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差点被形婚对象搞到被迫出柜」

形婚,指男女双方在没有爱情的前提下,为了满足某些共同利益而缔结的婚姻。对于性少数群体而言,有人将其视为可以短暂逃避世俗眼光、满足父母期许的“权宜之计”,也有人,在这场“互惠互利”的联姻中掺杂了些许私欲。这本就是个充满矛盾的选择,正如一个谎言往往需要更多的谎言去弥补一样,不够担当、不够独立甚至演技不够精湛的人,贸然尝试这条路可能只是给自己平添烦恼。

image
ELLEMEN

形婚是性少数群体

最后的救命稻草吗?

形婚,指男女双方在没有爱情的前提下,为了满足某些共同利益而缔结的婚姻。

对于性少数群体而言,有人将其视为可以短暂逃避世俗眼光、满足父母期许的“权宜之计”,也有人,在这场“互惠互利”的联姻中掺杂了些许私欲。这本就是个充满矛盾的选择,正如一个谎言往往需要更多的谎言去弥补一样,不够担当、不够独立甚至演技不够精湛的人,贸然尝试这条路可能只是给自己平添烦恼。

那么,走上形婚之路的性少数群体婚后的真实生活是怎样的?他们在这段“名不副实”的婚姻中又有过怎样的怀疑和挣扎?我们采访到了其中的三位,有的仍然处于关系之中,有的已经逃离......

image
ELLEMEN

选择形婚是因为一个契机。那年回家过年,我妈生了场大病,你也知道,人一生病,心情免不了会受到影响,开始琢磨一些“尚未完成的事情“,加上我当时也二十大几的人了,在她那辈人的观念里,“也该成家了“。她从来都不知道我真实的性取向,也并没有强迫我结婚的意思。

问题出在我自身的个性上。从小到大,我都是”别人家孩子“的典型,该给家族争光添脸的地方,我一个不落。记得当时从小城市举家迁往沿海某一线城市时,我正值叛逆的青春期,但转到新学校的第一次月考,我就考出了前三名的成绩,这件事让我妈在邻居面前念叨了好久,她虽然当着我面不说,但我心里知道,我一直是她的骄傲。

可能正因为在其他方面表现得足够优秀,我青春期第一次发现自己对网上的同性图片产生生理反应时,并没有多惊慌,我没有像这个圈子里的多数人那样,发现自己是个gay就一个劲地自我怀疑,觉得自己对不起父母、对不起世界什么的......相反,我把这看作是一个了解自我的过程,这种探索让我时不时地产生欣慰之感。

之后的人生也都一直在“正轨”上运行着:大学毕业、工作、恋爱(虽然后来都分手了),按部就班,爸妈除了不知道我历任对象的性别之外,其他并没有什么不同。我从来没想过跟他们摊牌,可能因为深知“同性恋”这个词在传统六零后父母的价值观里,跟“优秀”俩字是背道而驰的吧,而我已经活在这种自己经营出的形象里太久了,即使是演戏,也得把它演下去。

所以那年春节过后,我开始思考怎么去“完美”地解决这个问题,既能满足爸妈期待,又不至于让自己太难受,第一个想到的是形婚,这种事情嘛,只要目的明确,没什么搞不定的。在朋友介绍下,我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她是个拉拉,人还比较靠谱,因为双方都有这个需求,就走了一些正常情侣的流程之后,把事情办了。

至于你问我怎么结的婚?抱歉我是真没有什么记忆了,毕竟双方都只是把它当作一个形式在走,没有很认真,自然也不会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但慢慢的,进入婚姻生活之后我才发现:即使是形婚,两个人要面对的问题并不比一段正常婚姻来得少,加上互相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彼此都不太愿意牺牲一部分利益去包容对方,所以演起戏来格外麻烦。

为了不让双方家长看出破绽所面临的诸多细节,全都要商量着解决;偏袒各自爸妈时像极了普通夫妻为了婆家娘家争吵的那些事;甚至结婚之后聊到孩子,两人也都能像普通夫妻那样因为生不生、什么时候生、怎么生而大吵特吵。

去年春节前,我跟她又因为回谁家的问题吵了一架后,我第一次产生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不是因为我是同性恋或我的婚姻名存实亡,在外人眼里是一出好戏,而是我发现我为了扮演父母眼中的好儿子,让自己的人生一点点陷入失控状态,我无法完全掌控这段形婚,它成了我迄今为止人生中唯一一个“失控对象”。

当然那天最后还是去她家了,我最后还是没能逃开去演一个成全妻子的“好丈夫”

我不想打破我一直以来的“优秀”人设,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image
ELLEMEN

我的形婚对象是我当时的朋友,她和我都刚刚结束一段比较长时间的感情,分手后两个人对感情都心灰意冷,总凑在一起喝酒,骂前任、骂世界,当时兴许是借着酒劲吧,我们撂下狠话:“以后再也不要碰感情这东西了。”

形婚其实是一个很冲动的决定,两个人一开始也就是说着玩,谁也没太当真,只不过因为慢慢年纪到了,被很多现实因素推着走:父母的催促、同龄人的压力……一步步把当时的玩笑“逼”成了现实。

最开始也没觉得形婚有多麻烦,可能因为是朋友的原因,互相知根知底,加上没什么情感上的牵绊,也就没什么所谓的吃醋、占有,就是两个彼此合得来的朋友吧,在一起生活,顺便互相应付一下对方的家里,她妈妈和我妈妈本来也都知道彼此的存在,所以长辈那关倒是挺容易就过了。

现在回想起来我家人对这段婚姻唯一的一次质疑是我刚把事情告诉我妈的时候,她下意识地说了一句:“怎么找了个比你大那么多的?”(其实也就比我大两岁……)说完隔了几十秒,她像怕我反悔似的,赶忙补了后半句,“不过你喜欢就好,我和你爸没意见。”

说真的,就那一瞬间,我才惊觉他们是被我单身单“怕”了,有点说不出的心酸:他们这么替我考虑,我却骗了他们……但这事我真的没办法。

婚后我们就像是两个“合租”的朋友,互相照顾,但是分房睡,可能和过去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以前可以毫无顾忌彼此倾诉的烦恼突然之间变得有些难以启齿了吧。

但其实,我没法否认,这段外人眼里“伪装”出来的“亲密关系”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我们。

严格来说,孩子的出现是我们婚姻生活的转折点,虽然它回想起来更像是一场意外……因为就那么一次,那天我喝醉了,回去之后迷迷糊糊的,但也没到完全丧失意识的程度……第二天我们两个像没事人一样,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直到她告诉我自己怀孕了……

她是一个很信命的人,把我带的也信了,你想想,就一次,老天爷就把这个孩子带到我们身边……我们思考了很久要怎么办,她说都听我的。我记得挺清楚的,某天下班回家的地铁上,我做了把孩子留下的决定,在微信上跟她说的时候,她几乎是秒回,就一个字:“好。”我能感觉到手机另一头的那种如释重负。

很多人说:孩子是婚姻的坟墓,但在我们这个特殊的家庭里,女儿的出生,却让原本伪装的婚姻变得更完整了一些。

至少孩子出生后我们没再分房睡了,至少在人前以“老公”、“老婆”相称时我不再有那么强烈的不适感了。

坦白说我不觉得我们在经营一段良性的婚姻,但我可以说我们正在守护的家庭,和很多异性恋夫妻并没有什么不同。

她之前问过我女儿大了如何交代的问题,从我的角度来说,我可能并不会主动摊牌:“爸爸妈妈并不相爱,只是很好的朋友……“但如果有一天她主动问起来,我想我也没什么再隐瞒下去的理由。

当然了,如果她和她妈妈一样,我也尊重她的选择。

这个世界上其实很少有人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大多数人都活在别人的评价里,可是这些事真的重要吗?

自己觉得“幸福”就好了吧。

image
ELLEMEN

我跟我的形婚对象是在一个同城的LGBT活动中认识的,他给我第一印象就挺深刻的,我记得当时大家是在讨论一个性少数群体权益的话题,不同于其他发言者动辄“我觉得”、“我认为”这种主观性很强的表述,他能条分缕析地列举西方学界对现有话题的研究,有理有据地论证观点,我大概是被他缜密的逻辑思维能力折服了吧,当即就决定要留个联系方式。

逐渐熟识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有点像是那种“并肩奋斗的队友”吧,虽说因为拉拉的身份,我周围不乏和自己性取向一致的朋友,但大多数人其实对涉及自身利益的东西并不那么感兴趣,不要说关注各国的平权运动了,很多人连对自己身份的认识都不够。

所以我挺珍惜和他之间的那种“联结”的。至于真正决定形婚,其实是受了我前女友的影响,我们分手后我一直都有偷偷关注她的动态,她有孩子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因为我们在一起时曾多次讨论过代孕的问题,拉拉也是人,也想体验为人母的幸福和艰辛,那比起一辈子不结婚,独自抵抗来自社会和家庭的压力,找个志同道合的人形婚、组建家庭,再孕育出一个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小生命好像也不错?

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可能介于友情和亲情之间吧,我们不会干涉彼此的感情生活,但有个前提:如果恋爱了一定要让对方知道,等有了孩子之后,我们其实希望TA能有两个爸爸、两个妈妈,享受双份的爱,更重要的是,告诉TA这是一个多元和包容的世界,任何一种组合方式都有存在的意义。

image
ELLEMEN

年轻时,我听过这样一个故事:

有个男生和女生形婚,彼此商量好这段婚姻只为了应付父母,婚后两人各玩各的就好。结果有一次,男生约了自己的情人去酒店开房,被女生知道了具体地址,于是女生浩浩荡荡地带着男方父母和自己的爸妈去酒店捉奸。

被抓了个正着的男生当即傻了眼,女生则一副受害者的样子,当着双方父母的面一直哭个不停,当男生忍无可忍开始数落她在婚姻中的过失时,她一句话就终结了话题:“你自己在外面乱搞有什么资格说我?今天爸妈都在,让大家评评理,谁的错更多!”

这段风波最后以一场离婚官司收尾:法院判定男方过失,赔了女方一大笔钱,还被迫在父母面前出柜,女方则在拿了赔偿金之后告诉爸妈,“这段婚姻对我打击太大了,我以后都不想结婚了,这座城市也是我的伤心地,我想换一个地方生活。”

第一次听闻这个故事时我还和ex调侃形婚怎么会落得这么个下场,谁知,短短五年后,类似的桥段就在我自己身上上演了,但我前妻没做那么绝,我也在察觉到端倪后及时止损了。

我跟她是在网上认识的,现在互联网上其实挺多这种渠道的,当然了,都是“服务”我们这些群体内部的人,大家有相同需求的话,挺容易match上的。我自觉还算是个谨慎的人,可能因为彼此生活中的圈子并没有什么交集,我们互相考察了差不多一年多的时间,才决定可以领证。

但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婚后她对我出奇的“宽容”,本来我们有商量好婚后解决性需求的底线,可有阵子她突然不怎么“盯”我了,我就留了个心眼。

后来发现,果不其然,她竟然真的是在背着我搜集证据,甚至还请了私家侦探偷偷跟踪我,拍下我和别人一同出入酒店的照片......我不知道她那么做的真实动机是什么,但不重要了,这种既没有感情又不存在信任的关系,我还是赶紧撤退为妙。

现在想起来还是有点后怕的,毕竟当时结婚前,我们也没做任何婚前财产公证,她如果黑心真想讹上我一笔,我大概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么看来,形婚其实像极了一场商业联姻,但一段没有爱的结合,当彼此的利益暴露甚至受到侵害时,你们还能剩下些什么呢?

◼︎ 采访人物皆为化名

好像代入异性恋的婚姻,

也是这么个道理?

采访、撰文:PP、Holly

编辑:Holly

图片设计:?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