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月亮有脸!

关于月亮和星辰,参数化的再认识,数据化的运转模型都在颠覆人们最初的幻想。

image

这个中秋的月亮有点忙。

image

首先,今晚你看到的月亮会比以往的大14%,接着,它还将在天空中变成一团血色。也就是说,这是"超级月亮"撞上了"月全食",并且是在一年一度所有中国人都会举头望月的时刻,这两项天文奇观的联手演绎绝对前无古人。

image

然而今天我们既不讨论"超级月亮",也不讨论"月全食",因为身在东八区的我们不幸无法目睹这项奇观。所以,在这个凡事看脸的年代,我们更想知道:月亮有脸吗?为什么它在 emoji 表情中长成这样:

image

如果说近代科学的发展有什么遗憾之处,那就是它夺走了人们美好的想象力。关于月亮和星辰,参数化的再认识,数据化的运转模型都在颠覆人们最初的幻想。如果你翻看中世纪以来那些关于月亮的插画,惊人的相似告诉我们, "从月亮上看出人脸"似乎是人类的一种本能。

image

这副古老的画作正是前文emoji的原型


但我们还有更多

image

19世纪儿童读物的插图

image

Lana Chellsen 版画《月亮上的男人》

image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
这种纸月亮背景板在美国的照相馆风行一时

image

科普读本《观月指南》封面

image

塔罗牌

image

美国50年代牙膏广告

image

法国明信片

image

19世纪装饰瓷盘

image

加州某水果品牌商标

image

加斯帕营地道的法国广告

image

1905年,法国马戏团 Lunapark 的海报

image

乔治·梅里爱电影《月球旅行记》海报

image

姜文电影《一步之遥》致敬梅里爱

为什么人类会从月亮上看出人脸?
也许,是我们的头脑出了问题

image

这是月球的第一张肖像照

1840年,在照相机发明后不久,月球表面的第一张黑白照片便迫不及待地问世了。在这张荒芜、冰冷、了无生气的肖像曝光前,对囿于地表的凡人来说,那个看起来不甚遥远的白色球体几乎是一个完美的性幻想对象。

而通过这张肖像,单单从视觉上来看,我们所看到的月球样貌明暗清晰可辨——明亮的部分是山区,在月球上被称为高地;而那些偏暗的色块则是火山地形,也就是"月海"。

这些投射在我们视网膜上的明暗对比本身并没有什么意义,但问题在于,人类的大脑就是一个预言性的器官,它会自觉地从无意义的图像中寻找意义,用想象来填补未知。这种功能,被神经学家们称为"幻想性错觉"。

image

出于类似的"幻想性错觉"
有些人还会在烤焦的土司上看出耶稣的脸

人类的大脑在面对陌生的环境时,必然需要处理陌生的视觉刺激。而事实上,我们所面对的世界从视觉上来看基本上还是一些毫无规则的线条和色块。而大脑在处理新的图像时,便会自动地将眼前的线条和色块与已知的图像进行比对,而人脸无疑是所有图像模式中,最容易被识别出来的一种。我们能从月球表面一眼看出人脸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说到底,问题其实出在神秘的"月之暗面"

image

许多人对"dark side of the moon"这个区域的概念来自 Pink Floyd 的经典专辑,但恐怕很少有人真正想过,月亮这个匀速转动的球体为什么之于地球会有"明面"和"暗面"之分?而更神秘的是,人类从地球上看到的始终就只是这个能化为面孔的"明面"。

image

上图中,左边是我们在地球上惯常见到的月球表面,而右边,也就是月球的另一面,其实从未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月球的自转周期,与它绕地球的公转周期刚好相等,这样它就永远只能以同一面对向地球。

可想而知,如果我们日常所见的月亮是右边的图景,想象力再丰富的人也无法把它看成是人脸。但有趣的是,这张看不到的脸反而激发了人类更为浮夸的想象——竟然有很多人相信,人类苦寻而不得的外星人就藏在月球背面,还修建了巨型金字塔。

但在不久前,NASA深空气候天文台卫星搭载的摄像机,从一个独特角度拍摄到了月球从地球阳光照射的一面飞过的画面,神秘的"月之暗面"终于呈现在世人眼前。至少,从这个视角来看,那里没有外星人,没有金字塔,当然也没有脸。

image


总而言之,月亮当然没有脸,但这并不能阻挡人类诗意的想象。享受这个独一无二的夜晚吧,中秋节快乐!

image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