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墓碑》一位作家的宇宙观

中短篇宇宙故事集《宇宙墓碑》再度问世,这一次,“宇宙观察员”韩松将从未公开出版的神秘作品《美女狩猎指南》纳入其中。科幻与现实中间的距离,是科幻作家的无限创作空间,更提供了借助想象反问现实的可能性。Coolife对话作家韩松,听他讲述一个科幻作家的宇宙观。

image
image

作者: 韩松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Q:时隔近二十年《宇宙墓碑》再版,你再看这些文字会有怎样不同的感受?

A:再版内容是年轻的时候写就的,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些文字更接近科幻小说。

Q:还记得第一次仰望浩瀚星空时的感受吗?

A:太多年前的事了,小学的时候看到天空,就被深深吸引。后来只要是跟天文相关的书,就会去读然后对着夜空学习,小时候最喜欢的一本书是《希腊神话与星座》。感触最深一次是1995年,我们在去珠穆朗玛峰的路上,看到满天繁星,感觉整个人处在宇宙之中,跟宇宙是统一的。

Q:科幻作家和天文学家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A:天文学家是有使命感的,他们总要找出星星背后藏着的答案:宇宙的起源、宇宙的结局、生命的诞生……但科幻作家没有那么强的使命感,我对宇宙感兴趣,要去描写太空,有时是为了逃避,逃避过于沉重的使命。

Q:科幻作家会如何理解平行宇宙?

A:科幻作家和天文学家或者物理学家不同,科学家会从量子力学角度或其他专业角度分析论证平行宇宙是否存在。但科幻作家会想象平行宇宙的存在会给我们的改变:给生命带来的影响,如何改变每个人的宇宙观和思维习惯,甚至是如何改变我们的社会模式、政治或者两性之间的关系。

Q:读者对科幻小说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A:有人认为这就是科学,但其实科幻小说是一种现代神话。

Q:你是否相信宇宙中一定有星球存在另外的生命系统?

A:我相信,我想不管是作家还是普通人,只要有基本科学常识,都应该相信。

Q:那么未来人类一定可以迁徙到其他星球上对吗?

A:我并不认为乐观,如果移民太空,至少在近期内,可能人类的身体结构和心理情况都不适合。

Q:古人观测太空是一种生存必须,在科技发达的今天,普通人和宇宙的联系是增强还是减弱了?

A:古代人必须很了解星星和太空,不管是远行还是生产,这些知识都和生活有太多关系。老实讲,我们今天看太空,并不一定比古人有太多优势,那个时候夜空晴朗。但这不代表今天的人对宇宙不关心,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对宇宙本能的渴望。

Q:你最欣赏的三本科幻小说是什么?

A:除了必须要提到的《三体》之外,还想推荐几本书:《时间之墟》,描写了人类陷入时间循环和停滞后的荒诞和残酷;《荒潮》,是一部关于未来中国的科幻现实主义杰作;《中国科幻大片》,把鲁迅、中国远古神话和当代科技近乎奇迹地结合了起来。这三部科幻作品都出自中国80后作家之手。

新书推荐:

image

《庆祝无意义》

作者:米兰·昆德拉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推荐理由:歇笔多年的昆德拉悄然出版了最新小说《庆祝无意义》。小说中文版由著名翻译家、傅雷翻译出版奖得主马振骋翻译,于7月30日正式出版。

image

《我叫他,爷爷》

作者:王健壮

出版社:广西师大出版社

推荐理由:这本书是王健壮在《中国时报》专栏中回忆父亲的文章集结,出版后即获2013年台北书展大奖。

image

《未完的对话》

作者:以赛亚·伯林、

贝阿塔·波兰诺夫斯卡·塞古尔斯卡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推荐理由:这本书记录了英国哲学家柏林和波兰学者塞古尔斯卡长达十五年的通信和对话内容,两人讨论的内容包括自由观和文化多元论,以及伯林关于童年和青年时代的回忆。两位思想家的对话还是相当精彩的。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