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人和前男友复合,我半年赚了50万……

爱可以用钱买来吗?

这个无解的问题对于某些人来说可能已经有答案了,在情感咨询师看来,你或许不能直接买到爱人,但一旦花钱买了他们的服务,你的爱情成功率将直线上升。

image
ELLEMEN

爱可以用钱买来吗?

这个无解的问题对于某些人来说可能已经有答案了,在情感咨询师看来,你或许不能直接买到爱人,但一旦花钱买了他们的服务,你的爱情成功率将直线上升。

情感咨询师算是婚恋市场出现的新工种,与专注于拉郎配的婚戒或是玄学为上的复合密术不同,这些咨询师通常号称自己有相当的心理学背景,社交平台上显得科学而理智,头像几乎都是身着正装的大头商务写真。我们采访了情感咨询从业者,以及曾经付费过的用户,想知道他们到底能怎么挽救现代人的婚恋?

image
ELLEMEN

我是2016年开始做情感咨询的,一开始完全就是我一个人做,那个时候市面上以女性情感咨询比较多,我是男生,讲话的风格和女性情专(情感专家)肯定完全不一样,而且我又可以比较站在男人的角度看问题,所以算是从一开始发展得就比较好。一开始我的咨询费是200/h,2018年初我是2200/h,现在我的市价不知道怎么跟你描述,因为我一对一咨询做得比较少了,我现在主要的收入在于做社群,广告,线下活动,然后培训想要入行的情专,给他们带流量。赚了多少钱?我只能跟你说去年收入我确实超过了百万。

你说我是收割智商税我肯定不同意,市场供需关系放在这里,一定是有人需要我们,我们才会出现。而且我们传授的内容有问题吗?你看看电商平台上教人用法术挽回男朋友的,我当然尊重有信仰的人,但是我个人感觉那个不是更荒谬吗?更何况我们的方法,其实我个人认为是相当符合科学的。

一般来找我们的都是女孩子,女生比较重感情,也有一部分男性,需求最大的当然就是挽回已经分手,或者正在闹分手的对方。这也比较符合人性,追不到也就是从未拥有,谈何失去,已经拥有过却因为种种原因告诉你不行了,人类当然就会非常不甘。

image
ELLEMEN

网络截图

具体方法我肯定不能这么笼统跟你说啊,我只能跟你描述,其实很多人认为自己情真意切,然后觉得自己这么真诚,这么爱ta了,为什么还不能够得偿所愿。我们要帮助他们的就是用一些小技巧,帮助你将感情表达得更好。用了技巧的真诚就不再真诚吗?我不觉得。

image
ELLEMEN

网络截图

我之前做过一些别的职业,但现在我是全情投入在做这件事,去年,投资环境这么不好,之前北京的一个女性做的情感公众号还是融到了a轮嘛,金额还蛮大的,总的来说,我个人认为就是一个高附加值的服务行业,未来发展潜力很大。

image
ELLEMEN

我现在在一家小型情感咨询机构里面做情感咨询,我从业经历不太多,但我个人认为,我们机构算是比较正规的,创始人也是写情感咨询类文章的小网红,每个流量进来都不容易,做坏一个进来的客人就要冒着网上名声坏掉的风险,不合算。所以我们机构的课程,基本还是比较正规的。

如果按功能划分的话,基本就是如何开展一段关系,如何维持一段关系,如何挽回一段关系。每个功能区块下面又会有一些小点,比如开展关系里面就会有如何认识高质量异性,如何在多人场合与目标单人交流,如何拿到联系方式,如何将弱联系转化为强关系等等。

对于我来说,我还在学习阶段,但我觉得我做的事还是比较有意义的。你看国外,比如美国,这种两性关系咨询师就是一个很上得了台面的职业,你看那些好莱坞明星,还会直接去做婚姻咨询呢,这还是在国外约会文化这么盛行,大多数人处理两性关系都比较成熟的前提下。而我们国家,从小到大禁止早恋,一出社会,要么完全不会,要么瞎会,我觉得我们的出现,其实是在补全国人两性关系教育的一块空白。当然了,这个行业目前还在初级发展阶段,鱼龙混杂的情况很严重,但也正说明这个行业潜力无限,野蛮生长之后就会迎来自然淘汰,我们做好自己就可以。

image
ELLEMEN

2017年是我最痛苦的时期,连接遭受了失业+分手两大打击。

我和男朋友是大学时候在一起的,都是外地人,毕业后有结婚的共识,住在了一起。加上大学3年,2017年是我们在一起的第六年。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进步,他是做产品的,互联网公司,收入不错,加班虽然多,但我是做市场的,也比较忙,大家平时各忙各的,有时间就一起逛逛超市,钱虽然各用各的,但都有心思在存钱,毕竟要在这个城市定下来,还是要攒个首付出来的。

生病让一切都变了。3月,我查出来有甲状腺方面疾病,需要服用激素药。在生病之前,我从来没有体会到原来生活是如此不可控,小公司,长期病假不现实,生病两个月后,我辞了职。男朋友当时是支持我的,先养好身体才有一切嘛,我记得他当时跟我说。

一开始我信心满满,做好了激素药会发胖的心理准备,甚至还做好了控制饮食的计划,但这一切都没用的,你整个人一下子就鼓起来了。当时的我自我认同感降到了谷底,每天早上起来刷牙时都是低着头的,不想看镜子,不爱出门,衣服都懒得换,我记得当时有一件碎花睡裙,夏天噢,我连续一周多都穿那一件没换过,这些现象现在想起来应该都是抑郁的症状,但当时跳脱不出来呀。

我开始和男朋友吵架,有理由也吵,没理由也吵。他低头看手机我疑心他和别人聊天,有一次我记得是叫外卖,他说是不是点得有点多,我当时就爆发了,歇斯底里地质问他是不是嫌我胖,胖还吃得多,男朋友忙不迭地安慰我他没有那个意思,越安慰我我却越愤怒,因为知道是自己有问题,却不知道怎么解决。那次吵架之后我提出了分手,从3月到11月,我提出了无数次分手,每次男朋友都说你说什么傻话呢,这次他说,我们俩分开冷静冷静也行。我一听,一个人拿着行李就回老家了,到家了才给他发了个消息说了一声。

其实回家对我的身体是一个好的选择,妈妈照顾的我身体上好受了很多,但心理上却是最煎熬的一段时间:我必须得在我爸爸妈妈面前装得我很不在乎,甚至早就想跟他分手了的姿态,可是我内心其实又非常痛苦;与此同时,在那个小城市里,我已经没有任何可以谈心的朋友了。就是在这样的情境下,我在某瓣上找到了一个情感咨询老师,当时他在小组里发帖,谈了很多关于怎么拯救不同阶段感情的帖子,我加了他的微信,是位男性,看头像是30多岁的样子,姓史。

跟史老师随便聊聊天是不收费的,他不是每时每刻都在线的,但基本都会回复,我其实自己就是做市场出身,虽然情感上痛苦,内心也是知道这种服务付费就是在支付心理溢价,不合算的。但某一天史老师说的一句话是真的触动到我了,他说:你其实从内心深处并没有认为你和你男朋友分开了,你认为都是暂时的,只要你好了,一切就都能恢复原状。但事实是什么呢?你如果再沉迷在这个幻想里,他可能真的就跟别人结婚了。

他说得直戳了我的内心:我确实从未直面分手这个事实,但如果真的去客观思考,我能承受失去这个男人吗?情感和生活上,我其实都没有做好准备。想了几天后,我购买了史老师的增值服务,他有很多专项服务,教你怎么挽回已经分手的前任就属于里面比较精准的一项,给他打款时显示对方收款人是xx教育咨询公司,条款写得也很明确,服务费用是3800,时长为3个月,如无效则延长一个月。

付费后史老师把我拉进了一个小群,里面还有他的助理Daisy,说是现在我是付费用户了,如果有些时候史老师比较忙Daisy会即时线上回我,随后Daisy就在群里发了一个给我的计划表。史老师给我制定的挽回计划大致分为三个部分,专业名词是复联,断联和突破。复联是恢复关系的第一步,也就是恢复我和前男友常态化的联系。我回家期间我和前男友基本是完全不联系的,他和我都属于不太发朋友圈的人,史老师给我复联借口的方向是唤醒共同回忆,而且一定要是最美好那段时间的回忆。我想了几天,给前男友发了一个便利店买的柠檬红茶,我们刚刚在一起时他特别迷恋这款饮料,我总是给他买,当时发的是:”今天看到这个饮料想起你了,最近好吗?“

文案是史老师过目的,他当时跟我讲了很多原则,具体我已经记不清了,但大致的指导方针就是态度一定要有一定疏离感,但是说的内容要有唤醒感。我前男友当晚就回复了那条短信,他是比较内敛的人,没有直接回应饮料,但很事无巨细地说了自己最近在忙什么什么,问在家待得怎么样,身体有没有好一点。

随后那段时间我们以2~3天一次聊天的频率保持联系,从一开始关心近况到即时分享近况,小半个月后我们偶尔还会电话聊天,发展得很快,本来我和男朋友就太了解对方了,想法重合度很高,很聊得来,史老师又一直在旁边提醒我,不要犯分手的老错误,千万不能情绪化,当我不陷入自我认同的怪圈,我都能感觉得到我和前男友的感情又在慢慢培养起来。

接下来按照史老师的节奏,应该就是断联,也就是在密集联络后人为地断掉一段时间联系,史老师认为这样可以强迫性地让人跳脱出固定的联系模式,如果感情到位,这就会促使关系再往前发展一步,也就是复合。

在我即将开始信心满满地断联前,有一天,前男友突然跟我说,想告诉我一件事情,我当时心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有不好的预感,然后前男友就跟我说,他前几天已经决定跟公司里一个女同事在一起了。我当时一下子有点崩溃了,但还是硬撑着说那很好啊,他像是被鼓励一样,说了他俩具体情况,他们最近公司里上的项目太多,几个组就会一起加班,这个女同事和他对接的内容很多,又基本全天都在办公室,一来二去都是单身,就决定在一起了。

他小心翼翼地跟我说,之前没告诉我是因为担心我还没有走出情绪上的问题指导这件事情会影响我的身体恢复,但这段时间联系觉得我的情绪已经好了许多,因为把我当成非常重要的人,所以还是觉得这件事情应该让我知道。他最后还说,身体好了要回来工作的话,我和她一起来接你。

那个电话挂完后我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哭了很久,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人身体里面可以有那么多眼泪,一切看起来都是没有办法,生病,辞职,离开,分手,我努力过了,我连3800的情感老师都请了,可是别人的人生就是别人的人生,没有人会永远停在原地等你。在那之后,我大概还是消沉了好一段时间,前男友我没有联系,史老师我也没有再找,我觉得史老师的指导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人的感情真的不能按照计划来,它来的时候你想不到,它走的时候你更想不到。

第二年夏天的时候,我身体好了许多,老家呆着没什么意思,我换了一座城市工作,还是做市场,没有以前忙,我养成了固定锻炼的习惯,也尽量自己做饭,我跟你说这些比较难过或者丢脸的事情不是因为我完全过去了,而是想告诉那些和我一样难过到极致的女孩们,生活里真的有很多很难的阶段,人人都会有的,你或许会过去,或许不会,但永远,永远不要把生活的全部希望放在挽回一个人上。

撰文/编辑:1ep

采访对象均为匿名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