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如何寻求永恒?

后现代主义的一代宗师,现在却逐渐回归古典,虽然他自己打死也不承认这一点。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罗伯特•斯特恩(Robert Stern)和另一位罗伯特——罗伯特•文丘里——成为“后现代主义”最重要的吹鼓手。虽然他说他最钦佩的建筑师是现代主义四大师中的勒•柯布西耶和弗兰克•劳埃德•赖特,但是当文丘里用一部《建筑的矛盾和复杂性》来批判密斯•凡•德•罗在建筑界居于主流的现代主义思想时,罗伯特•斯特恩却站在了文丘里一边,他就为之深深折服,从而从现代主义

image
image

可是时过境迁,当后现代主义的大潮退去时,已经是耶鲁大学建筑学院院长、美国建筑学会院士功成名就的罗伯特·斯特恩,他的设计,似乎更多了一份理性,少了一些年少时的狂放不羁。以新古典主义风格再战江湖,他那精致典雅的风格让人一见难忘,1986年的野外住宅、1991年迪斯尼乐园、1995年佛罗里达州医学中心礼堂、1999年美国缅因州班戈公共图书馆等等重要作品,外表并不张扬,但是准确的细部设计,总能让人产生最贴心的温暖感,也为他赢得了第十届文森特·史卡利奖、2007年雅典娜奖、2011年理查德·H.德里豪斯古典建筑奖等众多奖项的肯定。

image
image

对话罗伯特·斯特恩

Q你曾经说,后现代主义也“以一种有趣的方式存在于1966-1967年的政治运动中”,你觉得后现代主义潮流的逐渐消退,是和革命浪漫主义的、非理性时代的消逝密切相关的吗?你如何看后现代主义和现代主义?

A所谓的后现代主义是非常重要的,有一段时间大家似乎摒弃了现代主义,而走向现代主义的反面,现在我们只是更理性地看待建筑。当时我受到罗伯特·文丘里的影响,他是位伟大的设计师,我的有些设计风格里就吸取了他对后现代建筑的一些观点和风格,虽然我们后来走了不同的方向。后现代主义都是非常幽默的,有点玩世不恭。我认为它应该是一个长期的项目,这就要求我们对建筑语言和建筑史都有深入的研究,以应对当下复杂多变的建筑问题。

Q现在的你似乎回归了传统,那么现在,你是如何将古典风格纳入公众领域和建筑行业中的?

A我不认为我回归了什么。我相信任何我们所兴建的建筑都应该是现代的建筑,我用了很多现代的、当地的或者国际的风格融入到我的设计中。建筑和其它一切艺术一样,都有一个不断进

化的过程,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面临着很多新的挑战,不可能固守原点,所以我们必须不断地学习,来掌握运用新的语言在我们的工作领域中间。古典建筑也是一样的,它也有一个不断进化的过程,在不同的基础上重建古典,我觉得如何把它运用在现代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image

Q你为迪斯尼乐园设计的多栋建筑,包括迪斯尼大使酒店、海滨漫步道、迪斯尼游艇和海滨俱乐部都有美国传统建筑的深刻烙印,这方面是怎么考虑的?

A我在迪斯尼主要设计的是度假酒店,几家酒店的灵感都来源于美国传统建筑,但是我又希望它们有独特的个性。游艇俱乐部是让人浮想联翩的住所,它们建在蔚蓝大海的海滨,那是理想的度假胜地。又有点怀旧,让人联想到19世纪末新英格兰地区的城镇,如纽波特,马布尔黑德和巴港。海滨俱乐部的建筑更轻盈一些,你可以看到新泽西州开普梅的乡村住宅和度假村的影子,我希望我的设计能够打通当下与历史,让时空交织,寻求建筑的永恒。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