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 么 美 的 脸 ,就 别 遮 住 了

当伊朗女性纷纷揭开面纱,我们会惊艳于她们的绝世容颜......

image
image

当别的国家都在迎接新年到来的时候,伊朗人民却纷纷走上街头,抗议和反对他们的最高领导人。

虽然伊朗实行了大范围的物理断网,但仍有不少示威人群的图像和视频通过社交媒体流传出来。其中这一张的美和张力都堪称顶级,让人移不开眼,可以说是去年的年度最美图片:

image

照片中的伊朗年轻女孩拿掉了她的黑纱

争取不戴面纱的权利,正是如今走上街头的伊朗女性的普遍诉求,而“伊朗女孩和她的头巾”也已经成为了这场 2017 年末的抗议运动的标志。

在示威游行进行了将近一个星期之后,上周伊朗官方传出撤销“女性必须佩戴头巾”的规定。尽管按照官方说法,这只是伊朗警方的一次低姿态而非正式撤销头巾法令,伊朗国内不戴头巾的女性不再被送往拘留中心或遭到司法起诉而已。但这也是继沙特女性被允许开车以后,伊斯兰世界的又一起“变天”新闻。

image

社交网络上抗争头巾的画面成为了漫画

这也是伊朗女性自己争取来的,从此她们的绝世容颜也不会再被黑纱挡住。



波斯美女甲天下?

伊朗古称波斯,“波斯出美女”几乎像常识一样深入人心,她们眼眉如黛,五官端正,轮廓分明,身材窈窕。波斯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著名古国,不同文化的传播与发展,也让波斯成为了一个多民族聚集地——通常多民族混居地方的后代,颜值也会比较高,之后的香港地区和日本国民颜值的提高就有赖于多民族人口的到来。

image

根据统计获得的普通伊朗男女相貌

而波斯的高颜值历史更为悠久。自丝绸之路以来,波斯国土内就居住着波斯族、奥扎里人、库尔德人、俾路支人、阿拉伯人、亚美尼亚人(卡戴珊家族的籍贯就是亚美尼亚)、犹太人等等少数民族。

历史上最著名的波斯美女,一位是沙贾汗的宠妃阿姬曼·芭奴,这位有着波斯血统的佳丽死后,伤心的皇帝为了纪念她建造了万人敬仰的泰姬陵。另一位是金庸经典《倚天屠龙记》里的明艳不可方物的“武林第一美人”紫衫龙王黛绮斯。这名波斯来的圣女因为天生丽质难自弃的美貌,而把武林搞得翻天覆地——尽管是虚构人物,可以看出波斯美女的深入人心。

从古波斯到现代伊朗,几经政权更迭,不变的是生生代代的美。这些是比较著名的伊朗女明星:

image

出演过《谎言对决》、《出埃及记》的伊朗女演员 Golshifteh Farahani

image

出生电影世家的 Leila Hatami

image

伊朗国宝级女演员 Taraneh Alidousti

一夜回到中世纪”

今天再说到伊朗,也许你会联想到黑压压的罩袍。但在上世纪初到 1980 年代之前,首都德黑兰的女孩们并没有显得那么原教旨主义。她们和当时其他地方的大都市女孩并没有什么两样,在伊朗君主的亲美政策下,伊朗中产阶级年轻人的穿着甚至更加鲜艳奔放。

image

这是 1960 年代德黑兰大学里的景象

image

这是 1980 年之后的伊朗一景

1970 年代末的伊斯兰革命改变了这一。沙阿领导的伊朗君主立宪政体,被革命领袖阿亚图拉推翻,沙阿和皇后流亡海外,伊朗则成立了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共和国。

保守派掌权的政府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可以说是一夜回到中世纪:不仅推翻了沙阿之前的许多现代政策,还规定伊朗国内的女性都必须佩戴黑色面纱,否则将面临拘留和起诉——从此,我们只能通过黑纱看到传说中的波斯佳丽了。

image

21 世纪的伊朗街头

而那些不遵守规定的女性被认为是荡妇,受到死亡恐吓也是家常便饭。在 2012 年半裸出镜法国杂志的 Golshifteh Farahani 就遭到了来自自己祖国的常年恐吓,至今无法回国。但 Farahani 根本没在怕的,转眼就拍了全裸照片登在杂志上。

image

Golshifteh Farahani

面纱是伊斯兰世界的重要标示,不同种类的面纱有不同的遮盖力。Hijab dupatta 这类头巾比较像是长围巾,只遮住头发和颈部,常见于南亚和比较世俗化国家的伊斯兰妇女:

image

伊朗推行的 chador 则是一种连着头巾的全身罩袍,只露出了脸部:

image

遮盖力更强的则是通常与 abaya 罩袍搭配的 niqab burka,前者露出双眼,后者只在面部留一条网纱看到外部。

image

时尚圈被打脸了吗?

早在 2010 年,法国政府就出于法国核心主义价值观的考虑,禁止本国女性在公共场合穿着 burka 和 niqab,当时受到了全球穆斯林群体的口诛笔伐,认为是侵犯了她们的“穿着自由”,但法院仍判定这项全国性的禁令有效。

没想到多年之后,当伊朗女性为自己抗争不穿面纱的权利时,一大批时尚品牌却正在通过“穆斯林系列”(modest wear)生产高级贵价的头巾面纱来扩张生意。

image

近年来屡次出现在 T 台秀场的“穆斯林时尚”

首先是 2016 年开始,意大利时装屋 Dolce & Gabbana 推出了自己的高级时装版的 Hijab 和 Abaya,名字就叫做“Dolce & Gabbana Abaya Collection”。灵感呼应成衣系列的高级头巾和罩袍,显然是为阿拉伯贵妇量身定做的。

Dolce & Gabbana Abaya Collection 2017

日本服装公司 Uniqlo 的姿势比较好看,请到日英混血的穆斯林时尚博主 Hana Tajima,进行了一次联名合作为穆斯林女性打造特别的日常服。

image

UNIQLO x Hana Tajima 2017 系列

而去年夏天到来之前,英国的玛莎百货还发售了一款适合穆斯林女性去海边游泳的“布基尼”(burka + bikin)。和防晒的脸基尼的原理相似,但背后的原因却截然不同。戛纳市长表示将会给海滩上的“布基尼”颁布禁令,不过法国最高法院不支持这一提案。

image

戛纳群众实力演绎“???”

面纱是不是正常的时尚单品?伊夫·圣·罗兰生前的伴侣、法国时尚大亨皮埃尔·博杰和法国女权部长 Laurence Rossignol 就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设计师应该是“为了推广美而不是禁锢美而存在的”,参与推广保守服饰是在帮助伊斯兰教奴役女性。

但穆斯林群体却觉得:难道欧美国家的时尚标准,不是另一种形式的禁锢和奴役吗?不少穆斯林妇女从法国举家搬到英国,就是因为只有在英国她们才可以“自由”地穿黑袍。

这个话题看似难有定论,只是当伊朗女性纷纷摘下面纱的时候,仍在为穆斯林女性设计华贵罩袍的品牌,就显得非常尴尬了。

图片设计 白 / 内容编辑 EZ

正文图片来自网络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