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拍了60个国家的美女,中国人最配合,日本人最羞涩

每个国家最美的美女长什么样?

image

每个国家最美的美女长什么样?

提出上面这个问题的,并不是虎扑用户,而是来自罗马尼亚的女摄影师 Mihaela Noroc。她从 2013 年起,游历 60 余个国家,来到当地的街头、乡村、景点、学校......拍下了她眼中每个国家的美女。

image

■ 她已经在世界各地拍摄了超过 2000 位女性,并给这个项目取名《Atlas of Beauty(美人地图)》

作为一名女性,她对社会上关于“美”的定义颇有意见,“社会舆论混淆了美的概念,物化女性,将女性视为性对象,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于是她开始了一场长年累月的争强好胜,只为向世界证明:“美女”不是千篇一律的。

“女人压力太大了,

有的拼命吸引男人,有的拼命遮住自己”

image

■ 摄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Eda 是一名女诗人,照片里的她平静而有力量,和她的文字一样”

image

■ 摄于南非开普敦。“Jade 刚刚借了一笔贷款,买了一台专业相机,准备学摄影。她的梦想是环球世界、拍美丽的照片”

image

■ 摄于冰岛雷克雅未克。“天很冷,但 Thorunn 的热情让我忘记了温度。她是个歌手,是一名新出生女婴的妈妈,也是女性组织‘Good Sister’的创始人”

2013 年,Mihaela 与丈夫前往埃塞俄比亚旅行。

当时她还不是专职摄影师,只把拍照当作爱好。但就是那次旅行中,她拍下了很多当地的女性。“结果,我深深被她们迷住了。”她说。

image

■ 摄于埃塞俄比亚。“我在她好朋友的咖啡馆与她相见,她是穆斯林,她的朋友信基督教。我在这里看到了很多超越宗教的友谊,但同时也有冲突,来自扎根很深的种族差异”

image

■ 摄于埃塞俄比亚。“这里气温很高,裸露是很普通的事。她所在的部落名为 Daasanach,他们在完全隔离的状态下一代复一代地生活着”

“有的女性住在部落里,视裸露身体为自然;有的生活环境十分保守,需要把头包起来;另一些则住在大城市,拥抱着现代的生活。”

这些女性中的大部分,都在各自的生活中挣扎着,很多都因为性别而遭受着不公平的待遇。“然而即使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下,照片里的她们都依然闪闪发光——我能看到她们的自尊、坚强和美。”

如果光一个国家就已经如此具有多样性,有这么多故事,那世界上其他国家呢?

这样想着,Mihaela 下决心辞了职,开始了这个摄影项目。“人们平时所见的‘美女’太局限了,真正的美却没人看到,她们值得更多关注。”

image

■ 摄于厄瓜多尔的亚马逊丛林。“越来越多的亚马逊族群开始接受现代服装,但在重要场合依然保持了传统的着装习惯。这位女孩身上穿的是她的婚礼服装”

image

■ 摄于阿富汗。“她在田里干活,那是世界上最偏僻的地方之一。那里的人们有着无与伦比的自然美,但生活很艰难。持续的暴力冲突让阿富汗在过去 40 年里饱受创伤,她所在的村庄也难以幸免,对她来说,改变现状几乎是不可能的”

Mihaela 带着相机和双肩包,走遍了南极洲以外的大陆。她的拍摄对象来自巴西的贫民窟、阿富汗的隔离区、神秘的朝鲜、西藏的高原、亚马逊的雨林......也来自巴黎的上流街区、纽约市中心和中国首都北京。

她发现无论在哪里,女性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人们总是认为“女人就该穿成这样”、“女人就该打扮成那样”。在有的地方,女人不得不打扮得花枝招展,而在另一些地方则相反,女人必须要穿得极尽“端庄”。

image

■ 摄于希腊的伊多梅尼难民营。“这位母亲和两个女儿,从叙利亚不远千里,逃到这”

“女人面临的压力真的太大了。”不是每个国家都语言相通,但她感受到了同样的挣扎,“世界每一个角落,都有女人在为外表而挣扎。她们打扮是为了让自己被别人接受,她们被市场广告,被传统,被社会上所谓的准则压得喘不过气。”

于是 Mihaela 逐渐意识到自己的责任之重,意识到“向人们展示女性真正的模样”,在当今时代有多么重要。

image

■ 摄于意大利米兰。“女儿 Caterina 是一名芭蕾舞舞者,旁边是她的头号粉丝——她妈妈 Barbara”

“上网搜索‘美女’,

出来的照片全都一个样”

最让 Mihaela 感到难以置信的,是直至今日,“美女”二字的含义依旧十分狭隘。这在社会的另一个切面——网络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当你搜索’美女’,得到的结果会是千篇一律的性感女郎。但在现实中,在街头,美有很多很多面,我们需要做的只是睁开眼。”

image

■ 摄于德国柏林。“Cornelia 是一名记者,也是两次战胜癌症的勇士”

image

■ 摄于意大利那不勒斯。“Serena 的工作是制作这种传统配饰,“Cornicelli”,它在意大利南部被认为是好运的象征”

为了更好地接触到潜在的拍摄对象,她基本不坐飞机,而是搭大巴、坐火车旅行。“我就像个侦探,四处打探,见很多很多女人。”Mihaela 这样形容自己的旅行状态。但她的选择标准始终没有变过,“最重要的是能在脸上读到真实和真诚。”

在 60 几个不同的国家拍摄,Mihaela 发现,“美丽是如此不同。可能亚洲女性花钱和时间追求的美,在欧洲就被看作媚俗。”

在南亚,她看到女性拥有黝黑的肤色,却渴望变白,为自己涂抹药膏。而在欧洲,大量金钱被花在去沙滩和美黑上。

image

■ 摄于德国柏林。“Anais 的母亲来自马里,父亲来自法国。当她在马里的时候,人们觉得她是白人,而当她在欧洲,又被视作黑人。但 Anais 说她两者都是,她喜欢穿代表自己传承的服饰”

Mihaela 将这些照片发在个人网站和 Facebook 上,也见到来自世界各地的评论互相冲撞。

在一张中国姑娘的照片下,有美国网友留言,说他不明白为什么东方女人会选择整容,来接近西方的美貌标准。在他看来,美就是源自不同的,他希望年轻漂亮的中国姑娘们能听到这些话。

image

■ 摄于蒙古乌兰巴托

image

■ 摄于尼泊尔博卡拉

“很多我拍摄的女性,都是第一次置身于专业镜头前。这不是坏事,这样她们更加真实。”她会把她们置身于环境中,使用自然光拍摄,“环境也是她们生活的一部分。很多时候我只有几分钟来拍一张肖像,偶尔我可能会花一个小时拍摄,听她的故事。”

image

■ 摄于法国巴黎。“Anja 的故事是我听过最印象深刻的之一。她是波兰裔的比利时人,出生起就缺少一条腿,于是被生母遗弃在医院。她被一个比利时家庭收养,和其他被收养的残障小孩一起度过了愉快的童年。她的梦想是成为专业运动员,像在养父母的农场里一样肆意奔跑。她想,如果自己有名了,亲生母亲可能会在媒体上看到她,来找她”

image

■ 摄于希腊的伊多梅尼难民营。“志愿者 Alice 抱着一名库尔德来的难民女孩”

“我同意那位网友说的,真正的美恰恰来自你的不同——跟流行什么长相、你是什么人种、你参加什么社交场合…...都没关系。”

“媒体上出现的美女太狭隘了。”Mihaela 总是这样抱怨,“美女就在我们身边,在非洲也在欧洲,在农村也在高楼大厦,她可以美在一个微笑,或是一个动作,她可以因皱纹而美,或者一段故事。”

她给自己设定了一份职责,就是帮人们“睁开双眼”。

image

■ 摄于墨西哥。“这位是 Berenice Torres 机长,服役于墨西哥联邦警署”

image

■ 摄于德国柏林。“Lisa 在 11 岁时被电车撞到,她活了下来,但留下了许多疤痕。她一边告诉我这个故事,一边两颊泛红。许多年来,她都对自己的皮肤感到不自信。她参加过乐队,但一想到两颊的红晕就不敢上台唱歌。她花了很久才建立起自信”

“日本人最不愿面对镜头,

中国人最少拒绝我”

在印度的恒河边,Mihaela 遇到了最终被选到书封上的姑娘。“那里是印度教的圣地,每天有成千上万的朝圣者去那里。我看到一个年轻的女朝圣者,她的表情真诚得像来自另一个世界。”

于是她赶紧下水,甚至忘记手机还在口袋里。“我征得了允许,就让她继续。拍完我还来不及和她聊她的经历,就和她分开了,但她的眼神、姿态,都比文字有力多了。”

image

拍照的时候,Mihaela 习惯不停地说话,她希望对方意识到自己是特别的,并且感到自豪。“我会五种语言,这真的帮了我大忙。”但在很多国家,她依然需要用打手势勉强沟通。

在大部分情况下,“对方都会受宠若惊,随即答应,拒绝的占一小部分。”但在日本,她收到的拒绝是最多的,“日本人很有礼貌,但通常都不愿意面对镜头。”

而在中国,几乎每个女性都会欣然接受她的拍摄请求,“中国真的是个不可思议的国度!”

image

■ 摄于中国广州。“她妈妈和丈夫陪着她,正前往医院准备生产”

image

■ 摄于中国北京

image

■ 摄于中国四川。“藏族女性的服装很有名,既传统又时尚”

image

■ 摄于中国成都。“很多人以为‘拍美女还不容易吗?’但在很多地方,光是让她们答应就已经很难了。然而在中国不一样,这里的女性都很自信,很乐于展示自己的美”

最让她惊喜的则是巴西。“在里约热内卢,不同肤色的女性没有拘束,从景点的沙滩到破败的贫民窟,美丽的女性无处不在。”她说,“巴西太完美了,各种各样的美,无所禁忌。”

image

■ 摄于巴西里约热内卢

然而,即便在发达地区,她也亲眼见到了不少针对女性的恶意。“在很多地方,社会容忍度很低,这时候女性就会是第一受害者。”

在伊朗街头,Mihaela 遇到一个女孩 persancă,她的穆斯林家庭不允许她接受这样的拍摄,但她偷偷穿了一套传统服装,跑出来完成了拍摄。“光线透过清真寺的彩色玻璃,折射到她脸上,太美了。”

image

■ 摄于伊朗。“Mahsa 是一名设计师。她很自豪,因为她终于 18 岁了,终于经济独立了”

在阿富汗,Mihaela 去到了名为瓦罕走廊的地方。那是毗邻战场的边陲地区,使得这里陷入了完完全全的隔离,人们像几百年前的祖先一样生活着。让她意外的是,当地人将拍照视为奇迹珍宝,每个人都很乐于看到自己出现在照片上,于是她被邀请到每一家人家拍摄。

image

■ 摄于阿富汗

朝鲜则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在去之前,她以为闭塞如朝鲜,恐怕很难奢望拍到多少照片,但其实“朝鲜女性的心态非常开放。”尽管她和其他外国人一样,需要当地导游的全程陪同,但她还是可以走上街头,和普通女性交流,并拍下了很多肖像。

image
image

■ 摄于朝鲜

“不管是在曼哈顿闹市区还是阿富汗的村庄,我感到有种深层的东西把大家连接在一起。”这种感受很难用语言形容,所以她希望看到照片的人可以或多或少地感受到。

“我觉得在这个时代,Atlas of Beauty 的意义是前所未有的。Mihaela 希望可以借照片传递鼓舞人心的力量。“我希望告诉她们,生而不同是美丽的源头,而不是冲突、恶意或麻木的借口。”

image

■ 摄于希腊。“普通的一天,Eleni 照常在家里开的饭馆工作。为了复活节,她穿上了传统服饰”

image

■ 摄于危地马拉。“每天都有很多女性,过着负担重重的生活——无论是实际的还是抽象的。她是我见过最柔和、最积极面对的一位”

image

■ 摄于古巴。“你觉得她是一名模特?演员?其实她只想完成学业,然后当一名护士”

image

■ 摄于土耳其齐斯坦布尔。“我碰到了很多美而不自知的女性。因为大众媒体对美的狭隘定义,很多人很不自信。但 Pinar 不是,她实现了梦想,当了一名演员,她喜欢扮演不同角色,而在生活中,她就喜欢自己最自然的样子”

你身边最美的女性是谁?

采访、编辑 Ivy、DaJuan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