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朋友圈晒什么书,显得体面?

刷朋友圈又看见有人晒书,转发词充满醍醐灌顶的敬意。晒书逐渐变成时髦事件,很合理——缓解焦虑同时装修人设。

image
网络

她走了60公里的山路,两天两夜,翻了两座山。翻山的时候,山也摇,树也晃,晃多了就不害怕。她好好劝了一下自己,如果真的会死,怕也是逃不过的。两天前是2008年5月12日,大半个四川被地震撕碎。

她深知自己此刻形象不佳。这不是一个绝色女子,何况惊恐和操劳两天之后,蓬头油面。只是一身裹蹭泥污的黑色套装,把她从同行灾民里区隔开来。不断有逃难的人从山腰往下走,然后他们看到了食物看到了水,他们狂奔起来,卷起尘土,也就着尘土暴饮暴食。

姑娘多半真的累了,拎着小包一步一步踱过来,见人先问,你们是志愿者吗?我跑太急了身上没有带钱。背着相机的男生从尘土里扒拉出一瓶水递给她:

“辛苦啦,我是记者,这些不用钱,赶紧吃一点。”姑娘喝了半口,说你要采访我啊,那我先洗洗脸。说完倒出水来,往脸上抹了一把,从包里掏出三样东西,纸巾、口红、粉饼。她转过身去,对着粉饼的小镜子化妆。五分钟之后,记者面前出现了一张过分白净的脸,以及明艳的红唇。

后来他们聊了十分钟,她说,家都没了,至少现在还有这张脸可以在意。

记者很失礼,或许他被姑娘的举动震慑失措,到最后也没有举起相机,把这份金贵的体面收藏下来。其他大部分人填饱了肚子四散歇息,有人啜泣,有人哀怨,有人因身体伤痛呻吟。

姑娘和记者聊完,手举着面包,拦下一个运送物资的农用车就往震中北川县城去了。她说,老公在县城工作,无论死活也要找到他。

以上是我人生中印象深刻的瞬间之一,我跟很多很多人讲述过这个故事。

因为在中国,总有人会问你,很贵的好看的衣服有什么用,能当饭吃么?看小说有什么用,能当饭吃么?看电影有什么用,能当饭吃么?结交这个人有什么用,能当饭吃么?不能,当然不能。这个世界上可以吃的东西太少了。

当这样的疑问句来自于我们的父辈,我会选择沉默。就像当你择偶的时候,他们会替你把经济条件作为重要标准一样。可能他们有时代局限,他们有饥饿的童年,被金钱蹂躏的回忆,被权力羞辱的历史。我们没有必要用另一种方式再去把伤疤扯开。

而年轻人如果依旧这样认为,那就是一件很滑稽的事。这会让我想起我的儿子,他现在7个月大,正在口欲期。只有他恨不得把地球都放进嘴里尝一尝。

几年前,我从一家公司离职,过程不怎么愉快。

一个同事也是朋友劝我不要冲动,工作不就是出卖劳力和技术换钱,为什么非要走?我说我感到不再受尊重,被羞辱,不体面。她说你的体面可真值钱。

是的,体面无用,还往往伤钱。

又到了中秋月圆时,还是推荐几本书,祝大家体面、有钱、人团圆。

image
网络

《毛姆经典短篇集》

毛姆从来都具有争议。在他的年代,他被评论家视为严肃文学和流行文学的分水岭,这种定义或许来源于一种小众追求的偏见——喜欢的人太多等于媚俗。就像雷蒙·钱德勒或者阿加莎·克里斯蒂,粉丝如云,也不能因此否定他们的伟大。我带着强烈的好奇心重读毛姆的短篇,因为互联网改变了信息传播的效率,导致信息流速过快,人们形成了新的阅读习惯。习惯看公众号的人,会觉得拖沓吗?毛姆曾经可是以快节奏著称的。至少我觉得不会,只是感到节奏感没有那么强烈,相对变得正常了而已。传统短篇小说结构会在结尾的地方送读者一颗子弹,《雨》这篇故事一定击中你。

image
网络

《笑场》

李诞是一个脱口秀演员。他自己不这么认为,他觉得他自己是诗人和小说家。人通常是没有自知之明的,李诞有没有,看完这本书我也无法说清楚。毛姆如果是世界上技术最一流的短篇小说家,那李诞可能算最一流的移动小说实验家吧。他把小说这个形式彻底解构了,这本书里有完全虚构的段子,100字讲完,讲得好的引你一笑;不够好的,你也不在意,像刷微博一样接着看下一个。也有《这首悲伤的智利民歌一直没有停》这样的,轮廓像真正的短篇小说的故事。它有头有尾,但依然是每100字都试图强烈闪光。很有意思,或许20年后,短篇小说会变成这样。

image
网络

《被猜死的人》

我一直坚信西南官话地区的写作者具有独特的天赋,他们的语言幽默、灵巧、一针见血。田耳善于写作边缘人物的故事,主人公们不是这个社会所谓的精英人群,他们身处一线城市之外,干着仅仅糊口的零散工作,聋哑理发师、修鞋匠、乡村养老院护工都是田耳悲悯世界的象征。而这些边缘人物的故事往往艺术表现力惊人,这样的技法不由得让人联想起贾樟柯、曹保平、管虎等电影导演,田耳和他们交相辉映。《一个人张灯结彩》和《被猜死的人》两篇,算是我近年来看到最惊喜的中篇小说。

image
网络

《历史的坏脾气》

这是一本常常被人攻击史料不专的老书。就像高晓松一直被人抨击,做学问如胡同串子,只图有趣不管求证。可我们回头想一想,一段历史或者一个历史事件,今天该如何走入追星少年或者吃鸡少年的生活?高晓松和张鸣都是高价值的翻译器,他们翻译出的结果可能没有那么精准,但那或许就是常识之门。这本书写军阀的部分极其精彩,比如你会了解,段祺瑞并不是印象中品德败坏的奸人,张宗昌的诗一定让你笑到颠颤。

image
网络

《皮尔洛自传》

这并不是因为我是一个足球迷,所以夹带私货。我常常在选题会的时候说,欧洲人文学素质非常优秀。比如那些体育明星写的自传,甚至比我国大部分的记者水平要高。我是在刺激我的同事们吗?不,事实就是这么残酷。当然,大部分时候大家会说,他们肯定找了代笔……


编辑总监 吖桑奇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