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不起的快手,已经变成了印钞机

对于出入北上广CBD的城市白领而言,手机上出现拼多多和快手的图标,几乎是会被钉在耻辱柱上的低端行为。可是就像拼多多暗中上市一样,快手上的大主播,已经成为了全网积累财富最为迅速的角落。

image
网络

昨天的热搜把所有人分成了两派,一部分人在关心李晨范冰冰分手宋慧乔宋仲基离婚,而另一部分人,则在热切关注韩安冉小猪先生要离婚。

相信大多数读者和我们看到后面两个名字的第一反应都是:

image
ELLEMEN

疯狂补课后我们给您总结了一下:韩安冉是一个快手千万级粉丝的网红;在一个星期前与网红老公举办了结婚仪式并全程进行快手直播,却在前天发现老公与另一个网红微信聊骚一气之下开直播说自己要离婚并抛出了很多隽永的金句:

image
ELLEMEN

被无数次cue到的渣男小猪先生反应机敏,不仅立刻在线认领了猪油渣这个称呼,成为互联网第一低姿态猛人,并同样留下金句数枚:

image
ELLEMEN

相较于双宋这对在媒体上暗搓搓你来我回的离婚大战,范冰冰李晨的文艺含蓄,这对刚过20岁的网红夫妻在网络大开大合,情绪一览无余,令闻讯赶到的吃瓜群众吃得着实酣畅淋漓。

但也有一些朋友(比如本文作者),会在八卦之余,发现这对年轻的夫妻着实生活得非常富贵,女孩开360多万的法拉利,男孩自称便宜得多的车也是玛莎拉蒂,如果说400多平的别墅作为婚房不算太惊人的话,他们在直播中称这栋别墅是他们攒了半年的钱买下来的,会不会真的惊到你呢?

到底什么时候你印象中

那些生吞辣椒,身绑炸药的快手主播

变得这么赚钱了?

呵呵天真了吧,向你隆重推出:

image
ELLEMEN

其实就在上周末,在广州有一场几乎称得上豪华的演唱会,阵容包括李宇春、林志颖和陈慧琳等明星。可是你却在网络和主流媒体上,几乎没有看到任何宣传和相关视频,这场耗资巨大的演唱会对大多数人来说,几乎是隐形的,为什么?

因为这是一场完全由快手主播二驴出钱出力召开的一场演出,并全程于快手完成直播,虽然粉丝和路人都在酸溜溜地diss出席明星是否有些掉价,但你转换一下思路想一下,让这些每天老去各种电影节的明星出席这种活动,这价钱得多令他们满意?

这个猜想不仅是合理的,而且很有可能完全超出你我的想象:因为这场实际上以卖货为目的的演唱会,如果相关人士在快手上的爆料属实,预计销售额为9847.5万人民币。

image
网络

对于出入北上广CBD的城市白领而言,手机上出现拼多多和快手的图标,几乎是会被钉在耻辱柱上的低端行为。可是就像拼多多暗中上市一样,快手上的大主播,已经成为了全网积累财富最为迅速的角落。

这次演唱会的背后大佬二驴,曾经是快手排名前三名的超级大主播,定位是“八卦主播”,什么意思呢?就是他不跳舞,也不唱歌,主要就是跟各位老铁唠嗑儿。但二驴的这个嗑,显然不是普遍人唠得出来的,凭借一张厚嘴,二驴的粉丝曾经一度逼近过5000万,而5000万粉丝给二驴带来的,是惊人的财富。

image
网络

快手巨型主播二驴

比如就在演唱会开始之前,二驴曾经晒过一系列随礼名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来自他徒弟桐桐的手机转账,金额为66.6万人民币,附言:”师傅师娘活动顺利“。

60万人民币的数额显然不是二驴晒出来的唯一理由:毕竟这位主播号称为这次活动单单购置的新直播设备就已经超过500万人民币;每个参演嘉宾下飞机后都被驴家班的徒弟挨个发中华香烟。

image
网络

除了中华香烟

各位也注意一下手上镶钻的某F牌手表呢

而在此之前,他正在装修的车行,经由他供应商在快手爆料,装修费已经超过3000万——虽然这条爆料真假未知,但二驴的座驾则确实是踏踏实实地多次出镜,这辆劳斯莱斯库里南,中国售价超过600万人民币,二驴曾经驾驶着这辆车完成了这个车型在中国的第一撞,还登上了社会新闻。

image
网络

看现在二驴的巨富姿态,很难想象出生于1988年的他,曾经只是一个河北省石家庄市的小烟酒铺摊主。原名井元林的他做过各种职业,甚至包括健身教练。如果不是直播平台的横空出世,他的生活轨迹可能已经恒定了。

但二驴这个ID彻底改变了井元林的人生。2013年,二驴开始在YY平台上开始主播生涯,但人气平平,远没有任何一个打着色情擦边球的性感女主播吸金。命运的转折发生在2017年,这一年,快手开通直播功能,在YY受挫的二驴失意之中,转战快手,却一飞冲天。一年后,他打破了曾经的快手一哥,喊麦之王MC天佑的直播同时在线人数记录。

image
网络

二驴成名了,而且这份名声极其赚钱。让所有互联网从业者辗转反侧的流量变现,对于二驴来说,从来不是问题。每晚固定进行直播的二驴,以直播间吸金能力和巨额礼物闻名。比如2018年9月,一位快手ID叫“福昌宝战斗脸”的大哥进入直播间曾为了占据二驴粉丝榜榜一的位置,单单一晚就单人刷出了12万人民币的礼物。

image
网络

快币与人民币的兑换比例为10:1,

也就是说一个穿云箭的价格为288元

想要在大主播的直播间露脸,

100个穿云箭可能也仅仅10秒的时间

对于二驴这样量级的大主播而言,这样一晚单单礼物的收入就可以超过30万,这还是不算任何电商渠道的广告与提成收入的前提下。

image
ELLEMEN

为二驴豪掷12万的大哥的话可能正是答案,在直播过程中,他曾经因为刷了高额礼物拿到了与二驴视频连麦的机会,现实生活中,他的真实身份是边境买卖玉石的商人,而他在连麦中表示:

二驴,

在你直播间里刷礼物真是不白刷,

你的粉丝们很有消费能力,

我这段时间的销售额都已经过千万了

自称平台第一微商的主播初瑞雪也曾在直播中表示,单刷礼物就会刷出去2000多万,但很值得,毕竟自己“最终年收入是一定会过亿的”。

image
网络

二驴现在已经不直播了

由他媳妇儿驴嫂顶上了

快手上像二驴这样量级的主播,绝对不是少数,而纵观排名前列的几个大主播,他们的共同点就是粉丝非常多,现在非常富——而曾经也都非常挣扎。

目前粉丝超过4500万的散打哥坐标广东,几乎是继MC天佑后公认的快手一哥,曾经在微博写过自己一路走来的长文:

“小时候,在床上睡着睡着觉,

就开始发水灾,

我们家墙壁是黄土做的,

水一泡就倒,

一家人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在独立后的九年,他开过奶茶店,送过外卖,去广州开车当司机,买面包车做生意,卖鸭嘴鱼,始终没有成功,直到他开始了自己的快手生涯。

image
网络

散打哥喜提新车时发的打卡照

曾经被散打哥带着出道,现在同样已经是大主播的祁天道现在粉丝超过4300万,他专注做户外直播,什么意思呢,基本就是他一个人撑起来的一个小时户外冒险节目。

image
网络

曾经被潘长江盖章为中国最强户外主播的他,2018年11月曾经被快手周边号评估为当月收入最高主播,月收入超过500万。

而在专职做主播之前他的职业是电工,曾经和自己的父亲在工地上一同拧过2年多的钢筋。

image
网络

天道为一次直播租借的飞机

显然,二驴,散打和天道们都已经在快手,完成了自己的阶层跨越。而这背后,通行的是快手与其他平台截然不同的逻辑。

比如相比别的平台面对广告,推广和提成的遮遮掩掩,在快手上,你会听到大主播们非常直接地向粉丝号召:

“咱家人给榜一买阿胶的大姐点个关注啊,你们就不要给我刷礼物了,别浪费钱,但人家做电商的花了钱,我们得让这笔钱花得值。咱家人给她粉丝冲到2000个就行,反正关注也不花你一分钱,看着合意的买,不合意不买得了。”

“咱家人”是所有快手主播对自家粉丝的称呼,每个直播间的观众,都是快手主播口中的“家人们”——因为在快手,认同感是主播与粉丝间最重要的默契,也是他们为什么始终愿意为他们买单的内核。

image
网络

似乎对于大部分用户来自二线以下城市,最高学历低于高中的快手用户来说,别的平台上那套精密掩藏的软文,性价比的说辞永远没有有一说一的朴素逻辑来得有说服力:我认你这个人,我爱看你这个直播,我知道你要赚钱,那我有钱就花,没钱我也得给你充个人气。

而也正因如此,他们乐见这些主播们在成名后分享豪车,大房子,漂亮媳妇和胖女儿,他们愿意看到自己支持的人一步步由自己现在这样,变成未来自己想成为的那样。一切的前提都来自于个人的认同感,所以快手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封闭的平台——不属于他们中一员的人,是很难成为这里原生发展的大主播的。

正如快手合伙人曾光明所表示的:“(快手用户)他们拍的东西在都市精英看起来很LOW,但是他们并不在精英的判断框架里。”

显然,这一套另成体系的逻辑已经撑起了你不知道的这个平行宇宙:无论是那些往头上浇水的土味情话,还是在工厂发生的打工爱情物语,都已经成就了一个又一个的你从未听说过的财富传奇。

撰文/编辑:小羊aka虹口第一快手用户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