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百万的山寨周杰伦们,成为抖音主角

近期的娱乐圈颇为不宁静:周杰伦忙着发新歌,五月天阿信帮帮唱,同样贡献了青春BGM的林俊杰却因为“打假”登上微博热搜。

image
网络
image
网络

一个名叫范一贤的人从2005年开始靠着模仿林俊杰捞金,且并不满足于只接模仿商演,他后来干脆直接冒充林俊杰本人,开酒吧做商演赚钱,终于激怒了JJ的公司和一众粉丝。

image
网络

做个不太恰当的类比:范一贤之于林俊杰,大概就相当于康帅博和康师傅、粤利粤和奥利奥吧,但你若认为这只是一个特例的话,未免有些低估高仿明星背后的产业链。

被“山寨”的当然不只林俊杰,有资料显示,一个由“高仿葛优”组建起来的“明星帮”,由“汪涵”担任主管,势力范围涵盖“李宗盛”、“梅艳芳”、“谢霆锋”等四十多位高仿明星。

消失的模仿秀

和崛起的高仿明星产业链

那么问题来了,高仿明星是如何兴起的呢?

最开始其实是主流娱乐的产物。早在1999年,北京电视台的《欢乐总动员》栏目就有了“超级模仿秀”,那时的内地娱乐圈还没有呈井喷状增长,没有生产出成批的“爱豆”,也没有一茬又一茬的“流量”,明星们活跃的平台也有限,这些长得像明星的素人们登上舞台,无疑填补了部分观众的娱乐需求。

image
网络

2010年,《中国达人秀》导演安排了“葛优”王东林带领“周润发”、“李宗盛”、“梅艳芳”、“李小龙”等高仿明星以组合形式参加比赛,这可以说是“明星帮”的雏形。2012年,台湾的《超级模王大道》捧红了欧弟,同年,湖南卫视推出了《百变大咖秀》这一堪称模仿秀节目的巅峰之作,一连拍了五季,收视率和话题度都非常亮眼。2013年,央视的《开门大吉》节目也推出了模仿秀。

image
网络

这些电视节目中走出了第一批比较有知名度的明星模仿秀演员,有的本来就是明星的替身,从幕后走到了台前,有的出名之后还得到了明星本人的认证,知名度再次得到提高。

但是,短暂的热度散去之后,明星本尊的粉丝们并没有从心底里接受这些仿冒的偶像。有真明星可以追,谁又会在意这些冒牌货呢?因此,后来的舆论风向逐渐转变为抨击这些恶搞名人的模仿秀,使得这些节目渐渐地都逐步走向消亡,2014年,《百变大咖秀》停播,模仿秀节目逐渐淡出大众视野。

image
网络


但这并未妨碍这些因模仿秀而生的演员们继续活跃于各种需要他们的场合,在下沉市场,这些“替代品”们依旧有着广阔的生存空间。三十八线小县城里那些热热闹闹的楼盘开盘现场、新店开张暖场、土豪婚礼仪式等,这些演员们甚至呈现出供不应求的局面。

2013年前后,模仿秀最火的那几年,模仿梅艳芳的演员张丽就已经能够轻松年入百万,汪涵的模仿者张强表示:年入四五百万也是有可能的,什么水平呢?这个收入在当时就已经能秒杀一众货真价实的小明星了。

image
网络

除了能独当一面的“大牌高仿”,剩下的那些不太像或自身资质一般的“山寨品”们,就只能靠抱团取暖的方式敛财,“四大天王”、“好声音导师”组合,这些都被公司捆绑在一起进行“销售”。

image
网络

虽说高仿明星们在舞台上的身份是假的,但赚钱能力是实打实的。即使是那些没什么名气的“高仿品”,单次的活动报价也在5000到10000不等,勤快一点的,月收入则相当可观。除此之外,他们接的产品代言,仅仅两年的合约就能赚上五万多,一张像素不太高的照片印在产品上,就能起到迷惑消费者的作用。

image
网络

平台变了,

面临的处境依然相似

在电视模仿秀早已衰落的当下,视频类app的崛起无形之中为高仿明星们提供了另起炉灶的平台。如果说从前的模仿秀还非常考验五官等硬件条件(不是谁穿上风衣、戴上白围巾就能扮演发哥的),那现在各式滤镜和化妆技术的加持可以说是为这些人提供了天然的契机,成为明星的门槛降低了许多。

过去,他们热衷于模仿四大天王和实力唱将,不仅脸要相似,还得演技、唱功过关,现在,只要五官、轮廓有那么些类似,想“骗”到一众粉丝并非难事。

image
网络

这些在短视频网站上崭露头角的高仿明星们,虽然离不开滤镜,大概率是“见光死”,但他们的吸金能力比起从前可能有增无减。

抖音热门周杰伦模仿者“雍杰伦”,粉丝数171万,点赞量930万。在他的推广商品橱窗里,从眼影到水果,甚至绞肉机,一切应有尽有,单个商品的浏览量往往就有几十甚至上百万。

image
网络

“抖音赵丽颖”则在上线后的短短三天时间里,凭借一张明星脸收获了200多万粉丝,光靠打赏就能月入百万。

虽说表面看来这些高仿明星们赚起钱来比县城走穴要轻松许多,但线上的这一杯羹,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分到的。拿抖音来说,搜索“鹿晗”或者“杨幂”等大咖的名字,你大概能找到两位数的模仿者,除非天赋异禀或像到极致,不然鲜有广告商愿意找上门来。

市场饱和意味着鱼龙混杂。在高仿明星要靠电视节目露脸的时代,一位模仿任贤齐的演员说,曾经有商演老板找他假冒任贤齐的身份出席活动,出于诚信,他拒绝了。你再看看现在,冒充林俊杰的范一贤却可以假得理直气壮。

到底是谁在为高仿明星买单?

虽然“高仿明星”现象存在着对正主肖像权的侵犯等不少问题,但从收看电视模仿秀到商演捧场甚至视频网站打赏,依然有源源不断的人愿意为此买单,原因何在呢?

首先,对商人来说,高仿意味着性价比。正如一些人愿意氪金买高仿LV包包一样,无非是想有一些能装点门面的大牌但又不舍得花正品的钱而已。高仿明星们能给不明就里的观众带来和明星相似的视觉冲击,同时又比请一个正牌明星便宜许多。一位常年做小县城商演的策划人就在采访中表示,与其花同样的钱请一个连老板都不认识的货真价实的小明星,不如请一个像大牌的假明星,观众和老板都喜闻乐见。

对于一二线城市来说,流行文化受众数量众多、密度也极高,这里几乎没有高仿明星的市场。北上广的用户们打开票务平台,演唱会、音乐节、发布会、见面会,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有,并不需要赝品来满足文娱需要。

更何况,为喜欢的明星花钱也是一种彰显自我身份的方式,用一张精心挑选的演唱会现场照片表明自己真爱粉的身份,且不说见到偶像本人,光是换来朋友圈的一片艳羡声就已值回票价。

相比之下,高仿明星即使在外形上极力模仿正主,却很难带来这种满足感。

image
网络


但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近些年,靠模仿起家的高仿明星们欣欣向荣,甚至还出现了“中国山寨明星艺术团”、“明星帮”等形成建制的公司,这些公司成立后,常年承接各类商业演出、演唱会、品牌代言、电视栏目演出等,他们特别擅长把PPT做大做强,无论港台还是内地,没有他们找不到的明星脸,你要找的人他们通通都有。

这些公司的实力有多大呢?有数据显示,他们每年光从正牌明星那里截胡的演唱会,就多达一千场。原因在于请他们去表演需要支付的费用,可能仅为本尊的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像刘德华、张学友、范冰冰等一线明星,光出席商演便要花上几百万,但是高仿明星们的演出费最高则不过5万元,山寨那些三四线明星,仅需千元。

无论是哪里的乡野山村,十万预算能请来堪比央视春晚的阵容,对买方来说,这笔买卖绝对划算。

真爱粉无疑是接受不了高仿明星冒充自家牌子接商演的,但他们能做的也无非是不看罢了,砸不了主办方和高仿明星的锅,更何况,在广大三四线小城及县域地区,真爱粉的密度远远比不上一二线,剩下的绝大部分都是路人以及对流行文化无感的人,他们的口味决定了高仿明星的余音不绝。

对路人来说,本地反正没有演唱会可以看,模仿秀也就凑合了,而对台上的人像谁都不知道的人来说,有演出够热闹就够了,你可以血赚但我永远不亏。

请来高仿明星的主办方无非是想要个人场,猎奇和看热闹的路人就是完美的群演,双方的需求完美契合,高仿明星的档期就是这样排满的。

周杰伦的演唱会门票比春运火车票还难抢,有的明星除了电视电影几乎不露面,就算是露脸营业,也是机场摆拍和封面上的高贵冷艳。

而这种距离感可以在高仿明星身上突然拉近,鹿晗、杨幂、赵丽颖能在抖音录爆款视频,周华健周杰伦也能在线下花一百块就见到,还有比这更让人觉得打破次元壁的事情吗?

你如果要问,山寨模仿何时休?答案可能不得而知,就算这一现象面临法律和道德上的重重拷问,但人们追逐“高仿”的心理始终存在,就算今天范一贤受到公开指责,过不了多久,另一个替代品又会卷土重来,毕竟互联网时代,大多数人上网冲浪也就图个乐呵,乔碧萝殿下掉个脸部遮挡也还是有人愿意继续买单,更何况这些高仿小明星呢?

所以说到底,为高仿买单的还是各位消费者啊。

参考资料:

1. 山寨明星乱象:商演接到手软,碰瓷明星拍广告,有人一个月赚25万,财经天下周刊;

2. 山寨明星现状调查,腾讯娱乐;

3. 为何这么多抖音山寨明星?有人月入百万,有人把自己整成四不像,多一点娱乐

撰文:周南、朝闻道

编辑:Maa Lau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