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罗尼亚的鸽子(上)

几乎所有欧洲强国都不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害怕一旦允许加泰罗尼亚独立,各自的版图同样会出现大大小小的缺失,法国的科西嘉、英国的北爱尔兰,甚至德国的巴伐利亚。

巴塞罗那市中心的加泰罗尼亚广场常年聚集着许多鸽子。坐在广场上闲聊的人们似乎不在乎鸽粪从天而降,鸽子们也不担心被逮去红烧或清炖。这大概就是和谐的意思。

但有个问题会让刚刚还从同一壶里倒咖啡的加泰罗尼亚人和他们的卡斯蒂利亚邻居之间温暖的气氛悄然消散。那就是为什么明明都是海鲜杂烩饭,为什么巴塞罗那人称之为加泰罗尼亚式的,而不是西班牙式的?

说到正题了。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人和卡斯蒂利亚人之间的关系绝不是令人愉快的话题。每年9月11日,巴塞罗那的警察都要神经紧张一回。在加泰罗尼亚,9月11日被称为“沦陷日”,沦陷指的是1714年西班牙国王腓力五世对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征服。从那时起,加泰罗尼亚作为西班牙王国的一部分,已有整整四百年。如果从1469年卡斯蒂利亚女王伊莎贝拉一世和阿拉贡国王斐迪南二世结婚算起,三百年前就合并入阿拉贡王国的加泰罗尼亚与卡斯蒂利亚联合组成西班牙已历时六个多世纪。

然而至今,在巴塞罗那,人们还是看不到一面单独存在的西班牙王国国旗,到处飘扬着由五黄四红外带一颗星的加泰罗尼亚区旗“星旗”。在加泰罗尼亚地区,经常可以看到“CataloniaisnotSpain”的英文标语。多么贴心啊,居然用英语涂鸦,涂鸦者无非在表达这样一种信息:这条标语是专门给那些傻乎乎地分不清西班牙和加泰罗尼亚的本质区别的外国佬看的,对于当地人,这早就是常识了。

去年的“沦陷日”,加泰罗尼亚地方组织了长达400公里的人墙,以表达独立的诉求。再之前一年,在巴塞罗那,至少有两百万人参加游行,表达同一诉求。加泰罗尼亚人对拥有加泰罗尼亚护照的意愿由此可见一斑。耐人寻味的是,他们不愿意当西班牙人,却从来不打算脱离欧洲,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诉求是作为和西班牙王国平等的成员加入欧盟,确切地说,不是“加入”欧盟,而是保留自己的欧盟创始成员资格。

image


      叶海林

      社科院国际问题专家

      加泰罗尼亚人和土耳其人毕竟不同,他们想要的是复活一个古老的欧洲国家,而土耳其人的问题是能不能作为一个古老国家成为欧洲的新成员。但在中近期,两者的梦想都不过是梦想,照进现实是没有希望的。

      欧盟不敢接纳土耳其,部分原因是不愿意改变欧盟基督教俱乐部的本质。而几乎所有欧洲强国都不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则是他们各自的屁股也不怎么干净,害怕一旦允许加泰罗尼亚独立,各自的版图同样会出现大大小小的缺失,法国的科西嘉、英国的北爱尔兰,甚至德国的巴伐利亚。民族分离运动并不只是欧洲人用来离间自己前殖民地各民族关系的把戏以及诋毁其他大国民族政策的宣传手段,也是他们自己生活中不可忽视的危险。

      当然,进入后现代社会的欧洲,即使是本质上属于非黑即白的民族分离运动,也充满了后现代表象。毕竟,上世纪70年代佛朗哥政权垮台后,加泰罗尼亚地方自治法律得到恢复,这里的自治权不断扩大。作为西班牙最富庶的地方,他们几乎享有除了外交与军事以外的一切自治权力,甚至能够立法禁止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商店使用西班牙语标识。

      时至今日,加泰罗尼亚人的情绪,最明显也最激烈的表现是在西甲豪门巴萨与皇马的国家德比上,最让西班牙人无法忍受的不是“沦陷日”,而是欧冠电视转播时,巴塞罗那球迷在酒吧里公然为皇马的外国对手叫好欢呼——不管是曼联还是拜仁,哪怕是土耳其加拉塔萨雷都好。一句话,谁能教训皇马,谁就能得到巴萨球迷的掌声。当然,如果这些外国佬来到巴萨主场,那可绝对得不到掌声。那个时候,加泰罗尼亚人也会不介意和自己的卡斯蒂利亚邻居一样环绕着绿茵场保卫西班牙王国的荣誉。而至于西班牙国歌嘛,能免还是免了吧。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