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遭遇消费降级后,如何优雅地描述穷?

人生,不就是要经历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

image

人生,不就是要经历

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

“消费升级”口号仿佛还近在耳边,“啪嗒”一下,大家又得做好“消费降级”的准备了。无论是硬性指标(2018 年 7 月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一路降到 8.8% 与本世纪初通货紧缩时期持平),还是朋友圈里的哀鸿遍野(房租和生活费大涨,牛油果和大杯奶茶一起戒了等段子齐飞),你也反躬自省起来——想到信用卡还账日的迫在眉睫和贷款还清日的遥遥无期,一种命运共同体的情感油然而生。

假如 2018 年真的是消费降级元年,在上海这座消费主义盛行的先驱城市里生活的人们,是不是已经在下行通道的边缘疯狂试探?答案或许并没有那么简单。

Arthor 王

24 岁 / 健身教练

image

现在的年轻人学点新词,就能一天念叨十几次,比如最近我朋友圈冒出来很多跟风吐槽自己“消费降级”的。我的一个女学员昨天就发了条:在自己的保时捷方向盘前开了包乌江榨菜,配文字“消费降级”。您这是哭穷还是炫富呢?

而出去逛逛发现,商场里人均两百的餐厅门口等着排队,路上外卖小哥手里则攥着满满的奶茶饮料。用“消费降级”刷时髦值之前,也得想想自己是不是因为要结婚了 / 贷款买房了 / 准备生二胎了 / 体型变了而产生的自然消费观转变吧。

Ada 林

90 后 / 电商运营

image

公司有好些个同事把自己的钱放在 P2P 里,然后不幸破产了,都是几十万、上百万的储蓄,我就纳闷他们怎么这么有钱能做投资理财呢?我早就消费降级了,一些生活必需品还是用欠银行的钱所得来的信用卡积分换的,至今我已经换了充电宝、耳机、卷发棒等等。

而从前我们老板总爱说:要做就做高档的、贵的、有质感的产品,绝不能拉低我们的层次。现在,这种话他说得少了。我们原本主打高级茶叶,现在主打平价茶叶;原本只卖精品咖啡,现在决定要引进普通的速溶咖啡了。

Maggie M

31 岁 / 网店店主

image

你点进我的朋友圈可能只看得到冷冰冰的一行字:对方只显示三天。实际上我现在都已经不怎么发了。原因很简单,跟我周围很多不再发朋友圈的人差不多:过得没以前好了

三四年前,每年起码和男朋友出国玩两次,各地的米其林餐厅和当季新款也从来不缺。但这两年,度假地从欧洲改到了新马泰(东南亚在我们圈子里不能算“出国游”),男朋友也时不时抱怨我开销大。前年我的生日包了外滩的一间餐厅搞派对,今年就我们俩吃了顿饭。我以为恋爱时间久了都这种老夫老妻的状态,直到年初我在新闻里看到“消费降级时代”,突然明白了:原来我是和国家一起在下沉呀。

别以为网红店就能日进斗金,现在人工比前两年贵太多,达到同样效果的网络营销成本甚至翻了近十倍。照这个趋势下去,前几年没做出规模的小网店恐怕都熬不过明年。

张 帆

42 岁 / 媒体人

image

这几年一直有人跟我嚷嚷“消费升级”,恕我直言,我根本不认为有什么真正的消费升级存在。

但为什么大家有升级的感觉?我觉得很简单,就是通货膨胀。十年里 M2 的实际供应量增加了近四倍,中国的人均收入相应也增长了三倍。供应量这么大,总要找地方消耗掉,于是股市、楼市、全民创业再加“消费升级”各种手段一起上,最终目的就只有一个。

而赶上了这波行情赚到钱的是升级,像我这样没赚到钱的,就只觉得自己变穷了,挣的钱不经花了,降级了。

耶 利 米

32 岁 / 金融从业

image

说到消费降级你可能马上想到了“拼多多”。拼多多这种典型的“假冒伪劣互联网 +”才不是什么消费降级体现,本来卖山寨产品的,现在上网了而已。

但在我看来,朋友圈里对未来的担忧和焦虑其实是明智的。从金融市场和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有了这样的预期,人们才有思想准备来提前预防风险,缓冲未来真实衰退来到时带来的冲击。

综合目前的各种信息是应该准备认真做好消费降级工作。其实今年以前,我和我周围人就完成了把资产的 30% 换美元。平时则维持原样,一切不必要的开销则能省则省。我没觉得现在有多么降级,但显然大家都在为可能的消费降级做准备,对自己实行了更严格更理性的预算管理

Jack

20s / 房地产中介

image

今年最明显发生变化的就是租房市场:租房的人明显多了,租贵房子的人也少了。其实就二手房和一手房交易来说,从 2017 年开始就不太景气。今年,我自己经手的差不多 30% - 40% 的客户,基本上都选了面积比较小一点的房子,这样可以减轻一些贷款的压力。

小房子也挺舒服的。”这句话我已经听过好多次了。不过,这房子能卖出去已经不错了,今年其实来看房子的人都没几个。

阿 菠 萝

20s / 美术设计

image

原本我的房子租在上海浦东,离公司很近。后来跳槽换了家市中心的公司,住在浦东交通不方便了,换了个房子到浦西静安区。房租稍微涨了 1000 元左右。

为了支撑新的生活和适应变小的衣柜,我这两个月已经在咸鱼上卖掉了快 2 万多元的衣服裙子了。这些大约是过去一年里我花了 2 万 5 千元左右买回来的,好几件衣服还是在网上请人代购、准备珍藏的。但是没想到自己越来越穷,于是只能咬牙割爱,为自己的衣柜减负。

Venus Jin

31 岁 / 西餐厅经理

image

餐饮业其实主要还是受淡季旺季的影响,很难说因为某个笼统的现象就导致明显的消费增减。加上从去年到今年,上海开了很多人均 1000 元甚至 2000 元以上的超高端餐厅,主打米其林厨师以及一流环境景观,老牌西餐厅的生意也会受到这些竞争者的影响。

假如你关注高端消费业,一定会注意到最近这种看似“高级餐厅井喷”的现象,但只要倒推时间节点就会推算出:这批新餐厅的立项时间很可能是在 2015 - 2016 年左右,那个欣欣向荣、随随便便就能拿到投资的时期。假如真的大范围消费降级了,第一个倒下的就是高端餐厅吧,比如以前的俏江南。

小 汪

90 后 / 大学助教

image

我觉得如果赚钱能力没有随着年龄等比增长的话,消费降级是件必然的事情。因为你年纪大了,要花钱的地方就会越来越多,物价也越来越贵。

比如我去年买了房子和车,两笔贷款一加,一个月就一万多去掉,生活质量立刻下降。原本香水用爱马仕,现在就用用 CK One。符不符合年龄层、味道是不是过时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原本给女朋友买娇兰,现在花这钱我也是有点心疼了,还好她理解我,说买点玉兰油也可以。存点钱以后办大事的时候用吧。

小 孙

34 岁 / 基金行业

image

A 股的惨淡大家都看到了。这个月初,中国股市总市值被日本超过,说明投资者大都清仓或者低仓了。盘里的资金和人都变少了很多,意味着投资工作者的工作量也减少了很多。投研部门整个 team 放大假的情况也不少见,这几天我也在看周边有什么地方可以休假。反正,你操或不操作,指数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阿 宽

26 岁 / 门户网站小编

image

“打开客户端都是糟心事”,这是最近很多人都有的一种感觉。作为门户网站的编辑,我们的负能量只有更多。尤其是一些恶性事件的频发,简直让人窒息。但不可否认,规律就是这样的,经济下行,消费降级和安全降级总是配套出现的。

大家到底有没有钱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一直挺穷的。这里可以分享我和基友上周的一个对话:

“听说消费降级了?”“我没有,因为本来就是低端消费。你呢?”“也没有,因为我不消费。”

采访 ¥1 JC / 内容编辑 GIO

图片设计 BAI /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