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多少钱才能娶到迪丽热巴这样的女明星?

首先要看热巴愿不愿意.

就在上周,在亚冠联赛天津权健4比2击败韩国全北现代的比赛后,天津权健的当家外援球星帕托在谢场时,举起了“梦中情人”迪丽热巴的海报,并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迪丽热巴是非常漂亮的女孩,看到她的照片我非常开心,对于球迷在我进球时高喊她的名字,我更开心。”

image
ELLEMEN

首先要看热巴愿不愿意

就在上周,在亚冠联赛天津权健4比2击败韩国全北现代的比赛后,天津权健的当家外援球星帕托在谢场时,举起了“梦中情人”迪丽热巴的海报,并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迪丽热巴是非常漂亮的女孩,看到她的照片我非常开心,对于球迷在我进球时高喊她的名字,我更开心。”

image
ELLEMEN

这位曾经的欧洲金童奖获得者已经不是第一次表达对迪丽热巴的爱慕了,据不完全统计,仅仅是帕托微博点赞迪丽热巴就已经多达31次。

帕托如此搭讪迪丽热巴,最终能修成正果吗?从经济上来看,根据足球网站“FinanceFootball”的数据显示,帕托目前的年薪排名世界第十一位,目前帕托在权健的年薪是15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17亿);而根据福布斯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明星排行榜权威榜单,迪丽热巴收入为5500万元。虽然帕托蜚声全球,收入是迪丽热巴的两倍多,不过目前迪丽热巴没有任何回应,甚至没有互粉帕托。

image
ELLEMEN

帕托为什么撩不动迪丽热巴?我们进行了一个不严肃的思考。首先可能是足球在中国没有在意大利、巴西和法国等国的热度,单看法国过气球星本阿尔法被2017年环球小姐冠军Iris Mittenaere倒追便知一二;其次是帕托的级别还不够,如果搭讪的是C罗、小贝这样级别的球星,迪丽热巴应该会有回应。

那就出现了下一个问题,我们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娶女明星到底需要多少身家?

钱,还真的可能是第一门槛

2016年吴奇隆迎娶了大陆女星刘诗诗,四爷与若曦的婚礼花费了2000万元,而2016年吴奇隆年收入5090万,位列明星收入排行榜63位,低于太太刘诗诗6900万。自此看来,女明星挑老公真的已经不在意对方的经济状况了吗?你可能还是天真了:据媒体称,入行30年来,吴奇隆已经攒下4亿身家,足以确保自己在抱得美人归时,十足有底气。

image
ELLEMEN

而在这份明星收入排行榜中,位列93位的汪峰是娶明星为妻的男艺人里排名最低的,年收入2880万,不过摇滚和那半壁江山成为了他的阿基米德支点,撬动了中国影坛一姐章子怡。章子怡见识过名利场上的虚伪,可能汪峰才是真正愿意为她付出,同时能给她足够自由和自主权的男人。

目前华人女星中,所嫁夫婿身价最高的是香港女星徐子淇,她的丈夫李家诚所在李兆基家族,以2150亿人民币的财富位列2018年胡润全球华人富豪榜第三位。令人颇感意外的是,大陆女艺人夫婿身家最高的“居然”是奶茶妹妹章泽天,2015年成为她先生的刘强东以755亿人民币的财富位列华人富豪榜TOP20,正所谓比她有名的嫁的没她老公有钱,比他有钱的娶的没他太太年轻。

image
ELLEMEN

■ 张梓琳与聂磊

清华大学前副校长,生物学家施一公曾经感叹:所有精英都想干金融,我认为出了大问题。近些年,金融业让精英趋之若鹜,而金融高管也纷纷成为女明星的如意郎君。世界小姐张梓琳2013年与中信债务资本市场部高级副总裁聂磊结婚,这个级别SVP年薪在300万以上,从工作年限看,身家应该上千万,外加身高接近1米9的形象加成,也给圈外人迎娶女明星树立了一个标杆。

我们记忆中的女明星,

都嫁给了谁?

时代在变迁,女明星的择偶观也在发生变化。虽然总是逃不出豪门、富商、政要、导演、同行和圈外精英这些固定方向,但是各个时代还是给女明星的择偶打上了不同的烙印。

不变的是,不论在哪个时代,女明星都或主动或被动地流向当时社会追捧的阶层和人群。

中国最早的女演员可以追溯到唐代,《新唐书·礼乐志》中就有戏曲女性演员的记载,到了明代女性演员逐渐被摒弃,京剧形成之初没有女演员。晚清同治末光绪初,在上海天津等地租界出现了女性京剧演员,这是中国近代最早的女演员,也是女明星的雏形。清末天津京剧名伶杨翠喜嫁人有两个条件,第一:必须是豪门子弟。第二,必须有十万两白银的彩礼。

image
ELLEMEN

■ 杨翠喜真人像

当然,女明星正式走进历史舞台,还是在民国时期。民国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新旧交替的特殊时代,古典与传统尚未褪去,现代与开化粉墨登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再是唯一的选择,新知识阶层推崇西方现代文明婚姻,主张自由恋爱,报纸上开始刊登知识阶层的征婚广告,也有不少青年男女为争取婚恋自由而私订终身。

image
ELLEMEN

■ 周璇的第一任丈夫严华

选择嫁给志同道合的同行,是民国女明星自由恋爱的体现。比如“金嗓子”周璇的初恋和结婚对象是著名“明月歌舞团”的男台柱严华;《渔光曲》的主演王人美的第一任丈夫金焰,是上世纪三十年代上海滩有名的电影皇帝,两人的结合是当时上海滩的一段佳话。如果硬币的一面是自由恋爱,那另外一面就是离婚频繁,《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女主角上官云珠就经历了5段感情,她所嫁对象有富家公子、文坛才子、演员和导演。因为关锦鹏的电影,而让世人直观认识的阮玲玉,更是纠缠在玩世不恭的少爷张达民、长袖善舞的茶商唐季珊、犹豫不决的导演蔡楚生这三个男人的感情漩涡中,夹杂着小报记者的攻击,阮玲玉在1935年3月8号吞下了安眠药,给世人留下了一句“人言可畏”和29部电影,还有一个美丽与哀愁的符号。

在民国那个政治与思想都极为动荡的年代,最具时代特征的还是女明星对于强权的依附,或造化弄人,或机缘巧合,或百般无奈。

image
ELLEMEN

■ 孟小冬与杜月笙

从梅兰芳到杜月笙,这仿佛就是“冬皇”孟小冬一生感情的缩影。一场堂会里的《游龙戏凤》,一位须生之皇略无雌声,一位旦角之王千娇百媚,梅兰芳与孟小冬天成佳偶,可惜这段金玉良缘最后却让孟小冬登报悲叹“是我负人?抑人负我?”。离开梅兰芳后,历经坎坷身处乱世的孟小冬选择了成为杜月笙的情人,若干年之后成为他的五姨太,个中缘由逃不出杜月笙“柔情似水”、“十五年的等待”这些字眼,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杜月笙青帮大佬的身份,以及这个身份带来的安全感。

女明星=嫁入豪门?

白居易在《琵琶行》中有这么几句诗: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青春不再的乐坊艺伎只能嫁给商人,一句“老大嫁作商人妇”折射出了当时的择偶观中商人地位的低贱。潮流总是螺旋往复,女明星的择偶观也在发生着变化,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拉锯,主宰着女明星的择偶观和爱情观。近100年的时间里,豪门与富翁一直是女明星择偶的主要选择。嫁入豪门或许意味着生活无忧,女明星嫁入豪门几乎已经成为一个理所当然的存在,庭院深深深几许,真正幸福走到最后的却是少之又少,即便如此,女明星们依旧乐此不疲地努力嫁入豪门。

1977年,香港小姐冠军朱玲玲与年长她14岁的霍英东长子霍震霆结识,二人认识9个月后便举行婚礼,礼金1000万元,意大利罗马定做婚纱,美丽华酒店席开350桌,每席花费2000元,4000多位权贵名流赴宴捧场,这是上世纪70年代香港最盛大的婚礼。朱玲玲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嫁入豪门的港姐,婚后她全面脱离娱乐圈,为霍家诞下3名儿子。

image
ELLEMEN

■ 朱玲玲与罗瑞康(左)朱玲玲与霍震霆(右)

而在1997年,朱玲玲宣布与霍震霆开始分居,2004年正式离婚。2008年,朱玲玲与苦恋8年、身家200亿元身家的香港瑞安集团董事长罗瑞康在新加坡结婚。称为“豪门弃妇”的朱玲玲,似乎只是整理了一下自己裙子的下摆,转身在50岁的年龄再次嫁入了豪门,无愧“港姐中的港姐”。

白手起家的商人可能没有豪门有钱,但是没有豪门的繁文缛节,生活的自由度更为舒适,也让女明星多了一种选择。当年林青霞放弃与之感情纠缠二十年的秦汉,而与其貌不扬的香港商人ESPRIT董事主席邢李原结婚,再次证明“才子佳人”是千古以来的一厢情愿,“财子佳人”却是颠扑不破的真理。邢李原人称“打工皇帝”,从一个美国品牌代理商做到将品牌母公司直接买下,身家最高时超过千亿。结婚那天,邢李原给了林青霞这世间绝无仅有的婚礼,礼服是chanel高定中的高定,由名师亲手缝制,结婚戒指价值500万港币,玫瑰花用的是香槟色的,500万朵就花了700万港币,就连婚礼喜帖都是金庸写的字,在这场婚礼上邢李原不是白马王子,但是40岁的林青霞却依然是那位公主。

image
ELLEMEN

■ 林青霞与邢李原

但在近年来,明星婚恋状况似乎已经明显有了的“内部消化”趋势,比如黄晓明与杨颖,邓超与孙俪,李晨和范冰冰等。究其原因,一方面,随着娱乐产业的发展,艺人地位今非昔比,纵观艺人收入排行榜,可以说就是mini版的富豪排行榜,她们不再刻意追求嫁入豪门找寻安全感,毕竟“我就是豪门”。

另外,艺人工作忙碌,社交圈看似繁杂,其实狭窄,能有共同语言并且深入了解成为知己的,只能是工作中的合作伙伴,找圈内人成为另一半,能够对彼此的工作有最大程度的理解和包容,同时还可以共享资源,互相提携,这简直就是翻版的豪门联姻。

其实,爱情从来没有固定的模式,也绝非待价而沽。电影《诺丁山》中,女星安娜嫁给了小书店老板塞克,人们总是津津乐道片尾男女主人公互相依偎在躺椅上默契无声岁月静好的场景,却往往忽略了片中这么一个瞬间。片中的大明星安娜眼中含着泪光,对没有勇气接纳她的塞克说:“其实我只是一个平凡女孩,在恳求一个人爱我。”

只要爱就够了,吗?

撰文:宣玮

图片: 白

编辑:yang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