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闺蜜」这个称呼,已经没有那么甜蜜了

和男人之间堪称“迷惑”的友情相比,女人之间的友谊就显得微妙和复杂了许多。“假闺蜜”,“塑料花姐妹”等毁三观的新闻层出不穷,也不禁让人觉得:现代社会里,女性之间没有友情可言。

image
网络

以前大家总质疑“男女之间有没有真正的友情”,现在更爱问的是:

女人之间有没有真实的友情?

和男人之间堪称“迷惑”的友情相比,女人之间的友谊就显得微妙和复杂了许多。“假闺蜜”,“塑料花姐妹”等毁三观的新闻层出不穷,也不禁让人觉得:现代社会里,女性之间没有友情可言。

互补才是女性友谊的真正形式?

从宫斗剧到都市情感剧,里面刻画的女性形象不是争锋吃醋,就是表里不一各种八卦。如果说虚构故事里的女人,都在争斗中才能在男人掌控的世界里努力生存的话,另一方面,女人似乎也需要在闺蜜和好朋友等同性中才能获得安全感,各种姐妹淘和女性联谊正是这种情感支持的来源。美剧《老友记》里,瑞秋和莫妮卡吵架的次数最多。有一集里瑞秋给莫妮卡介绍男友,在约会时,莫妮卡才从男方那里听到真相:“因为瑞秋告诉我,你想和我来个threesome。”

image
网络

图片来源:《老友记》截图

一回家,莫妮卡和瑞秋就因这件事大打出手,因为瑞秋也喜欢那位男生。瑞秋最爱的一件毛衣和莫妮卡的手提包纷纷成为牺牲品。让两人抓狂和互相拆台的原因是谁能得到自己喜欢的男人,但最终谁也没有得到。有人说,女生打起架来,就没男生什么事了,但很多时候打完架吵完架,才发现争执的真正原因才是男人。国产剧里,这样围绕着男性的女性关系更是典型。

image
网络

《我的前半生》里,女主角子君离婚后,来拯救她的是闺蜜的男朋友,但故事却发展成两女争一男的戏码。

一个是以婚姻和家庭为轴心准备铺开人生道路的家庭主妇,另一个则是职场女性,将工作放在第一位,在所谓“闺蜜”的感情中,这种关系似乎更紧密、更牢靠,一个“主内”的女人遇到了一个“主外”的女人,自然有了一种闺蜜般的联系。

情感节目主持人涂磊曾在节目中说过以下几句话,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人们对女性之间存在真友谊的质疑:“我认为女人之间的友谊是极少极少的,即便存在,也不是在女人和女人之间,而是其中有某一个女性,多半具有男性的色彩。她具备男性的豁达、直率和开朗,而较少女人的嫉妒心、虚荣心和攀比心。这样的闺蜜才可能长久。”

但他话锋一转这样说:“绝大部分的女人之间,都不会有友谊。

image
网络


有人把这种具有男性色彩的女生叫做Tomboy,虽然这个说法已经在LGBT圈子里出现,即女同性恋群体里的男性化一方T,但大多数情况下她们被认为是表现出男孩特有的典型角色或行为,包括穿着男性化服饰,参与游戏和活动,在日本也有同样的说法,她们被叫做“御转婆”,在这种故事语境里,小女孩从小喜欢室外活动、喜欢爬树,但一不小心从树上掉下后,被赶来的男生救助,两人相恋。

本来这一词语是在16世纪用来形容活泼好动的男孩子,但后来它却和男孩子无关,不少人觉得这是一个充满歧视和冒犯的词语,认为它可能会给不少人带来刻板的印象,引起人们的歧视。

image
网络

设计师川久保玲把自己的品牌定位为“像个男孩”,寻找一种在中间的暧昧感觉

但实际上,进入上世纪70年代后,对tomboy的形象的认知得到了延展和解放。当时有女性卫生用品的广告展示了一个穿着运动短裤的女生,意为在每个月的那一天,你依然能够做“男生做的事情”。到了今天,那些在生活中表现出直接、坚决、对自己想要的东西,想做的决定都从不犹豫,掷地有声的女性显然处于tomboy延长线上。

image
网络

电视剧《最后的朋友》显然,这种互补型的“闺蜜”中,有不少情况都存在这样的规则。

人和人一旦交往,彼此的交友动机需要得到满足,有社会心理学家认为,对双方有助益或者在性格关系上有互补的人际关系,能够长久继续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在这种互补中,互补的作用超过了由此带来的损失,甚至在个别情况下,性格甚至人格相反都会引起吸引的现象。

这种现象在男女亲密关系中常见,但在那些闺蜜关系中,也能经常发现这种模式。有时候,你身上没有的特质,可能就在对方身上,人们通常抱着好奇甚至羡慕的态度,幻想对方的某种特质可能会弥补自己的不足。

女性更擅长情感欺凌?

前一阵子,大S和阿雅在旅行类的真人秀的闺蜜情就引起了热议。

image
网络

大S在节目中diss阿雅 via《我们真正的朋友》

几位嘉宾都在娱乐圈拥有一定地位,共同拥有20多年友谊的艺人,但友谊似乎还是露出了一些马脚:大S笑话阿雅是“五五比例”,脸不高级,和偶像的合作是一场笑话。

大S追星木村拓哉成功之后,怂恿阿雅说自己的故事。听完阿雅讲了自己和偶像刘德华拍了婚纱照之后,大S嫌弃地说:“华仔真的好倒霉,他真的很不需要,你这种人来帮他宣传。”然后开始炫耀自己有刘德华亲手写的剧本,在拍戏时跟刘德华接过吻。

image
网络

大S在节目中diss阿雅via《我们真正的朋友》

接着,把阿雅买的早餐扔垃圾桶,怂恿阿雅跳楼等等往事也被重新扒了出来,都显示她们的友谊存在着不公正的部分,哪怕这都是为了节目效果。

为阿雅打抱不平,是因为很多人感同身受,大S实在太像自己曾经的“闺蜜”了:她是习惯了自我中心,还是嫉妒不如自己却变得更好的朋友?

其中最大的争议,是友谊中的欺凌成分。和男生常靠性玩笑和黄段子来“建立”友谊不同,女生似乎更擅长情感欺凌。

日本曾有一个女性调查问卷:男人之间的友情,让你最不能理解的是什么?

前几名的回答是:

两人若同喜欢上了同一个女孩子,则双方都放手;

其中一个被甩了之后,马上给他介绍新的妹纸

从来不找对方聊恋爱的话题;

因为双方吐露真言大打出手,但事后友情更坚固。

image
网络

电影《七月与安生》

这些回答,除了体现两性在友谊中的表现差异,也暗示着女性对友谊情感的处理方式:喜欢交流情绪细节,情感丰富又隐蔽,对异性话题敏感。相比男性之间的友谊,女性的友谊总是显得更复杂,根源是女性友谊更具情感亲密感,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女性在感到压力时,倾向于与人交往和诉说,而男性则更倾向找到展示战斗力的平台。

经常有人说,男生有什么矛盾,打一架就解决了。因为男性在体力上有竞争的可能,暴力从某种方面来说,也是一种情感释放的手段。而大多女性接受的淑女教育一般不允许她们这么做,所以一些女性会用开玩笑,外貌捉弄,甚至无心的言语等隐秘的方式,来向她们的朋友表达不满。

在旁人看来,这种玩笑有时无伤大雅,也不致命,却是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到的无形欺压。这种被欺压的情绪会日积月累,瞬间爆发——比如有的女性会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突然结束友谊。种种的情况,也容易给人造成“她们是塑料闺蜜”的错觉。

男性消失,女性友谊会不一样吗?

为何很多人都认为“闺蜜情“是脆弱的,可疑的,甚至是披着虚假的外衣?

image
网络

得到男性等于得到资源,似乎某种女性共识。然而事实是,一些女性认为赢得男性,便可以瓜分属于他们手里的资源。大众婚恋观对于女性的苛责,社会对于女性价值的扭曲和煽动,都很容易让女性把婚恋利益,放在所有关系的首位。

我们不知道“绿茶婊”一词发明者的性别,但是污名化女性的现象一直在发生。日本学者上野千鹤子在《厌女》一书中就提到,当男性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侮辱女性时,他会产生一个精神危机:母亲也是女性。

image
网络

电影《圣殇》

于是他们发明了以“圣女”和“娼妓”的概念,来分离和支配女性。当女性习惯于归顺男性的目光和规则,争夺男性资源时,这种概念也自然会被用来攻击和鉴别身边的女性。

上野千鹤子还发现女人之间有“默契共识”:就是女性非常清楚,在有男人在场时该做出什么动作,在只有女人的场合时又会有什么举动。当一个女性做出所谓的搔首弄姿、装可爱的动作时,在场的另一个女性容易产生无法容忍的感觉,社会为两性设定的不同社会角色,造成了女性自我认知的混乱和动荡。

image
网络

互相照顾的老年自梳女

所以当男性的角色消失时,女性友谊是否会发生转变?

自梳女就是这么一个例子。

20世纪30年代,珠江三角洲的女性谋生门路多,经济自足,为了抗婚不嫁等各种现实原因,就结伙自梳,立下终身不嫁的契约,形成一个独属于女性的,名为自梳女的社会族群。许多自梳女结伙居住在一起, 仿佛母系社会一般,在日常生活及感情等方面互助,包括修建共同居住的房屋,在年老时照顾对方,为死去的同伴送终……

image
网络

当男性不再扮演支配女性的角色,女性决定自立时,女性之间也可以形成坚固的联盟和真实的情谊,特别是在一些危难的关头——当“METOO”运动兴起,女性发现彼此的支持是如此重要,友谊让女性团结一致,克服了羞耻,恐惧,困惑甚至危险。

image
网络

由小说《那不勒斯四部曲》改编的电视剧《我的天才女友》

埃莱娜·费兰特的《那不勒斯四部曲》系列小说,就写了埃莱娜和莉拉两位女性长达一生的友谊。友谊里有嫉妒,竞争,学习,依赖,也爱上过同一个男人,但正是友谊中那些尖锐的部分,让她们成为彼此的人生动力——逃离社会给女性设置的陷阱,不做被男人们捏造的女人。

越来越多的人不喜欢用“闺蜜”来称呼好朋友,因为无论是闺蜜还是兄弟,这种称呼难免容易带上“亲密胁迫”的意味。连被世人天天挂在嘴边的爱情都容易出各种幺蛾子,就不用说友情了。

友谊是伟大的,但不是万能的,跟所有感情模式一样,包含信任、依赖和支持等美好的一面,也会面临,并需要修复各种各样的危机。而一个对各种友谊有危机感和敬畏感的人,总会少一点交友路上的踩雷。

参考来源:

大西洋周刊:为什么女性的友谊如此复杂 https://www.theatlantic.com/family/archive/2018/06/womens-friendships-are-complicated/563945/

上野千鹤子《厌女 : 日本的女性嫌恶》https://www.cup.com.hk/2017/01/19/brief-history-of-tomboy/http://www.shangc.net/news/2017/0721/48139464.html

编辑:Sebastian, shumao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