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在北京的俄罗斯人
2018-09-06
TAG: 少林 俄罗斯 武术 游客
分享到:
听三名北漂的俄罗斯人述说对中国的认识,及他们截然不同的命运轨迹。

作为接壤的大国,俄罗斯和中国从不缺乏交流,但又似乎从未真正了解过对方,这一特质在苏联时期因共同的意识形态达到顶峰。一名在北京的俄罗斯人见面先声明,他不喝酒、不打架、不认识俄罗斯小姐、不玩熊。文中的三名俄罗斯人都在中国生活多年,最后落脚北京。他们用熟练的中文接受了采访,或多或少代表了不同时代俄罗斯人对中国的认识,也在中国拥有截然不同的命运轨迹,最终实现了自己的价值。

 

1.

“第一次去少林寺,一大堆人吃东西,

吐痰,买买买,我赶紧跑了。”

  

微信图片_20180906155903

鲍立斯

俄罗斯莫斯科市

居合道老师(五段)

来中国二十二年

 

我是地道的莫斯科人,第六代。我小时候还分不清中国、日本、韩国的时候,就对亚洲特别有兴趣。妈妈给我讲过一个故事,我两三岁的时候,有个日本人到我们家做客,我特别兴奋,特别喜欢他,一直让他陪我玩。

 

我妈怀孕的时候收到一份礼物,很小很美丽的一把亚洲刀,以前写信时裁纸用的,样子像中国的牛尾刀,她常常拿在手里玩。我对剑感兴趣,爱各种各样的剑术,可能也与这个有关。

 

苏联的时候是不能练武术的,不过也有些关于武术的书,但大部分是传奇故事。我们一些喜欢武术的人就偷偷去练空手道。当时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武术这个词,只知道有亚洲功夫,苏联时候有几部经典电影里有空手道,小孩子就照着练。

 

当时苏联除了外交官和专业人员,很少人能出国,人们能看到的就是几本讲空手道的图画书,西方出的,已经是在胡说八道了,人们把书翻译了,觉得这个东西应该这么练。俄罗斯有一个空手道门派,全部是由俄罗斯人创造的,跟日本空手道没有任何关系。很搞笑,现在看觉得好傻。

 

后来戈尔巴乔夫改革,苏联解体了。俄罗斯电视台出了一档节目,介绍全世界各个地方,其中有一部分介绍中国,介绍武术是什么,有竞技武术、比赛武术或者散打。还有电影片段,《少林寺》,就是李连杰、于海、于承惠的那部,就15分钟。这个节目每周都重播,所有孩子都看过好几遍。

 

那个时候俄罗斯人都知道少林寺是最厉害的,当时我想一到中国脑海里就会出现少林的和尚。所以我一来中国第一个就是去少林寺,到那边一看,一大堆人,吃东西,吐痰,买买买,赶紧跑了。《少林寺》是个梦,很漂亮。

 

微信图片_20180906155917

 

节目的最后,于承惠正好拿双手剑,剑很长。于承惠说这不是传下来的东西,是他自己创造的一个剑术门派,按照古老的剑谱、历史,和他自己的功夫编出来的。当时不知道这些,我就迷这把剑。也不是觉得好看,也不是觉得实用,没法说,我只有一个想法,这是我的。

 

我在大学里学了中文,毕业后,大学安排我公费来中国学习,我就这么来了中国。当时我想去北京,北京是首都,我也是首都人,还听说于承惠在北京,就非要去北京不可。学校是政府分配的,我没有选择的权利,后来知道自己要去济南。只好在地图上找济南,找了半天才找到。

 

到了济南第二天,我一早6点钟去公园找武术老师。我看见一个人拿着双手剑,特别兴奋,过去问可不可以学?他说不行,让我跟那些老人打太极去。后来大学的武术老师说于承惠是他的好朋友,可以给我介绍。所以我就这么碰到了于老师。我相信这是天意吧。

 

双手剑很多动作和螳螂拳类似,我不想练螳螂拳,但是我老师说你要练双手剑,必须学螳螂拳,我说那好吧,开始慢慢接触螳螂拳。螳螂拳有传统也有现代的,现代的就是于海做的那种怪怪的动作,象形的动作。但传统的完全不一样,像拳击一样。

 

微信图片_20180906155922

 

我的故事很像江湖上的一些故事,由于螳螂拳招数很多,刚开始碰到各种各样的人,后来一共认了三位师父。前两位是山东的,一位是梅花螳螂拳师父,一位是六合螳螂拳师父。在山东龙口学六合的时候,我觉得那是真的武术,同以前接触过的有很大区别,开始重新学,每个月至少去两次,一次两三天,有时候多一点。回来后的第一天,我说方言,大家都听不懂。2000年我来北京,大家说我一口山东口音。最后一位师父是北京的洪志田,戳脚翻子的大师。现在回头看,我碰到的师父、老师应该算世界上最好的。于承惠就不说了,螳螂拳的两位师父,他们在烟台是第一和第二位,洪志田在戳脚翻子的故乡保定蠡县被称为掌门人,只不过他不承认。

 

到现在西方对武术有很多误解,武术是格斗,但武术包含很多,所以它是一种文化。这些动作怎么去做,怎么去研究,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很难分开。举个例子,我老师都给我说手、眼、身、法、步,五个字,身法是什么,我十几年以后才明白,也许是因为我笨,也许我太依赖西方的梦,所以花了这么多时间才明白。

 

对于一个外国人来说,学习中国武术最难的是理解师父说什么。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外国人的不一样,不是人不一样,而是我们都有自己认识某种事物的方法,这个区别肯定存在。

 

研究拳谱非常难。我拿螳螂拳举一个例子。西方人的思维方式非常系统,ABCD、1234。必须有逻辑,前面和后面必须有连接,要不然从上往下或者从下往上。但是你看梅花太极螳螂拳的那些理论,十二字,另外还有十三打,还有八打八不打,还有七长八短,还有八刚十二柔。这些理论都说的是一件事、一种事物,怎么变成一个系统,西方人不明白。

 

以前我试着把这些理论归纳起来,用西方的方式,开始觉得很牛,好像创造了一个武术系列,但是现在看来我还差得很远。因为十二字、十三打、八打八不打这些都同时存在。西方人的思维是这个技术应该怎么练,这个就是这个,那个就是那个。

 

我练双手剑练了七八年,正好认识了一些人,有机会去练剑道。这个剑道是国际剑道,有国际剑道联盟,叫FIK。一开始学剑道的时候马上就把人赢了,感觉特别好,但是剑道也不是为了比赛拿第一名,剑道真正的意思是交流,在交流的过程中看出两个人的剑术或者功夫有多深。

 

我现在在天坛体育中心教居合道,居合道用的是真正的武士刀,剑道是从居合道发展出来的竞技体育。很多人来学习这个,最开始看到的是很帅,但是到后来他是被这种真正能约束自己的东西所吸引。现在我们被工作约束,是不得不去做的,但在这个领域里面,我们情愿被它来约束,约束之后身体和精神得到好处。

 

微信图片_20180906155927

 

居合道我试过放弃三次,我就想研究中国武术文化,而且我认为日本武道在世界上已经发展得非常好了。第二,中国武术是我小时候的梦,我觉得这个厉害,要用自己的身体去试验一下,是不是这么回事。可能是天意,不知不觉我的居合道馆就成立了,有了现在的发展,已经放弃不下,必须好好干。但是我试着用中国的功夫去理解居合道,看我的功夫够不够达到居合道的要求。

 

去年我在微信上认识了一个生产安全剑的人,他说咱们试试,我们就拿出两把剑在街头打,觉得特别过瘾,特别舒服。他因为卖安全剑认识好多人,就给我介绍,让我去打,所以去年我有一种在江湖的感觉,他们在踢我的厂子,我跟他们打。不过当然不是这样,这是一个很开心的交流过程。

 

我觉得武术会永远存在的,因为它是一种文化,一种追求各方面完美的科学的东西。在西方,拳击就是拳击,泰拳就是泰拳,跆拳道就是跆拳道,观众只能欣赏,你练它,就能够让自己得到修行吗?不一定。

 

2.

“唯一受不了跟老公回河北老家,

男女分桌吃饭,

而我是喜欢平等的人。”

  

微信图片_20180906155932

尤莉娅

卢甘斯克州

(宣布独立,未获乌克兰及国际社会承认)

职业学校俄语老师

来中国七年

 

高中毕业我17岁,我爸说中国发展很快,让我学中文。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什么都不会,我、你、他、我们、你们、他们,这些记不住,第一个月就懵过去了。我不明白怎么学,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学,没有技巧和方法。两三个月后,我的大学老师找我,说你再不好好学就让你退学。

 

就是这句话,让我特别生气,使劲学了一个月,成绩就上来了。大二的时候,学校有一个当交换生去中国学习的机会,说可以去海南,俄罗斯人很喜欢热带,在海滩边上学中文,一定爽极了,然后我就试了一下,成功了。到了8月底,学校突然说跟海南大学没有签合同,去不了。我就哭了。然后说去一个湖南的什么学校。

 

怀化市,妈呀,这是什么地方呀!当时我就觉得压力特别大,怀化,中国人都不知道。去了以后,我没有后悔,我现在感觉外国人去学语言,就是要去小的地方。学校里只有五个俄罗斯人,三个是第一年去的,第二年去的就我们两个人,作业和说话都是中文,逃不过,在那种情况下,不会说也得说出来了。

 

有挺多搞笑的事情,刚到了中国,感觉自己中文肯定没问题。去了一个食堂吃饭,饿得不行,不会说西红柿炒鸡蛋,怎么说人家都听不懂。我们五个女孩都是点西红柿炒鸡蛋,人家一个都听不懂。然后来了一个学生,中国人,我一个同学跟他用英文说我们要吃什么,然后这个中国学生再跟那个卖饭的人说,那天的饭就搞定了。我们再来的时候,已经不问我们吃什么了,直接就给我们西红柿炒鸡蛋。我们这样吃了一个月。

 

毕业以后没有工作,2009年时中国南方对俄语没需求,包括上海也没有机会,我就回老家卢甘斯克了。我在老家待了半年,感觉中文慢慢开始忘了,我觉得必须还得去中国,找个工作,不管做什么事情。我爸也一直想让我去大城市,因为他是莫斯科人,他一直觉得我必须得在大的城市发展,机会才多。父母给了我三千元人民币,我拖个箱子就来到了北京,谁也不认识的那种。第一次来的时候才知道北京租房子还要押一付三,三千元钱完全不够。

 

我对北京完全没有概念,中介公司帮我在西直门找了间房,就那么一张床,隔断的那种,六平方米,我有半扇窗户,另外半扇窗户是别人的。我求了房东,然后押一付一,没钱吃饭了,就吃点泡面什么的。

 

北京很大,人也不那么热情,打电话找工作,哪都拒绝,确实挺有压力,但要是现在回家,父母可能会不让我再来了。然后我去雅宝路,去每个店铺问用不用翻译。有一次一个人说我可以,明天来吧。我现在才知道,在北京找工作必须得要住近一点,如果远你也不能说,你必须得说得近一点。我当时跟他说住在西直门,看他的脸色有点不对劲,但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后来我回到家,准备好了上班,特别开心。然后他打电话说,你知道吗?我们已经找了另外一个人,你可以不来了。我就哭了,在大街上。这样的状态差不多有两周。

 

我第一个老板是浙江的,我去面试,他觉得行,问什么时候可以上班,我说随时的,第二天就去了。这个管吃,以前早上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可瘦了,现在胖了,啥都吃。回到家得八九点,就看人多不多,多的话就十点才回家,躺下就睡觉,也没有什么其他时间。

 

从那时开始就慢慢地好了,我在雅宝路干了半年,去了一家叫喀秋莎的培训学校当俄语老师,后来又去当翻译。离开学校后,学校就倒闭了,那么大的学校,北京就好几个分校。

 

斯大林的时候,我爷爷在克林姆林宫当警卫,打完仗后不需要那么多人,国家派他去研究所,算是养老,这家研究所是研究战斗机的。后来我爸在研究所做工程师。

 

我和爸爸说爷爷这么厉害,爸爸说如果打仗了他最惨,但是他要当兵,领导要保护他。我爸研究战斗机里面的通讯设备,还说国家给他们一块黄金,然后要从里面抠出一块东西什么的。我说爸那你还行。

 

我爸没有专门学过画画,但什么都会画,素描、水彩、油画,那些名画他看着就可以画下来。我爷爷的爸爸是给教堂画画的,我爷爷上过美术学院。

 

后来爸爸去基辅出差,基辅有一个制造飞机的工厂,因为是保密工作,国家让他把户口从莫斯科转到卢甘斯克。工作完了爸爸要回莫斯科,出了一个政策,不让落户莫斯科了,就像北京一样。他在莫斯科有父母、妹妹,也有房子,根据房子也可以给他落户,但房子的面积只适合三个人住,不能加进第四个人了,找了很多当官的都没办法,那两三年特别严。

 

他一直不喜欢我们这个地方,因为他从大地方来的,然后就认识我妈了,没办法了。我妈也来自俄罗斯的一个省会,靠近乌克兰,不过那边比较贫穷,我妈的姐妹在卢甘斯克找到了工作,这里有工厂、商店,那个时候在苏联很多东西用钱买不到,卢甘斯克什么都有。她们就从俄罗斯到了乌克兰,当时还属于苏联,认识了我爸,后来就有了我。苏联解体后,就回不去了。

 

苏联没了以后特别惨,没饭吃。每天都上班,不给钱,就帮你交个水电费,有工作就不错了。后来我爸开始修电视,人都没钱,买不起新电视了,修一修还能用,现在的平板电视也可以修。我爸年纪大了以后觉得卢甘斯克还行,安静,节奏慢,空气好。

 

后来打仗了,卢甘斯克70%是俄罗斯人,不想归乌克兰管,俄罗斯支持我们。卢甘斯克现在属于共和国,独立了,虽然没人承认,但是我们承认就行了。爸爸妈妈不怎么跟我讲到底他们经历过什么事情。打的时候都是大半夜三四点,大家休息的时候,突然飞机就来了,警报让你下楼,我爸妈住十楼,不能用电梯,真是折磨死了。

 

他们去俄罗斯躲过一段时间,年龄大了也不想在别的地方住,去了几个月,待不下去就又回去了。每次回家一有什么声音我都特别害怕,怕是不是又打仗了。以前看见人拿着枪是不可能的,现在只要你一出门,就能看到好几个人拿着大枪,也不穿制服,分不出来是乌克兰人还是俄罗斯人,特别不舒服,感觉自己做错什么事情,马上就开枪的那种。

 

我一直在中国,我妈说是一个好的选择,起码不用担心我,他们年龄已经大了,打就打吧,反正我安全,他们很知足。很多中国人说,为什么他们不过来?其实有机会,但是他们语言不通,就不怎么想来。2015年下半年我们那里不打了,到现在已经完全停下来。但是感觉卢甘斯克不是那个地方了。

 

俄罗斯帮我们,乌克兰就不给我们钱,现在我们用的钱是俄罗斯卢布,食物什么的乌克兰也不给我们,只能从俄罗斯进过来。

 

乌克兰人不喜欢我们,虽然我们是一个国家。我去乌克兰西部,外国人说俄语,他们特别热情,也能听懂,我们有时候说俄语,他们装听不懂,说乌克兰语,他们能听出我们不是纯乌克兰人,就是那种看不起的感觉。

 

西边的乌克兰人也不是纯的,他们有很多民族,像波兰人就有很多,都带着家乡的口音。我们和他们之间有一条第聂伯河,打仗的时候那就是边界,经常被占领。我们是俄罗斯人,工作也去俄罗斯,西部的乌克兰人去欧洲的比较多,坐大巴几个小时就到了,所以他们受到欧洲文化的影响,跟我们是有差异的。

 

乌克兰人说因为斯大林,很多乌克兰人死了,其实斯大林对俄罗斯人也这样,很多俄罗斯人也死了,就看你怎么说了,其实没有什么不一样。

 

我现在也不愿意去俄罗斯,特别是偏远东的地方,感觉有些人太爱国了,太可怕了。因为俄罗斯太大,莫斯科在欧洲还能控制住,远东那些地方控制不住,必须得有个思想工作,才能控制住自己的人。莫斯科也特别让人不舒服。我老家的机场不能用了,回家必须经过莫斯科。有一次我和老公回卢甘斯克,他在乌克兰上过学,签证是学生签证,俄罗斯海关故意快速地用俄语问他干嘛来俄罗斯,他说是旅游。那人问他之前在乌克兰干什么,他说上学。他说你真的是上学吗?感觉很不客气。知道我俩是夫妻,轮到我就不让我过,把我护照扣下来。我们就没赶上下一班飞机,后来把护照还给我了,也没什么事,就是卡你。中国有很多外来文化,出国的人也很多,但你们保留了自己的文化,我觉得挺好的。我刚来的时候,只能接受,不能对比,真的去接受了,也没感觉太大区别,因为我们都是苏联那种模式过来的,教育有一点像,人的思维也不觉得太有差异。

 

肯定还是有中国人把我当外国人看,但是我没有什么特别深的感受,因为我尽量按照你们的思路办事。我觉得到了哪个国家,你不能带着自己的文化去要求别人,必须得适应对方的文化,去理解对方。但是外国人还是一个外国人,应该是这样的。

 

我觉得中国菜好吃,有地沟油,那没办法,菜是各种各样的,回乌克兰以后,我觉得菜一个月就没得吃了,就那么几样。我可能是个吃货,但是我觉得你到了另外一个国家,必须吃人家吃的那些东西,才能适应人家的思路,融入到这个国家。

 

唯一受不了的是回我老公老家,河北邯郸的农村,男的跟男的吃饭,女的跟女的吃饭,我是那种喜欢平等的人,你们的妻子可能不挣钱,我是挣钱的。我老公说不是因为看不起你,是因为人多坐不下,但我还是受不了。后来我也不表现出来不喜欢,过去就算了。

 

我们现在也不打算要孩子,我老公的弟弟已经有孩子了,我们的压力没那么大。现在回卢甘斯克,看到中文会哭,到现在我也解释不明白,我老公说我可能上辈子就是个中国人。可能也是吧。去年8月份回家的时候,我第一班飞机晚点了,过俄罗斯海关要排队,我特别着急,我不找俄罗斯人,专门找中国人,跟他们说,不好意思,我这是乘第二班飞机,现在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箱子还得取出来,中国人说去吧去吧,特别热情。我觉得这就是我的老乡。

 

3.

“华为和小米在俄罗斯特别火,

但是小米薪水不高,

今日头条很不错,

我是他们的第一个俄罗斯员工。”

 

微信图片_20180906155937

古丽娜

俄罗斯达吉斯坦共和国

短视频公司职员

来中国两年

 

最开始找工作的时候,因为不想去离学校很远的地方,朋友给我介绍了快手,他之前在那边实习过。快手的俄语版需要俄罗斯人,这是去年,2016年和2017年都是快手最火的时候,现在应该是抖音比较火。

 

我之前听说在中国用快手的很多是穷人,上传一些奇怪的视频什么的,但在俄罗斯,基本上都是大城市里面的人用快手,农村的人不会用,农村人的手机特别不好,连视频都不能看,也没有网络。快手现在也没有那种视频了,变得和抖音差不多。快手现在在俄罗斯特别火,但还不能直播,也就不能赚钱。

 

我负责做内容。刚开始的时候审核视频、举报,给拍客做翻译,还在社交网站和Instagram找一些俄罗斯网红,希望他们在快手上开账号,想一想可以做什么活动。俄罗斯网红和中国网红差不多,像唱歌跳舞什么的。我去快手之前对网红一窍不通,只是喜欢拍视频,也不知道做这件事情可以挣很多钱。

 

就在一年多以前,俄罗斯人还不怎么喜欢玩App,像快手、抖音这样的短视频App在俄罗斯还不是那么火,年轻人喜欢看电视,有时候在报纸上读新闻。现在也会,但是不那么多了。

 

进入快手以后,我最惊讶的是周六、周日去上班的人特别多,而且可能一直上到晚上八九点,有些人大概晚上十二点下班。在俄罗斯,你从早上八点或者九点上班,然后六点都下班了,没有人加班。快手的人也不是为了多挣点钱,这种是不算加班的,一天有一天的工资,晚下班不会算加班费。可能互联网公司是这样,国家企业我不知道,但我要去的今日头条是这样的。

 

中国人太努力了,他们从小就很努力,努力学习,特别忙。俄罗斯人特别懒,什么都不想做,比如一毕业就找份工作不换了,他们觉得没有什么目标。

 

我有点不一样,我喜欢特别忙,我觉得要是喜欢这份工作,可以花很多时间,加班也没问题。像今年,我一边上大学,一边实习,学音乐,还参加了很多社团和留学生的活动,最后一年在大学都没有怎么在宿舍待着。有时候也可以整天都在宿舍躺着看电视剧。我在圣彼得堡上大学的时候看《爱情公寓》,那是我看的第一部中国的电视剧,听不懂,坚持。

 

我爸爸在家乡最大的橡胶厂工作,妈妈一直待在家里养我和哥哥,这种情况在俄罗斯不多,很多俄罗斯女人都是要上班的,俄罗斯工资不高,大城市工资有四千人民币,退休金只有一千人民币,所以只有丈夫一个人工作的话,可能养不起家人。所以我妈妈有时间养我们,对我的教育比较严格。

 

大概从四岁开始学体操,然后学语言,像英语、德语,小学的时候,他们让我去一个舞蹈学院学弹钢琴。大三的时候,我交换来中国留学,突然感觉特别闲,可以学其他东西,我开始学韩文。现在英语还比较熟,还有俄语和达吉斯坦语,这两个都算我的母语,德语很长时间没有复习过,很多都忘记了。

 

我当时特别喜欢韩国,打算大四之韩国读研,到最后还是选择来北京。首先因为我韩文不太好,去那边可能会特别辛苦,而且我觉得在那边工作很难,在中国这边简单。

 

我爸爸建议我去学中文,因为学中文之后可以去中国发展,可以找好的工作,有前途。但他们还是听我的,我自己去网上查了,看了很多博客,比如说学中文可以找什么工作,学日语怎么样。当时报考中文专业的人多,竞争特别激烈,我决定选择竞争更激烈的。

 

微信图片_20180906155942

 

来中国之前,我对中国没有什么了解,以为来这边可以看到很多古老的房子,像故宫那样,以为全部是那种的。我认为中国不怎么发达,很落后的一个国家。像我爸爸那样看法的人不多,很多俄罗斯人对中国的认识和我差不多,可能是因为爸爸在橡胶厂和中国人合作过。当时我选择学中文,很多人都很吃惊,说你疯了吗?

 

大概四年之前,很多媒体都开始讲中国,所以现在可能很多人又认为中国是一个特别发达的国家。

 

来中国以后,我特别吃惊老年人在广场上跳舞,或者练功夫,在俄罗斯,老年人基本都待在家里看电视,不怎么出门,如果他们上广场上跳舞,其他人会以为他是疯子。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每个国家都差不多,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差异,可能就是性格方面有点差异。

 

我的爷爷和姥爷都是党员,他们给我讲过苏联的事,苏联是一个特别强大的国家,当时的教育特别好,很多人尊敬老师、努力学习,像现在的中国人。但同时又很落后,超市里什么都没有,所有人都穿一样的衣服。像我爷爷奶奶,很喜欢那个时代,爸爸妈妈喜欢现在,因为可以买到各种各样的东西。

 

现在俄罗斯人已经没有那种自豪感了,如果有机会,俄罗斯的年轻人最想去美国,或者欧洲。俄罗斯人不喜欢美国政府,但对美国的生活还是喜欢,觉得那边工资很高,生活很方便。也可能是偏见。我觉得很多中国人都特别爱国,中国人对自己的国家,对自己的文化,对自己的历史更自豪。

 

我计划先在短视频公司试两年,再去别的地方,目前还是短视频比较好。也许以后可以去华为、小米,华为和小米在俄罗斯特别火。但是小米的薪水不高,这次也没有去那边。今日头条很不错,我是他们的第一个俄罗斯员工。

 

我在快手上有一个账号,发过一些我家狗狗的视频,我还和朋友发过一个老外说中文绕口令的视频,有一万多点击量。抖音上我没有发过视频,只关注了一个人,他是《爱情公寓》里的男主角。

 

我和很多俄罗斯朋友聊过,因为我们是外国人,在中国工作有很多限制,中国人更愿意把领导岗位让给本地人,但这个不意味着外籍员工完全没有晋升和成长空间,还是要看个人能力,只是这个空间肯定没有本地人那么大,无论我们工作多么努力,可能永远不会在中国的公司担任很高的职务。

 

摄影:王晓东、朱英豪

采访、撰文:Sean

编辑:陈晞

 

北京俄罗斯人私人史
北京俄罗斯人私人史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