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友是怎么成为「逃犯克星」的?

“我都快忘记我警察的身份,真的以为自己是个歌星了”

image
网络

随着近日一名逃犯在郭富城湛江演唱会落网,郭天王也被奉为新晋“逃犯克星”,当然他前面还排着也曾为逃犯落网做出杰出贡献的张韶涵、周杰伦、五月天等前辈。

不过在张学友面前,这些个位数的抓捕记录根本不值一提。

image
网络

“逃犯们,举起你的双手来”

张学友不仅在歌坛的江湖地位难以撼动,在追捕逃犯界,亦无人能出“乌蝇哥”其右。
据统计,张学友2018年巡回演唱会上,先后共有80多名犯罪分子落网。

image
网络


“不要叫我歌神,叫我张Sir”

这种现象级的抓捕行动,惹得警方都忍不住向张学友喊话,呼吁他多开演唱会,促进社会和谐;而张学友的巡演行程表,估计警察们都人手一份,只等届时去蹲点抓人。

image
网络

发出抓捕预告后,张学友苏州演唱会期间22名逃犯被抓

因为“逃犯克星”这重身份,张学友还与金正恩、特朗普一起上了华尔街日报的头条。

image
网络

这不禁令人疑惑,逃犯们是都不上网还是从不看新闻?难道张学友的演唱会已经成了逃犯们的试胆大会?

张学友本人半开玩笑地回应道,“逃犯也需要娱乐啊。”

image
网络


其实从大数据来看,万人演唱会这样大众化的娱乐活动,现场鱼龙混杂,捞到几个逃犯实属意料中事;但迷思也随之而来:为什么不是别人,偏偏是张学友成了“逃犯克星”?

1.233场演唱会,广撒网多捕鱼

如果我们假设在任何明星的演唱会现场捕获逃犯的概率都是一样的,那么首先张学友在演唱会基数上就遥遥领先。 在其他歌手开个三四场演唱会就号称“全国巡回演唱会”,加上澳门或者马来西亚就叫“全球巡回演唱会”的当下,张学友从1995年起,就开始了长达二十多年的世界巡回演唱会的步伐,每次动辄几十场几百场,一场一场“肝”下来。

image
网络


1995年第一次全球巡回演唱会,110场;

1997年《雪狼湖》音乐剧,96场;

1999年「友世界」,全球巡回66场;

2002年「音乐之旅」,45场;

2007年「学友光年世界」,105场;

2010年「1/2世纪」,146场,拿到吉尼斯世界纪录;

2016年,张学友55岁,「学友·经典之旅」演唱会却达到了空前绝后的233场。

从这个数据来看,张学友开世界巡回演唱会的次数和场数都是华语歌手之最,短时间内少有歌手可以匹敌。

而且他的演唱会门票,都是一张一张真金白银卖出去的。即便是那些逃犯,也并非是因为拿到赠票、贪图便宜才去以身犯险——他们都是真心实意的歌迷,有的甚至还是在排队买票时被抓的现行。

更甚者,警方在洛阳演唱会上抓获的逃犯,是从563公里远的武汉赶到洛阳,只为看张学友的演唱会。

image
网络
image
网络
image
网络

张学友河北演唱会现场又抓仨逃犯


背靠如此庞大坚实的粉丝基数,张学友抓起逃犯轻而易举,也只是个数学的概率问题罢了。 但是显然并没有这么简单。 如果仔细研究下让张学友封神“逃犯克星”的“经典之旅巡回演唱会”的行程表,不难发现在这几百场演出当中,演出地点以二三四线城市为主。

image
网络
image
网络


这与近年来演唱会消费市场的变化不无关系,小镇青年们已经成为如今演唱会票房增长的主力军。

虽然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仍然稳居鳌头,但是如金华、宁波等二三线城市的演唱会消费正以飞快的速度追赶。

image
网络

报告来源: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 在同一个省份内,张学友能从省会唱到县城。即便是在数十万人口的县城里,张学友也能连续开唱两三天而底下坐无缺席,造成真正万人空巷的效应。 在“唯数据论”的今天,张学友的数据不是超话,而是一张一张门票。

image
网络

这也为抓捕逃犯制造了有利条件。逃犯们往往藏身二三四线城市,他们自认为小城的刑侦技术不及大城市,走在这里的路上,腰板也能更挺直些。 而当他们发现,自己从少年时就开始崇拜、可望不可及的天王级男神居然来到这默默无闻的小城开演唱会,这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一期一会”的追星时刻。即便平时深居简出小心翼翼,也难免在情怀驱使之下,生出些侥幸心理:几万人的演唱会现场,要被发现应该也不容易吧? 于是他们听着偶像的《她来听我的演唱会》慷慨赴会,充值信仰,却没想到最终“半年的积蓄,换了手铐一对。”

image
网络

洛阳警方在审问从张学友演唱会上抓获的嫌疑人


2.张学友的演唱会,致命的吸引力

要理解逃犯们为什么铤而走险,得先懂得张学友的个人魅力。

九十年代曾经在华人中流行这样一句话:“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邓丽君小姐的歌声,有风吹过的地方就有张学友先生的音乐回荡。”

在1990年代的美加地区,张学友推出新音乐专辑时,美加地区的一个普通街区的华人唱片店就可以卖出数千张他的唱片。而《商业周刊》也曾经将其形容为亚洲版的迈克尔·杰克逊。

迄今为止他依然保持着香港歌手的最高唱片销量,甚至90年代巅峰时期,单是台湾地区,张学友一年的唱片总销量就超过4000万张。

image
网络

单就《吻别》这一张唱片的销量就达400多万,盗版更是不计其数。《吻别》在10多个国家都推出过,其中一些珍稀版本如今售价超过6万元,成为唱片收藏界里的翘楚。同名主题曲当时在大陆的影响力更是非比寻常,甚至在卡拉OK店里都因为点唱次数太多而让唱片报废,店家不得不屡次购买。

“歌神”的称号不单单靠唱片销量,而靠实打实的唱功。舆论普遍认为他不仅是四大天王里唱功最好的,在香港歌手中也难遇劲敌。

在那个年代里,歌手无法过度修音,颁奖典礼也需要真唱,对口型这种在如今司空见惯的行为,当年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一旦出现被拆穿就是丑闻。

image
网络

张学友1999年演唱会

因此很多知名歌手因为演唱前准备不充分或者现场设备参差不齐,都出现过跑调、走音的现象,例如黎明就因为在颁奖典礼上唱走音,而一直被调侃为“走音天王”。 唯独张学友却甚少“出车祸”。面临各种现场演出的状况,他都能泰然处之,将演唱呈现出最好的效果。

2004年的“活出生命”演唱会,他甚至带着一个苹果上台,唱一会儿就咬一口吃,还跟观众交流如何利用苹果来保护自己的嗓音。 歌红人红,唱功了得,还对粉丝尽心尽力,这是张学友可以举办这么多场演唱会的基石。

image
网络


毕竟一场2个多小时的演唱会,售价从280元到2000元不等,要花一笔不小数量的钱去看一个歌手的演唱会,听众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理由,更别说是草木皆兵的逃犯了。 即便张学友如今已经年近60,他办起演唱会却从不偷工减料。在不请嘉宾的情况下,全场连唱带跳几小时,每一个舞步都踩得住节奏,还能劈个一字马。

image
网络


对逃犯来说,花钱看一场他的演唱会,不仅仅是为爱充值,也确实是灰暗流亡岁月中为数不多的精神享受。

3.张学友的歌,逃犯的精神底色

张学友演唱会屡建奇功,被戏称为巡回专案组,另一重原因是张学友粉丝群体和逃犯特质的吻合。 被抓的逃犯年龄段分布在三四十岁,多为70后、80后。倒推回去,他们的少年时代,恰逢张学友的鼎盛时期。

三十年后,当年听着张学友的歌的少年们,也长成了走上违法道路的中年男人,经历人生起伏,刀光剑影,最终选择亡命天涯。此时的他们再听张学友,年少时听不懂的情绪,如今都听懂了,更生一层岁月的感慨。

image
网络

张学友1985年发行的第一张专辑

张学友的歌曲一向脍炙人口,更是迄今为止KTV里的热门曲目。

出道时发售的《遥远的她》,不仅是后来晚辈陈奕迅参加选秀比赛时的翻唱歌曲,就连前几年李克勤在《我是歌手》上也拿来作为比赛曲目。

《蓝雨》、《太阳星辰》、《李香兰》等,也迅速走红,长盛不衰,以致于周星驰在《国产凌凌漆》里还翻唱《李香兰》进行调侃和致敬。

image
网络
image
网络

影视歌三栖的张学友曾和周星驰合演过一部电影《咖喱辣椒》,也饰演警察


当然,我们热爱一个歌手,往往不只是因为他的作品有多好听、能勾起多少回忆,而是我们能在他的歌声中找到多少自己的影子。

在四大天王中,其他三位的人设多少有讨好女性粉丝之嫌,只有张学友,牢牢抓住了男性粉丝的心。不仅因为张学友长相平常,少有偶像包袱,更是因为他的个人经历和歌词风格都能引起广大男性们的共鸣。

image
网络

唯一拥有表情包的天王

张学友出生于香港一个普通的海员之家,从小成绩平平,还爱调皮犯浑。23岁时,参加歌唱比赛出道,迅速成名,却在不久之后就经历了低潮期:唱片不卖座,歌也不红了。

那时他酗酒、抽烟、飙车。女友和他分手,他更加郁郁不得志,甚至在梅艳芳的生日派对上大闹一场。

而后他调整心态,重新出发,迅速在80年代末重回一线,并且在90年代初正式成为“四大天王”之一。

image
网络


但是出生背景和这段低潮期的经历,也注定了张学友更加懂得普通失意男人的心境。在张学友的情歌里,气息和唱腔无不充满了男性的哀怨苦闷。

image
网络

女神高傲地离自己而去


比起其他有高颜值、始终光芒万丈的男星,张学友用如泣如诉的声线来唱这些寂寞空虚的歌词显然是更让男人们信服、并有代入感的。

他就像草根男人们(包括逃犯们)身边的一个普通兄弟,大家一起喝着闷酒,说着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比如爱而不得,转而自怨自艾:

image
网络
image
网络

比如心爱的女人和他人远走高飞,只留下绿帽一顶:

image
网络
image
网络


比如舔狗的自白:

image
网络


比如无来由的带些矫情的寂寞:

image
网络


《吻别》的歌词也暗合了逃犯在现场被捕的情景,当中一句“就在一转眼,发现你的脸……我已经看见一出悲剧正在上演。”更被拿来调侃逃犯被捕的“悲剧”现场。

image
网络

这首歌换个角度看也可以说是逃犯的自首之歌

因此不难理解,在张学友演唱会上被捕的逃犯基本都是男性歌迷。这些仓皇在逃的中年男人们,躲得过十面埋伏,但是躲不过夜深人静张学友的歌声叩击心灵。

image
网络


4.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尽管大家调侃张学友是遗忘自己卧底身份的歌神,或是打出了“国泰民安张学友”的口号,但实际上抓捕逃犯不可或缺的技术手段还是“天网”,也就是人脸识别系统。

image
网络

监控画面

在张学友演唱会这种大型活动现场,往往会布置更严密的监控系统。AI人脸识别技术可以在动态情况下捕捉人脸信息,并进行比对。

逃犯们往往在过安检时就进入了警方的监视范围,或是在沉浸于张学友歌声中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警方锁定。

image
网络


根据南昌民警在接受采访时所说,因土豆诈骗被抓的逃犯被捕时“一脸迷茫,没想到警方能在数万人中找到他。”

image
网络


2019年1月29日,最后一场《学友·经典世界巡回演唱会》在香港红馆落下帷幕,历时两年多,四大洲十多个国家,233场,八个阶段的巡回演唱会终于告一段落。

在历次国内的巡回演唱会里,《吻别》都是演唱会的保留曲目之一,也是全场大合唱的重点歌曲之一。有很多买票去现场的听众,都毫不讳言自己最想在现场听到的就是《吻别》。

image
网络

《吻别》MV一开头,就是一个男人奔逃的背影 那些千辛万苦跑去听现场的逃犯们中,许多都未来得及听到演唱会就被就地正法了。

但是在那一刻到来之前,他们大概也满怀憧憬,能跟着台上的偶像张学友一起大合唱,“我和你吻别,在无人的街,让风痴笑我不能拒绝”,借此怀念自己的年少diao丝时光吧。

所以张学友要不要考虑 办一场监狱歌迷会?


撰文:醺子 & 公元1874

编辑:醺子

部分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其余来自网络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