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生孩子,男人到底怎么做才不被骂?

老婆生孩子,男人到底怎么做才不被骂?

image

榆林产妇坠楼事件又一次刷了屏。

女人们再一次陷入了“日常恐婚恐孕”—“不到生孩子的时候,你都不知道自己嫁的是人是狗”,她们说。

而男性面对这个新闻,显得进退两难。

大多数的反应可能会是:“就是个新闻吧。”“怀孕生孩子不是很正常的过程吗?”“不管怎么说带着孩子跳楼还是太不负责任了。”

但也有男性表示:“真不知道这个丈夫怎么想的,老婆生孩子,当然是她想怎样就怎样啊……”

“如果她想采取无痛分娩呢?”

“那是什么?”

生孩子,疼痛其实不是必选项

生孩子,当然是会“痛”的,毕竟,妈妈们必须利用子宫的收缩,把孩子从肚子里“挤”出来。

如果不做任何措施,这种疼痛有多厉害?有妇产科医生表示,有相当部分的产妇在分娩过程当中承受的是最高级别的疼痛,仅次于烧伤之痛,有的妈妈将其比作“断了十二根肋骨”,有人说,那就是被一群人拿着棍子“围殴腹部”。

但科学发展到现在,这种“痛”已经不是一个必选项了。

早在1964年,现北京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张光波教授在第一届全国麻醉学术会议上就做了名为《连续硬膜外阻滞用于无痛分娩》的报告,只是“无痛分娩”的概念在文革开始后很快销声匿迹。

再次见到硬膜外分娩镇痛的文章是1989年的《分娩镇痛法的临床应用与观察》,大量的临床应用则始于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叶铁虎医师,他帮助和睦家医院在1997年10月开展了分娩镇痛。

至2001年前后,有过分娩镇痛先例的北大一附院就已经让分娩镇痛走上了规模化的道路。

到这个时候,产妇已经可以握着一个可按压控制器,它通过一根细线连接着一个装着麻药的小盒子,感觉镇痛效果不足的时候,产妇可以自行按压额外泵入麻醉药物,增强麻醉效果。

“运气好”的产妇可以从镇痛开始保持没有痛感的状态,直至胎儿娩出;大多数产妇则至少能得到相当长时间的缓和,有助于保存体力,进行宫口全开后的“冲刺”。

“我当时疼得手脚冰冷,哭着喊着让医生上无痛,一针下去,从脚底就涌起一股暖流,还睡了半个多小时。”一个生产过的妈妈跟我说。

通过这样的设备,很多“鬼哭狼嚎”的医院产科都安静了下来。

无痛分娩,真能完全不痛?

疼痛,其实是个很“个人化”的体验,即使是生孩子的过程,有的人觉得“噗嗤”一下就能生出来,也有的人刚开两口,就疼得大呼小叫。

硬膜外镇痛技术的效果,同样因人而异,有人觉得上了无痛之后,就像有人不断束紧腰带,有逼迫的感觉(宫缩的感觉),但不会疼痛;也有人说,那感觉像来大姨妈,还是有些不舒服。

但不管是哪种情况,硬膜外镇痛技术对产妇来说都是一个舒适的选择。“运气好”的产妇可以从镇痛开始保持没有痛感的状态,直至胎儿娩出;大多数产妇则至少能得到相当长时间的缓和,有助于保存体力,进行宫口全开后的“冲刺”。

但是,国内享受分娩镇痛的产妇不足10%

从1989年算起,“无痛分娩”的概念在国内已经发展了二十多年了,但观念的普及并不尽如人意,尤其是使用药物镇痛,也就是通过硬膜外麻醉的方式在分娩镇痛:国内能享受到这一“服务”的产妇目前不足10%。

但与此同时,发达国家,几乎所有医院的产科都有无痛分娩选项,只要符合条件,产妇都可以享受无痛分娩(有相关数据吗?)

是国内产妇格外坚强吗?

可能不是。

无痛分娩在国内难以推广,原因很多,譬如观念问题。即使在大城市,也有很多人相信,疼痛是分娩的必经过程,麻醉会对胎儿有害,这其中不乏婆婆、妈妈、产妇的老公,甚至医生护士。

果壳网的一名主笔就曾经在分享自己分娩过程时说过这样的故事:她从刚发现怀孕的时候不停地叮嘱老公:生孩子的时候能上无痛分娩一定要上无痛分娩!

结果,等到她好不容易开了三指,达到了上无痛的指征时,医生却拿来了一个电击治疗仪,接上电极,贴在了她的手和腰上。

“啊?麻药呢?”

“麻药对小孩不好啊。”这是医生的回答。

事实上,目前采用的硬膜外麻醉的分娩镇痛方式,麻药浓度只有手术麻醉时的1/5-1/10,比剖宫产所需的麻药还要少,到达胎儿的剂量更是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

“持续性硬膜外阻滞法镇痛效果确切、安全、有效,产妇无明显的血压下降,且可使宫口迅速扩张,产妇在完全无痛状态下度过产程完成分娩,同时保证了正常的宫缩力,对母婴无不良影响。”这已经是全球公认的结论。

也就是说,科学上来看,分娩镇痛是对胎儿是无害的。

解决了观念,可能阻碍了分娩镇痛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麻醉技术。

在中国,麻醉医生这一群体人手短缺严重。根据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医师分会调查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我国拥有麻醉医生75233人,每万人拥有麻醉医生0.5人,而这个数字在美国是2.5,英国则达到2.8。

也就是说,对国内大多数医院而言,他们的麻醉医生连剖宫产一类的产科手术都应接不暇,也就是说,顺产产妇更多“人文关怀”目前可以说是一种奢侈。

男人们到底应该怎么做?

社交媒体上铺天盖地的“日常恐孕”其实也源于一个普遍现象:从怀孕到生产,男人好像只提供一颗精子就算完成任务。

曾经有个美国记者写道:女性们呼吁医生,要是能成功帮她们从产痛中解脱出来,就能使“一半的人类免受这个古老的折磨,而另一半人是永远不会动这种折磨的。”

当然,很多男人也很苦恼,尤其是越来越多的医院允许男性进入产房陪产,他们看着老婆在床上满头大汗,除了能贡献胳膊被掐得青紫,似乎不能为妻子分担丝毫痛苦。

其实不是。

比如你首先就该知道关于分娩镇痛的正确观念:它可以有效镇痛,它对胎儿没有伤害,个人条件允许的前提下,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而更重要的是,男人们应该知道,生育对于女性来说,即使在当下,仍然是一件充满风险与生理痛苦的事情。生育是两个人共同的选择,作为没有办法直接参与的男性一方,最应该做的,就是给予对方尽可能的理解、尊重和最大程度的尊重。

撰文:马丹萌 编辑:杨馨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