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社畜面临的处境,可能远比996更惨

韩国职场,一个悲喜交加的生存游戏。

image
网络

2015年的韩国19禁票房冠军是一部叫《局内人》的电影,这是“一部犯罪动作片,通过保守派报纸评论员、国会议员、大企业委员、黑社会混混、情报科刑警、纪录片摄影家等人的经历,来揭露韩国社会的腐败和不正之风。”既然是19禁,内容不用猜,肯定是很黄很暴力,而且它还不遗余力一口气黑了韩国人都懂的那些“庞然大物”,其中包括非常普遍的职场中极不平等的上下级关系,用片子里一位上级的话说,在他们的眼里,“人类不过是猪狗。

image
网络

韩剧《经常请吃饭的姐姐》

从历来生猛的韩国电影过渡到日常向的韩剧,职场霸凌也时不时在细节中显出来,《春夜》中一个学校的校长见到学校背后财团的董事长必定点头哈腰,不敢说一个“不”字,恨不得逼着女儿嫁入对方家中求得更稳当的仕途,《经常请吃饭的姐姐》里,在咖啡连锁公司就职的女主上班要背锅、下班被拖着去吃饭团建,酒桌上还要因为同事的起哄不得不和上司喝一杯交杯酒,几乎是绝望三连。

image
网络

长时间工作后,韩国职场人下班去挤地铁


然而,这就是韩国职场,从娱乐圈、体育圈到医疗界、学术界……职场霸凌蔓延到每一处。严格的等级制度从日殖时代遗留至今,现在韩国的财阀势力又如此庞大,在这种权力结构中,“霸凌是证明自己社会地位的方式”。加上社会保障体系不完善,失业率上升,职场霸凌的受害者因为害怕失去工作或降职,往往选择忍气吞声,强势的上司、甲方们变本加厉,极端奇葩的事件时有发生,成为新闻热点。

一袋坚果引发的职场霸凌

去年,大韩航空的市场营销负责人赵显旼与广告代理商开会期间发了火,她对下属的回答不满,咆哮着难听的脏话,还将一瓶水直接泼到对方脸上。时年35岁的赵显旼是韩国最年轻的高管之一,她所在的大韩航空属于韩国家族财团韩进集团,而集团会长赵亮镐就是她爸爸。 作为集团公主,赵显旼飞扬跋扈已成为习惯,霸凌下属不过是常见的事。 但这一次,有人录了音传到了网上,事件发酵。富二代的为所欲为惹怒了民众,几天后,迫于压力,大韩航空出来发声明说赵女士只是在开会时嗓门大了点儿,并且只是将水泼到了地上而不是下属脸上。

image
网络

赵显旼

大概没人相信这么牵强的解释。而她的母亲李明熙几年前在家族酒店翻修时对建筑工人的打骂虐待视频也被翻出来,更是惹得舆论不满,甚至有8万人签署请愿书递交到文在寅总统办公室,要求屡屡曝出霸凌丑闻的大韩航空把名字里的“大韩”去掉。

随后,大韩航空发布信息称,赵显旼已经在公司内部发邮件为自己的行为道歉,而她的下属——那个被霸凌的广告部门高管接受了道歉,发誓自己会更努力工作,为大韩航空制作出更完美的广告宣传方案。

努力工作到什么程度才会令集团公主满意呢?比泼水事件更著名的“坚果门”丑闻里,集团的“长公主”赵显娥提出的要求就更夸张了。

赵显娥同样在家族企业中任高管,她曾是大韩航空负责乘务等业务部门的副社长。2014年12月,从纽约肯尼迪机场飞往韩国仁川的大韩航空航班上,赵显娥发飙了,她大喊大叫,不听任何人的劝,伴随着暴力行为,“就像野兽发现了猎物一般咬牙切齿”,随手拿起航空手册猛击乘务长,让对方下跪求得她的原谅。

这可不是一次精神疾病的突然发作,事出有因:赵显娥上了飞机,发现乘务员给她提供的坚果竟然没有打一声招呼就端上了袋装的,而不是规定的放在碟子里。愤怒之下,她闹腾一通并命令机长返航,开回登机口后将乘务员赶下了飞机。

“她没有表现出哪怕一丝良心,对待我们这些没有权力的人就像对待她的奴隶一般,迫使我们做出单方面的牺牲。”

航班因此延误了约二十分钟,其他乘客没有得到任何解释。

落地之后,赵显娥的坚果门很快成为全球热闻,她当然不理解,问同事:““我做错了什么?”

业内人士可以用韩国《航空法》的规定回答作为从业者的赵显娥:为了保障飞行安全,乘客不得有大声喧哗等扰乱机上秩序的行为。对通过暴力、威胁、欺骗等手段妨碍机长或乘务人员正常工作、影响飞行及乘客安全者,可处以10年以下有期徒刑。

image
网络

赵显娥

事件一闹大,带动了她的同款坚果销售额上升了250%,而作为董事长的父亲赵亮镐不得不出来道歉,解除了赵显娥的集团职务。最终,赵显娥因违反航空法被判处12个月监禁,上诉后改为10个月监禁缓刑2年。

实际上她只服刑5个月就被保释出来了,过了些日子,没有人再关注这件事了,赵显娥重回集团的管理岗位,成为集团酒店事务的负责人。

最惨的依旧是被霸凌的员工。大韩航空对外声称,没有机组人员因为这起事件以及随后的调查被解雇,但乘务员返岗后还是担心自己今后的职业生涯因此而牺牲掉,毕竟当初警方的调查里,就有一条令人担心的证据:赵显旼发过消息给她身处舆论中心的姐姐,说要向家族的敌人们复仇。

“员工只是玩具不好玩就换个新的”

依靠着投胎优势的富二代们为所欲为,白手起家的老板就会体谅员工了吗?不一定。

2018年11月,一段视频在韩国流传,标题叫做“杨金浩的命令:杀了那只鸡。”点开来,并不是什么娱乐大众的沙雕视频,它制作于开设在豪宅里的商业研讨会上,老板杨金浩在院子里放了一只活蹦乱跳的鸡,命令员工用长刀和弓箭参与暴力屠杀,当不怎么熟练的员工一次又一次错失目标时,杨金浩歇斯底里夺过了对方手里的“武器”并杀了那只鸡。

image
网络

如果你是他的员工,你可能笑不出来。杨金浩的另一则视频也被扒出来,这次的职场霸凌更简单粗暴,镜头里,他在WeDisk公司总部击打一名员工,先是两记重拳击打面部,强迫对方跪下后,又捶打头部,此时办公室其他人则当做没看见一般默默在工位上,仅一人围观,另有一人被授意拍下这个过程——杨金浩要求把这个“留下作纪念”,或许想保存杀鸡儆猴的行为令后来的员工随时感受公司文化吧,没想到送他上了热门新闻。

image
网络

杨金浩在韩国科技界是新贵。他是好几家公司的股东,还是韩国知名机器人科技公司韩泰未来科技的董事长兼CEO,在亚马逊的机器人大会上,该公司研发的巨型载人机器人Method-2邀请到贝佐斯亲自体验并获好评,引起了圈内广泛关注,也在韩国出了名。

杨金浩在公司经常霸凌员工,作为一种娱乐。被殴打的员工只得辞职了,“后来我到其他企业工作,但当时的记忆始终挥散不去,我想要找到一个出口为了摆脱这件事带来的心理阴影,我搬到了一个小岛上居住。”

掌握了足够多的证据后,韩国的媒体曝光了杨金浩的霸凌行为,警方最终逮捕了他,当时韩国还没有针对职场霸凌的法律,但杨金浩违反的动物保护法和畜类产品卫生控制法,足以让他付出一些代价。

Gapjil,一个为韩国职场而生的名词

有职员反映霸凌时,曾被上司怼回去:“那你走啊,你以为能在其他地方找到什么好工作?大概就是去麦当劳了吧。” 被霸凌实在太常见了,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的一份报告发现,韩国约70%的员工受到过上级和同事的欺凌,60%的受害者没有采取任何行动,12%的员工每天都面临欺凌。

image
网络

近些年,韩语中诞生了一个专门的词用来形容职场霸凌:Gapjil(갑질)。韩国的合同专用语中用Gap指甲方,eul指乙方,如今Gap可以延伸为在职场中拥有权力的上级、甲方,Gapjil便是“上级虐待欺负下级的各种方式”,大到坚果门事件和杨金浩事件中的语言侮辱、肢体暴力、无端解雇,小到被要求为高管表演性感舞蹈、帮上司的孩子写作业、给老板挑白头发……

韩国最大报社社长方尚勋的孙女才10岁,就学会了Gapjil,去年曾有一段录音爆出她辱骂家中57岁的司机,“大叔你是怪物还是傻子啊?我是绝对不会输的,我可是吵架得第一名的人哦!我本来很善良,才不想因为大叔变成坏人。我也有跟上一个大叔说过他很糟糕,但你比他更糟糕”,“我真的非常讨厌你耶!我好希望你去死,大叔你快去死啦!”长大后,她或许就是下一个赵显娥。

不仅仅是巨富阶层在滥用权威,Gapjil也发生在医院,发生在丑闻频出的韩国体育界……成为整个国家的邪恶文化。韩国在线求职网站Incruit的一项调查显示,97%的人表示经历过某种形式的Gapjil,包括来自上司的暴躁脾气、欺压和不公平的待遇。而近一半的人表示,遭遇Gapjil时,自己只能“尽量不去在意”,仅有9%表示曾直接向上级抗议过。

“对于现代人而言,工作场所是一种微型社会。”首尔的一名心理医生发现,“过去的两三年里,在工作场被霸凌而寻求治疗的员工数量猛增了20%至30%。”霸凌对员工有伤害,对一个公司的生产力也是有折损的。

2017年7月,为了遏制工作场所的Gapjil,韩国年初通过的《禁止职场霸凌法》开始生效,违法者最高可判三年监禁或最高3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7.5万元)的罚款。或许韩国的职场终于可以少一点乌烟瘴气了,至少不用总像韩国人自己调侃的那样:韩国职场,一个悲喜交加的生存游戏

撰文:kylin

编辑:小羊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