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 | 陈宥维:扮演男偶像

每一个关于偶像的故事,往往有着疑问承前启后。陈宥维在《延禧攻略》与《双世宠妃Ⅱ》两部爆款剧后,他从既定轨迹偏移,以练习生身份投入造星运动的大潮。关于这个倏然过渡,陈宥维予以“不想过早被定性”的注解。

image
ELLEMEN

每一个关于偶像的故事,往往有着疑问承前启后。“陈宥维为啥参加《青春有你》?”这个出自外界偶合群体的提问曾一度高踞于微博热搜榜。在《延禧攻略》与《双世宠妃Ⅱ》两部爆款剧后,他从既定轨迹偏移,以练习生身份投入造星运动的大潮。关于这个倏然过渡,陈宥维予以“不想过早被定性”的注解。

预期动线的抉择,陈宥维在入行之初其实已经做过一回。尽管在模特大赛上与经纪人的结识为他推开了一扇门,但此后何去何从,他茫无头绪。往表演方向发展,是宥维在训练中日渐确凿的,因为客观上唱跳需要更长时间积累,而主观上自己也是“一个挺鬼挺贼的戏精”。

因此,陈宥维后来决定去选秀,也并非如他者看来那般毫无脉络。既然演员面向是藉由尝试探索而出,那么趁年少之时着墨些许偶像情节亦在情理之中。此刻,在成团出道后的第四个月,铺展于宥维眼下的又是一个新问题:演员和偶像,哪一个自己更喜欢?“演员。”他不假思索,“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适合当偶像。”

偶像的背面

写出“演员”,需要二十一笔。而“偶像”,则是二十四画。当纸上添增的横竖按比例还原到现实背景时,此中的弯来折去愈渐清晰。陈宥维的开局并不顺遂。尽管在《青春有你》的首期人气榜单中夺冠,但到了导师评定环节,他还是在卖力表演一场后被划入了F班。全场瞩目的一分钟里,准备的用心和亟待提高的舞蹈水平同样显而易见。

image
ELLEMEN

条纹背心、条纹皮衣外套、黑色西裤、黑色系带皮靴和项链 均为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人气与唱跳实力割裂的罅隙,让类似于“赶紧回家拍戏吧”这样的负评一涌而入。那个时候,宥维曾被问道,如果逆袭不成功一直处在F班,他想要对努力了却没收获的自己说什么。“那就是还不够努力,”陈宥维语气笃定。

练舞的沙袋、密麻的歌词本和在上面睡着的单杠,这些努力过的凭据见证了他从F班到前九出道的经过,也为后来巡演中赞誉不断的流畅舞步埋下伏线。在采访的当下,陈宥维所属的UNINE男子团体刚结束首轮全国巡回演唱会 。“每一场都挺满意。”他口中的“满意”,放在总结语境里带有抓大放小的意味,因为遗憾之处往往存在。身体不适的北京场和濒临低血糖的成都尾场,是“状态欠佳的”,也是“感觉让大家担心的”。

image
ELLEMEN

而即便是康健,陈宥维也需迎对紧张这个时日久长的未解题。小时候,每次课上发言和国旗下讲话,他都会依循惯性陷入紧绷状态。到了现在,触发情绪的场景换成是每场见面会第一只舞蹈。

但陈宥维在条分缕析紧张的前因后果时,并没有勾连出任何负面指向,反而总带着点轻松,“可能演员都比较敏感,也可能是有强迫症要去看看。”他最后归结出,重视舞台是此中的因由,“想要做好,但怕自己做不好才会紧张。”所以陈宥维反而享受着紧张,在那个状态里他能更清楚感知内心的褶皱与层次。

陪他看风景的人


“旅行的意义,不在于目的地,而在于沿途的风景、看风景时的心情和陪你看风景的人。”

《青春有你》第二次排名公布后,陈宥维对即将离开的练习生说了上述这番话。淘汰接连不断,周遭的人筛了一批又一批,最后与他共对繁盛景况的,是UNINE的八位队友。

image
ELLEMEN

黑色羽绒战术马甲 /Moncler 1017 ALYX 9SM/格纹连体裤 Zickness/白色帆布鞋 Maison Kitsune/Possession时来运转戒指 Piaget


宥维是这样描述他们的:在工作上,面对唱跳实力突出且舞台经验丰富的队友,他自动扮演虚心请教的学弟角色,但在生活上,他评价自己是“唠叨鬼”,像饮食需无糖无油等条条框框特别多,所以常被嫌弃管得严。

磨合期在团队中仍处于现在进行时,但陈宥维回忆起的瞬间,还是戏乐笑语占了多数。他下意识地想到自己跟队友天天打闹的情景,和何昶希有时甚至会闹到要互删微信。“但后来有求于他,我就把他加回来了。”

image
ELLEMEN

格纹西装套装 Marni/白色衬衣 Jil Sander/白色帆布鞋 Maison Kitsune


演员时期的个体营业被组团后的群居生活改写,字里行间的第一人称也顺理成章变成复数,我问他会否不习惯?“不会,大厂时期就是天天呆在一起。”他继续说,从小独立的经历也让自己对任何处境都能快速适应。

那么自然而然,我们便聊到了其他陪看风景的人,他的父母。用宥维的话来说,父母还是蛮支持他走上演艺之路,因为“他们觉得能在电视上看到我很自豪”。成团出道后,父母密切关注着陈宥维的超话,还会像粉丝那样催他更博。“他们会叫我多发点照片,跟我讲怎么自拍更好看。”

image
ELLEMEN

在《青春有你》的决赛上,陈宥维看完父亲的视频一时感触。他在镜头面前袒露,觉得父母好像没有看自己长大,双亲的鼓励其实是他所需要的。宥维用“情绪到了脱口而出”形容这个瞬间,因为在他印象里,自己一直很少会跟父母讲这么深的话。

记住作品,忘了陈宥维

“在当偶像的过程中,你最喜欢的部分是什么?”在采访进行到中后段时,我抛出这个问题。“还不知道。”他望着我。

“那最不喜欢的部分呢?”陈宥维的答案变得内容丰实,“那应该是失去生活。”来得迅疾的关注总裹挟着巨细靡遗的检阅。他心里清楚,自己现在已无法像往日那般过得旁若无人,“以前做什么都不会有人看,就算是坐地铁也没人管,但现在不可以了。”出道后,陈宥维还是试过搭地铁出行,“没有刻意隐藏自己,就像普通人一样。”

image
ELLEMEN

羽绒上衣和裤子 均为Moncler Craig Green/银色皮靴 Valextra


如期而至的还有那些映照着公众喜好的人设标签。在微博上搜索陈宥维,“不要举铁”是出现频次颇高的四个字。对此,陈宥维笑称,“粉丝叮嘱归粉丝叮嘱,但身材还是要练的。”

谈及人设,陈宥维的言语一时密集起来。其中,我们提到了“初恋脸”,另一个热度颇高的印象评价。“我不认为自己是初恋脸。”相较之下,他更倾向“少年感”。在时光里改变,他渴望框住不是青春的样貌,他只想保留年少之时的心态,“心是年少的,那么人也会永远年少。”

image
ELLEMEN

银色大衣 Zickness/白色印花T恤 Paul Smith/黑色皮裤 Bottega Veneta/吊坠项链 Damiani


“一个一个偶像都不外如此,沉迷过的偶像一个个消失。”如《开到荼蘼》这句歌词所言,偶像在日往月来中不停止地更新与迭代。谈及是否担心观众记不住自己,陈宥维言辞恳切,“我其实更想他们能记住作品,忘了陈宥维。”

喜欢做演员、适合当偶像,在与陈宥维对话的过程中,我不断在想,究竟最优解是“喜欢”还是“适合”?但在这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可能并不是一次单项选择。偶像之于笃爱表演的他,更趋近于是他所挖掘的另一个自己,但这不等于是陈宥维的全部。

image
ELLEMEN

得出这样的论调,并非全然是对他人生命的揣测。问陈宥维,在当偶像的时间里自己有什么想实现的事。思考片刻后,他留下了这个意味深长的答案:我知道自己有很多面,但现在可能只是某一面被看到、被了解、被喜欢。我希望人们能发现我是一个立体的人,也希望他们能喜欢上我的其他样子。

出品人吖桑奇

监制森蝶

摄影乔大才

造型森蝶 佩佩

编辑瑶瑶

撰文拽克

妆发刘诗坤

品牌鸣谢

Bottega Veneta | Damiani | Jil Sander | Maison Kitsune | Marni | Moncler 1017 ALYX 9SM | Moncler Craig Green |

| Paul Smith | Piaget | 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Valextra | Zickness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新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