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里有女朋友,游戏里还能撩姑娘吗?

游戏世界里千奇百怪,人脑子里的各种奇思妙想都蠢蠢欲动,点几下鼠标就实现了。一旦关了电脑,这些跳脱的欲望又得重新被硬生生地塞回现实的肉体中。这大概是游戏为什么会让人上瘾。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玩玩,

而已嘛~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前阵子看电影《头号玩家》里的男主角因为加一条命而顺利通关、摘下VR眼镜泪流满面时,我不禁笑了。

毕竟是电影啊,现实里,当屏幕暗下来的时候,等待着我们的可不是接管一家5千亿的企业和一个棕红色头发的漂亮姑娘,而是空调很破旧、味道很难闻的网吧;或是只剩自己一个人的小房间,还要时刻提防你妈晚上睡不着觉的忽然查房。

我自己玩大型在线网游也快5年了,经验和水平大概卡在大神和普通人之间。做过团长、带队打过副本,也在游戏里谈过恋爱。游戏世界里千奇百怪,人脑子里的各种奇思妙想都蠢蠢欲动,点几下鼠标就实现了。一旦关了电脑,这些跳脱的欲望又得重新被硬生生地塞回现实的肉体中。

这大概是游戏为什么会让人上瘾。

冲突、八卦、狗血故事在虚拟世界里分分秒秒都在发生。经过这几年的积累,大大小小的故事我能讲上个三天三夜。比如下面的:

A先生:游戏里的“老婆”,

比现实里的惊喜多多了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很多游戏,男女比例是严重失衡的,所以在这样的游戏里“千年难得”遇到一个女性玩家,男同胞们就仿佛都失了智。但游戏界还有一种怪象,即很多在现实中有女朋友/男朋友的人,在游戏世界里同样不想做单身狗。

A的现实女友不爱打游戏,从某方面来说也正合他意。在努力地寻花觅柳、四处留情后,A也找到了线上“老婆”,不禁自诩为人生赢家,羡慕妒忌他“老婆”声音委婉动听、性格也是小鸟依人百依百顺的玩家更是不少。

然后他就认真了。

为了练就犀利的操作、风骚的走位、专业的预判,他整日整夜地在论坛里和大神们交流技术,学习并实践了诸多流派后找到了自己的战略风格,作为游戏名人,获得了相当高的"类现实社会地位"。

他还为“老婆”购买稀有坐骑、拍下全套严重溢价的装备、收费公告刷几百条秀恩爱标语、在游戏里举办“撒钱婚礼”,一掷千金毫不手软,硬生生把自己的线下女友变成了“游戏寡妇”。

分手虽然闹得有点不愉快,但A先生的心早就完全沉浸在游戏里。直到有一天,“老婆”下线后再也没有出现,在游戏里留了一封简短的信:

“老公,谢谢你陪我走过这两年,给我黑神装,给我拍装备买马,炸烟花。但是我真的得走了,因为我老婆要生了……”

B小姐:失恋康复了解一下?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不少人在失恋之后会选择独自旅游、疯狂购物、暴饮暴食、或是投入到下一段感情里去。但也有人失恋了,会去下载个游戏玩玩。

B小姐就选择了一款景色优美的角色扮演类游戏来应对失恋综合症。没有玩多久,现实生活里她就不再提起上一段感情,连朋友和同事们都觉得“她很快就走出来了”。

但事实是,B小姐把那些压抑的情绪宣泄在了游戏里。创建人物的时候,她下意识选择了一个男性角色,花了好几个小时回想前男友的容貌,调整屏幕里角色的身高体型、肤色发型、眼睛张合度、微笑时嘴巴的角度等。最后,挑选好合适的衣服登录游戏。

这还没完,紧接着她又开一个新账户,创建了一个和自己很像的女性角色。她一边操纵两人在游戏中游山玩水,彼此说想说的和想听的话、一起完成游戏任务、甚至互相伤害。

或许有一天她真的放下了,便不会再登陆这个游戏了,到了那时,B小姐可能会感谢游戏,为她藏下了一个梦。

C小姐:这种恋爱,

也太按剧本走了吧?!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C小姐在加拿大留学的时候,用真名作为游戏ID,玩了一款大型online游戏。和现实里一样,游戏里也会分成很多类人,比如常常在线的学生党、周末在线的工作党、留学在外的时差党和不睡觉修仙的午夜党等等。因为上线玩游戏的时间总是相同,C小姐很快和同城玩家X先生在一起了。

他们白天一起温书、晚上一起打游戏,留学生活一点也不沉闷寂寞。X先生不论游戏里还是游戏外,从来是温柔体贴、帅气多金,十足是一个财团公子高富帅。一度让C小姐觉得自己是灰姑娘遇到了白马王子,终会成为一段佳话。

但好景不长,一切终要归于现实。恋爱一年多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X先生的母亲为C小姐做了一个综合性评分:她认为女方身体素质不好容易生病,念书的学校也不是常春藤,学的专业未来帮不上家族企业的发展……X先生家的一项重要收购案被快准狠地予以驳回,家中拒绝再提C小姐的名字。

就算后来两人在游戏里还会偶遇,只当不见。

D小姐:假男神 vs 真老干部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D小姐作为一个普通打辅助的女孩,常常在PK竞技类比赛中被各种嫌弃,以至于在找到一支愿意带她的队伍时,内心是万分感激的。

她的两名队友——一位是个大叔,有个快上小学的女儿。另一个,从语音里听来是一名拥有标准低音炮的男子,说话腔调仿佛央视主播,字正腔圆,而且为人彬彬有礼从不爆粗。

【男神】和D小姐的对话是这样的:

“嗨~你好帅!”

“承蒙喜爱。”

“帅哥!舔舔~”

“谢谢,希望这能带给你好心情。”

“嗨~约么~?”

“抱歉,不约。”

【男神】不仅声音好听,游戏里还拥有帅气白发、昂贵的银色骏马、世界顶级装备武器和限量版披风。根据D小姐观察,他还没有沾花惹草的行为,风评极好!于是,D小姐心中迅速出现了一名专一靠谱气质多金五好青年的高大形象,并速速为其成立了粉丝群。自此,【男神】收获迷妹无数。

不久后,一场关键性的3V3竞技比赛中,三人正在鏖战,一个非常情急的情况下,大叔情不自禁在语音里喊了【男神】一声:“爸!!快救D小姐!!!”

这场比赛最后还是输了,但D小姐的脑海却只有那声“爸!”在回荡……

大叔后来是如此解释的:“我爸他呼吸道不好不能闻烟味,棋牌室里全是抽烟的,他也不喜欢到外面锻炼觉得累的慌。上次我玩游戏他看见了,挺喜欢这个调调的,加上这游戏操作性挺强的,我觉得让他玩玩可以防止老年痴呆。”

从此以后D小姐再也不敢“舔”男神、“约”男神了,而是恭恭敬敬地用“您”称呼。而且,原来【男神】买白发不是觉得帅,是真的是一头白发;买披肩也是因为大爷觉得它长得像自己的军大衣……

E先生:打不好游戏,

成职场耻辱?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E先生倒也不是多么沉迷游戏,而是他上班的地方,整个团队都在玩一个游戏。虽然上班的时候同僚间并没有时间多谈论游戏,但临近下班,大家确认过眼神,今天还是要下副本。

(副本:游戏术语,是可以让你和队友们在一个私人区域,不受他人干扰地进行探索、冒险或完成任务的场所,不是你的队友就无法进入你所在的这个私人区域。)

他们玩的游戏副本需要几十个人共同参与,而团长,即公司领导负责分配任务、指挥协调、掌握节奏、分配胜利品,他们的帮会名字也就叫XXX公司。

他们通过一起玩游戏建立了非常团结的工作氛围。一旦有新同事入职,也会被邀请来一起玩。按照公司领导兼团长的说法,观察一个人的游戏行为模式,可以比现实工作环境更快地了解到这个人的人品和能力。

E先生已经准备辞职,因为玩游戏太辛苦了。

F小姐:拖稿高一尺,

编辑高一丈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某知名游戏插画家F,是一个重度游戏爱好者和拖延症晚期患者。不到最后一刻,她是绝对交不出稿的。

所以当她的编辑催了五百遍稿子无果,宣告去睡觉的时候,她是无比欢脱的,立刻关掉做图软件,迅速登录游戏开始撒欢,还不忘在微博上呼唤还醒着的粉丝们来找她玩。

当时已经是后半夜了。

万万没想到,第一个找到她的人,开口第一句话就是:稿子呢?

G先生:真 ·《潜伏》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很多游戏里都会存在不同阵营。玩家可以任意选择加入其中一方并参加阵营攻防活动。人数多的时候,会出现像电影里一样成百上千的玩家在战场上互相厮杀。

就如同现实战场上需要将军,游戏战场也需要阵营指挥,他们调配军力,声东击西,三十六计,对抗敌方阵营,完成游戏任务。

A阵营的指挥G是一名思路清晰,风格严谨的男玩家,因为声音处于低声道,吸引不少女性玩家为了他披挂上阵。

B 阵营的指挥【火王】就略显土气,除了喊麦,在战术、战力均不及G,两军交战,他总输。为了挽回局面,【火王】先是派出内奸混入A阵营内部打探信息,结果奸细们纷纷临阵倒戈。

无奈之下,【火王】不得不开始暗自调查G先生现实里的真实姓名、电话和家庭公司地址,并派出了自己阵营的间谍女玩家与G进行线下接触。

当B阵营的人发现,这位拥有低音炮的G先生指挥不过是一个长相平平的大胖子之后,趁其酒足饭饱后拍下丑照,并发布到该游戏的贴吧中。这直接导致了A阵营粉丝量大大缩水,一战败北。

让我们为B阵营线上线下无缝切换的侦查能力起身鼓掌!

H道长:有缘人,

看相吗?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游戏里,不少“特殊”职业的人会将现实生活的身份延续过来。

H道长在挣游戏币的时候,不会拿人民币兑换,也不做任务,而是在人来人往的地方摆上一张桌子,从事有偿算卦、看字、测姻缘业务。

遇到【道长】这样的奇葩游戏玩家,大家先是出于好奇心光顾他的生意。到后来人们口口相传,竟有了几分薄名。据传闻,还有人找到了“道长”现实里本人,让他帮忙看风水。

至于他到底是不是真的道长,就不知道了。

类似这样的事还有一件。有个女性玩家在游戏里和一个游戏职业为和尚的玩家成了好友。

在她看来,这位朋友什么都好,就是有点过分沉迷,代入感极强。为了体现他选择了和尚这一游戏职业,张口闭口都是“这位施主”、“小僧”,闲来无事还会去“化缘”。

一次出差,女孩正好路经和尚的城市,顺便约见这位游戏朋友,没想到出了火车站接她的真的是一位穿着僧服的和尚。

他热情地带女孩去他修行的寺庙参观,还很认真地走遍了周围寺庙。从大雄宝殿讲到中国佛学史。当然,还要请她吃斋饭。

按照女施主的话来说,玩游戏还能领略佛教文化,增长知识,受益匪浅。

L先生:25岁,

我是一名游戏老人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半夜3点多,L先生从网吧出来,靠在门口,点着了一根烟。他今年25岁,作为一名职业电子竞技玩家,25岁意味着他是线下的年轻人,线上的老人。

自从2017年在瑞士洛桑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六届峰会上,电子竞技最终被认同为一项体育运动。2022年杭州第19届亚运会,也将把电子竞技纳为正式比赛项目。如今各种国内国际战队比赛层次不穷,渐成一个成熟的产业。

而与之对应的电子竞技运动员,职业生命却非常短,电竞选手的年龄一般都在18-22岁之间,一旦过了22岁状态就不行了。

L先生也已到了退役的年纪,离开战队后他开始了夜班网管的生活。积攒了十年的游戏经验,除了玩游戏,他什么都不会。

上班时困了,L先生就这样靠在门口抽根烟提提神,感受午夜寂静的城市回想因为游戏而久不联系的亲人。

但最令他难受的,并不是此刻孑然一身的自己,而是逐渐增长的年纪让他真实地感受到手速已经跟不上00后的年轻人了。就算他能凭借丰富的经验、敏捷的反应速度在比赛上获得优势,冷不丁的,眼前的服务铃响了:

“网管,我的电脑又死机了!”

真真假假真真虚虚实实虚虚

撰文 Leslie / 内容编辑 JC

图片设计 白 / 正文图片来自网络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