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中国人来城堡拍婚纱照:落魄公爵的财富之路

这座庞大的庄园本身需要细致的维护,几代人收藏的各种藏品:艺术品、剑、枪支、内部装潢等等也需要花钱。如果放置不管,这座庄园就会破产,还会连累到主人。那么钱从哪里来?

image
ELLEMEN

谁拥有英国最美的地方?

并不是女王

众所周知,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是英国的国家元首,因拥有大量王室地产,是英国富豪榜上的常客。

除了位于苏格兰的巴勒莫尔和伦敦郊外的温莎城堡外,她拥有的土地大多数位于城市中心地带,通过王室信托基金进行管理。

和人们熟悉的《唐顿庄园》等英国常见的乡村风景相比,伦敦市内的白金汉宫、肯辛顿宫等皇家宅邸虽是权威的象征,但怎么看都和人们心目中的英伦田园风光差了十万八千里。那些拥有美丽风光,周围被大片农场环绕的城堡和庄园,大多数掌握在一代代英国王室册封的公爵手中。

去年梅首相为了迎接特朗普,就专门挑选了马尔堡公爵名下的布伦海姆宫作为首站迎接地。这里能避开伦敦市内的喧嚣,还是著名的丘吉尔-斯宾塞家族的私人庄园,丘吉尔首相和戴安娜王妃都出自这个家族。

image
ELLEMEN

其实在21世纪的英国,公爵们早已曾经皇亲国戚般的特殊待遇,但他们依然是除皇室成员外,英国社会中地位最高的一个阶层。

除去拥有公爵头衔的五位皇室成员,现在英国仅有24位公爵。据媒体统计,他们共拥有大约4047平方公里的土地,但根据法律规定,这些财产必须由男性继承,如果无人继承,土地会被收归国有,公爵头衔也会自然消失。

因此,想方设法保护自家财产促使头衔延续下去,让几代公爵们煞费苦心。

男人得到爵位,女人得到财产

在苏格兰,有这样一座豪华又不失高地风格的城堡——布莱尔城堡。

这座兴建于13世纪的建筑,位于苏格兰高地中部的交通要道上,也是当地阿瑟罗公爵的家。白色墙壁、哥特式塔楼在高地丘陵的环衬下格外优雅。因为是战略要地,维多利亚女王还允许这里的公爵拥有军队,也让这里了欧洲唯一一处拥有私家军队的庄园。

image
ELLEMEN

其实在21世纪的英国,公爵们早已曾经皇亲国戚般的特殊待遇,但他们依然是除皇室成员外,英国社会中地位最高的一个阶层。

除去拥有公爵头衔的五位皇室成员,现在英国仅有24位公爵。据媒体统计,他们共拥有大约4047平方公里的土地,但根据法律规定,这些财产必须由男性继承,如果无人继承,土地会被收归国有,公爵头衔也会自然消失。

因此,想方设法保护自家财产促使头衔延续下去,让几代公爵们煞费苦心。

男人得到爵位,女人得到财产

在苏格兰,有这样一座豪华又不失高地风格的城堡——布莱尔城堡。

这座兴建于13世纪的建筑,位于苏格兰高地中部的交通要道上,也是当地阿瑟罗公爵的家。白色墙壁、哥特式塔楼在高地丘陵的环衬下格外优雅。因为是战略要地,维多利亚女王还允许这里的公爵拥有军队,也让这里了欧洲唯一一处拥有私家军队的庄园。

image
ELLEMEN

到了第十代公爵,也就是上图这位身高将近2米的大个子大叔却终身痴迷于赛马,似乎对任何女人都不感兴趣,最终未婚去世没有留下任何子嗣。庄园的女人们又花了一番功夫,从第十代公爵的兄弟一辈找到了现在这位出身南非的远亲。

image
ELLEMEN

这位大叔原本在南非一个小镇经营一家道路指示牌制作公司,生活原本平静安稳。没想到在2012年,夫妇俩接到通知,发现自己要继承一座大庄园,头衔除了阿瑟罗公爵以外,还有其他十二个附带的伯爵男爵头衔,公爵本人直到现在也说不清楚这13个头衔具体都是什么。

“能得到这些完全是因为出身,实际上自己什么都没有做”,这位南非来的公爵非常谦虚。

image
ELLEMEN

作为经营小生意的个体户,公爵夫妇每年得从南非飞回庄园一次。因为城堡的私家军队每年要阅兵,公爵作为庄园的主人必须回来检阅。

另外,他作为地主,还要给当地农户组织的庄园运动会的胜者颁奖。

image
ELLEMEN

另外,这座庞大的庄园本身需要细致的维护,几代人收藏的各种藏品:艺术品、剑、枪支、内部装潢等等也需要花钱。如果放置不管,这座庄园就会破产,还会连累到主人。

那么钱从哪里来?

在第八代公爵时,庄园就遇到了这样的财政危机。幸好那时庄园的继承人娶到了一位小姐,这位小姐的祖母是一位富婆。富婆奶奶看到庄园负债累累,为了孙女的幸福,她还清了庄园欠给银行的各种债务,还将这家庄园改造成了一家”公司“,将庄园开放给公众以收取门票,从中盈利。

image
ELLEMEN

奶奶此后则搬到巴黎养老,这座庄园如同她人生暮年买下的一笔绩优股,源源不断地分红满足了她在巴黎的奢华生活,也为这座庄园的持续奠定了基础。

可以说掌握财权就掌握了管理庄园的实际权力。奶奶的孙女 Sarah(下图这位阿姨)此后就作为庄园的实际管理者,照管庄园的历史资料和各类藏品。

她说:“公爵本人确实拥有这里,但具体管理必须得听我的建议。

image
ELLEMEN

这样一来,女人掌管庄园,公爵本人的权力被架空。

“头衔给男人,这个对女人来说完全是一种解放,我才不愿意成为公爵夫人”,Sarah说。南非来的公爵对此完全同意:“我是在太幸运了,这样我可以照顾好家里的生意。”

惨遭”灭门“的公爵

当然也有不太幸运的公爵,没有男性继承人,后代只能留下资料和照片,以及一顶公爵的帽子。

Camilla Osborne是利兹公爵的女儿,她家因为没有男丁,公爵头衔最终自然消失。本来,她可以住在一栋约克郡的大庄园里,但现在她和普通人一样,一个人住在伦敦郊外一居民小区里。

image
ELLEMEN

因为她无法继承家产,只能保留小时候和父母的照片,家中狭小无处摆放,照片就挂在卫生间的墙壁上。墙壁上是她父亲小时候的照片,父亲是家中老五,其他四个都是女儿,他出生时整个家族都为之庆祝。

image
ELLEMEN

但到父亲这一辈,家道中落,他将庄园卖掉,娶了一位芭蕾舞者,但没想到这位芭蕾舞者最终却跟一美国富翁私奔。Camilla是二婚后生下的女儿,然而她的母亲也抛弃丈夫离婚,嫁给了一位军人。一个没有财产的公爵父亲,头衔自然也不具有任何吸引力。

虽然爵位不复存在,但作为最后的子嗣Camilla依然拥有Lady的头衔。她偶尔可以出席一些上流社会的活动。

image
ELLEMEN

她说每次去佳士得拍卖行参加活动,对方都会将她的安排在佳士得总裁右侧就坐。有一次,一位比她略微年长容貌出众的女士座位被安排到总裁左侧,她说自己能清楚看到对方脸上的不满。虽然没有了公爵的财产,至少她觉得自己还是高人一等的。

“这些都是因为父辈给我留下的唯一的‘财产’”,她说,“只有这一刻我才是开心的。”

网红“公爵”一家人

要做一个现代社会的公爵,不仅需要一座城堡一个头衔,还得将它作为一门生意来经营。因为公爵不能像皇室一样,动不动来一场婚礼或八卦吸睛赚钱,也很难靠结婚来一大批嫁妆来维持,很多时候他们需要另寻门路。

拉特兰公爵是英国北部莱斯特郡贝尔沃城堡的主人,目前已传到第11代。和上面几处庄园不同,这里公爵、公爵夫人、男性继承人都齐全,运转得非常顺利。

image
ELLEMEN

拉特兰公爵夫人Emma原本是一位出身农家的女儿,在一次乡村聚会上遇到了现在的公爵丈夫,她说自己第一眼看到未婚夫拥有的这座贝尔沃城堡时,立刻被它吸引,感觉后半生有了保障。几年后公婆去世,她顺利晋升为公爵夫人。

但这个公爵夫人并不好当,婆婆在去世前曾留给她一个大盒子,盒子里装满了城堡300多个房间的钥匙,微笑着留下一句“亲爱的,祝你好运”就离开了这个世界,留下了一个负债累累的庄园。

image
ELLEMEN

在老一辈人眼里,能将这里维持运转起来真的很不容易。

2012年,公爵夫妇婚姻又出现了问题,他们协商后选择分居。幸好这个拥有300个房间的城堡很容易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夫妇俩各自选择一片区域,互不打扰。公爵倾心于庄园历史悠久的图书馆,而妻子则在财政危机面前化身成地产经营者,开始负责管理庄园。

image
ELLEMEN

在英国,登记后的历史建筑必须要对公众保持一定的开放时间,公爵夫人就想方设法和政府协商减少自家城堡的开放时间,尽可能更大限度地对内部空间进行商业利用,她只为家人留下了城堡的一角用来日常居住。

向影视剧组出借场地是最直接的方法。电影《年轻的维多利亚》就曾在这里拍摄。

image
ELLEMEN

每周一上午7点半,公爵夫人会和自己的十几位工作人员开会商量庄园的运营事宜。几年前,她将庄园改造成一座乡村别墅及酒店,还在自家土地周边开辟了占地65平方公里的土地,恢复了城堡传统的狩猎习惯。

夏秋两季,公爵夫人会亲自接待来自俄罗斯、中国和美国的富人们来这里享受唐顿庄园式的狩猎季节。客人会被安排在城堡中居住,在公爵私人的餐厅中享受美食,然后穿着传统的英式狩猎服装去附近的猎场打猎。

image
ELLEMEN

她还推出了“公爵夫人”(The Duchess Collection)系列的狩猎专用枪支,还出书宣传自己的城堡经营之道,拍杂志封面来展示以自家品牌的家居设计品。

image
ELLEMEN

最近几年,中国游客在国外举行婚礼的风潮也被公爵夫人察觉。城堡中的私家礼拜堂专门面相亚洲客户,可以举行英格兰教会的婚礼仪式。如果喜欢户外场地,城堡周围有大片场地可以搭起白色帐篷,公爵夫人可以出租丈夫的7座法国礼炮为婚礼助兴,甚至可以本人出场用公爵家祖传宝剑来为新人切蛋糕。

一场为期一天的婚礼,如果按照60位宾客的规模估算,场地费用约为2万英镑。

image
ELLEMEN
image
ELLEMEN

总之,城堡的每一寸土地都在公爵夫人的管理下,催生出极大的变现潜质。

公爵夫人也解决了公爵头衔继承的问题。在分居前,她生下了三女两男,其中小女儿瓦莱特还是英国自产的“贵族网红”,经常为各种时装品牌走秀,虽然也有不少负面新闻,但只要有具有话题度,家族的名气就能传的更广。

image
ELLEMEN

而她的弟弟,公爵和庄园未来的继承人查尔斯目前正在上大学,去年刚被英国某杂志评为“年度青年”的他,至今依然单身。

image
ELLEMEN

公爵夫人说,希望有一天自己能把管理庄园的重任交给儿子查尔斯,但继承遗产必须要缴纳1200万英镑遗产税,她现在必须要努力挣钱弥补这笔钱,不然最后的解决办法就是出售庄园内收藏的艺术品。

”我觉得这些东西都不是我的,我只是一个看管人而已,我想把它交给更努力的下一代”,她说,

“至少现在我宁愿去二手商场买衣服,

也不愿意卖掉它们。“

编辑 Sebastian

本文图片来自纪录片《最后的公爵》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