁上,贾樟柯受到一名乘务员的反复搅扰,最终,忍不住朝她大吼了一声。李梦的心也随之揪了一下:“贾导会不会也这么吼我?” 2012年拍摄电影《天注定》,她19岁,第二次跨入电影片场,紧张、害羞的情绪一直让她绷得很紧。在《天注定》里,李梦饰演莲蓉,一个单亲妈妈兼坐台小姐,她为此到夜总会“参观”了半个月,还和一位小姐加了微信。

image
ELLEMEN

片场设在一辆高铁上,贾樟柯受到一名乘务员的反复搅扰,最终,忍不住朝她大吼了一声。李梦的心也随之揪了一下:“贾导会不会也这么吼我?”

2012年拍摄电影《天注定》,她19岁,第二次跨入电影片场,紧张、害羞的情绪一直让她绷得很紧。在《天注定》里,李梦饰演莲蓉,一个单亲妈妈兼坐台小姐,她为此到夜总会“参观”了半个月,还和一位小姐加了微信。

对于当时正在北京电影学院念大三的学生来说“男人为什么喜欢去那种喧闹嘈杂的地方?”是一个很难破解的问题。“为了要排解压力,填补空虚。”这还是她之后得出的解释。贾樟柯要的,或许正是这种似懂非懂的迷蒙。

image
ELLEMEN

黑色高领针织衫和绿色格纹短裤 均为Prada

我们拍摄的当天是情人节,李梦裹着宽大的风衣,穿着老式布鞋,摇晃着走到了老房子的顶楼。窗外的阳光照在她身上,脑袋后的马尾辫散发着亮光,白皙的脸上还缀着几颗青春痘。这不是一位高鼻深目的美艳女子,但气息浓烈而特别,清淡的表情和坚硬的眼神里面写满了倔强。或许,倔强的外表只是敏感内心的一层保护色。

无所依傍,这是李梦内心常有的感受。17岁离开在深圳的家,独自去北京读书、拍戏,遭遇风雨的时候,无人能为她遮挡。“我并不怎么强悍,而是在无所依靠的时候,只能靠自己。”她说话习惯每句的最后一个字往下轻轻一坠,听起来,毫不拖泥带水。

出生在湖南长沙,3岁随着父母到深圳,按从事金融行业的父母的意思,女儿应该出国留学,然后回国安安稳稳当个白领。李梦猜想:“当演员,这是一个他们无法理解的专业。”

从《白鹿原》中的白灵到《少年巴比伦》中的白蓝,李梦遇到的角色大都是憋着一股劲的叛逆女孩。强化女性的独立特质或许是当下电影编剧中的流行,但屡次与这样的角色相遇,与她骨子里透出的桀骜不驯无法剥离。

image
ELLEMEN

白色衬衫 Ports 1961

镂空棉质底裤 Dior

小时候,李梦就是那种被老师在讲台边设了专座的学生,父母也常常需要到学校附近的书店,才能抓住这个窝在一角入迷地看着古龙小说的女孩。

对电影,她始终深深痴迷。从张艺谋、冯小刚、陈凯歌到贾樟柯、王全安等等,她自童年走过的青春布景,交织着他们的作品。相比于北京,深圳并不是个文化气息浓郁的城市,李梦想要学艺术,她选择了一所艺术高中,拼命练习舞蹈。“声、台、形、表,表演上得不到辅导,声音条件又一般,我想自己只能在形体上加强了。”

电影《霸王别姬》中,有两个场景令李梦记忆深刻。“一是程蝶衣说的那句:‘不疯魔,不成活。’另一个则是少年程蝶衣在师父的打骂下练功背词,才终于被逼出那句:‘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这有点像我当时自己和自己较劲的状态。”她当时的状态就像是在一间小黑屋里默默努力着:“自己不知道外界的竞争者们有多强,只能尽量使自己变强。”

image
ELLEMEN

黑色胸衣 H&M Studio

绿色夹克 Saint Laurent

1月上映的电影《少年巴比伦》里,李梦饰演的厂医白蓝叛逆、正义,最终挣脱工厂,远走异乡。“我想我和这个角色的共鸣就是,我想要去的地方,终于去成了。”

进入北影的那年,李梦的人生好像是瞬间开挂,在机场遇到了电影《白鹿原》剧组副导演,经过副导演推荐和邀请,导演王全安最终确定李梦来扮演白嘉轩的女儿白灵。这个刚开始阅读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女孩一脚滑向了电影世界。一直想要做的事情竟如此触手可及。那时,整个世界似乎是向李梦展现了最大的柔软和善意。

李梦满心雀跃地投入其中,做了不少功课。“可整体上我的状态还是懵懂的,自己准备很久,但根本不及导演的一句点拨来得清晰。”演了一个月之后,白灵杀青。可在最终的电影里,白灵这个角色完全被抹去,一点不留痕迹。李梦当时的感受就是“崩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之前的事情就变成了一个梦。”

梦醒后,重回学校,李梦的心境变了,她不知道如何面对周围的人。

“人人都知道你去演《白鹿原》。”她深深叹了口气,说:“可最后上映的片子里却没有你。”她也问过王全安为何删去了白灵。她记得自己得到的回答是:希望突出田小娥这个角色,同时,白灵被自己人活埋的情节也可能对电影过审带来障碍。

2013年的66届戛纳电影节,贾樟柯凭借《天注定》得到最佳编剧奖。首映那天影院里掌声轰鸣。那一瞬间,她的心被撑得很饱满,也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电影真的能够给人带来至高无上的荣誉。从前的苦闷都不那么重要了。”

image
ELLEMEN

白色背心 Givenchy by Riccardo Tisci

绿色阔腿裤 Gucci

现在回看,李梦依旧感谢《白鹿原》,那是她电影之路的开始。“最终是否出现在片子里,没关系,至少,我让行业里的人看见了,就会有角色找到你。”“那要怎么才能获得自己想要的角色呢?”“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直接去和导演说,自己争取啊!我是比较积极的,因为觉得机会很重要。”

她看着窗外的上海老弄堂,毫不犹豫地说。“当然,也要看缘分,就像贾导那部电影的名字——天注定。”

现在,她更愿意把自己揉成一团泥巴,敛起自己的锋芒,根据角色转换风格。两天以后,她的又一部电影《上海王》就要上映了。她演少年时期的上海王,一个将会坐上黑帮头把交椅的乡下丫头。

image
ELLEMEN

黑色胸衣 H&M Studio

那个下午,她在老房子里的一张红色座椅上缩成一团,讲述着这部新作。“我的状态很平常。现在,每部电影上映前,都会比较理性。”她依然羡慕黄渤为人处世的游刃有余,觉得自己有点“交流障碍,不能完整地表达自己。”

可这终究不是那个初出茅庐的懵懂少女,她曾经用倔强的颜色包裹自己。现在,她又在想办法一点点剥掉这层壳,坦然寻找她的新领地。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时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