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荒野,我的草原

ELLEMEN增刊 Coolife 10月刊卷首语。

“这里就是你的荒野。”出自旅行作家毛豆子为我们写过的一篇底特律的文章。一座没落的大都市,遭遇时代洪流,被冲刷,被洗劫,几近沦陷。结果否极泰来,反倒越来越受关注,另一波资本抓住机会,遂显回潮之势。我朋友去底特律开了家居酒屋,坦言年营业额五千万人民币不成问题。

image

曾经的草原,变成了荒野。身临其境,暗夜中毫无星光,四周除了野风,什么都没有。就差一滴凄凉的泪。

这时候需要时间,冷却悲伤,燃烧希望,眼下的荒野,或许就是将来的草原。这是一个关于轮回的命题,万物有生,优胜劣汰,存活下来就有其中道理。

image

杭盖乐队有首歌就叫《轮回》,大意是:“春夏秋冬四季轮回,生老病死命运轮回,年月更替兴衰轮回,宇宙永恒,青春却一去不回……”民族音乐,经过他们的组合和编排,成了蜚声国际的世界音乐。回想当年,我们《ELLEMEN睿士》曾在创刊时邀请杭盖进行过现场演出,气势磅礴,全场沸腾。

本期杂志,我们与杭盖再续前缘,跟他们一起回到了排练的地方,锡林郭勒盟正蓝旗上都镇。这支成立于2004年的乐队,已不需要所有成员都住在同一个地方天天排练了,大家各自有家。队长伊立奇住在祖籍所在地上都,他在附近的草原上租了个蒙古包,三面落地玻璃,排练时可以望着风景。主唱胡日查的家在青海德令哈,儿子已经十一岁了,出门在外天天要跟家里视频通话。主唱兼吉他手义拉拉塔在北京,没有架子,不讲废话。马头琴手巴图巴根随老婆搬到了香港,想想一个蒙族汉子住进香港四十平的公寓里是什么感觉?乐队另外三位成员李中涛、钮鑫、徐京晨也分散在各处。

一有演出,他们就从四面八方齐汇聚。

image

“我们蒙古族人大多都放弃了传统的生活方式……搬到城市后,我们许多人逐渐被当地的文化同化,所以这种传统的音乐彻底失去了它原有的空间。”伊立奇曾在采访中如此说道。

我问伊立奇,现在是不是杭盖最好的时候?他点点头。他在家里做饭给我们吃,讲起了当年边修飞机边搞乐队的往事,以及杭盖这些人是如何走到一块儿。酒过三巡,胡日查开始唱歌,唱着唱着,竟然哭了起来,何等感性!蒙族人的生性,在杭盖身上最大程度地闪耀着。没有草原,也有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只要心胸辽阔。

封面故事的另一章节,我们还拍摄了生活在城市中的蒙族人肖像。有些打拼在北京或上海这样的摩登都会,有些则在例如朱家角的小地方偏安一隅。与杭盖一样,不要求他们穿任何与民族有关的服饰,这种反差无须以少数民族的特征来体现,再华丽的当季服饰也掩盖不了他们真性情。

image

情形互换,本期时装大片的模特张鸣磊是土生土长的呼和浩特人,作为汉族,他对于内蒙古自治区的这座省会城市了如指掌,从小受到蒙族文化的影响,带我们走街窜巷。

我们来自各个地方,家里都没有草原,有些人在故乡还有些土地,除了每年收些租金,基本上毫无关联。回避不了的房价楼市,成为在城市中立足的必然手段,当钢筋水泥禁锢住身躯时,天马行空的思绪是否还会飞扬?策马驰骋的渴望是否还会涌动?

Coolife 10月刊购买链接(https://detail.tmall.com/item.htm?id=560502658437)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时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