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顺风车凶案嫌犯残暴根源调查
2018-05-18
TAG: 凶案 嫌犯 顺风 根源 调查
分享到:
犯罪嫌疑人和受害人都已不在人世,此案依然留下疑问:5月6日的凌晨,究竟发生了什么?

640-10



1 

 

从郑州东站火车站到沃金大酒店,30多公里,一路都是冷清的夜色。到了位于郑州航空港区的富士康沃金商业广场附近,却突然热闹起来。

 

在超市,水果摊,大排档,服装店……在艳丽的霓虹灯下,人们三三两两,结伴而行。到处是年轻的面孔。

 

此地是昔日隶属于中牟县的贫穷农村,最近几年才被划入郑州航空港区。富士康工厂带来了几十万工人大军,在每天入夜后为此地营造出一种疏离的都市感。

 

厂区如此之大,你身在其中而不自知,只有路名透露着的方位,譬如富二街、康三路。 

 

周边的村庄陆续为富士康厂区和郑州国际机场的建设让道,向外迁移。它们中的许多只是保留了村名,成了一个个坐落在尘土之上、由铁皮屋构成的安置村,在稍显空白的地图上以让人混淆的方式出现。

 

崔庄,便是其中一座。2018年的5月,它因为一起残忍的谋杀案而闻名,全国记者络绎不绝地来到村里寻找一个叫刘振华的年轻人和他的家人。

 

今年27岁的刘振华也曾在富士康打过工。和其他工人不同的是,他进厂、辞职,再进厂,每次做工都坚持不到一个月。

 

在村民口中,刘振华脾气孤僻且暴躁,一不合心意就会打人或者砸东西。他在村道上开车从不踩刹车、呼啸而过,吓得其他村民纷纷躲闪。他不仅败光了家中的动迁赔偿款,还屡次用拳头逼迫父亲拿出更多的钱。而他的父亲把这一切归结为病例本上的“焦虑症”和“抑郁症。”

 

在富士康E、F厂区对面,坐落在富士康沃金商业广场中心的,是一家霓虹灯醒目的四星级酒店:沃金大酒店。这是祥鹏航空公司的机组人员在郑州的驻勤酒店。

 

自从2016年10月郑州正式成为祥鹏航空的运营基地之一后,乘务员李丽珠(化名)便不时入住这家酒店,在这个城市作短暂停留。

 

李丽珠是山东济南人,身高1.74米,相貌秀丽。她的家中经商,是独生女,从小在家人的呵护中长大。尽管家境不错,她生活节俭,在读书期间也曾通过发传单、摆地摊来勤工俭学。

 

李丽珠中学毕业后进入山东济南的一所航空学院学习。2016年毕业后,经过层层选拔和考核进入海南航空旗下的祥鹏航空公司,实现了儿时的梦想:当一名空姐。

 

在家人和朋友眼中,她是一个简单、温柔、活泼的乖乖女。

 

在她的微博账户“Add-on”上,她在敦煌、景洪等各个飞行目的地留下了美丽的身影。和其他年轻人一样,她也爱玩抖音,曾上传多个用心制作的搞笑视频。

 

“21岁,刚毕业,好日子才刚刚开始呐。”一个滴滴司机感叹道。

 

一个只是航空港区过客的美貌空姐,和一个在村民眼中“脑壳有病”的恶霸青年,因为一款滴滴顺风车软件而相遇。

 

640-11




5月5日执行完从昆明飞到郑州的任务后,李丽珠将有36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她计划乘坐凌晨1:37分从郑州东站出发的Z字头火车卧铺,于第二天上午八点多到达济南。

 

她告诉父母,她会在家待一天,并参加5月6日晚上的婚礼后,再回到郑州航空港区。

 

5月5日晚上10点多,李丽珠工作的航班降落郑州。在沃金大酒店内洗漱换装后,她于深夜11点多在手机上叫了一辆滴滴顺风车。

 

接单的司机正是住在附近崔庄村的刘振华。

 

根据“沃金大酒店”门口的监控视频显示,李丽珠于11:53分左右来到马路边,发现了这辆亮着灯的江淮牌瑞风S2白色越野车。她并没有立刻上车,而是先比对了车尾的车牌号,确认和滴滴打车软件上的一致后,拉开车门坐进了后座。

 

根据百度贴吧上的顺风车司机的讨论,拉一名乘客、跑一单滴滴顺风车的收入其实仅够覆盖司机的汽油支出。因此车主接单顺风车的经济目的无非两种:一,上下班途中顺便拉个人分担油费;二,外地的滴滴快车司机把人拉到航空港后因是外地牌照而无法在此接快车订单,只能拉顺风车乘客回去,贴补油费。

 

本地司机刘振华为什么要在凌晨接一单既不顺路也不赚钱的顺风车?他在接单那一刻是否已经有了明确的意图?

 

5月6上午九点,李丽珠并没有出现在济南火车站。已经一个月没见到女儿的父母一直盼着女儿回家,却没有等到。李先生给女儿打了一上午的电话,到中午时关机了。

 

李先生根据女儿的身份证信息查询到,当天凌晨她并没有在郑州火车站检票登车。晚上,女儿缺席了亲属的婚礼。

 

5月7日,李先生从祥鹏航空公司得知他们也没有李丽珠的下落,于是在朋友的陪伴下驱车四小时前往郑州航空港区公安分局报警。当他在下午4点到达时,祥鹏航空公司的人已经等在警局了。

 

警方从李丽珠的同事处了解到,她曾打滴滴顺风车前往郑州火车站。司机在接单后从未驶达目的地,而是在中途退出了滴滴打车软件,从滴滴的监控地图上消失了。

 

5月8日清晨,附近村民在航空港区的始祖路和梁州大道交叉路口的一个黄土坡上发现一具尸体。警方赶到后,在现场找到一个挎包,在里面发现了李丽珠的身份证和银行卡。

 

640-12



 

若不是一个附近安置村的老人引路,外地人很难发现在始祖路这条大马路旁有这样一个隐蔽的存在。

 

这是一条没有任何标识的上坡小道。司机踩足油门上了坡,顺着一条坑坑洼洼的颠簸的土路向前。道路的一侧是种了小麦的田地,另一侧是树林。树林中荒废的小楼和变压器上的“起坟”、“拔坟”的旧广告,证明了这个村庄早已搬迁,无人居住。

 

车子向前开了大约三百米,在路的尽头,出现一个三面被树木包围的300多平方米的黄土坡。

 

这里就是李丽珠的尸体被发现的地方,也是警方认定的作案现场。

 

站在坡上可以望见郑州国际机场的跑道,李丽珠和她的同事们曾多次在那里起飞、降落。

 

“这土坡是附近施工队把其他地方掘的土倒这儿形成的。”老人介绍道。

 

一年前为了给机场扩建让道,整个董庄已经迁移到了始祖路的北面,但尚未拆除完毕。村荒了,一栋闲置的两层小楼窗玻璃破碎、结满蜘蛛网。凌晨时分,受害人哪怕扯破嗓子呼喊,恐怕也不会被人听见。

 

犯罪嫌疑人刘振华终日在航空港区游荡。黄土坡上缠着一些绿色的网兜为了在刮风的日子罩起飞扬的尘土。在纵横的车轮和脚印印记之上,在李丽珠的遗体被发现的位置,有悼念的人们留下了一束鲜花,一罐薯片,一卷红色烧纸和一把麦穗。

 

老人和几个村民是最早到达现场的。后来警方来了,把他们赶到远处。但他依然忘不掉当时看见的一幕:女孩仰面躺在黄土地上。她上身穿黑色衣服,一只手举在头边,满脸鲜血。她下身赤裸,一条腿蜷曲,一条腿伸直。鞋子、袜子、化妆品等私人物品散落在一旁。

 

载记者的滴滴车司机曾见过一张违禁流出的作案现场照片。他留意到,女孩身下还压着一条白紫相间的床单。究竟是床单还是衣服,也没人说得清楚。

 

“如果是床单,说明他早有预谋。不然哪个司机会在车上放一个床单?”司机评论道。

 

李丽珠身中二、三十刀,主要集中在背部。两侧颈动脉被割断,心脏和肺上都有刀伤。同时警方还在她的身上发现了精斑。

 

现场找到了作案工具:一把双刃的匕首和一把弹簧刀。

 

“5.7命案”专案组成立了。

 

由于刘振华驾驶的江淮瑞风S2是2017年年底按揭所得,银行为它安装了定位器。因此,尽管他退出了滴滴软件,警方依然掌握了他当晚的行踪。

 

5月8日中午11:30分,警方根据GPS定位在南水北调桥之航兴路桥上发现了这辆车牌为“豫A82RU5”江淮牌野车,白色车身上依然留有醒目的血痕。

 

刘振华的手机留在车上,而人不知所踪。

 

滴滴公司宣布悬赏100万元寻找涉嫌杀害李丽珠的顺风车司机,并公布了他的姓名、身份证号和手机号码。

 

随后刘振华的一张“吐舌头”的照片被网友挖出,瞬间传遍网络,更印证了网友心中“变态凶手”的嘴脸。众多网友给他的支付宝账户打入一分钱,只为了留下一句咒骂。

 

刘振华再也没有机会知道世人对这起凶案的态度。

 

5月12日凌晨4点,在距离刘振华跳河点下游约50公里处的郑州市西三环附近的一个河渠内,警方打捞到一具男性尸体。发型、身高、体型都和刘振华接近。

 

当天经过DNA样本鉴定,确定尸体与此前在案发现场搜集的嫌疑人刘振华DNA样本分型一致。

 

犯罪嫌疑人和受害人都已不在人世,此案依然留下疑问:5月6日的凌晨,究竟发生了什么?

 

640-13

 

 


在宣布犯罪嫌疑人刘振华跳河溺亡后,航空港区分局通过两家电视台公布了5月6日凌晨刘振华所驾驶车辆的时间线索。

 

李丽珠在5月5日晚上11:54分上车后,刘振华确实曾一度载着她向目的地郑州东站的方向驶去。

 

在车上他先对李丽珠进行言语性骚扰,而自然这已经不是刘振华第一次这么做。

 

根据微博上另一位祥鹏航空公司空姐在5月12日的爆料,她的一个女同事在到达郑州基地入住沃金大酒店后,为了前往郑州一所高校会见男友,同样曾在深夜十一点叫了一辆滴滴顺风车。而那一次接单的,也是刘振华。

 

被骚扰的空姐写道:“路上一直再(在)说能不能亲我啥了,还说你这么晚出来不怕我给你强奸了?”

 

遭到女乘客的生气责骂后,刘振华要求乘客半途下车。

 

女乘客威胁报警,刘振华甚至百度了一下自己赶乘客下车是否违法。

 

这个空姐在下车后通过滴滴平台投诉,却最终没有得到解决。

 

这个爆料信息与滴滴公司自己发布的内容相印证。滴滴公司公布,此前曾接到过一起对刘振华言语性骚扰女乘客的投诉,却因为客服五次未联系上刘振华,而未作出妥善处理。

 

由于顺风车的定价系统注定了刘振华深夜拉客是亏本的,他的屡次抢单足以证明他别有用心。

 

而滴滴顺风车对乘客的评价体系,也存在漏洞。它允许刘振华在接单前就阅读其他司机对乘客的评价,以便挑选乘客。

 

许多女性乘客会在不自知的情况下被司机加上对容貌、身材的露骨评价。

 

根据网上流传的李丽珠的顺风车页面截图,她曾被顺风车司机们贴上了“颜值爆表”、“非常有礼貌”、“氧气美女”等标签。

 

或许正因为发现屡次越轨都没有带来后果,刘振华的胆子越来越大。

 

5月6日的凌晨00:02分,也是在李丽珠上车9分钟后,李丽珠给同事发消息道:“碰到个变态。无语了。”

 

“他咋你了?你不(要)搭理他。”女同事回。

 

“说我长的特别美,特别想亲我一口。(笑脸)我尼玛。”李丽珠回答,“幸亏没坐前面。”

 

如果说她的抱怨还带着一丝轻松玩笑的成分,她的同事则更为警觉和紧张。她回答:“他傻X吧。”并为她支招:“你打电话,你就假装,说老公我马上到机场,你到机场出发厅等我。我给你打。” 

 

李丽珠尚未回消息时,女同事已经打来了电话。根据她事后接受中央电视台“法制在线”栏目采访时所称,她为了震慑不怀好意思的司机,当时用“特别粗的语气”给李丽珠打电话。她在电话中表示会在目的地等李丽珠,并陪着她。

 

李丽珠在电话中回答:“好,我去追你。”“没事,没事”“行、行、行。”同事觉得应该没事了,便放下心,挂断了电话。

 

电话持续了53秒。而根据滴滴记录,5月6日凌晨00:03分,几乎在李丽珠发微信、接同事电话的同时,刘振华悄悄退出了滴滴打车软件。 

 

一种猜测是,刘振华当时察觉到,李丽珠可能已把自己的车辆信息分享给了他人。他担心对方会报警并通过滴滴软件定位他,从而影响他的计划实施,便退出了滴滴打车软件。

 

在挂断电话三分钟后,也是在5月6日凌晨00:06分,刘振华在驶过一座南水北调桥后,突然把车头向右一拐,驶入了华夏大道路边的一条偏僻的岔道。

 

这个叫小李庄的村庄由于早年动迁,同样无人居住。记者重访现场时,看到岔道两旁有一些倾倒的垃圾和一片刚拆除房屋的地基。 

 

车辆在这里停留了七分钟。航空港区警方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推断,由于七分钟时间比较短,刘振华应当没有在此地作案,而是在这七分钟内控制了李丽珠。

 

可他究竟用何种方式控制了李丽珠,以至于在接下来的10多分钟车程内,李丽珠在后座上失去了向外界求救和逃跑的能力?

 

正是这个转折点之后,刘振华撕去了伪装。5月6日凌晨00:12分,他从岔路出来后,不再照此前的路线向市区行驶,而是调转车头向南,奔回出发地航空港区。

 

5月6日00:22分左右,航空港区的始祖路、枣林路交叉口的监控摄像头清晰拍到了他驾车由西向东经过,但从监控画面中看不到后座的情况。

 

这个路口距离他生活的崔庄不过数百米。

 

5月6日00:25分左右,刘振华的车辆来到了李丽珠尸体最后被发现的董庄的黄土坡。

 

车子这个隐蔽的无人村庄停留了约25分钟。警方推断,他在这个时间内完成了从企图强奸到杀人的一系列犯罪活动。

 

5月6日00:50分左右,他的车又继续移动,这次他回到梁州大道上,向南疾驰。

 

5月6日00:54分38秒,刘振华在梁州大道上的监控中清晰留下了驾车行驶的影像。当时他没有穿上衣,赤膊开车。作案后的他计划逃去哪儿? 

 

几天后的上午,当记者的车在航空港区这片新建设的区域行驶时,马路宽阔,高层住宅楼林立,只是鲜有人气,几乎看不到车辆和行人经过。

 

最终刘振华的车到达航兴路桥上,停止不动。

 

桥对面的一个监控摄像头拍到5月6日凌晨1:06分左右,一个黑影从十米高的桥上跳入河中,溅起不小的水花。

 

崔庄的几个村民曾聚在一起议论这条南水北调渠:“跳下去的人,没有能够游得上来的。水深六、七米呢,还是最危险的那种——上面看起来很平静,下面的水流很急。”

 

从作案抛尸的村庄到达这座航兴路桥,刘振华经过至少一座几乎一模一样的南水北调桥。那些桥全都采用了一样的透明塑料有机板围挡。

 

为什么刘振华没有在前一座桥上跳河?

 

几天后,记者来到这座桥上,尽管他跳河的破损塑料挡板已经替换,但桥面上仍留有大块的碎片。从碎片和新替换的挡板看,这座桥上,此前曾有不止一块挡板破损。

 

至于是这块挡板此前就已破损,还是当晚被他用工具砸坏的,警方并未说明。但在挡板破损处,警方发现了李丽珠的DNA。

 

这座航兴路桥并未通车,刘振华当晚只要开到桥中央,便可以望见桥的另一头被十几米长的蓝色护板拦住了去路。

 

这座桥是一条绝路。

 

他此刻若要继续驾车逃跑,只能原地掉头。但他并未选择掉头,而是弃车跳河。

 

刘振华父亲刘成军(化名)说:“我儿子从来没学过游泳。像我们这一辈小时候有河可以学游泳,而他小时候已经没有河了。”

 

当时的刘振华是否产生了身前绝路、身后追兵的幻觉?

 

他在桥上的那纵身一跃,是出于绝望的自杀,抑或在癫狂状态下把它当作脱身的最后办法?

 

640-14



 5 


崔庄村里的日子将就着。铁皮、水泥、石棉瓦混合而建的平房在初夏已极为闷热,村民坐在大树下乘凉、抽烟、聊天。

 

政府曾承诺四年后让他们入住新房,于是他们在拿到赔偿款后,又拿其中一部分当做购房款交了上去。可据村民反映,四年过去了,新楼盘的地址都尚未选定。

 

他们希望络绎不绝的记者能够报道一下此事,可记者们关心的只是那间红色铁皮屋里的刘家人。

 

虽然一批又一批外人到访,刘振华的母亲至今不知道儿子杀人溺亡一事。她每天照例一大早骑了自行车出去找儿子,找不到回家后会心情烦躁,对丈夫说话口气很冲。

 

不知哪个记者给她看了刘振华在网上的照片,她逢人便喜滋滋地说:“我孩子都上网了。听说他在部队里出名了。”

 

在采访时,刘振华的母亲突然凑过来问记者:“你找到工作了么?”

 

“找什么工作?”刘成军抢先回答,“人家是记者,你傻嘛?”

 

“你是记者?”她笑问道,“我的小的上电视了哩,你知道吗?”

 

刘成军并不知道妻子的大脑究竟有什么毛病,因为没钱给她治病,所以也从没去看过医生。 

 

刘成军的脸上心事重重,他的眼睛略红,表情略带几分烦躁和无助。由于刘振华的母亲和爷爷至今不知道这个案子,所有的屈辱和压力只有他独自抗下。

 

他天不亮就去工地上当临时工,有时给人砌下水道。他说他接受这份工作只因为每天独自在家的时间都在哭,需要转移一下注意力。他觉得人生没有意义,若不是因为还欠了亲戚朋友三十多万元尚未还清,他早已想结束生命。

 

“他十岁以前很乖,脾气可好了。”只有说起童年的儿子,他麻木的脸上才露出一丝情感。

 

村民们对嫌犯刘振华的童年几乎没什么印象,他们也说不清楚刘振华究竟是从何时变成恶霸的。

 

“那时候村里小孩跑来跑去,也没人知道是哪家的孩子。”一个年纪大一点的村民说。

 

刘振华出生于1991年,初中毕业于中牟县的张庄中学,后考上了中牟第二高级中学,于高二辍学。

 

“中牟二高是很好的学校,孩子以前成绩很好,”刘成军说。

 

中牟第二高级中学是一所全体学生住校的高中。因为中牟县是个农业县,学生大多来自农村。

 

但中牟二高的一个老师否认了刘成军的说法:“当年(刘振华读书时)学校教育质量在高中中属于很差,都是最差的高中生上这里。只是最近几年才好起来的。”

 

自高二辍学后,刘振华就开始了不受任何人掌控的生活。早年他曾跟老乡出去打工,在外地待了一阵,据说被骗入了传销。回来后他在开封饭店当过服务员,进过富士康,做过快递员,跑过出租,可任何工作都是做两天就不干了。刘成军把儿子称为“无业游民”。

 

村民纷纷表示很怕他,但又庆幸很少接触他,因为他“一进屋就把门一关,几乎不出门”。凡是和他接触过的人都领教过他的脾气。某年因为一件极微小的琐事,刘振华提了刀要去砍隔壁屋的堂叔,吓得堂叔一家搬到了村的西边,从此断绝来往。而住另一边的亲戚也因害怕刘振华而搬走。如今紧挨他家两边的铁皮屋都空着。

 

在村民看来,刘振华最大的受害者就是他父亲。

 

刘成军父子俩的性格截然相反。父亲性情温和、隐忍,甚至有几分软弱。对于他,村民连声叹道:“可老实了”,“真正是个大好人”。

 

几个村民七嘴八舌地告诉我:“有一次他想盖屋跟他爹要三万还是多少,不给就打。他爹被打得(从屋里)跑出来了,他呼嚓把东西全都摔了。他爹又回去。不给不行啊,后来又去借了。”一个穿花汗衫的村民说。

 

他父亲也提起,一次儿子曾当着外人面,拿一根钢管追打自己。在一次争执中,儿子一把将自己三千多元的手机摔烂在地,随后要求他立刻重买一部新手机。另一次儿子把家里的锅子摔了,还有一次把电瓶车砸了。而刘成军被打怕了,甚至连儿子把钱花哪儿了都不敢过问。

 

从平日生活中的冲突可见,刘振华的性格任性且冲动。他的欲望如若不能立刻得到满足,他很容易情绪失控,采用暴力手段。

 

但在刘成军看来,儿子的暴躁、不孝、没长心,包括杀人,都是因为他间歇性发作的精神疾病。而他的病源于一次事故。

 

刘成军说,高中某学期,刘振华在和同学在打架时,被同学用铁制书立砸破了脑袋。他相信,那次头部受伤给他儿子留下了后遗症。

 

但在村民看来,这一切显而易见是遗传:“她妈妈脑子也有病,你和她交谈几句就知道了。”

 

他们议论着,当年他父亲娶他母亲时,可能并不知道她有精神问题。前些年的症状比较轻,而这两年越来越严重。

 

“她妈妈就是吃饱了蹲,在家闲着都从不做饭,都是男人回家给她做,”一个男村民笑道,这在他们看来是不可思议的。

 

而刘成军却似乎并无怨言。他每天中午从工地赶回来,只为了给刘振华的母亲和爷爷准备午饭。

 

 

 6 


两年多前,尚处在婚姻期间时,刘振华的病越来越严重。他发作时要不乱发脾气,要不捂着胸口在地上打滚。

 

刘成军把他带去郑州第一人民医院,医生诊断为“焦虑症”和“抑郁症”,给他开了米氯平和盐酸帕罗西汀片等药,并嘱咐他“锻炼锻炼身体”。

 

此后,刘振华一直都在服药。他同时迷上了健身,在支付宝自我介绍中的职业一栏填写:运动健身。起先他会去健身房,但没钱后就在家练举重。他的肌肉越来越发达,也让村民更加害怕,就连他的父亲也时常“不敢和他说话。”案发后,他的房间里依然摆放着哑铃等健身器材以及有助于长肌肉的蛋白粉。

 

在搬到安置村后,刘振华认识了一个年龄相仿的洛阳女孩,与她恋爱、结婚。刘成军收到的儿子送的唯一一件礼物是一件坎肩儿,其实是婚后儿媳买的。他说起自己当时的开心劲儿,脸上突然浮现一个或许不合时宜的笑容。

 

两人的婚姻持续了两年,在2017年过完年不久后结束。

 

刘振华认为小夫妻虽然有吵闹,但感情很好,当年离婚是“假离婚”。两人在办完离婚手续后,儿媳告诉他,刘振华欠了几万元网络贷款,自己希望离婚后让娘家人帮忙偿还。尽管这个说辞并不合理,但刘成军至今都深信不疑。最终儿媳的娘家并没有拿出钱来,而是刘成军替儿子还清了网贷。

 

虽然从刘振华发在QQ空间的照片看,他在案发前疑似交往过新女友,但至今没人把墙上的十几张结婚照取下。

 

照片里的刘振华看起来较斯文,而新娘则显得很活泼、机灵。

 

一个在郑州开出租的司机表示,他并不相信刘振华作案是因为精神疾病。在他看来,刘振华只不过和他遇见的某些动迁村村民一样:“突然有点钱了,就以为自己无所不能,狂得很。”

 

在一些郑州人眼中,这些安置村的农民因为拆迁,个个成了暴发户。

 

在崔庄村口遇见的,一个村领导模样的人说道,在等待入住的这几年,政府会按季度或半年发放过渡费给村民,这笔钱足以他们的日常用支出。也或许因此,许多尚有劳动能力的男人并不出去工作,而是打牌、喝酒度日。

 

“你看,现在家家户户都有小汽车。”他指着铁皮屋旁边停着的车说道。

 

除了几十万赔偿款外,每个人都可以分到一套商品房。刘振华家可以分到三套新房,在郑州房价飞涨的今天,应当也价值百万。

 

儿媳在离开时对刘成军说,如果刘振华的病情好转了,或者搬了新房,她愿意复婚。

 

可刘振华的病并没有好转,交了购房款的新房也始终不见踪影,因此复婚一事也不再提起。

 

一些崔庄村村民结伴上访,而刘成军对房子的问题并不关心。

案发前几周,儿媳还打电话来说要经常联系。案发后,刘成军再次拨打儿媳的电话时,却怎么都打不通了。“她把我拉黑了。”刘成军说。

 

即便如此,他依然对摄影师千叮万嘱:不要拍到墙上儿媳的照片。“毕竟离婚了,不希望影响她的未来。”

 

对于刘振华家的负债累累,村民认为,刘振华“好吃好喝”、挥霍无度。他父亲“挣了好多钱不够他花”,“一个月给他好几千”。

 

几年前刘振华骑摩托车带当时的女友外出,撞到了一个西华县的年轻人,把对方撞成了植物人。此后双方家庭私了,刘家赔偿了含医疗费在内的三十多万。当时刘振华拥有的一辆黑色轿车也卖了用于还债,而父亲还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几十万。

 

但刘成军没想到的是,在交警吊销驾照后,刘振华又重新考了一个。并且,他在没有通知父亲的情况下,于2017年底以分期付款的方式买了一辆江淮瑞风S2。根据网上的报价,新车价格大约在七万多人民币。每个月2000多元的车贷由刘成军偿还。

 

刘振华爷爷已经88岁,睡在隔壁一个几平方小屋内。在和记者的交谈中,爷爷表示孙子刘飞(刘振华小名)最听自己的话,叫他不要干嘛就干嘛。虽然他也承认,有时候他会拿走自己的政府补助金去还车贷。

 

刘振华在2018年3月3日注册“滴滴顺风车”,在航空港区周边运营。不知是否怕以前的交通肇事记录有影响,他注册时用的是他父亲的驾驶证、行驶证和身份证。他平时接单属于违规借用他人顺风车账号接单。

 

5月11日滴滴公司自查证实:“平台原有夜间安全保障机制不合理,导致在该订单中针对夜间的人脸识别机制没有被触发。”

 

对于这一切,刘成军都表示一无所知。他说他的证件一直都放在床头,刘振华随时可以取得,而他也不记得曾做过人脸识别。

 

他边回忆边吃午饭,咬一小口大蒜,吃一大口白米饭。看到妻子蹲在门口的大盆前洗大葱,他伸手捞了一根放进嘴里。

 

对于刘振华在出事前几日的精神状态,是否处于精神疾病发作期,刘成军表示并不知情。

 

他说儿子虽然每天晚上回来睡觉,但他们几乎没有见面。他每天早上五点多就起床出门,晚上六、七点回家,很早上床。而刘振华一般晚上十点多才回家。两个人经常连着许多天不见面。

 

其他村民纷纷揣测,刘成军会一直把儿子杀人溺亡一事瞒住妻子和父亲。如果警方让他去取遗体,他会把遗体直接拉到火葬场,不会带回村里,毕竟这是一桩“非常丢人”的事。

 

但出乎意料的是,刘成军并不这么打算。他说,如果公安分局让他领尸体,他会把尸体带回家。那会儿若瞒不住了,也就只能如此。他会办个简单的仪式,然后埋了或烧了。

 

记者联系了正在郑州料理后事的李丽珠的父亲,他难以抑制心中悲痛,不愿再谈案情。

 

独生女以如此痛心的方式离世,家人的伤痛一生都难以抚平。

 

李丽珠的最后一条微博发表于2018年5月1日,她的气质从容,在夜色中回眸一笑,配文:上九天揽月。

 

网友评语中点赞最多的一条写道:你那么可爱一定去天上当了小仙女吧。

 

 

 

文/何袜皮  摄影/林思彧    

编辑/黑塞

杀马特教父罗福兴
杀马特教父罗福兴
顶部

weibo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