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直播购置5000万豪宅......儿童网红「消逝的童年」

在孩子面前,女主播可能已经被拍死在沙滩上了......

image
ELLEMEN

经历了互联网浪潮的洗礼,你是不是已经对光靠直播打赏就能轻轻松松月入百万的网红们见怪不怪了?

但这几天来自韩国的一则新闻还是让不少国外网友们实实在在地“酸”了一波:一位年仅6岁的名为Boram(宝蓝)的YouTube视频博主,靠着自己两年多的直播收入,在首尔江南地区为父母购置了一套价值800万美元(相当于5000多万人民币)的豪宅,据韩国媒体报道,该房产建于1975年,占地面积约258平方米,而能在这个地段买得起房子的,都非富即贵。

image
ELLEMEN

这不禁让人疑惑,到底得有多大的影响力,才能吸金千万?

在YouTube上搜索Boram,会弹出两个订阅频道,一个专门做玩具测评,有1365万订阅用户,另一个则记录着平时生活的日常点滴,有1775万用户订阅。也就是说,两个频道加起来,小宝蓝有着3000多万的忠实粉丝。

image
ELLEMEN

而据Nox Influencer的数据显示,她的这两个频道单月的广告收入就将近2500万元。

她目前最受欢迎的一支吃炸酱杯面的视频,仅YouTube观看量就超过3.76亿次……

image
ELLEMEN

在韩国Top 20的YouTuber榜单中,她排在了第七位,远超当红偶像天团Big Bang,可以说,小宝蓝已经成为韩国当下最炙手可热的YouTube童星。

image
ELLEMEN

但只需稍稍检索新闻便会发现,像宝蓝这样的儿童网红的出现和崛起,绝非个例。

儿童网红

可以有多吸金?

今年8岁的美国男孩Ryan Kaji(瑞恩)早在2017年末就凭借自己在YouTube上的玩具测评频道Ryan Toys Review登上了《福布斯》收入第八名的榜单。据《财富》杂志报道,之后他用了一年的时间入账2200万美元,成功跃居榜首。

image
ELLEMEN

瑞恩的YouTube频道目前有超过2080万粉丝,播放量达18亿,什么概念呢?类比一下,你我耳熟能详的巨星碧昂斯在 YouTube 上的最高播放量也才5亿而已……科技媒体 The Verge 曾这样描述他的频道:“集个人视频播客、拆箱、儿童的无辜跟可爱,以及无处不在的消费主义为一体。

这位年纪轻轻的网红少年在去年接受NBC的专访时评价自己“我很有娱乐性,而且很有趣”,他说自己之所以会拍短视频,是因为从小喜欢看玩具测评类影片。瑞恩的妈妈在接受采访证实了这一点:“有一天他问我,这么多小朋友在YouTube上,为什么我没有?从那天起我们便决定要经营一个他自己的频道,我们开始去玩具店买他喜欢的玩具,乐高什么的都是从这里开始。”

瑞恩的粉丝群以小学生为主,不同于许多专业博主的细致讲解,他的视频中常常充满着欢声笑语和兴奋的尖叫,凭着对玩具满满的热情,瑞恩的带货能力惊人,基本只要是被他介绍过的玩具,之后基本会被抢购一空。

image
ELLEMEN

当然了,瑞恩火爆网络世界的背后,是父母高强度的运作支持。小孩子是不会剪片子的,视频的策划、拍摄、剪辑等工作自然是由爸妈一手完成,他们平均每天更新一支视频,通常一次会录制出2-3支视频的量,以每周工作2-3天这样的频率运作,虽然拍摄基本放在周末完成,尽量不打扰孩子的日常生活作息,但妈妈还是在这样的强度下辞去了高中数学老师的工作,当起了“全职YouTuber妈妈”,瑞恩去学校上课,妈妈就在家里剪片子,听起来是不是有种在经营一项事业的感觉?

除了玩具,一些女孩们也将眼光投向了美妆领域。泰国一位叫做Natthanan的女孩,当别的孩子还在玩玩具时,就已经自行研究起了妈妈梳妆台上的各类化妆品,她5岁正式走上YouTube博主之路,十岁当上职业化妆师,去年还因参与伦敦时装周的工作登上了BBC的报道。

不久前,为了庆祝自己的12岁生日,Natthanan用她这些年依靠直播赚到的钱给自己买了辆宝马,一时间让街坊邻里都投来羡慕的眼神……

image
ELLEMEN

点开这个十多岁姑娘的美妆视频,会发现除了皮肤显得稚嫩之外,她对视频录制的流程已经相当熟悉,她一边讲解,一边极其自然地往自己脸上涂抹各种化妆品:

image
ELLEMEN

“接下来,选一个自己喜欢的颜色,用刷子蘸取眼影,涂满整个眼窝。

“每个刷子的形状、毛质的软硬都是不一样的,大家一定要区分开哦。

这种熟稔的背后是来自母亲的指导,在采访中Natthanan的妈妈表示,女儿对化妆品的热爱几乎是与生俱来的,她两三岁时就会偷偷摆弄自己的化妆品,起初因为担心女儿误食,她会把东西都藏起来,慢慢的她发现,即使接触不到实物,Natthanan仍然对化妆教程类的视频移不开目光,“我想像那些大姐姐一样漂亮!,拗不过女儿的执着,妈妈在她5岁那年开始教授她一些基础化妆知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女儿的这些化妆短视频在YouTube上惊人得受欢迎,几乎每支都有几百万的点击量。

除了美妆,8岁的混血模特Anna也曾因“秒速拍照”的短视频而爆红网络,一秒一个pose,时薪上千,让人不禁联想起以烧脑著称的同声传译……

眼光转向国内,是@小蛮、@小山竹、@小布丁等儿童网红的崛起。生于2015年的的小蛮有“世界最小网红”之称,她在19个月大时就已经靠直播吃饭吸引了五十多万的粉丝,右手一碗汤左手一碗水果,将腮帮子塞得鼓鼓囊囊,就算米饭掉进兜兜,也会用胖嘟嘟的小手捡起来吃掉。


美拍上的小蛮日前有222万粉丝,多个视频的点赞量超过10万;小山竹在2016年时就多次受到电视台邀约,还一度登上CCTV网络春晚、欢乐中国人等节目,俨然一副网红的样子......

儿童直播

背后的阶层区隔

英国机构First Choice曾做过一项调查,他们询问了1000名儿童关于理想职业的定义,发现其中半数的孩子渴望成为网红,在日本,也呈现出相同的趋势,网红成为日本小学生第二想要从事的职业,甚至,还有一个名叫中村逞珂的十岁男孩为此辍学。

和其他通过玩具测评、美妆、吃播走红的孩子不同,中村从一开始就坚定了“不上学也可以”的理念,他在视频中多次鼓励同龄孩子像他一样“勇敢追求自己的梦想(当网红)”、“上学是权利,并非义务”、“我想去学校的时候,我才会去”,除了每周定期更新YouTube频道、在电台节目上做分享,他偶尔还会在父母的帮助下举办线下讲座,中村的父亲则表示:“我很赞同我儿子不上学的理念。”

image
ELLEMEN

这显然在网络世界引发了一波争议,很多人责怪父母的无知、短视,不仅不对孩子进行正确的引导,还有将孩子作为获利工具的嫌疑,另一些网友则认为“中村很有头脑,懂得如何经营自己,说话头头是道,做网红也能学到很多东西”,“如果孩子有这方面的表现机会,不失为一次很好的锻炼吧”。

不过,即使是在网络世界中,儿童网红们也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一种“阶层区隔”:不同出身的孩子“生产”出的内容也呈现出迥然不同的风格。

像小蛮这样穿着整洁、以萌著称的宝宝显然是儿童网红中的“白富美”了,如果留心观察,还会发现视频中小蛮的家不仅有上下几层,厨房里为其煮饭的阿姨还会讲英文,这背后的财力支持大概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

与此同时,一些直播软件上也出现了以另类、雷人、乡村非主流等姿态示人的孩子们,同样是表演吃播,这些农村孩子在视频中则被拍出了可怜甚至滑稽的感觉,没有装潢整洁的宽大客厅为背景,有的只是一些破败的露天舞台,他们吃的东西也都是咸菜、小米粥等再平常不过的单调食物。

image
ELLEMEN

还有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孩子,甚至被做成了乡镇风格的恶搞素材,在网络上不断传播的同时也收获着网友们的爆笑。乡村杀马特、古装穿越风、山寨武林风……如果白富美小网红们带给人的感觉是萌萌哒,那这类视频的观感大概只能用“雷人”形容。

看看新闻曾报道过的一位有着几十万粉丝的网红二狗,每天更新一集“爆笑小学生”系列视频,周五一放学,他的同学们便会去他家集合,在直播镜头前摸出假发戴上,跟一些同龄的孩子连麦。

image
ELLEMEN

以6岁就能喝两瓶啤酒走红的望望,还曾在直播平台上表演走钢丝,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光靠打赏就挣了两千多块,而举着视频负责录制的,正是他的父亲张禹。一次,望望脚没踩稳,不小心从一米多的钢丝上摔了下来,鼻子磕到了地上,父亲本来准备关掉直播,去看看儿子的伤势,就看见直播间有人留言,“太搞笑了”,紧随其后的是一堆哈哈大笑的表情和不断刷上去的礼物……

至此,张禹发现,“调侃、自黑,网友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越是猎奇、跟人们日常生活存在反差的视频越能引起网友的关注,“格调低”没关系,只要踩准了大家的雷点和笑点,就能收获转发和打赏。

开放式直播在降低了表演者准入门槛的同时,也为一些想要借助孩子发财的父母提供了便利。

谁来保护

孩子们“消逝的童年”?

钛媒体就曾在报道中指出:“一些父母为了吸引点击和流量,让只有几岁的孩子通过暴饮暴食,不断吃肥肠、猪头等油腻肥硕的食物来积累人气。完全不顾孩子过于肥胖的体型和尚未发育成熟的身体健康,但居高不下的点赞数和未来可期待的商业变现,是父母拿孩子健康来冒险的动力之一。

上文提到的韩国小网红宝蓝,就曾被曝出录制从父亲的钱包里偷钱、要求假装分娩和假装开车的视频,2017年时,韩国的一家儿童慈善机构便向她的父母发起过指控,“通过让孩子拍摄视频并将视频放到网络上以便获取经济利益,他们的行为有可能对孩子的心理健康造成危害,同时也对观看视频的未成年观众产生负面影响。”

image
ELLEMEN

虽然在引起公愤之后,宝蓝的父母已经将相关视频删除并在公众面前道歉,但显然,他们并未就此收手。

走钢丝成名的望望背后,是在父亲要求下日复一日地艰苦训练,他不仅要走钢丝,还要举杠铃、舞棍、打沙包、攀岩……张禹也不清楚儿子的极限在哪里,他只知道,不仅要把儿子培养成网红,还要让他变得自立自强

“农村的孩子再努力,能比得过北京上海的孩子吗?

“小时候不抓紧,过几年就只能去富士康的流水线或者工地搬砖了。

身为打工仔的艰辛,张禹比谁都清楚,他宁可“背负着村里人的冷嘲热讽,也不希望儿子重蹈自己的覆辙”。

美国学者尼尔·波兹曼曾在《童年的消逝》一书中指出,“作为一种媒介的电视,比印刷媒介更能全方位渗透进生活,电子媒介对社会的影响是巨大的,它改变了人们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也模糊了儿童和成人之间的界限,使得儿童逐渐‘成人化’。”

而互联网相比于电视,带来的影响显然更具颠覆性,社交媒体和直播平台的日益普及,不仅让观众趋于低龄化,也在无形之中造就了越来越多的“儿童演员”,他们中有的是在外力的作用下走上了直播的道路,有的则是在了解之后选择成为网络世界的“一道景观”。

image
ELLEMEN

当孩子们涉足其中,便会成为网络世界中一种被关注的新兴群体。一方面,众多儿童网红所涉及的其实早已不是传统意义上属于儿童的领域(如:美妆、吃播等),传统的“童年元素”被消解;另一方面,属于儿童的“童真”逐渐成为网络世界中的新型消费品,被成人世界的勾心斗角折磨到心累的成年人们乐于为这种纯真买单,豆瓣网友@奥德赛的暗流 就曾一针见血地指出,“这实际上是一个供成年人消费的童话。儿童网红们像是一面镜子,映照出的是成人们在网络和消费世界中的焦虑、不安和恐慌。

至于要不要培养孩子成为网红,《华盛顿邮报》在一篇文章中探讨了家长应该扮演的角色:如果孩子想要成为网红,不妨先思考以下四个问题:

1、为什么想开YouTube频道?

2、想做什么内容?

3、最喜欢的频道是什么?为什么?

4、不喜欢的频道是什么?为什么?

关键在于,要了解清楚孩子内心的真实想法,YouTube上做玩具测评的儿童那么多,赚到盆满钵满的却只有Ryan一个。

同样的,如果孩子在尝试之后的任何阶段想要退出,家长都应该予以尊重和支持。“假笑男孩”的母亲就曾在BBC采访中被问过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有天Gavin不想再当网红了怎么办?”

“好呀。无论如何,我们已经有过许多美妙的经历。

“这只是一次学习,

也只是孩子们众多人生经历中的一小段。“

参考资料:

1. 林深、迟恩《网红低龄化:走钢丝、玩吃播,底层孩子为何迎合成人怪趣味?》;

2. 钛媒体《短视频正进入小时代:儿童网红背后是一桩大生意》;

3. 新榜《儿童网红图鉴:爆红背后,可能是写不完的作业》;

4. CNA: Korean YouTube star Boram, 6, buys five-storey building for US$8 million;

5. BBC: She joined professional make-up artists at London Fashion Week 2018;

撰文/编辑:Holly

图片来自Youtube截图及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